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第2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有,刚刚只是说说玩笑罢了。.最快更新访问: 。 而且你知道男人最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那就是闷‘骚’型的,但是这个闷‘骚’有条件,也就是说在外面闷,回家了才嫩‘骚’。也有种说话叫做下的厨房,上的‘春’‘床’。哈哈,不过说真的,你在‘床’上的表现真的很…很那个,就像是久经沙场一样。但是你明明就是处‘女’,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取悦……挑逗男人的手法?”刘伟名本来想说取悦男人的,但是想想觉得不妥便改正了。
“你不要忘了我是在一个什么环境里生活的。娱乐圈看起来每个人在电视前面都是人模狗样的,其实背后全部都是一群男盗‘女’娼的家伙。一个个都变态的要命。有吸毒的,抑郁症的,同‘性’恋的,反正什么样的都有,就是没有正常的。我曾经见过一个在娱乐圈很有地位的演员邀请我们过去开无遮大会。我开始不知情,结果一进去我就傻眼了。几十个咱们每天在电视上面见到的说话说的义正言辞的明星都是chi‘裸’‘裸’地在一个大厅里面,男男‘女’‘女’拥抱在一起,指手点脚的。而且有的人当场就在做那种事,有几个男人一个‘女’人的,也有几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吓得我掉头就跑,从那以后我都开始有心理影响了。不过见过这么多也让我多少对男‘女’之事有那么点了解了。另外我十几岁出道,拍过很多电影,我演过妓‘女’,演过情fu。也演过像妲己这样的‘荡’‘妇’。其中很多都是有‘床’戏的。虽然演‘床’戏的时候都是用的替身,但是我还是从中间学到了很多。所以我对男‘女’之事算是并不陌生吧。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在‘床’上风‘骚’的‘女’人。你……你…觉的和我**…那个…那个感觉怎么样?”范滨滨说到最后一句,脸‘色’通红地说道。
“这个…这个…问题就比较的难回答了,还是不说的好吧。”刘伟名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对于范滨滨这个‘女’孩子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问。
“哎呀,你就说说嘛。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个什么感觉,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么?”范滨滨这好奇心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
“好好好,我说我说。首先嘛,肯定是很爽的,这种事情除非是意外情况不然大家都会是这个感觉。其次,恩赫。”刘伟名又咳嗽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道:“那个那个,,chu‘女’那里都是比较的紧凑的嘛,所以男人就会觉得比较的舒服,很有劲。哎呀,总之就是一句话,很爽。”刘伟名大窟。
“你还是没说和我**到底是个什么感觉。一个大男人比我一个‘女’孩子都还害羞。这样问你行吗。你是觉得和张云佳做ai爽些还是和我**爽一些?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呢?”范滨滨显然不满意刘伟名的动作,虽然已经是满脸通红了,但是却依然不折不饶地问着。
“哎呀,你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呀。云佳在‘床’上是很文静的,很少自己主动的。你是那种疯狂型的,或者说是风‘骚’型的。这样比较的让男人觉得刺‘激’。就这些了。好了。到了,就住这个宾馆吧,下车。”刘伟名赶紧打住范滨滨的问题,刚好车子开到了一个宾馆外面,刘伟名直接把车停在外面,然后催促着范滨滨下车。
范滨滨虽然没有听到答案,但是还是打开车‘门’下车去了。范滨滨刚刚一推开车‘门’下车站起,就哎呀一声又跌坐在座位上面。眉头都皱了起来了。
“怎么了?脚崴了?”刘伟名‘抽’出车钥匙望着范滨滨奇怪的表情问道。
“什么脚崴了,还不都是你‘弄’的。人家……人家…下面痛嘛。”范滨滨瞪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这个确实是我的错,怪我长的太粗了。嘿嘿。你等一下,我来扶你。”刘伟名关好车‘门’,走到范滨滨那边扶住范滨滨,范滨滨趁势又倒在了刘伟名的怀里,刘伟名只得用力地半扶半抱地把范斌撑扶着下了车,然后往宾馆里面走去。当然,在这之前的先把范滨滨的那套标准的外出装扮给‘弄’好。刘伟名在前台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个房间。没办法,虽然刘伟名也很想避嫌地不用自己的证件,但是在外面范滨滨这个名字可比他这个县委书记的名字影响力大的多了。
开好了一个双人间之后,刘伟名把范滨滨给抱到了房间,关好‘门’,直接倒在‘床’上。抱着这么一个美‘女’走了这么远多少还是得用点力的,虽然范滨滨很轻,但是还没有轻到轻于鸿‘毛’的地步。范滨滨也倒在‘床’上,不过立即便一跨省坐到了刘伟名的身上,然后俯下身子,整个人匍匐在了刘伟名的身体之上。一双洁白的手臂搂住刘伟名的脖子。深情地道:“伟名,我发现我现在更爱你了。怎么办?我怕我自己以后就离不开你了。”
‘女’人都这样,在没有成为男人的‘女’人之前,就算是再爱也只是从心底里记住这么一个人,但是潜意识里还是会分清楚他是他,我是我。但是只要和男人发生过那种事情之后,这种潜意识就会在不知道不觉中改变,原本的他是他我是我就会变成我们。潜意识就会把自己和男人联系在一起,变成一个整天,好像两人从此以后就是永不分开的一个人一样了。
刘伟名听过范滨滨的前半句还好,听过后半句就直接吓了一跳了。范滨滨做过的疯狂事情可不在少数。上次她背着自己明目张胆地对金倩说她喜欢自己的事情刘伟名可还是历历在目的呢,刘伟名是丝毫不怀疑范滨滨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来,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和她有了**关系了。刘伟名心里暗暗地为着自己的婚姻、前途、家庭在担心着。这个顾虑也就是他之前一直拒绝范滨滨时的用其所在。他紧张地望着范滨滨然后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难道还能够‘逼’着你和金倩离婚吗?你会答应吗?看你紧张的那‘摸’样,范滨滨看着刘伟名紧张的样子非常不满的道。然后又道:。”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我会选择坐你的情人,还是地下那种。张云佳说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很难,很痛苦。我也想试试自己到底爱你有多深,看看自己能够为你不计回报的付出到什么地步。我这辈子本来也就没想过要结婚,一辈子和一个男人两个人傻傻地生活在一起,开始还甜言蜜语的,然后就开始整天为着一些家庭琐事而吵个不停。然后又得生小孩,自己都还没有轻松够呢,又得照顾小孩教育小孩培养小孩。等到小孩子长大了又得为孩子的将来准备,然后还得为孩子的婚姻把关,等到这一切都忙完了之后,两夫妻终于有机会在一起相濡以沫好好地过下夫妻生活了,才发现生命已经时日无多了,这种婚姻生活我想想就觉得可怕。既然我不想结婚,那么正好,你放心,我不就去打扰你的家庭,也不会去介意你有多少‘女’人的。大家都是公平的,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大家都不互相干涉。我可以给你我所有的,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够了。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怎么样?我比张云佳爱你的没有少吧?嘻嘻“范滨滨前半段说的很是认真严肃,后半句便开始用轻松调侃的语气说了,可见她对气氛的把握还是非常到位的,即使是两个人在一起,她也不会让两个人的之间的气氛显得太过于压抑。
听着范滨滨的话,刘伟名开始有点飘飘然起来了。真的想感叹一句,自己是何德何能啊?刘伟名其实‘挺’矛盾的,一方面认为自己是在玩火。一方面又觉得人生就应该如此。对于范滨滨这个尤物刘伟名对她身体的**多过于对她的爱。或者这本身就是长的太过于漂亮妩媚的‘女’人的悲哀吧。
刘伟名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处于他现在的身份他怎么回应范滨滨都不对。就像是对待张云佳一样,自己既不能给予人家任何人家想要的东西,但是自己却又不计后果地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和心。如果自己现在还说什么就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了。
张云佳挂断了和刘伟名的电话。呆呆地跌坐在地上。她觉得自己现在想死的心都有。前面在酒桌前面对待范滨滨时的坚强只不过是装出来的,她的心里其实一直都非常的恐慌。范滨滨的妖娆对男人具有多么大的杀伤力她不用想猜都猜的出来。网络上面成千上万的男人为了范滨滨而疯狂,为的是什么?绝对不可能只是为了她的演技吧。网络上面曾经有一个富二代发出了一个帖子,说是只要范滨滨能亲口对他笑一个,他愿意出五十万,能让他牵一下手他愿意出一百万,能主动亲他一下他愿意出五百万。能陪他睡一夜他愿意出两千万。最后说是能嫁给他他愿意献出自己所有的身家,总价值是两亿。虽然这份贴子的真实‘性’有待考究,但是可见范滨滨对男人的‘诱’‘惑’力有多大。早些时间在网络上发起了投票,说是最适合演妲己的演员是谁,结果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选择了范滨滨。妲己是什么人?那是在世的九尾狐。所以说当看到范滨滨对刘伟名的穷追不舍之后张云佳的那颗心完全就是悬着的了。说实话,她其实并不在意刘伟名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她并不是刘伟名的妻子,她只是一个情人一个地下工作者罢了。自从她选择结过婚的刘伟名之后她就在没有试图想过自己可以独霸刘伟名,只是希望能够陪在刘伟名身边就好。只是她现在很恐慌,她不知道刘伟名的爱给了金倩给了家庭,现在又分了一块给范滨滨那个绝世尤物剩下来给自己的还有多少。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剩下刘伟名对自己的那点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的爱,如果连这点也没有了,张云佳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接下来的生活。她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没有太高的志愿,也没有对生活太多的奢求,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陪在自己爱的男人身边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可是相夫教子的愿望已经破灭了,只剩下能够好好地陪在自己爱的人身边。好好的照顾他、帮助他,偶尔能够从他那里得到一丝的关怀和抚慰她就心满意足了。但是今天刘伟名的表现让张云佳心里太过于没底了,她不知道刘伟名是否还爱自己甚至于是否只是也是贪图自己的身体呢?她十分的不确定。
张云佳呆呆地坐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一个小时候后才鬼使神差地又走到了单位的宿舍。进了‘门’后打开莲蓬头,让水从自己的头顶往下冲着。心里有着几千几百种思绪。她不愿没有刘伟名,已经失去过刘伟名一次了让她知道自己的生活和生命里不能没有刘伟名的存在,她绝对不能让刘伟名第二次从自己的生命里面消失。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愿让刘伟名离开自己,这是张云佳最后的想法,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总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第二天一大早,刘伟名便回到了自己在招待所的房子,然后坐了不就便让田永军来接自己上班。坐在办公室的位子上面刘伟名脑海里面还是范滨滨那动人的身姿和在‘床’上忘情呻‘吟’的娇媚‘摸’样,差点又忍不住开始冲动了。不过刘伟名随即便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张云佳。想起张云佳昨晚打电话来时的只言片语便忍不住扇了自己两个嘴巴。直接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内部电话给张云佳。但是接的是组织部办公室的秘书,说是张部长开会去了。刘伟名哦了一声之后让秘书等张云佳开过会了之后到自己办公室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