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了,估计江映雪还在上班,但是这次刘伟名没有再通知江映雪,他出来纯属散心,想着先去江映雪那看看等到她下班了再打电话过去。。 更新好快。复制网址访问 于是便开着车慢慢地朝江映雪的别墅而去。很意外地在江映雪房子的外面发现正在阳台上面晒太阳的江映雪。刘伟名笑了笑,然然后摁了嗯喇叭,车子的喇叭声直接将睡眠中的江映雪给惊醒,看了看是刘伟名的车子,江映雪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欢喜。然后赶紧起身回房拿了件外套罩再身上,然后滴滴叭叭地传来下楼声。
“你怎么来了?”江映雪推开大‘门’,让刘伟名把车开进来,自己走到刘伟名的车窗便问道。
“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你呢?今天怎么不上班?我记得今天既不是星期六星期天,也不是国亲元旦的。貌似公务员没有其它的假日了。”刘伟名一边锁车一边问道。
“我是公务员你不也是公务员,你不照样天天到处跑吗?难道只许你州官放火还不许我们百姓点灯了。”江映雪笑着说了句,然后咳嗽了一下道:“这几天感冒了,所以请了几天假。”
“怎么啊?感冒了?严不严重?有没有去看医生啊?”刘伟名一听江映雪感冒当即关心地问道,那着急的‘摸’样不像是装出来的。
“没事,吃了‘药’已经基本上好了。我啊,是刚好借着这个由头想好好的休息几天,这不是一把手的公务员都是从年头干到年尾,也没几天休息的时间,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还不好好地给自己放放假啊。”江映雪拉着刘伟名的手把刘伟名拉进屋,一边开着玩笑道。
“你真的没事吗?不是骗我的吧?”刘伟名还是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真的没事,我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难道还不知道照顾自己啊?你就不用担心了。想喝点什么吗?茶还是饮料?”江映雪打开冰箱问道。
“倒杯茶给我吧,最近几天累死我了。”刘伟名一把倒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着,打了这么经历生死的一架,又一晚上干了两次,再加上今天又开了一天的车,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会受不了的,更何况刘伟名这么一个凡夫俗子呢?所以一到沙发他就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怎么了你?怎么‘弄’的这么累?工作别太认真了。”江映雪把茶放在刘伟名的面前,走到沙发上一边帮着刘伟名按摩一边心痛地说着。
“哪是为了工作呀,我带着金倩在凤凰玩了几天,今天自己开车回来的,开了一天,累死人了。”刘伟名很享受地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一边享受着江映雪的按摩,这可是高级待遇,副部级的按摩‘女’郎,有几个人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
“有时间是带着家人出去好好玩玩,累了的话要不就到楼上去睡一觉。”江映雪笑‘吟’地说着,一点也不见吃醋的‘摸’样。
“睡不着,最近烦心的事情很多,怎么睡得着啊,哎!”刘伟名感叹了一句,又想起了那该死的照片,不由的更加烦躁,从自己的烟盒里面掏出一根烟点上。
“是不是因为那张匿名照片的事?”江映雪突然说道。这句话可把刘伟名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自己的‘艳’遇照片竟然流传这么广了,连江映雪都知道了,当即紧张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不要紧张,林阳除了我还没有人知道你照片的事情,这事是云佳告诉我的。早两天云佳打电话给我,向我大概地说了你的这件事,让我帮忙向本省的各大报社电视先打个招呼,到时候万一有人寄照片过来,让他们一定不能拨出来。这丫头为了你到是死心塌地。云佳说是你和她进宾馆的时候被拍到的,但是没有拍清楚人,只拍到了云佳的背影。你实话告诉我,到底是不是拍到的云佳?”江映雪一边按摩着一边娓娓道来。
“嘿嘿,说实话,不是云佳。你为什么就能猜到这个‘女’人不是云佳呢?”刘伟名反正是一张开水都烫不进的死猪脸,一点都不见脸红,还笑嘻嘻地说着。
“你啊,果然是不个不会消停的男人。肯定不会是云佳的,第一,你和云佳怎么会去上宾馆呢?第二云佳说话吞吞吐吐的显然是有内情的。你在外面找别的‘女’人捅出来的事她还替你遮掩,这样的‘女’孩子上哪找去。你啊,对人家好点,少点‘花’边新闻。对你对大家都好。”江映雪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瞧你这说话的语气,像个管家婆一样。我那不是意外嘛。”刘伟名嘿嘿地笑着说着,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
“你哪次不是意外啊?你和金倩结婚是因为一次意外而后怀孕才结婚,你和我也是因为两人情不自禁才造就了一次意外,和云佳那就更是了。这么多意外那还叫意外嘛。算了,你啊,天生就是‘女’人的克星,你这一生是注定闲不下来了。当初你走官场这条路就是错误的,这么多‘花’边新闻知己红颜在早晚有一点你得帆船的。”江映雪无奈地说道。
“我现在就快接近翻船了,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人死卵朝天,怕个‘毛’啊。”刘伟名自己倒是很洒脱,吐出一口烟后很豪气地说道。
“那倒未必,我都听云佳说了你的办法了。基本上还算可行,走到这一步就是靠运气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走到官场这条路上你要切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处于何种处境,第一要诀就是要沉稳,千万不能慌张。人一旦慌张了就容易‘露’出马脚,到时候就是让对手不攻自破了。我已经给省里各个广播局新闻办之类的都打过招呼了,几个大的报纸和电视台我也都亲自‘交’代过了。除了在网上,不然就算他们有这照片,也休想大范围的进行传播。”江映雪一边继续替刘伟名按摩着,一边安慰着刘伟名。
“哎,说的轻巧,不担心不担心。如果只是丢了工作我倒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刘伟名就算是不当这个鸟官我也依然饿不死。可是我不想落下个妻离子散的下场啊。金倩对我那么好,为了我几乎连命都豁出去了,还有我岳父,一路上都是他一直在背后支持我,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他对我的期望和大。我都不敢想象这事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他们会是怎样的反应,我又拿什么脸面去见他们。人活一张脸,数活一张皮。这才是令我郁闷的地方啊。”刘伟名感叹地说着,把烟蒂扔掉,又点上一根。
“早知道今天你早干什么去了?我也就奇怪了,以你刘伟名的沉稳怎么会做出这么草率的事情呢?你就算是真的要和那姑娘怎么样也不必去宾馆吧?”江映雪不知道是出于‘女’人的本能还是怎样有点八卦地问着,还稍微带着点醋意。只不过她自己没发觉,刘伟名也没发觉罢了。
“和你说实话吧,去宾馆那晚我是真的没干什么。”刘伟名实话实说的道。
“没干什么?”江映雪不信地说道。
“真没干什么,要干什么也是在去宾馆之前干的。这个,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在去宾馆之前呢,是因为这个‘女’孩‘腿’脚有点不方便,你知道原因的,你说这一男一‘女’的没地方去,她又不方便,不只能找间宾馆。我还特意找了间偏僻的宾馆。哪知,最后还是被拍到了。”刘伟名说的好像自己很委屈一样,也一点都没有要脸红的迹象。
“这显然是有人早就针对你的了。”江映雪显然清楚刘伟名所说的‘腿’脚不方便是什么原因。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现在已经安排人手在彻底地追查这件事情了,要是被我查到是谁捣的鬼我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幸好,拍照的可能站的太远,并没有拍到‘女’孩的样子,只拍到个背影,不然的话我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刘伟名一拳砸在桌子上狠狠地说道。
“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谁啊?竟然能够让你刘伟名如此疯狂。”江映雪笑着从身后趴在刘伟名肩膀上面调笑着问道。
“你又不是认识,说了你也不知道是谁。”刘伟名打着哈哈说着。
“说说嘛,我想知道。”江映雪像个撒娇的小‘女’孩一样趴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娇声娇气地说着。
“你是不是又发‘春’了啊?是不是想老公来教训你啊?”刘伟名扑了上去。
事后的江映雪躺在‘床’上,满身香汗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泛着紫红,显然是‘激’动兴奋所致。而刘伟名就更不慎了,已经仰天一个八字,哦不,是一个太字摆在了‘床’上。嘴里喘着粗气,连烟都没力气去点了。开玩笑,24个小时里面连做了三次,每次的时间都超过一个小时。除非是大罗金仙,不然的话谁受得了?
“怎么了?你今天看起来特别的累啊?可不像平时的你。”江映雪也是躺在‘床’上吧一下都不想动,好不容易转过身来却发现死猪一样的刘伟名,便好奇的问道,在她的影响中这点强度的运动对于刘伟名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平时刘伟名完事之后依旧还是生龙活虎的,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萎靡呢?
“我的天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两次,今天还没休息呢又做了一次。我不‘精’尽人亡就算是赚了。”刘伟名有气无力地说着。
“做了两次?和谁啊?”江映雪嘿嘿地笑着,好奇地问道。
“倩儿,还能有谁?你脑袋里面整天关心些什么事情啊?宝贝,帮我去点根烟吧。我实在是没力气动了,我今天晚上就睡你这里了。哪都不去了。”刘伟名比着眼睛说道。
江映雪听刘伟名要在这里过夜,很是欢喜。虽然很辛苦,但是还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和一个烟灰缸,这些都是她特意为刘伟名准备的,就是因为非常清楚刘伟名喜欢‘抽’时候烟的这个习惯。
江映雪拿着烟把烟放进了刘伟名的嘴里,拿着打火机帮刘敏强点上烟。刘伟名端着烟灰缸沉沉地吸了一口烟,在那腾云驾雾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怎么了?还在为照片的事情烦心啊?其实遇上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远没有到最坏的那一步,拍到你和一个‘女’子进宾馆了又如何?这个‘女’孩子可以是很多的人,只要没人抓住有利的证据你完全可以说是别人故意捏造的。照片上还能显示是哪天不成?可以是十年前也可以是三年前你说是不是?只要你叫人去那个宾馆‘交’代一下,把那晚的住房记录给删了,让那晚的服务员都守口如瓶,坚持说你那晚没有到过酒店,这事就谁也拿你没办法了。所以呢,,没必要再为这个事情担心了。”江映雪趴在‘床’上,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刘伟名说道。
“我没有在想照片的事,相反,我甚至于希望照片上的事情爆发出来才好。为官为人一旦走上这样一条路早晚都会有东窗事发的那一天的,现在我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只能是事情怎么发展我就怎么做,算是逆来顺受吧,我倒是希望这个事情爆发出来直接给我一个结果,省得我来选择了。”刘伟名嘿嘿地笑着说道。谁都知道他说得并不是真心话。随即刘伟名吸了口烟后又说道:“映雪,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说句心里话。其实我不是个‘花’心的男人,起码不比别的男人更‘花’心。我曾经理想中的生活其实就是和自己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过上简简单单的生活。可是生活不让我乐意,让这么多的‘女’人爱上了我,同时也让我爱上了这么多个‘女’人。我在享受了别人做梦都想的齐人之福的时候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有时候发现自己是个贪心的男人,老婆情人地位权势我是一个都不想落下,越是想得到更多,就让人越累。哎,你说我是何苦来着呢。”
“真是的,你这是典型的的了便宜还卖乖。你会放弃金倩和你的那些莺莺燕燕在一起吗?”江映雪没好气地说着,心里暗骂着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