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第2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刚刚和李梦晴谈了谈。- ”刘伟名拿出一根烟点上,然后说道。
“哦,你们谈什么了?”金倩显然还是处在半睡半醒之中,听见刘伟名这么一说有气无力地回答着。
这个回答真是气死刘伟名了,刘伟名一点不客气地直接伸出手指在金倩的胳肢窝里不停地扰着,直到桡的金倩笑的回不过气来坐在‘床’上不停地抵御着刘伟名的进攻刘伟名才收手。然后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刚刚和李梦晴谈了谈。”
“谈什么?”金倩还是如此,一边埋怨着刘伟名不给自己睡个安生觉一边懒洋洋地说道,随后望着刘伟名那愤怒的眼神便立即清醒了过来,当即明白刘伟名要说的是什么。“梦晴姐怎么样?是不是充满信心地准备把那个男人给抢回来?”
“抢你个头啊抢。”刘伟名望着自己这个时而贤惠淑德时而缺心眼的媳‘妇’有点想吐血了。随后说道:“李梦晴自己也拿不准想法,她既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又不想得罪她的好姐妹而是去友情,所以说呢这是个鱼和熊掌的问题。如何取舍谁都帮不了的。不过我给了她地三个选择。”
“什么选择?”金倩打了个哈欠后问道。
“就是做情人啊,这样不是既能得到爱情又不失去友情吗?最重要的是可以不让李梦晴完全崩溃。当然,这样得承受很多的东西,反正我都和她说了,该怎么选择那就是她的事情了。这个任务我呢算是完成了,而且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你可不准再叫我去干这种事了。要是让人知道我费劲心机地劝一个‘女’人去当二nai,我可就真的晚节不保了。”刘伟名叽里咕噜地说完之后当真就去了厕所了。
“做情人?这怎么可以,伟名,你怎么能这么劝梦晴姐呢?”金倩大急,追到厕所‘门’边上对刘伟名问道。
“怎么就不能了?她想得到爱情又想得到友情,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得到一些东西你总得失去一些什么吧?既然她得到了爱情和友情那么她就得背负一些东西。而且,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怎么做那是她自己的事了,她又不是小孩子,她自己难道不知道权衡利弊啊?”刘伟名蹲在厕所里面‘抽’着烟对金倩回答道。
吃完早餐之后,刘伟名带着金倩和李梦晴两‘女’去停车场取了车,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往所谓的南方长城而去。
南方长城又叫做苗疆长城,大部分都位于凤凰县内。它南起与铜仁‘交’界的亭子关,北到吉首的喜鹊营,全长190公里左右,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三,竣工于明天启三年,被称为“苗疆万里墙。”又由于其为中国南方的唯一的长城,所以又称中国南长城、南方长城,简称南长城,是中国历史上工程浩大的古建筑之一,禁止了当时的苗 、汉之间的贸易和文化‘交’往。 它表现了一个朝代的特征,涵溶了那个朝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现象,构架了那个朝代治国方法的‘精’神实质,是研究明清两代对边远少数民族征服统治鲜活的历史史料。城墙高约3米,底宽2米,墙顶端宽1米,绕山跨水, 大部分建在险峻的山脊上。府城垣全长3公里,高5米,宽 苗疆长城2.8米,沿北侧砌成垛口,共有间隔一致的英垛口76个,每个垛口0.7米见方,上有2米宽可作行人道用。城墙中段有方形炮台一个,炮台西南50米为城垣最高点。海拔688米处有士兵守宿指挥堡一间,东西长9米,南北宽3米,占地27平方米。基石全为长条细凿青石垒砌,每边中部均有长方形台阶进入堡内。城墙全系正方青石细凿砌筑,凝结材料为糯米石灰砂浆。经过600多年风雨侵蚀,‘露’出部分的石面全部呈青黑‘色’,与城垣周围石质各异。据专家考证,砌筑城垣所用石料,全从山下采集,凿成料石,然后一块一块运上山,整个工程之浩大,令人叹为观止。
在刘伟名的记忆里,以前是没有个什么所谓的南方长城的,因为它不知名,不为人们所熟知。后来呢,在南长城定论后,凤凰县政fu和县委进行了一系列的修复和宣传活动。政fu出资在永兴坪拉毫营盘段进行抢救维修,在2001年5月前共修复了1.78公里。为了达到宣传的目的,“南长城2003年中韩围棋邀请赛。”在凤凰县举行。相关单位耗资近20万元在南长城建起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围棋盘,是标准棋盘的倍,边长31.7米,总面积.平方米。常昊、曹熏铉等棋手前来下棋,近千观众现场臂看,并且上百余家媒体电视直播。有业余爱好者为表尊重之意,竟然‘花’一个多月时间徒步前来。这个一直都是刘伟名‘挺’佩服当时凤凰县政fu和县委那些领导人的地方,一样东西或者是一件事物要想让它的价值超过事物本身的价值,那么就一定用上炒作的手段。“炒作。”是一种切中受众心灵要害敏感区的智慧,所以“炒作。”是一种智慧的体现,不是什么人都会炒、炒的好的。“炒作。”是需要智慧的,因此就一定有高级的、低俗的,甚至恶俗的之分。凤凰县委的炒作手段不管怎么说都是成功的,因为它把南方长城已经凤凰的名气都抄了出来。
三人来到南方长城之后,刘伟名泊好车,便主动去买了票。三个人便望着那犹如登天般的阶梯开始有点头晕了,特别是身体刚刚复原的金倩,望着那不知道有几百节高的阶梯便开始有点‘腿’发软了。不过三人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往上去了。南方长城其实还不错,虽然说不上有多宏伟多壮观,但是这里的一砖一石都有他的历史沉积所在。你很难想象这么多石头是怎么从山下搬上来的,这需要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当然,这南方长城和八达岭长城那是根本没法比的。
一个上午就在这个南方长城渡过了,下午又去了苗寨,这个是刘伟名个人觉得最没有意思的地方了,人们去苗寨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体验一下淳朴苗族人的生活习惯的吗?而如今已经成为了定时表演的苗寨“生活秀。”已经成了一种纯商业的东西了,这样还有什么原汁原味的苗族风情呢?不过既然来到了凤凰,不去看一看是实在说不过去的,而且金倩去苗寨的热情非常高,没办法,刘伟名便只有开车跟着,一下午所谓的苗族风情刘伟名看的直打瞌睡。好不容易挨到了所有的表演都结束了,刘伟名才开着车子载着两‘女’往回赶。在车上金倩和李梦晴还对于刚刚所看见的表演津津乐道,刘伟名听的是直接无语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一边开车一边掏出手机一看,是李军打来的,刘伟名心里一紧。李军打电话来给自己肯定是匿名信的事情有眉目了。但是现在金倩和李梦晴坐在后面刘伟名怎么接电话呢?不过这件事正是刘伟名魂牵梦绕的事,刘伟名实在是很想知道这件事到底进展到了什么样子了,所以他还是决定接听电话。
由于这里的路上是没有‘交’警的,刘伟名很是放心大胆地接听起了电话。
“李局长,什么事情?”刘伟名装着脸上古‘波’不惊的样子说道。
“刘书记,您好,冒昧打扰你了。我想就匿名信事情向您汇报一下。”李军很客气地说着,心里暗道,这刘伟名咱就一点不着急的样子呢?
“嗯,你直接说结果吧。我现在在开车没空,纤细情况我等下再打电话向你了解。”刘伟名眼睛转了转之后说道。
“哦,好的好的。刘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多方调查,想尽了一切办法,依然还是没有取得任何有用的线索,不过就在刚才,我请纪委的同志帮了一下忙,以纪委工作需要的名义,去银行查看了冶金厂以及冶金厂厂长尹杰平的个人账户,发现了在冶金厂的账户上面最近几天只支出过一笔五万元的账目,经过查证,这笔钱是冶金厂以厂里停业整治支付所有欠下的原料帐的名义支出的,支出的账目的户头人是一个叫做杨洁萍的人,我们调出公安资料,比对了一下,这个落户人是尹杰平的一个远房表妹。我怀疑这个账户可能是尹杰平用他这个远房表妹的名义开的,于是又查了这个账户的详细记录,发现这个账户上面每次都是从冶金厂的账面上转进来一笔钱,然后这笔钱就会被取出或者被转账,收款人的姓名是五‘花’八‘门’,但是这次的这个五万块钱的收款人是一个叫做许士军的人。我调查了一下,这个人是林洋人,以前因为做‘私’人侦探被拘留过一次,还在法院打过官司。所以我怀疑,这个许士军便是拍照的人。”李军不知道是长话短说还是短话长说地把事情向刘伟名‘交’代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