245.第2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着范滨滨的甲壳虫,范滨滨却亲昵地把头靠在了刘伟名的肩膀上,刘伟名大惊道:“别这样,这样容易出车祸的。- ”
“人家全身没点力气嘛,让我靠靠怎么了?你开慢点不就行了。”范滨滨娇嗔道,她现在就像是个新婚的小媳‘妇’似的,就想时时刻刻都和自己的丈夫粘在一起。好像分开一刻都会觉得心里不踏实一样的。
“行行行,我开慢点总行了吧。你真是给妖‘女’。”刘伟名敷衍着说道,然后把自己的肩膀压低了点,让范滨滨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才降低了速度,慢悠悠地看着车,去找宾馆。而就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摸’出手机一看是张云佳打来的,他习惯‘性’地望了望范滨滨。而范滨滨也正看着他。
“是张云佳打过来的吧?我和你单独在一起她肯定不放心,这是打电话来查岗的。放心,你接吧,我不会生气说什么的。”范滨滨像是很大气地说着。刘伟名暗道自己这是干的什么事啊,什么时候接个电话都还得看人脸‘色’了,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然后把用被范滨滨靠着肩膀的那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接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后道:“喂,云佳,什么事?”
“哦,没什么事情。伟名,我就是想问下你今晚还过不过来,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先洗澡睡觉了。”张云佳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有什么喜怒哀乐的变化,刘伟名也更是没觉察出有什么意外的。而是直接说道:“哦,是这样的啊,那你就先睡吧,今天也跟着我忙活了一天了,肯定辛苦了。我也马上就回我住的地方了。你早点睡吧,明天我再去找你。”
张云佳那边半天没有回应,然后才听到张云佳说道:“那好吧,你也记得早点睡,晚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和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叫你晚上去她那啊?我就知道,这个张云佳表面上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其实很小心眼的。哼,呃,伟名,你不会真的就答应她今天晚上过去陪她了吧?”范滨滨一边说着一边不满地道。她果然很聪明,虽然那没有听见张云佳的说话,但是却可以大概猜出来。
“云佳是真的很大度,她绝对不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我看呐,这个小心眼的‘女’人是你吧。你看看你今天见到云佳的那‘摸’样,那眼神都像是要杀人了一样。我可看哦清楚哦,云佳今天在饭桌上可是事事都让这你的哦,倒是你,什么事都和别人作对。”刘伟名笑了笑,‘女’人之间会吃醋那是很平常的事情,这也不见得就是谁心地好谁心地不好的问题。心地再好的‘女’人也是会嫉妒人的。
“我哪有?”范滨滨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当即脸红红的反驳着。
“真的没有嘛?看看你脸红的,明明自己是是个演员却连撒谎都不会。”刘伟名大觉得有趣。
“不跟你说了,我承认,我是有点嫉妒张云佳的。我就是看不惯她和你亲热的‘摸’样,而且你还和她有说有笑的,一点都不理我。还有,为什么你要和张云佳在一起,却在林阳这么绝情地拒绝我。人家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呢。我问你个问题哦,你说是张云佳漂亮些还是我漂亮些啊?”范滨滨像个天真的小‘女’孩一样,抱着刘伟名开车手臂仰着头问刘伟名。
“不回答行吗?这个问题很尖锐的。”刘伟名开着玩笑轻松地说着。
“不行,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只有两个答案。一是我比张云佳漂亮,二是张云佳漂亮。你是选一还是选二?单项选择,没有多余的选项的。快点回答。”范滨滨摇着刘伟名的手臂嘟着嘴催促着刘伟名。、
“那我也给你两个答案。一是我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两个都漂亮,你是选一还是选二。”刘伟名看着范滨滨天真可爱的样子大笑道。
“你讨厌,快点回答嘛。你到底是觉得张云佳漂亮还是我漂亮嘛。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起码在娱乐圈是的,所以我一直都很自信。但是在认识你之后我却接二连三地遇见让我完全没有信心的‘女’人,第一个,就是你的老婆我的嫂子加姐姐,金倩。她真的很美,即使是躺在病‘床’,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却依旧那么美,而且身上有着一种作为母亲特有的气质。第二个就是那天和你吵架的李梦晴,和金倩不一样,她是另外一种美,她美的很有个‘性’。这种个‘性’是我比不来的。第三个就是这个张云佳了,她确实很美,一点也不输于金倩,也不输给我。她就像是个邻家的小妹妹一样,总是让人有着‘春’风般的温暖和恬静的感觉。我感觉自己比起她来有点自卑了,所以今天你必须回答我,到底是谁更漂亮?”范滨滨有点回味地说道。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一面。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人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一样。所以你们两根本就无从比起。你和云佳根本就是两种人,更确切地说你们两个是两种极端的人。相貌上我无法比较,她是清纯型的,而你是妩媚型的。如果说男人在半夜睡不着觉那点小心思蠢蠢‘欲’动的时候想到的那个人绝对是你。而当男人在白天开始幻想自己的那位美丽的天使的时候那个人就是云佳了。她是自然的,而你是‘性’感的,所以无法比较谁更美,而且这个问题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美不美是在于自己的心而不是靠别人来说的。你和云佳的‘性’格也完全不一样,她是那种恬静型的,你是活泼型的。而且她是个简单的‘女’孩子,没有太多的野心和幻想,她只想守着自己爱的人过一生,可是这个愿望注定没办法实现,因为我无法给她。”刘伟名说到这叹了口气道。
“张云佳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这个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我现在还是有些不明白她在洗手间对我说的那些话的意思。”范滨滨听着刘伟名对张云佳的评价一点也没有生意的样子,想着张云佳在厕所里面对自己说的话有点疑‘惑’地说着。
“她和你说什么了?”刘伟名回过头来看了看范滨滨,然后说道。
“前面她去了洗手间,后来我也去了,我看到她一个人在洗手池里面洗手加上前面被你气的我心里真窝着一肚子的火。我上去就对她说‘张云佳,我一定要把刘伟名从你手中抢过来’,但是她听了我的话后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而是继续洗手,洗完手后才对我说,她是这么说的。她说‘你的决心还真大,不过你的这份挑战书找错了人下了。你要是想得到他的心的话,这番话应该找金倩去说,她才是你的敌人。只要你把刘伟名的心从金倩的手里抢过来,那么你就刘伟名唯一、合法的‘女’人了。而这个对象显然与我无关。如果你要是想得到伟名的身体的话那就更简单了,找个机会把他带到你的房间,你把自己的衣服一脱我想天下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抵御的了你的‘诱’‘惑’的。所以呢,你如果想得到伟名的身体,你说这番话的对象应该是伟名自己,也不应该是我。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最多算是伟名的朋友和同事罢了。你对我说这番话是毫无道理也是毫无作用的。范小姐,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也是个要强的‘女’孩。或许你从来没有爱过一个 人,也或许你这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你的这种爱没有错,但是你爱人的方式是错误的。如果你真的爱伟名的话你首先想到的不是要怎么得到他而是怎么才能让他过的很好。爱是没有目的‘性’的,而你的这种爱太过于自‘私’了。你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漂亮这么‘性’感伟名却一直对你不热不冷的吗?因为你的爱太过于自‘私’,他不敢接受,他怕自己接受不起。送你一句话,如果你敢爱的话就勇敢的去爱不计回报的去爱,没有人能说你什么。咱们都还年轻,有足够的青‘春’和时间去为爱疯狂一把是不是?如果你没有真正去爱一个人的勇气的话那么请你忘了刘伟名吧,天下适合你这样去爱的男人很多,唯独伟名不是。做地下情人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够忍受的了的’。我就是不明白她凭什么说你不值得我去爱?而且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得到你的心就一定要去和金倩争个高下呢?”范滨滨显然对于张云佳的话没有完全理解,还在生气呢。
“你看看你那小孩子的‘摸’样。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云佳说的没错,你要得到我的心就要让金倩从我心里‘弄’走。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心里最爱的那个人是金倩也是我的家庭。因为这跟所以我只能对你们说对不起,这也是我一直拒绝你的原因。第一个问题嘛,那就是张云佳看透了我,知道我是个很看重家庭的男人,就这么简单。你啊,别老是在问为什么了。云佳是个好‘女’孩,我认识她比你早的多,甚至于比金倩还早,要不是和金倩之间出了点意外说不定和我结婚的就是她了,哎,只是有些事情真的无法预料。我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穷我一身也不一定还的了。”刘伟名对于这个问题简单地回答着,听过范滨滨的话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不是金倩也不是江映雪,而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默默无闻的张云佳。她才是最懂自己的‘女’人,也是最爱自己的那个‘女’人,甚至是最聪明的一个‘女’人。
“我吃醋了,你竟然这么对着我说张云佳的好。那你说说我有什么好的地方吗?”范滨滨嘟着嘴不满意地说着。
“你啊?我想想啊。”刘伟名故意装出一副很认真地去思索问题的‘摸’样,半饷后才说道:“对了,我终于想起你的好了。”
“你真的坏死了,没良心的。什么叫做终于想起我的好了。”范滨滨用那娇柔的粉拳击打在刘伟名的身上,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在撒娇。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了。应该说是你的好处太多了,我随便就想起了一个。”刘伟名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分,看着范滨滨生气的‘摸’样哈哈大笑地道歉。
“这还差不多,说说,我都有哪些好处?越多越好。”范滨滨这才满意地‘露’出笑脸,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正开车的刘伟名,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摸’样。
“嗯,多的我暂时没有想到。就只想到了一个,你要不要听听。”刘伟名故作神秘的说道。
“说嘛,在别人那里听到我的好话总是一堆一堆的,但是我还从来没有从你的嘴里听到过你说我的好话。我特别想知道。”范滨滨很好奇的说道。
“你嘛,人很漂亮,而且又是令万千男人朝思暮想的大明星,这个让作为你的男人的我很有安全感。最重要的是,你在‘床’上很风‘骚’。”刘伟名很认真地说着。
“什么啊?我的好处原来就是这个?”范滨滨没想到从刘伟名嘴里说出来的自己的好处就是这个,当即大羞,立马便不干了。也不管刘伟名是不是在开车,当即一口便咬住了刘伟名手臂,下口真的狠,不过好在刘伟名是穿着外套的。不过即便如此,刘伟名还是被范滨滨突然的这么一下给‘弄’的惊慌失措。一个方向盘没打好差点就冲进了旁边的一个店面里面去了。这下把两人都吓的冷汗淋漓。
“看你还这样说我吗。要是下次再这样我就和我同归于尽。”范滨滨说着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但是还是强要面子的说道。然后想了一下又问刘伟名:“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很风‘骚’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