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刘伟名这个心里想法明显带有一点醋味,或许每个男人听到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夸另外一个男人或者是一个美‘女’被另外一个男人给抢走了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心里,有或者刘伟名还有其它的什么想法也说不准。.最快更新访问: 。 当听到陶子辉竟然上了李梦晴,而且还让李梦晴怀孕刘伟名就气的不得了,拳头捏的跟什么似的。最让刘伟名受不了的是这个叫做陶子辉的竟然还敢‘偷’拍李梦晴的‘床’上视频,敢制作“‘艳’zhao‘门’。”刘伟名气的都快发疯了,想到李梦晴这么白‘花’‘花’的身子被一个这样龌龊的男人给压在身上的时候刘伟名吐血的心都有了,而且还有那么点心痛心碎的感觉。眼睛里像是冒着火一样,如果那个叫做陶子辉的男人站在眼前的话刘伟名觉得相信自己根本无法止住自己的怒火绝对会杀了他的。刘伟名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激’动,这个年代出现这样事情的概率很大。每年去医院堕胎的年轻‘女’孩子比去医院生孩子的‘妇’‘女’要多得多,而且堕胎的‘女’‘性’中以‘女’大学生占了多半,所以现在的一些人流医院做广告宣传的地点一般都设在个大高校,因为那里才是他们的顾客集中地。当然,这话就扯远了,刘伟名的想法是自己见过的和男朋友发生‘性’关系不幸怀孕而又被男朋友抛弃的‘女’孩子李梦晴不是第一个,早在刘伟名读大学的时候他们那个班就有两个‘女’孩子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时刘伟名听说后只是一笑而过,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当做笑谈地笑着两个‘女’生多么无知多么愚蠢。但是同样的事情搁在李梦晴身上刘伟名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当然,最后故事的结局还是以一个比较完美的方式结局了,怀孕是假的,“‘艳’zhao‘门’。”只是子虚乌有的,甚至连两人之间并发生的‘性’关系也是陶子辉那个无知男一厢情愿的认为罢了。听到这里刘伟名顿时开心了起来,心里的不快立即烟消云散。开始觉得李梦晴是多么悲惨,现在一想觉得也不就是这样嘛,又被人家怎么样,也没让人家占多少便宜,值得像金倩说的那样痛不‘欲’生嘛?刘伟名这么想问题的时候忘了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男人是理‘性’动物,而‘女’人恰恰相反,是一种感‘性’动物。男人一般伤心‘欲’绝是因为“伤身。”,而‘女’人一般都是因为“伤心。”刘伟名体会不到一段深深的感情到头来只是一个骗局一个‘阴’谋对于一个‘女’人心灵伤害有多大,就连局外人的金倩都为李梦晴的事情哭成这样就可以知道当事人李梦晴当时有多么的心痛了。
对于李梦晴为何会如此的悲痛‘欲’绝刘伟名没有做更多的猜想,因为在她心里,李梦晴就是一个与长常人思维方式完全不同的人。刘伟名认识的这么多的‘女’人之中唯一让刘伟名看不清楚心里在想些什么的就是李梦晴了,因为李梦晴无论是做事方式还是思维方式都让人捉‘摸’不透,完全超出一般人的思维惯例。既然金倩这么声泪俱下地说着李梦晴是真的伤心了那么刘伟名就只能相信李梦晴是真的悲痛‘欲’绝了。不过整段故事中也有让刘伟名觉得开心的地方,第一呢,就是李梦晴竟然拿手提电脑去砸人,这个让刘伟名回想起来觉得颇为有趣,不过以李梦晴那火爆的脾气刘伟名倒是完全相信他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只是刘伟名觉得‘挺’可惜,要知道早五六年前的笔记本电脑可是值不少钱的,竟然为砸一个这么恶心的男人‘浪’费了这么多钱真是划不来,如果时光可以从来的话,刘伟名一定会建议李梦晴选用板砖,这样又实用价格又便宜。最让刘伟名觉得开心的有匪夷所思的是一个自称“什么样的‘女’人没泡过。”的男人竟然连什么是做都不知道,而且还以为两个人chi‘裸’‘裸’没穿衣服的抱在一起就能生孩子。真是让人笑的不但肚子痛,几乎连蛋都痛了。同样的事情刘伟名早几年在报纸上也看见过,说是某地,某医院的一位男外科大夫与医院的一位‘女’外科大夫结婚了,两人结婚之后一直相敬如宾,夫妻关系相当的融洽。可是奇怪的是结婚十年了也不见生小孩。后来‘女’大夫去医院‘妇’科一检查,替她检查的‘女’大夫大吃一惊,因为她竟然发现这位‘女’外科大夫竟然还是处‘女’。原来这两位外科大夫一致以为一男一‘女’同睡在一张‘床’上就能生出小孩,真是悲哀。这位叫做陶子辉的猥琐男起码比那位外科医生好一点,起码他还知道一男一‘女’要chi‘裸’‘裸’地抱在一起才能生出小孩。想到这刘伟名不禁感叹了恰来,中国没有‘性’教育造成许多的悲剧,也避免了许多的悲剧。起码就这件事情而言,如果真的对陶子辉进行过‘性’教育的话对于刘伟名来说就真的是一个悲剧了。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梦晴姐便一直奉行独身主义,坚持不结婚不谈恋爱。而且我甚至于发现她好像心理有了点问题,她开始讨厌男人,对所有的男人她都会有敌视的态度。那时候我就知道,她这一生再也无法爱上任何男人了。可是这次竟然打出意外,她竟然爱上了一个男人了,你知道对于梦晴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成功的话这就意味着梦晴姐以后会有一段美满的婚姻而且也能让她从以前的伤害之中走出来。对于梦晴来说着简直就是一次再生的机会,所以我一定要帮梦晴姐抓住这个男人。”金倩捏着自己的拳头说道。
刘伟名当然没有想到李梦晴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故事,也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么离谱的事情。虽然觉得金倩说的没错,但是还有很不情愿地道:“但是这要做的可是去拆散人家的婚姻和家庭呢?你有没有想过那个男的老婆怎么办啊?”
“我管不了,我反正就是不愿看到梦晴姐这么下去了,这是唯一的机会,我一定要帮助梦晴姐。老公,你可一定要帮我哦。”金倩说着突然拉着刘伟名手臂,一脸羞红地对着刘伟名叫着老公撒起娇来了。刘伟名听的那是一个心‘潮’澎湃啊。在他的记忆中金倩可就是只在‘床’上。在‘床’以外的地方叫自己老公这可是第一次。既然金倩都这么说了刘伟名能不答应吗?
“哎,只见过人不要做二nai的,这次倒好,我做起来千古第一人,竟然要去劝说人家去做二nai。这是什么世道啊?刘伟名一边摇着头一边自言自语的走进了房子内。
“难怪书上说‘女’人有两件对付男人的法宝,第一件是撒娇,第二件是眼泪。看来还真没错。”金倩望着刘伟名的样子心里窃喜着也跟着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她还没乐完刘伟名便又走了出来。
“你怎么又出来了啊?你刚刚可是答应了我的,不准反悔。你要是反悔我就、、、、、我就以后再也不叫你老公了。”金倩看着刘伟名又走了出来还以为刘伟名反悔了,当即准备威胁刘伟名什么,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好威胁刘伟名的,便只好接着刚才喊的老公来威胁刘伟名。
“你不叫我老公我自然会有办法让你主动叫我老公的。”刘伟名听过金倩话后‘淫’笑地说道,然后板起脸对金倩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反悔了的?我出来只是想问问你我以什么借口去送李梦晴啊?人家自己有车,又没喝醉,又有自己的房子,也没发烧头痛啊什么的,你说我以什么借口去送人家?我和她又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么毫无理由的去送别人你让李梦晴心里怎么想我啊?你这不是献你老公我于不仁不义嘛。”
“你是不是心里特别幻想能和梦晴姐发生点什么啊?”金倩笑着指着刘伟名的心脏位置道。
“如果能倒还真的不错。”刘伟名接着话便直接说了出来,当看到金倩顿时黑下来的脸后立马便道:“可是我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我这人坐车晕车,坐船更是晕的不行了,所以嘛这脚踩两条船的事情我是真的没能力去做的。好了,不和你说笑了,你说吧,我以什么借口去送李梦晴?要不等到她跟咱们一起去清泉的时候再说吧,也不差着几天是不是?”刘伟名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李梦强,他怕自己等下‘弄’不好又让李梦晴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了,而且这次就算李梦晴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也没办法反驳,因为无论你对那个‘女’人去劝说人家去做二nai那个‘女’人都会骂你甚至关‘门’放狗都说不定。所以刘伟名是能拖就拖。而且他自己心里不愿意去劝说李梦晴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好像还有别的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