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44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在大山镇呢,我正想打电话给伟名说这个事呢。.最快更新访问: 。 这个地方真的不错,这个导演这次终于点头了,我的天了。不过这地方也太难进了,我的一身骨头都快被颠散了。这次是真的谢谢你和伟名了,不然我可又得多‘浪’费千来万。”赵俊一边说着一边在那高兴。
“瞧你说的,大家都是朋友嘛。对了,昨天和你说的那个关于建影视基地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张云佳一想起这事不仅就问道,如果赵俊答应这个事情了那这事就算是了却了刘伟名的一桩心病了。
“这个事情吗我暂时还没去想,我个人觉得这个地方不错,自然态保持的很好,但是你知道,我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能不能在这里展开这个项目我还得叫一些专业人士过来看看,不过你放心,我会让北京那边派几个专业人士过来做下专业的评估的。”赵俊有点尴尬地说着,他一整天都在为了终于摆平了那位导演而高兴呢,对于在这里修建影视基地的事情根本想都没想起,经过张云佳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当即表态说决定让专业人士过来做一下实地的评估。
“那就多谢了,赵总,我想问下你,范滨滨范小姐的电话号码,我找她有点事情。”张云佳见赵俊这么一说也不好再说说嘛,便知道说出自己的目的。当然,赵俊在把电话挂断之后就把范滨滨的电话号码给发来了。张云佳望着手机里面赵俊发过来的范滨滨的电话号码一阵发呆,她在打之前开始犹豫了,最后还是狠下决心为了刘伟名她觉得她有必要要找范滨滨谈一次。
张云佳最终还是摁下了拨号键,里面的彩铃很是好听,彩铃的作用估计也就是让等电话的人心态不是那么急躁吧。没多久一个慵懒的‘女’声接过电话:“喂,谁啊?”这也不能怪范滨滨,刘伟名早早起‘床’之后没叫醒范滨滨,而是直接从范滨滨的肢体‘交’缠之中爬了起来,洗漱完毕之后才到楼下的宾馆前台‘交’了钱,然后直接打了车回到了自己在招待所的房间。但是范滨滨却一直睡到了现在,她昨天不但是失力过多,也失血过多。所以按照人类的生理本能来说,这个时候睡眠总是特别的沉重的。范滨滨睡得正香却被电话的铃声给吵醒,心里非常的不爽,所以接电话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你好,请问是范滨滨范小姐吗?”张云佳确认一想问道,虽然范滨滨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张云佳也没有想那么多了。
“对,我是,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范滨滨清醒了一下之后回答道,态度也稍微好了点,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手表上的钟并且四处找寻着刘伟名的身影,不过很遗憾的没有找到,醒来之后没有看到刘伟名的身影,这让她有点失落。
“你好,我是张云佳,我们昨天见过的。”张云佳直接说道。
“张云佳?你有什么事吗?”一听是张云佳,范滨滨立即生气了警惕的心里,就像是两个情敌见面总是想决斗一样,这是本能反应。
“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张云佳淡淡地说着,对于范滨滨对她的防备心里她可以听得出来,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她对范滨滨的态度也是如此。
范滨滨这边暂时没了声音,范滨滨犹豫地想了很久,然后才道:“中午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不过要稍微等一下,我还没起‘床’,你有时间吗?”
“有,到时候你打电话给我吧,我直接过去。打扰了。再见。”张云佳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她找我谈什么?”范滨滨挂断电话之后自言自语的道,她‘弄’不准张云佳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继续躺在留有刘伟名身上特有的味道的‘床’上猜测着张云佳的用意。真如张云佳所说的,就算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这个人也不应该是张云佳,而是金倩。既然张云佳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那么她找自己是准备干什么?范滨滨静静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张云佳在办公室里‘交’代完最后一件事情之后然后准备结束上午的上班的时间,这个时候接到范滨滨的电话,说了地点。张云佳没有犹豫,穿着自己身上的这一套职业装就下了楼,没有叫司机,自己打了车就到了和范滨滨约好的一家餐厅。到了餐厅外面付了车费后张云佳便进了餐厅走到一个靠里间的座位上面看到了带着大圆帽带着墨镜,穿着高领衣的范滨滨。
“请坐,张小姐。请原谅我没有在眼睛和帽子,你知道原因的,我并不是不尊重你。”范滨滨看到张云佳走到自己面前,淡淡地说着。
“没事,我们也不是生人是不是。你怎么不找个包间?这样很容易让人认出你的,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张云佳坐下之后把自己随身的小包放在一旁,随口说道。
“我不喜欢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吃饭。我喜欢这种人来人往的感觉,外面的热闹可以显得自己的落寞孤寂,也可以显得自己很恬静,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境吗?在法国的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拿着一本书坐在一家法国餐厅或者是咖啡厅,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静静地喝着饮料或者咖啡,一边一边看人来人往。不必在乎人家会认出自己,可以以一个旁观者普通人的身份看待一切,我觉得很幸福。我以前自己从来吃饭或者是主动请人家吃饭从来不来中餐厅的,但是上次在林阳伟名告诉我他不喜欢外国菜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外国餐厅了。我每天都在中餐厅里面用餐,慢慢的我也开始觉得,咱们中国菜确实比外国菜好吃,虽然营养不一定比得上外国菜,但是起码咱们无论是‘色’、味还是香甚至是意境都比外国人的菜更胜一筹。你点菜吧。”范滨滨一边像是随口说道,一边把一份菜单递给张云佳。
张云佳不明白他这么自然的提起刘伟名是个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很直接地接过菜单随便点了几样,然后道:“这三样菜都是伟名最喜欢吃的,如果有机会和伟名一起吃饭就帮他点这几样吧,他这人和‘女’孩子吃饭一般都会按照‘女’孩子的喜好点的,所以你最好是自己帮他点。”
“你是什么意思?”范滨滨原本以为张云佳来找自己是准备来和自己吵架的,接过没想到张云佳会直接告诉自己这些事情,这大出她的意料。她也开始‘摸’不准张云佳的意思了。
“咱们边吃边聊吧,我有点饿了。今天早上去上班前忘记吃早餐了。你点什么?”张云佳笑了笑,叫过一旁的‘侍’者,点了自己点的刘伟名喜欢的那三道菜,然后问范滨滨。
范滨滨随意地点了几道菜,又问张云佳道:“你不点菜吗?”
“我已经点了这三道菜了啊?”张云佳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可是这是……伟名喜欢的,又不是你喜欢的?出来吃没必要亏待自己的胃吧?”范滨滨‘摸’不准的说道。
“伟名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服务员,就这几道吧,麻烦上菜速度快点,我有点饿了。谢谢。”张云佳笑了笑后说着,然后指着菜单上自己点的几份菜和范滨滨点的几份菜对‘侍’者说着。
“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了很久没有想出来。”范滨滨有点耐不住地问张云佳。
“你们昨晚发生的事情我知道。”张云佳也不看范滨滨,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说道,就像是在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你知道?”范滨滨惊讶的道,当即脸‘色’羞红,有点不好意思。最后才恢复了平静说道:“是伟名告诉你的吧?他倒好,真是什么都对你说。”
“你不要介意,也不要对我抱有戒备心理。不是伟名告诉我的,他没和我说昨晚发生过什么,我也没问昨晚你们发生过什么。他不喜欢有人过问他的事情,他想对你说的你不问他也会对你说,他要是不想对你的说你问了也是白问,除了惹人讨嫌。”望着范滨滨脸上的羞红,张云佳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哪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是诈我的?”范滨滨脸上隐隐有着怒气质问着张云佳a
“因为我就站在昨晚咱们吃饭的包间外面,恰巧听到了一些声音罢了。”张云佳古‘波’不惊的说道。
“啊?”范滨滨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也更加的不好意思。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被人说起了这个也无法做到那么自然了吧。“你是来取笑我的还是想来劝说我离开伟名的?”
“都不是,咱们边吃边聊吧。”张云佳就像是什么都没说似的,从‘侍’者手里接过菜,招呼了范斌比一声便开始动起来筷子。见到张云佳这么自然的样子范滨滨觉得自己的失态有点落了下风,当即也不再‘逼’问,优雅起拿起筷子吃起饭菜来。
“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爱伟名吗?”张云佳吃了几口之后,抬起来望着范滨滨的眼睛问道。
“这个似乎不关你的事情吧?就像你说的,我要想得到刘伟名的心选择的对象应该是金倩,我要是想得到伟名的身体,对象就应该是伟名本人。似乎这一切以及我爱不爱伟名的问题我都没有义务要告诉你吧?”见其张云佳问起这个问题,范滨滨当即很是警惕地放下筷子瞪着眼睛对张云佳说道,眼神里面满是敌意。范滨滨在心里道:“说了半天还不是想来劝说我离开伟名的,告诉你,想让我离开伟名,‘门’都没有。”
“你不要紧张,我张云佳前面说过今天既不是来找你麻烦也不是来劝说你离开的伟名的,如你所说,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所以这些无聊的事情我也不会做。我现在只是以另外一个爱伟名喜欢伟名想他好的‘女’人的身份来问你这个问题,你到底爱不爱伟名。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张云佳对着范滨滨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饭。
“爱,很爱。你昨天对我说过,爱一个人就要不计回报的去爱,我们都还年轻,完全可以为了爱疯狂一把。所以我昨晚把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伟名。虽然过程很痛吗,但是我也体会到了什么是爱。我现在发现自己越发的爱伟名了。所以如果你想让我从伟名身边离开那是不可能的。”范滨滨很直爽的道,既然张云佳都知道昨晚自己和刘伟名在酒店的包间里面干的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之后范滨滨也就觉得没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了。
“你还是处‘女’?”张云佳听着范滨滨说着过程很痛很惊讶的问道。
“难道我就不能是处‘女’吗?”范滨滨听着张云佳这么一问,脸上带着怒气反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了。”张云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连忙道歉说道。“那个,这几天走路稍微慢点,在疼痛没有笑出之前最好不要再次发生关系。平时要多注意清洁,这是最重要的。毕竟‘女’孩和‘女’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谢谢。”范滨滨当然明白张云佳话里的意思,脸‘色’羞红地说道。
“不用谢,咱们都是‘女’人,互相关心一下是应该的。咱们还是说正题吧,还是回归到前面的那个问题,你说你爱伟名。爱一个人应该是怎样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也相信你是真的爱伟名的,咱们都是‘女’人,你可以把‘女’人最重要的东西献给他就说明了问题。既然你爱他,那么你一定希望他过的好,是不是?”张云佳的气势总是那么自然,而且和范滨滨比起来,竟然要稍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