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第2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算是成功了吧,起码这些员工没有刚开始情绪那么‘激’动了,而且最后也自动回去了。。 更新好快。 但是我能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停止,因为这些人对于变卖冶金产还是有意见。”唐华抓着脑袋说道。
“我不是让你跟他们说了会保证他们的工作,就算是是有些下岗了政fu也会给他们相应的赔偿的吗?他们还有什么意见?”刘伟名瞪着眼问道。
“他们说什么现任的厂长对他们很好,对员工非常的负责。他说要他们支持政fu的决定,除非继续让现任的厂长任厂长。不然他们全体员工都不会答应的。当时我为了不让事情闹大进一步‘激’化矛盾就全部都答应了。”唐华有点害怕地望着刘伟名注意这刘伟名表情说道。
“你‘混’蛋,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刘伟名听后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怒不可止地指着唐华道。“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县委县政fu做出这样的承诺?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难道你看不出这一切都是有人成心在闹起来的吗?继续让他当厂子?那我还变卖什么?那不还依旧是现在这个烂摊子吗?群殴修路的钱从哪里出?你脑子干什么用去了?这都答应?你答应了让我怎么做?”
“对不起对不起,刘…刘书记,我也是没并办法的事情,当时那些员工情绪太过于‘激’动了。我怕不答应他们真的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来,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唐华连忙站起来朝刘伟名道歉,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擦汗。那‘摸’样真是委屈至极。
“那现在就好收场了?”刘伟名余怒未消,不过看着唐华的‘摸’样也就把火气压下来。站在唐华的处境想一想确实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的原意也可能只是想稳住这些员工的情绪罢了。“对不起,唐主任,我刚刚火气大了点,说话稍微‘激’动了一些,你不要在意。”
“没有没有,刘书记,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我没向您请示就擅自做了决定,陷县委和政fu处于一个尴尬的局面这是我的错。我承认错误,您骂得对。”唐华虽然心里委屈,但是哪敢说刘伟名骂的不对啊,一个劲地在那承认错误。
“站在你的角度上面来想你做的没错,只是这个问题太过于棘手罢了。显然今天这些来闹事的员工都是有人特意安排的,并不是什么真正对政fu这个计划不满意的员工。李局长,我让你调查这些人的事情你安排好了吗?”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转脸对李军说道。
“都安排好了,刘书记,我保证可以把幕后的那个人找出来。”李军很是肯定地说道。
“嗯,记得要在暗中进行。即使知道了是谁咱们也不能判他的罪是不是?所以我只需要知道是谁策划的这一切就行了。唐华,这个冶金厂的厂长叫什么名字?”刘伟名‘交’代了一句后转脸问唐华,显然,这个冶金厂的厂长是最有问题的。
“冶金厂的厂长叫尹杰平,我对这人有点印象,他在这个厂长的位置上面一坐就坐了八年。冶金厂的党组书记倒是经常换,不过他这个厂长的位置却是纹丝不动。我听说在冶金厂当家做主的都是尹杰平。而且据说尹杰平和王卫国县长的关系很不一般,他能当上这个厂长就是走的王卫国的路子。”唐华像是竹筒倒豆子般的把自己知道的一点一滴都给说了出来。
“嗯,知道了。尹杰平?嘿嘿。”刘伟名脸上微微地带着点凶狠。然后对唐华道:“唐主任,你明天安排点人,去把这个宣传工作做好。务必要让纺织厂和冶金厂的员工都知道咱们政fu的政策,不要让这些员工再被人愚‘弄’,而出来当炮灰了。至于想什么办法去宣传你找具体的部‘门’去商量,我只要结果。”
“是,刘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唐华见刘伟名不再生气了,当即心里像是落下了一大块石头般。
“好了,就这样吧,唐主任。你先回去吧,仔细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做。”刘伟名‘交’代完唐华之后便送客了。
“好好好,刘书记,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事情您尽避吩咐。”唐华说完便走出了会客室,等会客室的‘门’一关,刘伟名脸就便的‘阴’沉了下来。‘抽’出一支烟丢给李军人后说道:“接下来的话请你务必保密,这件事情只准入的你耳,绝对不允许从你口中出来。”
李军一惊,当即知道了 事情的严重‘性’,立马说道:“这个请刘书记您放心。别的不敢说,当警察的口风还是很严的。”
“那就好,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被人给举报了。”刘伟名点燃烟淡淡地说道。
“什么啊?”李军大惊,这可不是件小事啊,这年代被举报可都是凶多吉少的事情。试问没有真凭实据谁敢胡‘乱’举报?
“有人拍了我的一些照片,寄到了省纪委和市纪委。但是被上面给秘密地拦截了。我今天才刚看过这些照片。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要尽快找到寄信的人,然后从寄信人的手里把照片的底片拿出来销毁。这件事情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刘伟名当然不会把拍到了自己的什么照片说出来,但是不说李军也能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他这么说就说的很明显了。只要这个照片公之于众那么自己就要倒台,自己一旦倒了那么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李军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这个?不知道有没有稍微准确一点的线索?比如在什么地方寄的信、字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已经是否在信上有无特有的一些标记或者限量版的信纸之类的?没有一个稍微准确点线索我们不好下手。”李军有点尴尬地说道。
“别的线索我没有,我只能准确地告诉你两点。第一信是在清泉县城东邮政局发出去的,这个是查到了的,寄信的时间是三天前。第二,就是这件事和冶金厂员工闹事是同一个人所为,就算不是同一个人做的吗,也绝对是同一个人策划的。线索就这么两条。其余信上的字迹明显是左手写的,另外信纸和信封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信中也没有可以琢磨的内容。所有的线索就这两条。我要你无论如何都必须在那个人察觉省纪委和市纪委根本就没什么动作之前把这个人揪出来,并且把照片给找出来。当然,有些事情你并不方便做,但是我想你一定认识一些另外的朋友的。总之你要明白一点,只要那张照片公之于众我就毁了。”刘伟名很是严肃地说着。
他话一说完李军手就开始有点颤抖了,随即李军拿出打火机点燃手中的烟。狠狠地吐出几口烟后道:“我分析了一下。既然那人是在清泉寄的信,那么那个人就肯定无法准确地掌握省里面的情况。那么咱们可以安排一些人进出你的办公室,最好您可以适当的消失几天,让那人以为您是在秘密地接受纪委的审查,那么这样就可以多为我们争取点时间。而且按照您说的那人和今天闹事的是一伙的话那么我想我可以把目标锁定在冶金厂厂长尹相杰的身上,观察最近和他有联系的人。另外也可以多注意一下县长王卫国,他也是可疑人之一。另外就是最基本的了也是难度最大的,我会以适当的借口去邮局查阅当天的录像,把当天来寄信人都查一遍,直到查处可疑的。咱们清泉没有在街上设置邮筒,有邮筒这些年都被人给破坏干净了,所以要寄信就必须到邮局,这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方便吧。”
“怎么做你是专家,我不懂。但是你既然说要假装被接受调查争取时间,那么我后天开始就会消失,直到你把事情‘弄’好我才出现。但是你也必须要保持你行动的隐秘‘性’,不要让人发现了你们的意图了。但是不管如何都一定要把人和照片给我找到。就算是用些不符合规矩的手段也在所不惜,比如监听,跟踪等等,只要能找出照片,出了任何事情都由我顶着。”刘伟名咬着牙齿说道。
“这个您放心,我不会用太多的警局里的人。有时候那些‘混’马路的比我们的消息更加灵通也更加懂得保密。有你这句话我能保证一定可以找出照片,主要是时间问题。”李军有点为难的道。
“我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把整个清泉都翻出来我也要找到这个照片。好了,具体怎么做你去安排,随时和我保持联系。另外,记得口风。和别人‘交’代事情的时候记得找到恰当的不让人有怀疑的借口。”刘伟名最后提点了一句说道。
“这个我知道,最近刚好有一起杀人事情。我们警局正在全力侦破,我会以这个为借口的。”李军点了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