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第2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谢谢你对我的爱,梦晴。。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咱们还是好朋友是不是?”刘伟名笑着拉住了李梦晴抚‘摸’自己的手,紧紧地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只是李梦晴很纠结,她不明白刘伟名拉自己手的举动紧紧是因为他口里所说的朋友还是因为那个爱字。
“傻丫头,以后千万记得不要一个人在外面‘乱’跑了,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安全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叫我一起去的。”刘伟名笑着在李梦晴的肩膀上面拍了拍,然后放在握着李梦晴的手。李梦晴望着刘伟名这一系列的举动,有点呆呆地望着刘伟名。
“李大小姐,麻烦你扶我一把,我们得赶紧回去了。要是再回去晚了就算我们之间没什么倩儿也会怀疑我们之间有什么了的。”刘伟名望着一动不动的李梦晴,觉得气氛稍显尴尬,于是打趣着说道。
“瞧你说的,说的好像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似的。”李梦晴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扶住刘伟名,嘴里说着慢点慢点,把刘伟名慢慢地扶着站起来。
“没什么吗?我的身体可是被你已经看了两次了,连最‘私’密的地方都被你‘摸’过了还没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你说过回去要给我看你的身体补回来的,你可千万别反悔。”刘伟名吃力地扶住李梦晴的肩膀慢慢地走着,每一步都带来全身的酸痛,但是他还是咧着嘴和李梦晴调笑着。
“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李梦晴气急败坏地说道,心里埋怨着刘伟名,有时候正经的像个什么似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摆在他面前都是扭扭捏捏的转着弯拒绝,可是一旦拒绝之后当你心里没什么想发的时候他却又像个等徒‘浪’子似的开始调戏你,气的李梦晴是七窍冒烟。但是话一说出口李梦晴就羞红了脸,随即红着脸白了刘伟名一眼,骂道:“流氓。”
“喂喂喂,这承诺是你自己下的,你‘摸’我也是比金子还真的事实,我有说过一句谎话吗?我什么时候又成了流氓了,你这可是血口喷人哦。”刘伟名一边咬着牙尝试着布依靠李梦晴自己走,开玩笑,自己一个大男人一百来斤靠着一个‘女’孩子扶着才能走路这像什么话。心里咬着牙坚持着,但是嘴上却依旧没有空着,或许这样调戏这李梦晴能够减少他身上的疼痛也说不定。
“你…你就是流氓,最大的流氓。”李梦晴彻底拿刘伟名没辙,最后只能发起了大小姐的脾气,胡搅蛮缠地等着眼对刘伟名说道。
“好好好,我是流氓,是流氓。你别瞪眼啊,好像我欠你钱似的。”刘伟名对李梦晴的瞪眼熟视无睹,反而更加嚣张地说着。
“你…。”李梦晴哪受过这样的委屈,但是偏偏发作不得。最后一甩手,把刘伟名手臂从自己的肩膀上面拿下来。说道:“你既然嘴巴这么厉害说明你没什么事了,没什么事就自己走。”说完就真的不理刘伟名自己走向了前边。
“别…别?啊?。”刘伟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好不容易才扶住江边的古城墙,望着气呼呼走在前头的李梦晴大呼有趣。然后依然咬着牙一手护着城墙慢慢地向前走着。“真的生气了啊?逗你玩呢,好了,乖,别生气了。行不行?回去买糖给你吃,就去前面买凤凰的特产姜糖,好不好。”
“你当我是小孩啊?”李梦晴可能是早就心软了,听的刘伟名这么一说,瞪了刘伟名一眼后又回头走过来继续搀着刘伟名。一边搀着刘伟名往前走,一边在嘴里说道:“你啊,就是这张嘴不饶你,明明都伤的连路都走不了了,嘴里还尽在惹人家生气。万一我真的生气不理你了,看你一个人怎么回去。”
“我不是开玩笑的嘛,我就喜欢看你生气的‘摸’样。”刘伟名恬不知耻的说着。
“不跟你说了,快点回去吧。不然等下倩儿回来看到你和我这样在一起真的会多想的。”李梦晴像个害羞小‘女’孩一样羞红着不好意思地说着,微微有点撒娇的‘摸’样。
“多想什么?你不是说咱们两什么都没做嘛。等等,你不是告诉我说倩儿回来了吗?怎么啊?难道倩儿还没回来?”刘伟名突然听到金倩没在旅店里面,一颗心当即悬了起来,瞪着眼睛问李梦晴。
“倩儿是回来了啊,我只是要她帮我去买点东西罢了。”李梦晴对于刘伟名对金倩的关心心里有点酸溜溜的醋意。
“买东西?这么晚了你让她帮你买东西?买什么东西?”刘伟名牛脾气上来了那是逮谁咬谁的。
“你生什么气啊,我这不是因为你说不能让倩儿知道你受伤的事才找了个借口让她帮我去买卫生巾好打发她出去我才好拿衣服出来给你吗。”李梦晴委屈地说道。
“买…买…买?卫生巾?”刘伟名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边惊讶地说着一边在李梦晴身上上下打量着,最后眼光停留在了李梦晴的裆下。
李梦晴被刘伟名看的浑身不自在,受不了的在刘伟名胳膊上面掐了一下,掐的刘伟名哇哇大叫才停手,气急地说道:“看什么看,我…的…那个没来,这只是个借口。”和一个大男人说着这么‘私’密的事情,这让李梦晴非常的不适应,脸红的像苹果。估计李梦晴这一生总共加起来的脸红的次数都没有今天晚上一晚上来多次数多。
“借口?哦哦哦,明白了。你的借口找的还真是…真是?无懈可击啊,嘿嘿。咱们快点走吧。”刘伟名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李梦晴这个古往今来的第一谎话了,看到李梦晴又开始瞪眼,随即转移话题催促着李梦晴快点回去。
两人就这么一个扶着一个走着往旅店而去,好不容易爬上了旅店的楼梯。刘伟名便让李梦晴自己回自己的屋子。为了不让金倩发现自己受了伤,刘伟名忍住全身的酸痛,装着没事人一般的走向自己的屋子推开‘门’,发现里面并没有人。左右看了看,刘伟名又走向李梦晴的房‘门’,问道:“倩儿在你这没有?”
“没有啊,怎么啊?她没在房间吗?可能是还没回来吧,等等吧。”李梦晴一边把桌子上金倩倒给她的开水和止痛‘药’全部一股脑倒进了厕所里面,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我的天呐,幸好没回,这一身伤的想不让她发现还真有点难度。痛死我了。”刘伟名一听金倩还没回来,当即脚下一软,爬到李梦晴的‘床’边坐下。
“对了,你快点躺下,我这里还有点‘药’,来给你擦擦,再加点青霉素,不然经河水这么一泡肯定会发炎的,快点,我差点都忘了。”李梦晴这么一听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一样,从自己的旅行包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一瓶青霉素还有一瓶什么‘药’水的。
“青霉素?不必了吧?很痛的这个。”刘伟名一听是青霉素当即皱起了眉头。
“少废话,快点,趁着倩儿不在咱们快点。脱衣服。”李梦晴一边关‘门’一边对刘伟名说着,一点都不客气。
“又脱衣服?我不干,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你已经看过两次了,还准备看第三次不成?再说了,我被你看过两次了,你一次都还没被我看过,我不亏大了。”刘伟名一脸不情愿的‘摸’样嘟着嘴说道,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整天就想着这么点事。只要你肯擦‘药’我马上给你看好不好?我的祖宗,等下倩儿就回来了。你要看是吧,我现在就脱衣服好不好?”李梦晴还真敢做。
刘伟名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李梦晴还真敢做,当即呆在那。望着李梦晴就要脱衣服。突然清醒过来,当即拉住李梦晴的手尴尬地说道:“别别别,我只是开个玩笑。我脱,我脱还不行嘛。”
“我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呢,原来也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李梦晴心里酸酸地嘀咕了一句。她现在心里很复杂,一方面很庆幸刘伟名阻止了自己,一个‘女’孩子家真的要当着一个男人脱衣服的话那是多么难堪的事情啊。但是李梦晴却受不了刘伟名害怕的眼神,好像自己在他刘伟名心里就是一个恶魔一样,自己主动脱衣服送上‘门’都没见他高兴,所以心里酸溜溜的。
“我有‘色’心没‘色’胆?”刘伟名就是经不得‘逼’,被李梦晴这么说好像自己不是男人了一般,当即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气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朝李梦晴喊道:“你说我有‘色’心没‘色’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