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4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切,起码啊人家这个当秘书的不会把老板的‘女’儿给勾搭上了。,最新章节访问: 。 ”张云佳若有所指的道。
“什么叫做勾搭?我和倩儿那是自由相爱,爱是没有年龄和地位的区别的。”刘伟名知道张云佳是在开玩笑,便也回应道。但是说出口之后才发觉两人之间似乎不应该说起这个话题,于是连忙把话题引开说道:“胡远博这个人很不错,要能力有能力,要头脑有头脑,而且为人处世也颇为圆滑。可以做到一个外圆内方的人。但是却有一点,有时候考虑问题还不老成,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毕竟一个村干部能有多少的见解和眼光呢?所以我决定给他个机会让他出去锻炼锻炼。他做我的秘书也快有一年了,这一年来对工作一直都勤勤恳恳,我让他做什么的时候也是随喊随到。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秘书,人家既然跟了自己自己怎么的也得给别人一点好处吧。我在清泉这个位置上不可能呆一辈子的,所以还是先提拔提拔他给他个机会吧,说不定以后还可以用以大用的。”
“你这人啊,有时候很理‘性’,有时候又很感‘性’。你还是无法做到官场中人那样的绝情。行了,到时候开课了我会给他一个名额的,这次总共只有二十个名额,都是一些内定要升职的人,每一个都的认真的选择,‘挺’烦人的。对了,你还没说你今天到底叫我来干什么呢?”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个才是她所认识的刘伟名,永远也不会变成一个被利益驱使的小人。
“是这样,我要你回去看看有没有好的人选推荐一下,大山镇镇委书记这个人选的慎重的选择啊。”刘伟名这才想起正事。本来叫张云佳过来是没有上面正事的,只是单纯地想验证一下张云佳是不是生气了,不过林军先来了这里一趟,刚好有了个借口了。
“大山镇镇委书记?怎么了?你准备换了大山镇的镇委书记?你是想把他……。”张云佳惊讶地问道。
“没办法,想要做成点事总的用些手段的。大山镇的这个镇委书记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可以判断这个人是个实打实的享乐派,一点都不思进取,只知道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为自己谋取‘私’利。我看过他的履历,这个人在大山镇镇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一坐就坐了八年了,八年了不换一个一把手可见这个大山镇的镇委书记杜先雄是一点进去心都没有,而且为人处世也不懂得低调,有些事情明着做和暗着做虽然都是一回事,但是意义却大不一样了。我不可能把大山镇这么一副大担子都放在这么一个人身上的。更重要的是这个大山镇的镇委书记杜先雄是王卫国的人,单凭这么一点我就必须得换了他。要是他到时候在背后给我捅刀子我就后悔莫及了,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我也睡不安稳啊。所以这个杜先雄是必须的换的。当时改造大山镇的事情刻不容缓,我必须的急着处理了。所以我没有办法只能让林书记的纪委出手把他给双规了,这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他自己做事太不懂得低调,多行不义必自毙吧。”刘伟名慢慢地向张云佳解释着。
“看来你到下面来确实是学到了一些东西了,在省里的那个刘伟名是绝对想不到这么做的。你这么做还有一个作用吧,那就是杀一儆百,让那些王卫国的人都安分一点,不要以为你这个大半年都没什么动作的县委书记是个草包。对吧。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伟名,你真的成熟了,开始真正地走上了这条路了。”张云佳感叹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你这是损我呢?还是夸我呢?看你那老气横秋的‘摸’样。好了,不要说这些有的没得了。你这几天回去好好看一看,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做大山镇镇委书记的人选。这个人选必须的具备冲劲,那些不是因为得罪领导但是却一直都没怎么动过位置的人我不要,这说明这个人第一不懂得为人处世,第二没有进去心。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这也是这个道理。而且呢年纪最好不要太大,人老了就没有那份热血了,做事的方式也会稍显的墨迹,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我要的是那种有一股子冲劲,但是也不是蛮干蠢干的人。”刘伟名说出了自己心目中所要求的人选。
“行,我去仔细地考虑一下吧。你的要求还真是离谱,从来没见人提拔干部是考虑这些的。你自己心目中的合适人选是谁?到时候我提上去的人也好先有个心理准备不是。”张云佳微微地笑着,他喜欢看刘伟名认真说话办事时的样子,那时候非常的认真,也是最有男子汉气概的时候。
“我觉得泉水镇现任的镇长胡永‘波’不错,你找出几个人综合起来考虑考虑,最后你觉得谁最合适再把名单报给我,最好你先找你觉得不错的人都谈一次话。最后的名单再‘交’给常委会统一考虑。云佳,你知道的,你选的人绝对不能和王卫国有任何的瓜葛,我和王卫国已经是势如水火了。他的人我不敢用,保不准就会坏事。”刘伟名把胡永‘波’说了出来,他的想法很简单,胡永‘波’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并不一定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俗话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多一个人考虑问题总是会周详一些的。
“这个我知道,组织部几个和王卫国有关系的人都被我给架空了。另外和王卫国关系过密的一些干部的名单我都知道打进了黑名单,保证以后的提拔都与这些人无关。等过一段时间这些底下还暂时看不清楚目前局势的人就会清楚到底谁才是现在清泉的天的。我的刘大书记,这些事我都会办好,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啊,目前还是把你的那笔钱和大山镇的致富方案先‘弄’出来吧。”张云佳很是轻松地调侃着刘伟名道。
“这些事情急也没用啊,我现在也伤脑经啊,哎。不说了,中午一起吃饭吗?时间快差不多了。”刘伟名看了看手表道。
“你这书记当的也太随心所‘欲’了吧,才十一点不到就说吃中饭了。我们以后还是少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为好,万一有什么闲言闲语的对你的前途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晚上没事的话我下厨吧,好不好?现在我先走了。对了,胡远博我到时候会留个好位置给他的。我先走了。”张云佳说着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云佳。”刘伟名看着张云佳温柔如水一样,不禁有点愧疚地叫住了张云佳,然后问道:“云佳,难道你就一定都不关心我昨天和范滨滨两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张云佳没想到刘伟名会问这个问题,暗淡了一下之后,又抬起头来对刘伟名嫣然一笑后道?:“说不关心是骗你的,说不吃醋也是骗你的。但是这些事情我不会过问也轮不到我来过问。范滨滨是个很美的‘女’孩,是个男人都会为她着‘迷’的,从你对他的眼神我也看得出来你对她是有感觉的。但是这些事情不是应该我来过问,你是个很理‘性’的男人,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比谁都清楚。昨天我能说的该说的我都和范滨滨说了,如果她依旧对你不依不饶的话那么就说明她是真心爱你的,既然如此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因为她如果是真心爱你的话就不会害你。而至于专不专一的问题那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我们两个这么做本来就已经是不对的了,我又有什么权利要求别人呢是不是?从你结婚之后我依然选择和你在一起那时候起,我就做好了决定。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呆在你的身边,只要你爱我,不赶我走其余的事情都与我无关。我只希望你能过的好过的幸福。伟名,你要记住,你是个政fu的官员,范滨滨是个娱乐圈的人,是个公众人物。你们两不说不见面,但是最好也要少见面。万一被那些所谓的狗仔队拍到什么,往网络上面一放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咱们政fu的逻辑你知道,只要没有造成大的影响,大问题都是小问题,但是一旦造成了影响,没问题都会变成大问题。到时候不管你和范滨滨有没有什么事情对你的前途都是个很沉重的打击。你要注意好这点。我先走了,晚上记得上我那去吃晚饭。”张云佳说完便笑盈盈地走出了办公室。
听完张云佳的话后刘伟名大惊,对啊,张云佳说的没错。范滨滨在人们心目中的关注率有多高那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万一自己和他的事情被别人拍到了什么,往网络上面一放自己所有的一切就都毁了。和别的人在一起可能没人注意自己这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但是和大影星范滨滨在一起就不一样了。每天跟在她身后的狗仔队都不知道有多少呢,万一被发现和自己在一起了,事情就大条了。对于那些追星一族的人来说,范滨滨放个屁那都是仙气吐口痰都是甘‘露’更何况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人而且是个男人呢?刘伟名郁闷地点了根烟然后站了起来烦躁地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现在他也是骑虎难下了,把人家的处‘女’之身都给夺走了然后再拍拍屁股告诉人家我不想再和你来往了这种‘混’蛋行径刘伟名自认是做不出来。事到如今,虽然知道自己是在玩火但是刘伟名也毫无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正如张云佳所说的,少见面就行了。但是刘伟名依然没有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张云佳已经知道了他和范滨滨之间的事情这个事实,他心里依然认为张云佳只是猜测罢了。
与刘伟名的无所谓不同,张云佳是真的替刘伟名担心,昨晚上一夜都在为了刘伟名是否爱自己的问题担心,但是今天早上醒来之后人清醒了,考虑问题的方式就不一样了。她现在思考的问题不再是刘伟名是不是爱自己,而是刘伟名该如何处理这个和范滨滨之间的情人关系?如果说两人之间不再见面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狗仔队和网络的威力有多大大家都知道,近几年网络上面不是传出这个明星的‘性’ai照片就是那个明星的‘性’ai的视频,‘弄’的广大老百姓倒是大开了眼界国家的有关部‘门’却是大丢了脸面。如果刘伟名刘伟名真的被狗仔队拍到了和范滨滨在一起张云佳几乎不敢想象那是个什么后果了。如果只是被拍到和一般的‘女’人在一起那也只是纪委部‘门’的问题,只要刘伟名不是得罪了人根本就没有谁会拿这个出来大做文章的,这里面的区别大着呢。正是想到了这个问题张云佳才会这样的提醒刘伟名。但是提醒过后张云佳还是觉得不妥,刘伟名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难道刘伟名能不和范滨滨见面吗?刘伟名的‘性’格她非常清楚,刘伟名就是一个对待‘女’人心极软的男人,他不可能对‘女’人狠下心或者说是对自己的‘女’人狠下心来的。范滨滨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张云佳昨天就已经见识到了。那是个绝对不把天捅破不会回头的主,越想张云佳就越觉得不安,最后咬了咬牙齿,走进办公室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昨天留下的赵俊的号码拨了过去。这个号码是昨天在酒桌上面和赵俊两个人互相留的,当然,这都是‘私’人号码罢了。赵俊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早就把张云佳看着自己的另外一位大嫂了。
“喂,张小姐,你好。”赵俊那边信号不好,声音断断续续的。
“赵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那边是不是信号不好啊?怎么声音断断续续的。”张云佳全神贯注地听着赵俊那边的声音才听到了赵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