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第2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真的是看韩剧去了吗?不是因为想我?”
张云佳早就对刘伟名这大胆的动作见怪不怪了,每次来刘伟名办公室汇报工作基本上都是在一边被刘伟名非礼一边汇报工作的,甚至很多次被刘伟名挑逗的火大了两人就在办公室里面火拼了起来了。。 更新好快。 张云佳一边扭捏着一边羞红着脸道:“谁想你呐?臭美,哎呀,把你手放开啦,每次都这样。‘弄’得人家以后都不敢再来你办公室了。”
“你个se狼,我求你了,别‘弄’了。我等下还有事情的。被你一‘弄’我等下都不敢出去了。”张云佳几乎哀求着向刘伟名说道。想起这个刘伟名当即便停止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为什么呢?因为张云佳是个很敏感的‘女’人,只要稍微被刘伟名挑逗就不行了,而这个时候出去让那些有过‘性’经验的男人一眼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端倪。
“我只放上面不动行了吧,你真是给‘骚’狐狸,这么敏感。”刘伟名另一只手在张云佳的鼻子上面刮了一下后道。
“你才是‘骚’狐狸。”张云佳大羞,然后转开话题道:“你叫我来你办公室不是就为了非礼我的吧。”
想起了这个刘伟名便正经了起来了,低头在张云佳的嘴上亲了一下。紧紧地把张云佳楼在自己的怀里道:“云佳,我和你说个事情吧。希望你听后不要‘激’动。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也就是怕万一这件事情真的出现了,你也好先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事情说的这么严重?”张云佳心里咯噔了一下,久久地望着刘伟名,直到确定刘伟名不是在开玩笑的后才问道。
“我被举报了。”刘伟名吐出五个字来。
“举报?”张云佳大惊,立即坐起来瞪着刘伟名说道。然后又问道:“举报什么?是谁在陷害你?”
“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陷害吧,最多只能说是报复。”刘伟名自顾自地笑了笑,然后望着张云佳询问、关切、紧张的眼神又说道:“昨天在林阳的时候省委纪委书记廖长元突然找到我,说是请我吃顿饭,然后我便过去了。在吃饭时他拿出一个信封给我,里面装着一叠照片和一封信。”刘伟名说到这有点心虚地望了望张云佳的表情。
“照片上是你是不是?到底你被人拍到了什么?”张云佳心都快蹦出来了,可是刘伟名却是一副说不出口的样子,都快让张云佳急死了。
“照片上是我扶着范滨滨进宾馆的照片。”刘伟名还是下定了决心说了出来。刘伟名一说完,张云佳整个脸变冷了下来,或者是说沉寂了下来,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和范滨滨的事情我不想说太多,都是我的不对。我对不起你,云佳。”虽然刘伟名已经知道张云佳早就知道了自己和范滨滨之间的事情,但是今天自己亲口告诉自己和范滨滨之间的事刘伟名还是觉得自己非常对不住张云佳。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一回事,但是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早就知道了,说重点吧,伟名。”张云佳没说什么,只是声音有点颤抖地对刘伟名说道。
“嗯,信封里面有几张这样的照片。拍我拍的很清楚,但是范滨滨带着墨镜和帽子所以根本看不出她的容貌。但是却可以看出是个很年轻的‘女’人,另外我是楼着她的。”刘伟名吐了口气之后全部说了出来。接着又道:“这封信不但是省纪委收到了,常阳市纪委也收到了。加上昨天闹事的事情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是有人故意地要陷害我。而且这两件事情和王卫国绝对脱不了干系。”刘伟名咬着牙齿说道,但是随即又道:“当然,我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廖长元已经帮我把省里和市里收到这封信的事情都压了下来。但是现在有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我必须尽快地找到照片和底片。确保这些照片再也不会流传出来。我已经吩咐人去查了,但是线索有限。为了争取时间我今天下午会离开清泉,装作被纪委带走双规的样子。这样可以麻痹哪些人,让那些人暂时不会丧心病狂地把照片传播出来。”
张云佳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表情也很平静。
刘伟名继续说道:“我能不能过的了这一关还是个大问题,所以呢我想在我出事之前把这个我问题和你说清楚。我不想你跟着我也落个身败名裂。而且我也想你现在早做准备,万一我倒了你就和江书记说说,让她马上把你调离清泉。”
“你叫我来就是想和我说这个吗?”张云佳听过刘伟名的话后眼睛里面闪着泪‘花’,盯着刘伟名的眼睛说道。“我张云佳一直以来跟着你刘伟名是为了什么?即使你结婚了我也心甘情愿地跟着你是为了什么?我放弃悠哉的秘书工作到清泉这个地方来是为了什么?你知道的,我没有当官的理想的。即使我知道了你和范滨滨有染我也依旧选择不声不响不点破继续跟着你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的钱还是为了你的权?难道在你刘伟名的眼里我张云佳就是那种你一落难我就会弃你而去的‘女’人吗?还是说你刘伟名从来就没把我张云佳当成过你的‘女’人?”张云佳终于还是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泪,一长串的反问句问的是刘伟名伤的却是自己的心。
“不是,云佳。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我也只是希望你能过的好。”刘伟名看到张云佳的眼泪就慌了神,除了上次自己和金倩结婚之时张云佳在自己面前哭过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刘伟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是真的伤了张云佳的心了,但是刘伟名也很委屈,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把张云佳这么想。自己这么对张云佳说只是希望她能早做准备,一旦自己东窗事发她能够及时地‘抽’身离开清泉,没有自己的清泉是没有张云佳的生存空间的。只是男人和‘女’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看问题的方向不一样。男人考虑永远都是以后的生活问题,利益问题,考虑的都是现实问题。而‘女’人,最先考虑的是情感问题。刘伟名连忙解释,只不过被张云佳给打断了。
“没有你我能过的好吗?我要是没有你能够过的好我何必来清泉?何必做你身边见不得人的情人?何必每天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帮你?刘伟名,我真的是看错你了。”张云佳说着推开刘伟名就往外走。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张云佳,在他的记忆里,这是张云佳第一次对他发火。
张云佳走到‘门’边停住,从身上掏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物。然后回头对刘伟名说道:“清泉这个地方不大,只要调齐所有的力量来查的话要查到应该不是很难。我相信你会没事的,而且只凭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问题?那张照片上面不是看不清楚那个‘女’人是谁吗?到时候真要是有人来查的话怎么解释不都是你说了算。那个‘女’人可以是范滨滨,难道就不能是金倩吗?”
刘伟名顿时惊呆了,立即欢喜雀跃地道:“对啊,我怎么这么蠢呢?范滨滨当时带着大圆帽和墨镜,谁都无法看出她是谁。到时候怎么解释这个‘女’人不都是我说了算吗,我说这个‘女’人是金倩谁还能说她不是金倩吗?我真的蠢。”不过说到这刘伟名又陷入了低‘潮’,然后道:“如果我真的这么说纪委一定会找到倩儿的,到时候倩儿就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么结局还是会一样的。即使倩儿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帮了我,我挽救了名誉和工作,但是我却会失去家庭。对于我来说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以为你能瞒多久?只要照片一出来到时候一定是闹的沸沸扬扬,你以为金倩就看不到?而且你怎么就能肯定金倩就一定能弃你而去?我明知道你结婚了我离你而去了吗?我亲眼见到你和范滨滨在我面前颠鸾倒凤我离你而去了吗?范滨滨在知道你有老婆有孩子还有情人的情况下不还是主动gou引倒贴给你了吗?难道你认为金倩对你的爱还不如我和范滨滨对你的爱吗?伟名,其实从我内心里讲,我宁愿你东窗事发然后金倩和你离婚。那时候起码你刘伟名没了继续阻止我的理由,即使一切都没有了我也无所谓。我可以跟着你两个人回到你明阳老家,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面种地耕田。我们可以一起抚养我们的孩子,一起孝顺长辈,可以一起牵手看日出日落,可以一起抬头看远方的山想象山外的世界。对于我来说这样的生活胜过了在城市里的纸醉金‘迷’。”张云佳说着说着眼神里面充满了想象。被张云佳这么一说刘伟名好像想起了张云佳第一次跟自己会明阳老家自己带她去后山看日落时在山上两人情不自禁差点发生关系时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