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第2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就是有‘色’心没‘色’胆,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最多也只敢口‘花’‘花’,真要让你上了你立马就焉了。- ”李梦晴一点都不给刘伟名面子,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有什么说什么的,从来都不会想这句话说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那是有‘色’心没‘色’胆吗?我那是尊重你懂吗?我不是柳下惠,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比正常男人还正常的男人。”刘伟名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自己的尊重在李梦晴那变成了自己不行了,这是哪个男人能受得了的,这让刘伟名觉得非常的委屈。
“尊重?我要你尊重了吗?我怎么没见你这样尊重倩儿啊?你就是有‘色’心没‘色’胆。”李梦晴知道自己有点胡搅蛮缠了,她心里知道刘伟名确实是因为尊重自己才如此的,但是她心里不舒服,也不愿服这个软,紧紧咬定刘伟名有‘色’心没‘色’胆这点不放。
“我……。”刘伟名当即无语,最后才说:“我不是有‘色’心没‘色’胆,我是既没‘色’胆也没‘色’心。来吧,快点擦‘药’。你最好别再这么说我 ,我这人受不了‘激’,你再‘激’我下次我说不定就一下有‘色’胆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刘伟名气呼呼地说着。
“来就来啊,你以为我怕你啊?”李梦晴说着倒出一点青霉素在刘伟名身上的伤口处慢慢地倒着‘药’,嘴里依旧是不服输地说着,只是她不知道这句话对于刘伟名来说那时何等的‘诱’‘惑’。
“啊……你少放点青霉素啊,我的大姐,太疼了这“刘伟名被青霉素给疼的龇牙咧嘴。
“忍着点吧,别‘乱’叫,让别人外边听到了还以为我们在做什么呢。”李梦晴望着刘伟名满身的伤口心痛的直想掉眼泪,但是还是忍住做出一副坚强的‘摸’样,这是她的‘性’格使然,即使是在自己爱的人面前也不轻易显‘露’出软弱的一面。
“能做什么啊,叫的这么惨能做什么啊?真是的,等等,你真的得轻点了,要不咱们别敷‘药’了,直接去打一针消炎的‘药’算了。我的娘啊,这可真的不是一般的痛。”刘伟名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在嘴里嘀咕着。
“我怕别人以为我在杀猪,忍受点吧,等下就不会痛了,真的,再忍一下就好了。”李梦晴一边安慰着刘伟名,一边细心慢慢地在刘伟名的美国伤口上涂好‘药’,涂的要多细心有多细心。刘伟名的每次颤抖她的心都会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眼泪直流。
刘伟名好不容易终于忍受了下来,终于等到李梦晴把自己全身的伤口都涂上了‘药’了,以为总算没事了。刚想起身,没想到李梦晴又说了一句:“把内‘裤’脱掉。”
“脱掉?”刘伟名顿时神经短路,疑‘惑’地望着李梦晴,然后又提醒了一句:“这可是内‘裤’啊。”
“我知道这是内‘裤’啊,一个档两个叉的不是内‘裤’是什么啊?”李梦晴没好气地说着。
“不是…,你知道这是内‘裤’你还让我脱?这内‘裤’是能随便脱的嘛?”刘伟名差点疯狂了。
“又不是没看过,这内‘裤’还是我帮你穿上去的呢,现在叫你脱下来又怎么了?一个大男人你怎么比我一个‘女’孩子还害羞啊?你能不能大方点啊?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似的“李梦晴一副很失望的‘摸’样。
“大方?你见过谁大方的随便脱的吗?我想先问问你,你要我脱干嘛?”刘伟名只能选择无声的反抗了。他觉得自己和李梦晴沟通确实存在实质‘性’的问题。
“擦‘药’啊,还能干嘛?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看你那条小蚯蚓吧。”李梦晴嗤之以鼻地说道。
“李梦晴,第一,我警告你,不要再说我那是一条小蚯蚓。第二,你擦‘药’要我脱干嘛,我屁股上面又没有伤。”刘伟名彻底发飙了。他无法忍受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令金倩江映雪诸多‘女’人神魂颠倒的宝贝被李梦晴这样的侮辱。
“那我也说两点,第一,你那点就是条小蚯蚓,有本事你‘露’出来试一试?第二,你屁股上面虽然没有伤,但是你大‘腿’根部有两条伤口,我前面帮你穿‘裤’子的时候看见的。”李梦晴一点不为之动容。
“脱就脱。”刘伟名气的直接一把把自己的内‘裤’脱掉。
李梦晴其实只不过是想‘激’刘伟名脱掉内‘裤’方便自己敷‘药’而已。但是她一点都不‘露’怯,一边倒着‘药’一边在嘴里说着:“嗯,确实是比蚯蚓大那么一点点,我以后再也不说你这里是蚯蚓就是了。”
李梦晴一副不懂的样子,手上没闲着,直接拿着青霉素对着伤口上面轻轻的涂抹着。
刘伟名本来还想争辩什么,但是随即而来的剧痛直接让他没了继续争辩的力气,特别是跟李梦晴这样的一个极品‘女’人。
刘伟名同样的不好受,就像前面的遇到的情形一样,正好让李梦晴看一看,自己到底比蚯蚓大多少。
李梦晴脸红得就像是火烧一样,估计此刻的温度绝对已经接近四十五度了,连李梦晴自己都觉察到了自己脸上此刻正是火烧火燎的。好不容易终于帮刘伟名把‘药’敷好了,李梦晴却突然发现自己全身好像全无力气了一般。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刘伟名发现了李梦晴的异样,关心地问道。
不问还好,此刻的李梦晴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绳索一般,一把抱住刘伟名,‘吻’住刘伟名嘴‘唇’,然后在刘伟名的耳边有气无力的呻‘吟’道:。”伟名…伟名…给我,我受不了了,我…我想…我想要你。我现在很…很难受“。
刘伟名此刻也正是处在箭在弦上了,又被李梦晴这么‘诱’‘惑’地一抱,哪受得了,当即就想把李梦晴推翻在‘床’大干一场。本来前面在江边就已经被李梦晴给引的火焚身了,现在又被李梦晴这么chi‘裸’‘裸’地引着,就算是柳下惠同志也受不了这样频繁的g引啊?但是刘伟名还是坚持住了最后一点明悟,嘴里说道:“不行,梦晴,你是倩儿的姐姐,我是倩儿的丈夫。我们不能这样的,到时候你会后悔的。”
……
“你这是何苦呢?”刘伟名点了根烟后慢慢地说着。
“这只是个意外。”李梦晴也是叹息了一声。
“真是个傻‘女’人。”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要是让倩儿发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谊可就完了。”
“我只想疯狂这一次,如果你觉得我在你身边让你觉得难堪的话我明天就回林阳,然后收拾包袱回北京。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李梦晴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一边不满地说道。
刘伟名当然知道这是李梦晴赌气的话,无奈地爬到李梦晴的身边,在李梦晴‘性’感的嘴‘唇’上面亲了一下,慢慢地说道:“说的什么傻话,你现在也是我刘伟名的‘女’人,我怎么舍得你离开我的身边,只不过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特殊,倩儿是个‘挺’脆弱的‘女’孩子,我不想伤害她,她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很多。你是姐姐,而且我们这么做已经是对不起她了,所以只能委屈你多忍耐多担待一点,咱们以后想见都隐秘一点吧。好不好?”
“你就会甜言蜜语,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你心里肯定在想着怎么把我一脚踢开,得了好处就走人是不是?”李梦晴像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一样瘪着嘴说着。
“喂喂喂,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哦。我刘伟名对天发誓我心里绝对没有这么想过。我要是这么想我刘伟名立马被天打五雷……。”刘伟名当即举起手准备发毒誓,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李梦晴伸手给止住了。
“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以后这样的毒誓最好不要再发了。其实就算你心里真的这么想我也无怨无悔,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主动的,我想要的也只是能够真正地做一回你的‘女’人,体会一下做你‘女’人的滋味,只要一次,我这一生也就无憾了。”李梦晴说完之后又有点淡漠。
“做我‘女’人的滋味怎么样?”
“你个流氓,我不说。”李梦晴被刘伟名这么一问,原本严肃的脸上当即羞红一片,挣扎着推开刘伟名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然后背对着刘伟名说道。
“你敢不说?”
“你说不说?说不说?”
“啊…别…别闹了…,等下倩儿就回来了。”李梦晴被吓的‘花’枝‘乱’颤,慌不择言中说出了金倩的名字。
“倩儿?对啊,倩儿怎么还没回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刘伟名想起了已经半夜了,金倩一个‘女’孩子出去竟然还没有回,刘伟名的一颗心不禁掉了起来了。李梦晴也是一惊,两人对视了一眼,非常有默契的开始各自迅速地穿着自己的衣服,行动非常的迅速。说来也怪,刘伟名本来是全身酸痛,但是在一次**过后竟然奇迹般的疼痛感少了很多。两人快速地穿好衣服,赶紧往楼下走,准备出去寻找金倩。可刚刚一出旅店‘门’就看见从大‘门’处进来的金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