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嗯,知道了。-叔哈哈- 具体该怎么做我先想一想,等下我打给你,就这样吧,我先掐了。”刘伟名本来想说什么的,但是望了望坐在身边的金倩便停住了口,对着李军说了一句之后便把电话给掐了。
“怎么了?伟名,是不是有什么公事?要不要紧?不会要你赶紧回清泉吧?”金倩仔细地听着刘伟名的对话,她很担心是不是刘伟名又突然有什么事情得马上赶回清泉,那自己的这个旅行计划又不能尽兴了。
“看你担心的样子,现在还只是小问题,暂时不需要我回去处理,不过要是他们没处理好可能就是大问题了,不过到时候我再回去也不迟嘛。”刘伟名看着金倩紧张的样子笑着说道。
“不用急着回去就好,我都还没玩够呢,还有好多东西我都还没去买。看样子今天晚上得抓紧一下了,不然说不定你明天早上就得赶回去。”金倩大松了一口气后说道,同时做出了一个未雨绸缪的决定。
“行,随便你,不过今天晚上我不能陪你了。我得回去好好想想一个好的解决方案,然后通知他们该怎么做。今天晚上就你们两自己去玩吧。”刘伟名很自然地说道,他现在说谎的本事是越来越高了。
车依旧是开在凤凰县城的停车场里。然后三人在县城的一家酒店里面吃了晚饭。吃完晚饭之后两‘女’便就真的去逛街去了,剩下刘伟名独自一人回到了居住的房间里面。刘伟名把‘门’关好之后,坐在‘床’沿上,拿出手机,脸上一点都没了前面的自然,而是变的非常的严肃,他其实心里也紧张。得出了这个一个人并不代表就没事了。这一切不过只是李军的猜测罢了,而且就算是李军的猜测是对的,刘伟名也不敢肯定能够抓的道人,毕竟李军只不过是清泉县的公安局局长,人家可是林阳人。另外李军可是明面上的人,人家没犯法难道你还敢去抓不成?
刘伟名拿出手机拨了李军的电话号码,电话一痛之后刘伟名便问道:“李军,这个叫做许士军的人现在是否还在做‘私’家侦探?”刘伟名知道‘私’家侦探服务内容主要以财产调查取证、全国信息调查、人员行踪调查、网络诈骗调查、婚姻调查为主。在我国还没有任何法律确立‘私’家侦探的法律地位,因此‘私’家侦探只是行使普通公民的合法知情权,‘私’家侦探无法涉足刑事侦查活动,我们国家法律规定只有国家机关特定工作人员,才具有刑事案件侦查权。刘伟名便想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人现在依旧在从事‘私’家侦探这份工作,这样刘伟名便可以打电话给林阳的那些大佬,想想办法把这个许士军给逮起来,然后自己去林阳开个‘私’堂,从这个许士军手里把照片底片给找出来。
“这个不由我们管,所以我也不知道,起码在公安的内部网上表明这人最近这段时间还是很清白的。”李军尴尬地说着。
“那你能想个办法从他身上把照片的底片以及把是谁主使他的给找出来吗?”刘伟名紧锁着眉头问道。
“这个恐怕得要用手段才能办到了。”李军很为难地说道,说的特别没有底气。
“严刑‘逼’问不是你们警察最拿手的吗?”刘伟名气急地说道。
“刘书记,这个……这个…这个事情可大可小啊,要是这么做了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后果可就很严重了,刘书记,我觉得不到万不得已千万还是别走这一步。”李军暴汗,这刘伟名都是想的什么注意啊?人家根本就没罪,让自己带着警察把别人给抓起来,还要严刑‘逼’供,设‘私’刑。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只不过是个清泉县的公安局长,竟然让自己带人去林阳抓人。这要是真要 这么做了,能不出事嘛。不过李军还是说的比较的含蓄。
当然,刘伟名也只不过是一时急了才这么说的。稍微冷静了一下之后就明白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不过在刘伟名准备给自己和李军都找个台阶下的时候李军又接着说道:“刘书记,这种事情你知道的。我们公‘门’中的人是不方便出手的,不管怎样都容易惹上麻烦。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交’给黑道去做,只要不出大问题,上面有人罩着,基本上是出不了什么问题。而且效果比我们好的多。”
“是啊,那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去办,赶紧。”刘伟名大喜过望地说道。
“刘书记,实话和你说吧。我只不过是个清泉县的公安局长,我的势力也仅仅只是在清泉这个地方罢了。林阳我还没办法触及。”李军都开始有点佩服刘伟名的逻辑能力了。
“你这不是废话嘛。”刘伟名电话都想摔了。
“刘书记,您别生气,您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不能做但是有人能做啊。”李军又给了刘伟名一线希望。
“谁?”刘明奇那个赶紧问道。
“何建林。”
“你是说省委秘书长何英杰的儿子我们上次遇见的那个‘春’‘色’满园的老板何建林?”刘伟名反问了一句。
“是的,刘书记。你有所不知,这个何建林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商人,但是在林阳,几乎所有的黑道头子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说他是林阳的地下霸主也不为过。他在林阳的黑道说话那可是非常有分量的。就是因为他在林阳的黑道里面分量太重。何英杰怕他这个儿子万一‘弄’出什么事情出来牵连上了他所以才让何建林到常林这边来‘混’的。刘书记,这个事情你找何建林出手保准能成。”李军连忙解释道。
刘伟名坐在那里握着电话,半天没有说话。等到烟烧到了手指才慌‘乱’地烟蒂给扔了,对李军说道:“我知道了,那这事你就暂时先告一段落吧。等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怎么做。你把那些人还是继续给我盯紧了,另外把纺织厂的人也给我盯紧一点点,别让他们又闹出什么大事出来了,到时候麻烦。”刘伟名说完便挂了电话。
刘伟名其实很不想找何建林,因为他不想欠何建林以及何英杰什么人情,人情这个东西有欠有还才好。最怕的就是有些人情你欠下了到时候还不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容不得刘伟名再犹豫了,刘伟名也顾不得今天欠下何英杰的这个人情到时候自己还不还的起要下多大的本钱去还了。当下对于刘伟名来说,最主要的问题莫过于那份底片了。想到这刘伟名翻出手里面的通讯簿,找出何建林的电话号码给打了过去。
电话嘟嘟了几声之后就有人接听了。“大哥,您好。能接到您的电话我是真的很高兴。”何建林那让人暖到心窝子里的恭维话让刘伟名都有点起‘鸡’皮疙瘩。
“建林啊,既然大家都是兄弟就别总是您啊您的叫了。我长你几岁,要么你就叫我大哥,要么就叫我强哥。但是和我说话千万别再加个您字了。显的生分。”有事求人家,当然得客气点,刘伟名很会把握这中间的分寸。
“大哥你说的对,是我迂腐了。”何建林很是爽朗地笑着道。
“建林啊,是这样的,我现在有个事情想让你帮个忙,不知道是不是麻烦你了。”刘伟名开‘门’见山地说道。
“大哥,看你说的,你刚刚还说什么来着?这么客气不就显得生分了吗?你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只要我能够办到就算是赴汤蹈火我都不眨一下眉头。”何建林说的那个叫坚定啊,可是刘伟名听着这么真白几乎到了不要脸地步的奉承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好在身边有个唐华,让刘伟名对于这种谄媚的奉承都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了。
“瞧你说的,还没到那个地步。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我遇上了一点麻烦,有人‘偷’拍了我的一些照片,其实没什么,但是在有人刻意的制造下这些照片会引起人们的一些误解从而牵涉到我个人的作风问题。你知道,在官场‘混’的人最怕的就是名声和一些莫须有的事情了。这些照片经过调查暂时发现是林阳一个叫做许士军的‘私’家侦探拍的,他手上可能会有这些照片的底片。所以,我就想请你请林阳一些道上的朋友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从他手里把底片给找出来销毁,另外从它口里得出到底是谁在陷害我的。”刘伟名说这话的时候拳头捏的直响个不停。
“原来就这个事情啊,没问题,大哥。小弟不才,在林阳的地下圈子里面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这个事情还是可以向你打个保票,只要他人在林阳,我就可以保证把他给找出来。大哥,你说,要我怎么做。”何建林肯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