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2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哪个‘女’人都敢对自己嚣张?不行,我一定要拿出我男子汉的气概来好好收拾一下这群无知的‘女’人,不然她们不知道母系社会是公元前的事情了。- ”刘伟名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一脸怒气地走向浴室的‘门’口,一把便把浴室的‘门’打开了。随后里面便传来了一阵尖叫声。当然,大家不要误会,金倩现在还不能进行房事,他怒火再旺盛也不至于不顾金倩的身体健康的。
说完这间房里事情咱们再说说隔壁李梦晴房间里的事情。话说李梦晴轻蔑地蔑视了刘伟名一番之后很是得意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可是一进自己的房间之后她就立即关上‘门’,背贴在自己的‘门’上面用手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胸’部,一副至于解脱了的表情。脸上当真是面红耳赤,连脖子根都是一片‘潮’红。随即她还嫌自己哨的慌,直接铺倒在‘床’上,拿过枕头捂住自己的头。心里暗骂着:“李梦晴,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啊?你这么做让刘伟名会怎么想你?她会认为你是个‘荡’‘妇’是个**的。”这句话刚说完,李梦晴脑海里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声音:“让他认为你是那个不是更好吗?男人不都是喜欢那样的‘女’人嘛?而且你不也看到了一直都日思夜想有时候都想象着的身体吗?”
当然,这一幕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过了一夜之后的刘伟名和李梦晴谁都没有放在心上,起码两人表面上都是这样的。
第二天一大早刘伟名便起了‘床’,没有叫醒金倩。独自一人洗漱了一下下了楼。下了楼走在凤凰古城平整的石板路上,刘伟名觉得特别惬意。不得不说,凤凰的古城风貌或许不一定会打动人,但是这里山的清秀,水的灵动,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清晨的凤凰古城都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薄雾当中,空气里传来微微的凉意,刘伟名裹了裹衣裳,然后走下护城墙,沿着沱江边开始慢慢地走着。江中的小渔船还有岸边起早洗衣裳的湘西少‘女’,加上朦胧的薄雾已经那不时传来的山歌。这一切就像是一副唯美的画卷一样,让人心旷神怡。
刘伟名找了条江边的石板坐下,点了根烟,就这么静静地望着这一幕,脑海里面依然忘却了清泉所有的烦心事。刘伟名好像已经陷入了这幅唯美的画卷一样,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你怎么在这?”
刘伟名从眼前的景‘色’之中惊醒过来,抬起头来一看,竟然是李梦晴。李梦晴正瞪大着眼睛惊讶地望着刘伟名,而且由于李梦晴穿着单薄,在这有点凉意的早晨里正双手不停地搓着自己的手臂,微微地发抖着。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站起来道:“特意早起,来看看凤凰的早晨。我最喜欢的就是凤凰的早晨了,他有种寂静的唯美感。坐吧。”刘伟名在石板凳上擦了擦对李梦强说道。
李梦晴也不客气,微微欠身在刘伟名刚刚坐过的位置上坐下来。
“这凤凰是处在山里面,所以昼夜的温差非常的大,特别是在早晨,被风一吹还是有点凉意的。披上吧。”刘伟名边说着边取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李梦晴的身上。
“不用,你也冷啊。”李梦晴被刘伟名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看着刘伟名那似乎不像是有邪念的眼睛,于是又镇定了下来,也不推脱刘伟名帮自己披衣服的动作,低着头害羞地推辞道。
“你看看我健壮的身体像是怕冷的样子吗?”刘伟名开着玩笑拍了拍自己的那两块并不怎么突出的‘胸’肌说道。
当刘伟名一说到身体两个词的时候李梦晴不自然地想到昨夜刘伟名被自己看到的chi‘裸’‘裸’的身体,当下立即羞红到了脖子根了,用嗡嗡的声音说道:“对不起,伟名,昨晚…昨晚…。”李梦晴昨晚了几句也没说出个什么来,昨晚是在特殊的环境下她才干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来,但是现如今的李梦晴怎么可能说口那样的话?结结巴巴地就是不知道怎么说昨晚的事情,此刻的李梦晴哪还有平时那副‘女’强人的‘摸’样。
刘伟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带来的歧义,当下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假装镇定地说道:“不要说昨晚了,昨晚那只不过是一个玩笑吧了,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你这么早下来干什么?难道也是为了看风景?我可是上次在这里亲身体会过才会知道这凤凰早晨景‘色’之美的,难道你也知道?我记得你是第一次来吧?”
“我是睡不着。”李梦晴抬起头来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的忧郁说道,因为她睡不着的原因就是想刘伟名想了一夜,想着刘伟名的好和他是自己最好姐妹老公的身份李梦晴不觉得就悲从中来,一夜也无法入睡。所以等天微微放亮便一个人走了出来散心,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刘伟名比她更早。“你也坐这吧。”李梦强看着双手‘插’袋站在自己面前的刘伟名,挪了挪自己的屁股留出一半的石凳给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确实站的‘挺’累的,可是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才半米来长的死板凳要让两个屁股不作任何接触地坐在上面显然‘挺’难的,所以刘伟名才把位置让给了李梦晴,自己选择沾着。现在李梦晴都这么说了刘伟名也就不矫情了,当即便坐在李梦晴让出来的那半边石板凳上,只不过由于石板凳太短。两人的身体无法避免地紧紧地靠在了一起。刘伟名闻着李梦晴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开始有点意‘乱’凄‘迷’了,而李梦晴和刘伟名紧靠这的身体感受到了刘伟名身体上面传来的热度不禁害羞地地下了头,她感觉自己小鹿不停地‘乱’撞。
“我感觉你最近很不快乐,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很少说话了。能告诉我原因吗?”刘伟名望着李梦晴现在这安静恬静的‘摸’样真以为自己看错人了,但是想起金倩说过李梦晴的故事不禁又为李梦晴的机遇感到同情,心里猜想着李梦晴现在这份‘摸’样可能是由于心里正承受着莫大的悲伤吧。于是想起金倩在林阳时就‘交’给了自己的任务便开始找着话茬准备开导一下李梦晴。
“我有吗?我哪有什么不快乐的事情,只是觉得以前自己说过太多的话得罪过很多人所以最近想了想决定还是少说点话好。”李梦晴勉强地笑了笑后说着。
“你知道吗?面部表情其实就是人内心思想的晴雨表,不管你是高兴或者不高兴都会在脸上有很明显的特征的。你看看你现在眉头紧锁的样子像是快乐的样子吗?”刘伟名转过身子一点也不避讳地望着李梦晴,李梦晴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敢与刘伟名的眼神接触,只是稍微的接触了刘伟名的眼神一下随即便地下了头。刘伟名见李梦晴低头不语,便以为自己说中了李梦晴的心思,便开始展开反击道:“其实倩儿和我说过你的事情了。”
“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李梦晴听到这句话后很惊讶地问道。
“什么事情都说了,包括陶子辉的,也包括现在这个男人的。”刘伟名也准备开‘门’见山的说,他这一生说过太多含沙‘射’影的话了,所以能直说的话他都直说。“其实你没必要为了以前的事情难过,谁都年少轻狂过,如果为了曾经的不快而抑郁一生的话就太划不来了。而且为了一个伤害你的难过根本就是不值得的,忘了吧,你看看这山,这水。不管世事如何改变他们依旧静静地在这里吐‘露’着芬芳,岁月只不过是在他年轮上面又多画了一个圈在它的心底多沉了一层沙而已。”
“其实对于那件事情我早就忘了,那时候年轻气盛,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所以才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才会觉得天都塌下来一般。现在再回首看一看,那只不过时段有点不愉快的往事而已,而且我也已经差不多都不记得了。”李梦晴抬起自己的小脚踢了一颗石子飞上江中,低着头淡然的说道。
刘伟名看着李梦晴在说起陶子辉时脸上的表情,才相信李梦晴是真的已经释怀了这件事也释怀了这个人了。于是他便把李梦晴现在不开心的所有问题都归结到了现在让李梦晴爱上的已婚男人身上了。想了想自己的措辞之后,刘伟名淡然地开口说道:“你真的很爱现在这个男人吗?我是说已经结了婚的这个男人。”
李梦晴没有意外刘伟名问这个问题,以她对金倩的了解她知道金倩劝不了自己最后一定会想办法让刘伟名出面的。于是想着刘伟名的这个问题,感受着刘伟名那充满阳刚之气的男人身体传来的温度很肯定地答道:“很爱,我从未这么爱过一个男人。他是我真正爱上的第一个男人,我想也是最后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