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第25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的意思就是说大概到明年六七月份的样子是吧?那好,我今天可是听着你们爷俩保证了哦。。 更新好快。 ”刘少芬听过刘伟名的话后当即便一锤定音地说道。刘伟名是那个郁闷啊,自己什么时候又保证了什么了?如果按照刘伟名自己的想法的话,他宁愿在清泉多干几年,在清泉呆了大半年了,他早就和清泉有了深厚的感情了。清泉就像是他自己的孩子一样,他是像把清泉‘弄’的漂漂亮亮都安顿好了自己再出去。可是刘少芬的话就等于直接把他的计划给打破了,你说刘伟名能不郁闷吗。
看着刘伟名有点为难的样子,刘少芬顿时又放松了点语气,自己也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分了。毕竟那是刘伟名的工作,自己怎么数落金清平那都没事,可是刘伟名毕竟只是自己的‘女’婿,自己这连人家的工作都要管未免管的太宽了。于是又对刘伟名道:“伟名啊,不是妈不通情理,而是妈实在不愿意看到你们这样两地分居的生活。妈就倩儿这么一个‘女’儿,说句自‘私’的话,妈很心痛她。你们男人当然都喜欢在外面无拘无束地发展自己的事业,用以证明你们的能力。但是我们‘女’人却不一样,作为一个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喜欢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开开心心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够了。你们不明白一个丈夫不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会多么的难受的。‘女’人天生就是弱者,她想有个肩膀随时让自己依靠,假如身边没有这个肩膀她就会觉得很孤独很寂寞很没有安全感。伟名啊,妈知道你有你的梦想,但是工作再重要也没有家庭重要是不是?家才是你最温暖的港湾,只有家庭和睦了你才能安安心心地出去干事业对不对?倩儿身体不好,你父母年纪也大了,还有,小哲过两年也开始懂事了,你是男人,是家里的主心骨,你说这个家庭里面如果没有你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妈,你别为难伟名了,伟名有他自己的打算的。清泉那是他事业的起点也是他的梦想。再说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事情的,我不是过段时间就要去上班了嘛,也没什么时间呆在家里了。家里的老人我能照顾的。伟名,你别听妈的,你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支持你,不要让我成为了你的累赘。”金倩看到自己的母亲这样的‘逼’迫自己的丈夫觉得很为难,她时常听起刘伟名对她说起关于清泉的事情,她知道清泉对于刘伟名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刘伟名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正如她所说的,她不愿意让自己成为刘伟名的累赘。
“你这孩子,还真的是没心没肺。妈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你现在倒是说的这坚定了,那那时候伟名刚走的时候你晚上打电话和我哭什么?感情这坏人都让妈一个人给做了。”刘少芬当即瞪着金倩说道。金倩没想到自己母亲把自己那时候受不了总是一个人寂寞的找刘少芬哭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当即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本来刘伟名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态,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取舍,一边是自己的梦想,一边是家庭。两样他都很看重,所以他是真的很为难,可是现在听到金倩的这段话之后便当即下定了决心。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妈,倩儿。我向你们保证吧,我会尽量争取早点把清泉的事情落实,只要清泉的事情按照正常的轨道发展,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明年六七月份的样子应该会有成效的,到时候我便调回林阳,只要能会林阳,就算是担任一个闲职也无所谓。”刘伟名很坚定地说道。
“伟名,你……。”金倩被刘伟名的话说得当即很是感动,夸张的是差点感动的快哭了。
就在这么很尴尬很和谐的一幕出现的时候,小金哲的一声哭声把这一切都给打破了,金倩听到自己儿子的哭声也来不及去感动了,立即行动,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大包里面翻出‘奶’粉和刘少芬两人忙做了一团到客厅里面为小金哲泡‘奶’粉去了。
“爸,对不起了,辜负了你的期望,也打‘乱’了你的布局了。”刘伟名看着还在一旁吃着粥的金清平,很是歉意地说道。
“你这孩子说些什么话呢。当时调你去清泉我就是存在一定的‘私’心的,没替你和金倩想过。我只是想让你去打‘乱’常阳“一党独大。”的局面,也想让你出去锻炼锻炼,给自己的履历上面多写上几笔然后再给你机会好让你更进一步,却没有照顾到你的家庭。作为领导我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是作为父亲我是考虑的不够周到。就像你妈刚刚说的,工作再重要也没有家庭重要,这个我们两都要记住了,工作没了可以再找,要是家庭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好了,别说这个事情了,自你走后倩儿的‘精’神状态确实不是很好,作为父亲我也很心痛。你以后有机会多找点机会回家看看倩儿吧。关于清泉的事情你抓紧点时间落实吧,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但是你记住一点,不管怎么做,一点要做出点实打实的成效出来,不然的话你在清泉这一年多的苦可就算是白白地吃了。等到清泉的情况有明显改善的时候我会找机会想办法把你调到林阳来的,这个事情你就不需要担心了,我再怎么没用也不可能把你调到林阳担任一个闲职的。你现在的重心还是放在清泉的事情上吧,争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干出点成效,然后早点回到倩儿身边来吧。”金清平抬起来来也像是有点感触的说道。说到底,金清平和刘少芬两人今天这样的态度转变都是因为爱自己的‘女’儿,不忍心自己的‘女’儿一个人在林阳独守空房。
在金清平家里待了一个上午,一上午刘伟名都是在就清泉的问题不停地向金清平取经,就像是上次对江映雪时一样,他把自己的计划详详细细地说给了金清平听,然后等着金清平的评价。不是因为刘伟名不相信江映雪,而是就工作经验,金清平比江映雪那是要多得多。江映雪这么多年了基本上都是在机关渡过的,而金清平那可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干上来的,工作能力和经验那比起江映雪来肯定是要强上一个档次的。果然,金清平指出了刘伟名计划中许多的问题和漏‘洞’,也帮刘伟名想了许多的办法,让刘伟名受益匪浅,也让刘伟名感到信心满满的。吃完中饭刘伟名和金倩两人就准备告辞了。因为刘伟名下午得去农业发展银行和江南发展银行两位老总家里去拜会拜会,虽然有金清平的招呼在那里两个银行的老总怎么的都得给面子,不过必要程序还是要走一走,起码得给人家一个好印象,让人家贷款贷的舒心嘛。而金倩下午也得出去采购刘伟名父母罗列出来回老家送给乡亲的礼物。在出‘门’前金倩对两老说了自己星期天跟刘伟名去清泉的事情,说是要把小金哲放着刘少芬这里带几天。一听外孙要在自己这里带两老这可高兴坏了,一个劲的让金倩放心地去玩,刘少芬还说可以玩久一点,玩的开心点。让金倩听了很是有意见,好像这个外孙比自己这个‘女’儿还要亲些一样。
“伟名,刚刚妈说的话你别在意。她啊就是太心疼我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因为我去改变你自己的想法,我真的没什么事情,那次打电话给妈是因为…因为我那天心情确实不怎么舒服罢了。再说了,我过段时间也要去上班了,到时候我们不可能整天都呆在一起的。你不用急,可以在清泉慢慢地展开工作的。”金倩怕刘伟名对自己和对自己的母亲有什么意见,一上车便不忘了对刘伟名说。
刘伟名也不说话,只是嘴里带着微笑,听着金倩在那语无伦次地说着谎。等着金倩说完了之后刘伟名直接笑着对金倩说道:“我亲爱的老婆,你知道吗。你刚才说的话和你脸上的表情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金倩不明白刘伟名怎么突然从这个问题上面直接跳到成语上面去了,随口问道。
“‘欲’盖弥彰,或者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好了,我的好老婆,我知道你是为了老公好,但是呢,正如妈说的,工作再重要也没有家庭重要是不是?作为儿子,我把我父母从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乡下给接到这里来,自己却从来没有在身边好好的伺候过他们二老一天。作为丈夫,我娶了你,你什么都给了我,为了我吃了很多苦甚至差点连‘性’命都不要了,而我呢?却一直没机会在你身边好好的爱你关心过你。作为父亲,儿子都两个月了,我这才是第三次见到他,我想如果再这样下去儿子以后长大了连我这个爸爸都会不认识了。至于工作嘛,无所谓,调到林阳了我照样可以工作,也可以继续完成自己的梦想是不是?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也不想和我亲爱的老婆再分开了,分居两地的日子真的很难熬,特别是在晚上,哎,漫漫长夜,孤枕难眠。很想干点什么事情的…。”刘伟名开始说的很严肃,但是说到后面就开是‘花’言巧语了起来,甚至开始说些话挑逗起金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