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第25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个自然,我总不至于害他吧?我可以告诉你,我对刘伟名的爱绝对不比你的少。。 更新好快。 虽然你们是日久生情型的,但是我是一见钟情的。你这么说是想说些什么?”范滨滨很不喜欢张云佳对她说话的口‘吻’,但是她也忘了自己对张云佳说话的口‘吻’甚至更过于讨厌。
“好了,那么就说到正题上来了,今天咱们以两个都是爱刘伟名的‘女’人的身份来说说这个问题。当然,我也只是把这个问题说出来罢了。具体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我也干涉不了。你知道,你是娱乐圈的人,而伟名是从政的。自古以来,从政的和‘混’娱乐圈的人都应该划清界线,因为如果纠结在一起很容易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你不要生气,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应该知道你自己的名气有多大,你有没有想过你和伟名在一起之后该怎么过以后的生活?你身后每天跟那么多的狗仔队,就算没有狗仔队以你范滨滨这张脸,走出去会有几个人不认识?万一哪天你和伟名在一起被人发现,甚至于被人‘偷’拍到会怎么办?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到万一出现这种事情对伟名会是什么样的打击的。起码他所有的一切就都毁了。”张云佳很认真地范滨滨说道。
“我……。”范滨滨很想反驳,但是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张云佳说的很在理,也说的事实。自己被‘偷’拍的次数不算少了,大部‘门’关于自己的绯闻都是被狗仔队给‘偷’拍的。万一哪天自己和刘伟名在一起的招牌被人拍到,只要稍微人‘肉’搜索一下立马就能知道刘伟名的姓名和职业,那时候张云佳说的情况肯定是会发生的。但是范滨滨不甘心,难道自己就这样眼看着刘伟名从自己身边走开?他倔强地道:“就算伟名一无所有了也没关系,我可以养他,我这些年赚的钱足够伟名‘花’一辈子的了。”
张云佳笑了笑,然后淡淡地道:“你会爱上一个靠‘女’人养活的男人吗?还是说你认为伟名会愿意成为一个靠男人养活的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从政是伟名的理想和乐趣所在,在他心中这个比你我都重要。只要哪一天真的出现在这样的饿情况对他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的。好了,我的言尽于此,该怎么做那是的呢的事情了。我提个建议,我不是说你们以后不要见面,但是最好还是少见面。而且呢,见面时请加分小心。范小姐,谢谢你的宴请,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请你。我还得赶回去上班,就不多留了,再见。有什么事情可以电话联系我。”张云佳说完之后向范滨滨告辞,便提着自己的小包走出了餐厅。剩下范滨滨一个人拿着筷子胡‘乱’的在菜盘子里面夹着,而眼光却显然不在桌子上,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问题。
刘伟名在清泉又忙了好几天,把手头上面需要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离中秋也不久了,所以事情还是比较的多。刘伟名让胡远博把自己这几天要处理的事情都写在一张纸上面,然后把这张纸就贴在自己办公桌旁边的墙上,刘伟名每完成一项就在上面划了一条,所以呢,一直忙到星期四刘伟名接到金清平的电话,让他赶到林阳去,第二天安排他和银行的一些老总先行见面谈一谈。刘伟名想到要贷款,这是求人家的事,便直接马不停蹄地叫上田汉军直接赶回了林阳。
早上出发,这次比较的快,下午一点就到了家,田永军说什么都不在刘伟名家里吃饭,说是自己去找个地方吃饭睡觉就行了。刘伟名也没怎么留,反正都是公费报销,让这小子自己去外面玩玩也行。刘伟名回家时刚好家里还正在等着他吃饭,他是先打电话过来的。刘伟名的母亲正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桌子上面已经摆满了菜,刘伟名的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金倩正抱着小金哲在唱着儿歌。
“爸,妈。我回来了。”刘伟名一进‘门’就喊道。
“怎么这个时候才回啊,饿坏了吧,妈正在厨房里面做饭,马上就可以吃饭了。”金倩一看刘伟名回来了,抱着小金哲走到刘伟名身边说道。
“没办法,太远了。”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直接从金倩手里把小金哲给抱在怀里,一边抱还一边亲着道:“儿子啊,爸爸回来了。快点叫爸爸。”这小孩子睡得本来正香,被刘伟名这么一‘弄’立马便醒来了,大人被别人打扰了清梦都会不爽何况婴儿呢?小金哲当即便大哭了起来。金倩一看小金哲哭了,连忙从刘伟名的手里把儿子给抱走,一边哄着还一把用手打了刘伟名两下道:“怪,宝贝不哭,爸爸坏,爸爸不好。”刘伟名大感没趣,惺惺地道:“哎,都说儿子跟妈亲啊。这句话真的没说错。”
“你就别发牢‘骚’了,儿子才见过你几次啊。你去和爸爸说说话吧,马上就吃饭了,我给儿子泡点‘奶’。”金倩说着一边抱着小金哲一边走到饮水机便开始在‘奶’瓶子里面泡‘奶’粉了。
“爸,最近身体还好吧。”刘伟名走到自己父亲身边坐下,从自己兜里掏出几包烟给自己的父亲,当然,这些烟都是好烟。自己也点上一根‘抽’上。
“我不‘抽’烟了,戒了。再说了,这么好的烟我一个老头子‘抽’了多‘浪’费,你在外面要应酬,还是你自己留着‘抽’吧。”刘伟名父亲看着几包中华笑了笑,又推给了刘伟名。
“戒了?爸,你什么时候戒的烟?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啊?”刘伟名大惊地问道。他知道自己的父亲,那是几十年的老烟枪了,烟瘾那叫一个大。当年他父亲得肺病的时候医生反复‘交’代他不能再‘抽’烟了,可是他父亲依旧没几天又‘抽’上了,用他的话来说,叫我戒烟那比要了我的命还难受,这么突然一下听见自己父亲说戒烟这让刘伟名很是意外。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父亲身体又开始不好了呢。
“没有,我早些天看报纸,报纸上说家里有婴儿的家庭最好不要‘抽’烟,说是‘抽’烟对小孩的身体不好,你也知道我的烟瘾有多大,每天这么多烟对小哲的身体肯定不好的,所以我就戒了。”刘伟名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正在吃‘奶’的小金哲,满脸慈祥的说道。刘伟名听见父亲这么一说,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挺’不好意思地把自己手中的烟也摁灭在烟灰缸里面。
“伟名,你也应该学学爸,‘抽’烟终究是对身体不好的。”一边唱着歌哄着儿子喂‘奶’的金倩一边说道。
“戒,戒。为了儿子我戒,起码不会在儿子边上‘抽’烟。倩儿,你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想起了才出院没几天的金倩问道。
“你就放心吧,没什么问题了。我不全好医生哪会让我出院啊。伟名,爸。吃饭吧。”金倩看着刘伟名的母亲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便喊道。
“你们都吃饭吧,倩儿,来,把小哲给我来抱,你先吃饭吧。”刘伟名的母亲一边把围裙取下,一边对这金倩说道。
“妈,你先吃吧。这小家伙吵的很,你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安分,等下吵的您都吃不了饭。您先吃吧,没事,暂时还不饿,等下吃。”金倩怎么会让老人家后吃了,当然不愿意。刘伟名和自己的父亲坐在桌子上面,刘伟名望着自己一家这么和睦的场景心里很是感动,当即站起身来走到金倩身边从金倩手里把孩子抱起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托着‘奶’瓶外孩子的嘴里送,然后对金倩和自己的母亲说道:“你们两都吃吧,这个家里最不称职的就是我这个做儿子、做丈夫、做父亲的了,一年到头也没在家里几天。你们都先吃吧,我来抱,不然这小家伙下次看见又准哭。”
金倩和刘伟名的母亲见刘伟名这么一说也都坐下了,金倩一边帮刘伟名的母亲盛这饭一边对刘伟名道:“你啊,也就别自责了。你也不是为了工作为了这个家嘛。儿子也不会怪你的,小孩子见到不怎么熟悉的人都会哭的,你别往心里去,长大了就不会了。”,金倩安慰着刘伟名说道。她还以为儿子看见他就哭让刘伟名心里很是不舒服呢。接着金倩想起了件事对刘伟名道:“对了,伟名,还有件事呢要你拿主意,爸,你说吧,我一下说不清楚。”
“什么事啊?说的这么神秘。”刘伟名一边抱着儿子一边说道。
“哦,倩儿不说我都忘了,早几天乡亲们打了个电话来,说是咱们村里的公路早已经通车了,现在咱们村里的碎石厂也都办起来了,国家拨了很多钱下来,村民们的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这次碎石厂成立要剪彩,乡亲们都希望你能去一下。都说他们的生活变得这么好都是靠你的帮助。我也没答应,因为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刚好你说你今天回,我也就没先告诉你了,你自己拿决定去不去吧。”刘伟名的父亲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去,一定要去,这是好事怎么能不去呢。只要大家生活都好了我也就放心了,我刘伟名也算是为了咱们那地方做了点实事。算是报答了乡亲们小时候对我的关爱了。爸,具体是哪一天?”刘伟名一听是这个事情,当即肯定地说道。
“下周一。”刘伟名的父亲说道。
“下周一?”刘伟名这可为难了,每周一可是的开例行的常委会的,而且下周一要是不出意外自己得在常委会上宣布大山镇镇委书记杜先雄的事情,这事自己不在还真不放心,想着这里刘伟名就有点心烦了。
“怎么啊?伟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金倩望着刘伟名为难的样子问道。
“爸,下周一我有点重要的事情,走不开。这样吧,爸,要不就你替我去一趟吧,我叫司机过来送你过去,你代表我去那里剪下彩的了。另外咱们也意思一下,送点彩礼吧,就上一万。我等下去取下钱。倩儿,你觉得怎么样?”刘伟名想了想,想出一招后道。
“这些事情你做主,乡亲们小的时候帮助过咱们咱们现在回馈一点是应该的。要不周一就我送爸去得了,你让司机从清泉赶到这又到明阳怪麻烦人家的。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把孩子给妈带一天就行了。”金倩想了想道。
“不行,你身体还刚好,不适合开长途车,而且我们家那边的路也不是很好,你去握不放心。这样吧。我让我的司机小田就留在林阳,星期天我自己开车去清泉得了,让他周一送爸爸去老家得了。”刘伟名想了会儿最后做出了决定。
刘伟名抱孩子的水平终归是不怎么样,小金哲吃完了‘奶’之后一见抱着自己的是刘伟名立马便大哭,最后还是金倩放下碗筷过来抱着才安息了下来,刘伟名落的个没趣自己坐上桌开始吃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始聊起家常来了。
吃完饭后,刘伟名去洗了个澡,然后便上了楼到了卧室。一边放着音乐一边躺在‘床’上。心里暗道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这话是真的没错。在家里心里就是格外的平静。刘伟名不自然地就从兜里掏出烟,正准备点火,想起前面说的话又把烟给摘了下来,最后还是忍不住烟瘾走到窗户边把窗户打开开始‘抽’烟。
“你啊,就是说到做不到,前面都说戒烟了,才一个小时没到就开始在这里偷偷地‘抽’烟了。”金倩推‘门’一看刘伟名像是做贼似的躲在那‘抽’烟笑着说道。
“我这不是为了孩子好吗,再说了就‘抽’一根没多大的事的。儿子呢?”刘伟名看着空手的金倩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