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第2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嗯……,你先这样,把这个人先给我找出来,找个地方关好。-叔哈哈- 我现在马上赶去林阳。到时候我亲自过去。你觉得这样成不成?如果有风险就算了,不能让你太为难。”刘伟名本来想让何建林的人把照片的底片找出来然后销毁,但是想想,那些底片不管;落在了谁的手上那都是可是随时让自己下马的有利武器,也是随时可以至自己于死地的武器。何建林这人一看就是个‘阴’险的角‘色’,刘伟名觉得自己怎么的都不能冒这个险,于是决定自己亲自去林阳一趟,这样自己才能安心。
“行,可以。大哥,我的这些道上的朋友别的不敢说,干这种事情还是非常够义气的,而且够专业,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风险。你就安心的等我的消息吧,只要这个人在林阳甚至于在江南,我保准可以找到,只是时间问题了。等找到了这个人我立马给你消息。”何建林不知道那照片上有什么,也就没有多想刘伟名是在耍心机。当然,也可能是猜到了不点破罢了。
“那就真的麻烦你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到了林阳我做客,一定请你以及你的这些朋友好好的喝一顿,到时候不醉不休。”刘伟名最后当然得说点敷衍的话了,这是个基本的程序。
“好的,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到时候酒你是一定得管够的。大哥,你再说一遍这个人的姓名和职业,最好有详细的工作地址和住址,这样方便我们找人一些,你等等,我拿只笔记一下。”何建林说完之后就听到一阵响声,显然是在找笔,半饷之后何建林才说道:“大哥,你说吧,我记着。”
“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知道这个人叫许士军,是个‘私’家侦探。详细的情况就要问李军了,你稍微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李军,让他和你联系。”刘伟名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于是想起了李军。
“别啊,这多麻烦,我直接打电话给李局长就行了。这样吧,大哥,我到李局长那里得到了情况之后我就亲自去林阳处理这件事情。我就先不和你说了,我先联系一下人,这个事情最好别拖了,尽快销毁那种诋毁人的照片会最好了。”
“那就真的麻烦你了。”刘伟名客气地说道。
“大哥,你看看你,也迂腐了不是?”何建林开着玩笑说道,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有了李军肯定的答复刘伟名心里就踏实多了,直接仰躺在‘床’上。想起明天就要赶往林阳都不知道怎么和金倩解释原因,便觉得心里有点愧疚金倩。于是坐了起来拿起电话拨了金倩的电话号码:“倩儿,你们俩在哪呢?”
“我正和梦晴姐在虹桥上呢。怎么了?”金倩那边很吵,显然是在各热闹的地方。
“没什么,你们俩就在虹桥上面多玩会儿吧,等我一下,我马上去虹桥陪你们。”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然后便下楼直接往虹桥而去。
在所谓的‘春’‘色’满园的会所最里间,在三个大院后面一个豪华的别墅里面。一个穿着睡袍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支笔挂断电话。他靠在沙发上,开叉的睡袍下面蹲着一个美丽的‘女’郎,‘女’郎穿的很是‘性’感,‘性’感的紧紧只穿着一身比基尼,不,不是比基尼,而是一套情趣内衣‘裤’。
何建林刚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向李军了解了关于许士军的详细情况。放下记载了关于许士军的详细情况的字条之后何建林抓起面前美丽‘女’郎头发,自己躺在沙发上,伸手打了个响指,另外一个穿着同样‘性’感的美‘女’走了过来,坐在沙发上面,把自己的大‘腿’给何建林当枕头。
何建林一自顾自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老于啊,我是建林。”在电话接通之后何建林满脸笑容地说道。
“哦,是建林啊!你小子可好久没找我玩了啊,怎么突然想起找了?是不是你那里又来什么好货‘色’想让我尝尝鲜了啊?”对面一个粗狂的声音传过来。这个被何建林叫做老于的人本名叫做于勇宁,是江南省黑道上面的传奇人物。据说十一岁就出来‘混’,十三岁便开始在街上拿刀砍人,在二十五的时候就已经在监狱的大‘门’里面三进三出了。由于这个人够义气,敢拼敢杀。所以在四十五岁这年终于是一统整个林阳市的黑道,而且威信覆盖了整个江南省以及临近的几个省。当然,能‘混’到这一步绝对不仅仅只是靠那所谓的义气以及勇气。义气是用来收买手下的人心的,特别是在道上‘混’的人,最看重的就是义气。而勇气也只不过是用来树立威信的,作为一个大哥,没有敢打敢杀的勇气哪个手底下的小弟会服你?但是这些只不过是一些外部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于勇宁懂的‘交’际,人够聪明。他分的清实事,做事有分寸,懂得借用外部的力量。在他的信念之中,就只有一个词,那就是官匪一家。在他还只是林阳市街头的一个小‘混’‘混’的时候就开始与那条街的派出所所长拉关系,自己穷的连烟都没的‘抽’没关系,但是逢年过节送给那个派出所所长的礼物绝对不含糊。在他渐渐地拼成了那块街头众多帮派之中的一个小头目的时候这个派出所所长的作用就出来了。但凡只要是和于勇宁作对的帮派总是会成为警察打击的第一对象,而且这些派出所的人总是会掌握被打击帮派的所有的罪证已经准确的时间地点。在那个帮派被警察端掉之后于勇宁便会堂而皇之的接手这块地盘。于勇宁做事极有分寸,他坚持不做出头鸟,不于共产d为敌。他的手下绝对不会做出一些大案,也绝对不会对社会的动‘荡’造成影响。于是和他合作的这些领导就都得到了好处,这其实是一个互利的局面。作为政fu的领导的,第一是能够从于勇宁手上得到不菲的外快,另外一个听叫唤听指挥的于勇宁绝对比其它一些胡作非为的黑帮要来的好的多,而且一家独大的黑帮局面明显是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另外在黑帮里面有底子,只要上面要政绩,便可以立马得到准确的犯罪证据以及情报,对于一些要捞政绩提拔的领导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块宝。而对于于勇宁来说就更加的有好处了,第一不怕政fu的打击,第二,可以借政fu的手打击自己的对手,最后得好处的是自己,伤亡都是政fu的人,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于是于勇宁便越‘混’越好,结‘交’的官员找的靠山也越来越大。当他在林阳称霸的时候他结‘交’的官员基本上都是副部级正厅级的这些人物了。何建林就是于勇宁巴结的人之一,很明显就是因为何建林是何英杰的儿子。而何建林也不简单,他这个人大学没毕业便自己出来创业,凭着自己父亲的名号和手上不菲的资金在林阳的地产行业上‘混’的风声水起,而且何建林这个人善于结‘交’,不管是三教九流、牛鬼蛇神,只要你是一个人物有一定的价值他都会结‘交’,而且他结‘交’的最多的人就是黑道上的人物。在于勇宁还不是林阳的霸主之前何建林就结‘交’上了他,可以说于勇宁当上林阳的黑道霸主这里面何建林功不可没。
“我这里的这些货‘色’哪是你看的上眼的,再说了,我也不能把这些小妹往死里送啊?上次送给你一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处‘女’,你倒好,自己玩完了不说还叫人玩起了l‘奸’,结果好好的一个姑娘硬是被你们玩的给只剩一口气了。我可还指望这些b子为我赚钱呢。我最近这里来了几个泰国的人妖,你要不要试一试异域风味啊?”何建林对于勇宁说道。
“得了吧,哥们我不好那口。我这里的一个场子最近来了几个非洲的黑鬼,让我尝尝鲜,我开始怎么都不想上,娘的,那一坨黑不溜秋的谁看了会有兴趣啊?不过那些傻子硬说这黑妞看起来不咋地,但是玩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我忍不住就试了试,果然,那些黑妞的耐久力和腰力太强悍了,我玩了一个,硬是在家歇了三天,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妈的,这黑鬼婆子还是得配那些黑洋鬼子。要不我送两个给你玩玩?”于勇宁笑的异常猥琐地道。
“得了吧,哥们。我可没兴趣,我还喜欢咱们东方的美‘女’。”何建林配合着于勇宁y‘荡’地笑了笑。然后便开始说上了正题。
“老于啊,最近我手头上有个事要你帮个忙。”于勇宁对枕着自己头的chi‘裸’美‘女’打了个响指,美‘女’很是明白地拿过桌子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把香烟放进何建林的嘴‘唇’里面,拿着打火机帮何建林点上,然后拿着何建林的手机放在何建林的耳朵边上,让何建林能够腾出手来‘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