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第2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会。-叔哈哈- ”刘伟名肯定地说着。
“那你舍得放弃你的那些莺莺燕燕回到金倩身边两人好好地过着安稳日子吗?”
“不舍得。”刘伟名摇了摇头后说道。这两样就犹如鱼和熊掌一样,只是刘伟名两样都像得到,一样也不想放弃。
“那不就得了,那你还在这庸人自扰干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旁人是没办法替你拿主意,反正你只要坚信一点,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江映雪笑着说道。
“也是,说不到到时候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呢。怎么才五点?得了,不行了,我得先睡了。实在是太累了,千万别叫我,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刘伟名说着把烟在烟灰缸里面摁灭,然后倒在‘床’上盖在被子就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说快也快,才一下功夫刘伟名就打起了轻微的呼噜。江映雪看着笑了笑,帮刘伟名把被子盖好,然后自己去了浴室,洗了个澡,也躺在刘伟名的身边睡下。
刘伟名是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的,‘迷’糊着眼睛,手在外面胡‘乱’地‘摸’索了老半天,最后才从旁边褪下的衣服口袋里面‘摸’出自己的手机,用沉重的鼻音对着手机说道:“喂,谁啊?”。
“大哥,是我啊,建林啊,你在睡觉吗?”对面传来何建林的声音。
一听是何建林的声音,刘伟名当即情形,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幅度太大,把睡在旁边的江映雪都给惊醒了。
“是建林啊,我前面喝了点酒,所以就睡着了。怎么样?是不是人找到了?”刘伟名着急的问道。
“是的,刚刚那边的人打电话给我说人找到了,已经被关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听说你要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所以他们都没有动作,正等着你过去呢。”何建林爽朗地笑着。
“那太好了,他们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他们。”刘伟名当真心急,一边说着就一边准备起‘床’,忘了自己此刻正是光着身子的。
“这样吧,那地方不太好找,还是我带你去吧,是在城南的一个货运站那边,比较的偏僻。你在哪?要不我去接你?”何建林停顿了一下后问道。
“你在林阳吗?那太好了。接就不用了,我自己开着车呢,我在城北这边,我直接开车到城南货运站那吧,我们在那碰面,你觉得行吗?”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
“行,那我就先过去了,等下见面再聊。”何建林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江映雪望着一挂断电话就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的刘伟名连忙问道。
“照片的事情有了新的进展了,我得马上去一趟。不多说了,可能我等下处理完了还会再过来的。你先睡吧,不要等我。”刘伟名把‘裤’子穿好,然后就进了洗手间,简单地梳洗了一下便嘴里叼着根烟往楼下去了。没多久江映雪就听见了车子的发动声。
刘伟名开着车一路驰骋着往城南的货运站而去,开车没多久,电话又响了。刘伟名拿起手机一看,是李梦晴的。想了想,还是接了。
“梦晴,什么事?”
“倩儿在你边上吗?”李梦晴开口的第一句便问道。
“没有,我正在外面办事。你要找倩儿吗?你打她手机便是。”刘伟名见李梦晴这么一问还以为李梦晴是要找金倩呢。
“不是,我找你呢,我这不是怕倩儿在边上听见我们俩打电话误会了嘛。对了,你身上还痛吗?”李梦晴不满地朝刘伟名说了一句,然后又温柔地说着。
“已经不痛了,你不要担心。没什么事的,我天生就皮粗‘肉’燥的,这点伤根本不碍事。”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被人关心总是件开心的事情。
“你自己擦了‘药’没有?你现在有时间没?要不来我这我再帮你涂点‘药’吧,免得发炎了,会留下疤的。”李梦晴关心地问着。
“算了,梦晴,这点伤真的不碍事。我现在正有事呢,暂时不和你说了,等我忙完了我再打电话给你吧。乖。我先掐了哦。”刘伟名也不多说,直接掐断了电话,然后又是一脚油‘门’,开始加速往城南而去。
在电话那边,拿着电话坐在浴白里的李梦晴气的差点把手机摔了。嘴里埋怨着:“真是个流氓,和我多说一句都不肯。”
二十分钟之后,刘伟名的r8稳稳地停在了城南的货运站‘门’口,在‘门’口还听着一辆凯迪拉克。看见刘伟名的车来,凯迪拉克一个转身把车开到刘伟名的车身旁边,车子的窗户摇了下来。何建林笑着对刘伟名说道:“大哥,人已经在里面等着咱们了。你跟着我进去。”
“麻烦你了,建林。”刘伟名拿起一根烟从车窗外递给何建林,笑着说道。
“没事,咱们兄弟谁跟谁啊。”何建林笑着接过烟,然后发动车子往货运站里面去了。刘伟名也赶紧发动车子跟了上去。之间货运站里面黑灯瞎火的,只有零星的几处微弱的灯光,让人觉得很是‘阴’森恐怖。到处都是堆积的废铁车皮,还有几处正在搬运货物的站台。刘伟名紧紧跟着何建林的凯迪拉克,在货运站里面转着,最后车子开到了货运站旁边一个小‘门’处,刘伟名左右看了看,这里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人烟了,果然是处杀人放火的好地方。跟着何建林的凯迪拉克穿过小‘门’,外面是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大院子。但是此刻的大院子里面已经停了几辆车,在院子‘门’口还可以看见几个身上满是纹身的大汉,手里还拿着砍刀,好像是把风的。何建林直接把车子停在院子中央,刘伟名好奇地看了看,也把车子停好。下来车,望了望,院子里面堆积了许多报废的火车卡皮集装箱。
何建林从车上下来,一边拿着打火机给自己点烟,一边对刘伟名说道:“大哥,等下为你介绍几位朋友,这人就是他们帮忙找到的。现在人应该就被关在这里面的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又传来汽车的声音,两人回头一看,之间五六辆小车开了进来,齐刷刷地停在了院子里面。从车上下来一群穿着清一‘色’西装的男人。刘伟名暗道这是拍《教父》还是怎么的?‘弄’的真的像这么一回事。
一大群穿着西装的人跟着当先的一个男人往刘伟名这边走来。
“我说老于啊,你不要每次出来排场都‘弄’的这么大好不好?”何建林笑着走上前去和当先的那个男人抱了一下,还互相拍了拍后背。
“我也是没办法啊,我不像你,一身轻。我们在道上‘混’的都是刀口‘舔’血,仇人太多,不谨慎点不行啊。这位就是刘先生吧。”于勇宁和何建林亲热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望着刘伟名问道。
“正是,这位就是我大哥,刘伟名。大哥,这位就是我说的帮忙找人的老于,老于可是咱们江南省当之无愧的大哥,在江南省的地下世界里他说一还没人敢说二。”何建林笑着为两人介绍着。
“于哥,你好,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感‘激’不尽。”刘伟名笑着走上前握住于勇宁的手。刘伟名这一生几乎什么人都见过了,可是这黑道大佬还是第一次见,不由得多看了于勇宁几眼。只见这于勇宁穿着打扮都非常的得体,笔‘挺’的西装,梳的光滑光滑的头发,嘴角留着不深不浅的胡渣。完全不像电影里面那些黑帮老大的奇怪打扮。
“呃,刘先生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是建林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们道上的朋友最讲究的就是情意了。如果刘先生看得起我于勇宁这个人以后就直接和建林一样叫我老于就成了,千万别叫什么于哥,先不说我担不担得起,这么一叫人就显的生分了。”于勇宁也握住刘伟名的手很热情地说着,刘伟名可以感受的到于勇宁手掌很有力气。从刘伟名的感觉上来说,要不是何建林先和自己说过,从于勇宁的行为举止刘伟名是绝对想不到这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黑道老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老于你以后也不要叫刘先生了,直接叫我明强就行了。”刘伟名也嘿嘿地笑着说着。
“明强兄弟啊,来,给你介绍个人。”于勇宁拉着刘伟名的手指着一个站在他身后穿着西装的彪悍男人道:“这位是李三,你叫他老三就成了。道上的事情一般都是他在做主,我是偷懒享福了。这次人就是他安排人抓的。老三,和刘先生打个招呼。”,于勇宁说着在这个叫老三的人的肩膀上面拍了拍。
“刘先生好,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叫吩咐一声就成了。这是我的名片。”这位彪悍的男人并不是刘伟名想象中的那样凶残,说话很和气,马上还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刘伟名感叹这人也是个不错的人物,难怪于勇宁会放心地把黑道上面的事情都‘交’给他打点。不过望着李三递过来的名片,刘伟名心里就开始嘀咕,什么时候黑社会也流行发名片了?不由的好奇起接过名片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江南万博集团总经理李三。”,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刘伟名当即明白过来,现在的这个年代已经不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了,‘混’黑社会也得‘弄’个像样的身份做掩饰,很明显的这个万博集团就是于勇宁等人的掩饰身份,或者是聚财工具。
“原来是李经理啊,失敬失敬。不对不好意思,我出来的急了忘了带名片了,下次一定补上补上。”刘伟名有点尴尬地说着,散名片一般都是商人干的事情,刘伟名虽然也有政fu特意制作的名片,但是你‘交’过哪个公务员到处散名片的,这不是惹人笑话嘛。所以刘伟名身上从来就没放过名片。
“刘先生客气了,您有什么事情直接打上面的电话吩咐我老三就行了,我老三保证随叫随到。”老三笑着拍着‘胸’脯说道。
“好了,都不要多客气了,大家都是兄弟。老三啊,你带明强兄弟进去见那个人,让几个口风好的兄弟跟着进去,一切都听明强兄弟的指示办,另外让兄弟们都记住辨矩了,不管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准透‘露’出一个字。”于勇宁望着李三吩咐着,然后对刘伟名说道:“明强兄弟,你要的人就在里面,你想干什么就吩咐老三就成了,放心,我的兄弟你放心,绝对会守口如瓶的,你就把他们当做机器人就成了。我和建林就在外面等你,干完了活等下我做东,咱们去娱乐一下。”
“老于,你就太客气了。那就麻烦你们两位在这等一下了,我先进去办点事。”说着刘伟名跟着李三往众多报废的火车卡皮出走去。转过几个集装箱,眼前发现有几十号拿着砍刀的人守住了一个箱子。见到李三都恭敬地喊着:“三哥。”
“你们在外面守着,你们几个跟我进来。记着规矩,不管进去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出来都通通给我忘掉,忘不掉的就给我烂在脑子里,不然,后果是什么里面是知道的。”李三指着几个人说道,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先生,请进,人就在里面。”
刘伟名点了点头,跟着几个人进了集装箱里面。一进去后面的人就把集装箱的‘门’给关上了。里面唰里亮起了一盏不知道多大功率的灯,反正是照的人眼睛劝看不见东西,好半饷刘伟名的眼睛才适应过来,只见在集装箱里面一个人被绑在一个铁架子上面,一见到几个人进来,这人便连忙哭着喊道:“各位大爷,饶命啊。不知道各位大爷是求财还是求什么,只要我有的,都给你们,求你们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