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第2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害臊。- 吃饭吧。”李梦晴笑着在金倩的头上敲了一下,然后去厨房里面端菜了。但是她脑袋里面一直在想着金倩刚刚说的关于有人在清泉政fu闹事的事情。
刘伟名开着车子一路狂奔地赶到了廖长元所说的金华酒店,把车停好后走到了大厅。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当,于是又去停车场把车开了出来,找到就近的一个茶叶专卖店。买了一斤上好的茶叶,‘花’了将近一万块钱。提着包装‘精’美的茶叶刘伟名再次回到了金华酒店,然后在大厅里面拨了廖长元的电话。
“廖书记,我到了金华酒店了,请问您是在?”刘伟名很恭敬地问着。
“哦,我在123号,你直接进来吧。”廖长元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直接找到服务员,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找到了123号包间。刘伟名直接让服务员回去,然后敲了敲‘门’打开‘门’走了进去。
“廖书记,您好。我都一直很少回林阳,所以一直都没机会去拜访您。知道您喜欢喝茶,所以就带了点茶叶给您,不是什么好茶叶您一定要收下。”刘伟名一进‘门’便笑呵呵地说着,然后把茶叶递给廖长元。古话说吃人的嘴短,不管廖长元等下要说什么,只要他先收下了这个茶叶那么等下说话什么的都多少会给点面子的。
“这不行,不符合规矩的。”廖长元当然可以看得出这茶叶的贵重,当即拒绝道。
“廖书记,今天来咱们两都不是以官职来的是不是?‘私’底下我得叫您一声叔叔,这侄儿送点茶叶给叔叔这不会不符合规定吧?”刘伟名是千方百计地想让廖长元收下这个茶叶们只要先把茶叶收下了等下的事情就会好说多了。
“你这小子,这张嘴可比以前在省委的时候厉害多了。行了,我收下了。点菜吧。”廖长元笑了笑后说道。廖长元和所有的纪委官员一样,脸上都是恒古不变的严肃,这偶尔的开句玩笑笑一下让刘伟名觉得很不适应。
刘伟名迎合着廖长元,两人点着喝着酒。当两人喝的差不多也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廖长元终于开始说起正事了,而且态度比较的严肃。
“伟名,本来在来之前我还在犹豫,今天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已经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就这么处理了。但是最后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要帮你一把,不为什么,只为了你还年轻,为了你是金书记的‘女’婿,为了你刚刚的这句叔叔。”廖长元说完之后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刘伟名,然后直接从自己随身的公文包里面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刘伟名,然后道:“这里面有些东西,你自己看看吧。”
刘伟名有点犹豫地接过信封,看了看廖长元那毫无表情的面容之后轻轻地打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看,这一看刘伟名就彻底傻了。这是几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主角就是刘伟名,而‘女’主角则是范滨滨。照片上显示的是刘伟名抱着范滨滨进入宾馆的画面。这正是那晚和范滨滨发生关系的那晚,很显然是被人给‘偷’拍了。不过幸好一点,那就是这张照片只拍到了刘伟名的样子,并没有拍到范滨滨的‘摸’样。因为范滨滨一直都是带着大圆帽大墨镜把脸遮掩的严严实实的,根本无法看出她是谁。刘伟名看到这张照片之后就完全傻了,心里暗道一切都晚了。还没完,在照片里面还有一封信,刘伟名把信拆开一看,只见写着歪歪扭扭的一行字,很显然,这人要么就是没读过书要么就是用左手特意写得。上面写着:“常阳市清泉县县委书记刘伟名在任清泉县委书记期间行为异常不检点,经常出入各种酒店宾馆,而且与数名‘女’子关系异常。影响非常不好,此照片可以为证。各位领导取证的时候可以去查,照片上一切都为真实情况。请各位领导一定要对这种党国败类给予严惩,绝对不能姑息。”看完之后刘伟名脑袋里面有完全散了,也忘了向廖长元表哥态,自顾自地点了根烟,靠着香烟让自己冷静下来。很显然,这是有人在故意找自己的茬想把自己给拉下马,但是这个人是谁对于刘伟名来说暂时还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怎么处理好这个照片的问题。照片为什么到了廖长元的手里这个很好解释,很显然是有人把照片给寄到省纪委的,目的不过是要致自己于死地罢了。很显然的是这个人知道刘伟名有多么深的背景,寄到市里的话市里的纪委不一定敢受理肯定会先咨询刘伟名本人的的意见的。但是寄到省纪委就不一样,省纪委的人肯定会先把照片给金清平看,当金清平看到刘伟名竟然和别的‘女’人有染的时候心里会是什么想法便可想而知了。刘伟名想到这里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牙齿紧紧咬住,心里暗道这个人是真的要至自己于死地啊。
不过最让刘伟名觉得要琢磨的是廖长元的态度。按理说照正常的情况来办理的话这个时候自己肯定已经是在接受检查了,即使是因为自己和金清平的特殊情况那么廖长元也肯定是会把这个照片首先给金清平看,看看金清平是什么意思的。可是现在廖长元竟然把照片给自己看了,那就说明廖长元没有办自己的意思也没有把照片给金清平看。刘伟名暂时想不通廖长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廖长元这么肯定有他的用意,也肯定是有所图的,商人为利,政客为益。对自己没有益处的事情廖长元是肯定不会做的。不过刘伟名还是感‘激’地对廖长元说了句:“廖叔叔,谢谢。”如果不是廖长元那么他现在可能已经妻离子散一无所有了。
“不用对我说谢谢,我这么做也有我的用意。其实我本来的想法是想把这个照片拿给金书记看让他定夺的,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这样做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我选择直接把这件事压下去来找你,就是希望你明白,这件事不但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还牵涉到我们这一系的人。我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好。第一,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变成其余人攻击金书记的借口。这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件不好的事情,这个你会明白的,因为这要这件事情让金书记知道,到时候不管是压还是查,最后为难的都是我,‘弄’不好最后是里外不是人,所以这个举报信对于我来说是个烫手的山芋,我不敢接。第二,我也是想你欠我一个人情,只是一个人情罢了,具体这个人情有没有什么用处我还不知道。”廖长元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
经过廖长元这么一说刘伟名就顿时明白了廖长元的用意了。第一,这件事情一旦闹大那么就很有可能成为有些人攻击金清平的借口,虽然不一定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起码金清平得让出一些利益来封口的。这对于处在金清平一系的廖长元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当然最重要的是廖长元根本不想掺和金清平的家事。金清平看到了这个信无非就是一种态度,就是让廖长元严办刘伟名,这么做廖长元肯定就得罪了刘伟名了,而且廖长元还根本就不知道刘伟名是不是会和金倩离婚,假如他办了刘伟名了,可是刘伟名却依旧还是金清平的‘女’婿,那么廖长元这么做就算是间接地得罪了金清平了,因为家人在这么差也比外人要亲的,何况金清平就这么一个‘女’儿。假如他廖长元不办呢?那就不用说了,是直接的得罪了金清平了。那么最后肯定不管这件事情怎么做廖长元都得得罪一个。所以这件事情对廖长元来说只有坏处而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处的,正如廖长元自己说的,这个信封对于他来说是个烫手的山芋,还不如压下去,省的自己麻烦,做手下的最不想掺和的就是上司的家事了,一个不好就会‘弄’的里外不是人。所以呢廖长元就直接把这个事情给压了下去把这个信给了刘伟名,让刘伟名欠他一个人情,刘伟名是金清平的‘女’婿,而听可靠消息,金清平在上面那是有大人物罩着的,那么金清平以后肯定是还会往上升,现在大家是伙伴是同僚,可是等金清平去了中央之后廖长元就不敢保证金清平会不会再帮自己了,所以刘伟名这个人情到时候可是有大作用的,这也是廖长元思来想去得出的最好办法。何谓政客?政客就是把敌人都变成朋友,不能变成朋友的敌人就的想办法把他变成不能威胁自己的敌人。而且也得把对自己的不利的事情想办法变成对自己有利的。廖长元的做法是一个政客很正常的做法,这下刘伟名心里的疑‘惑’尽释。
“廖叔叔,这份恩情我刘伟名没齿不忘。”刘伟名当即表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