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第2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士军一听刘伟名这么一问,当即便绞尽了脑汁地想着整个事情的经过。。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最后才说道:“刘书记,真没了。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说了。求您就放过我吧。我保证,我出去之后一定洗心革面,一个字都不会出去‘乱’说的。”
“放是会放你的,等到底片一出来我就会放了你。你先等一下吧。下次请记住看准了人才去做。有些你得罪不起的人千万不要去,不然你会后悔的。”刘伟名说完转身出了集装箱。低声对身旁的一个人说道:“等到底片来了,你就把他放了吧,记住吓唬他一下,让他别出去‘乱’说。”
说完刘伟名便拿着手机走到一个偏远处,拨了李军的电话号码:“李军,我是刘伟名。”
“刘书记,您好,您好。”李军很快地接了电话。
“这个叫张士军的人已经抓到了,底片也马上可以拿到。但是和张士军联系的人非常狡猾,根本就没有‘露’面,只留下一个号码,你帮我去查查这个号码,让我肯定一下这次害我的人到底是谁。等下我会把号码发到你的手机上。另外我要提醒你一下,你们公安系统内有他们的人,而且这个人的职务还不低,根据张士军的‘交’代那些人已经知道了我们在查他们,而且还知道我们已经查到了张士军的头上。已经两次提醒张士军逃走了。你以后做事小心一点,最好是要想办法把这个人给揪出来,至于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了。电话号码找人马上给我查出来,我有急用的。”刘伟名怕隔墙有耳,没有多说,一次‘性’把话都说完了。
“有这样的事?刘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人给揪出来。我马上把这个电话号码查出来,您请稍等十分钟。”李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刘伟名翻出那个电话号码给李军的手机上面发了过去。然后没有走开,在原地‘抽’了根烟,一根烟才刚‘抽’完,李军的电话号码就打过来了,李军开口便说道:“刘书记,查到了,这个电话号码是冶金厂厂务秘书办的办公室电话号码。”
“又是冶金厂?看来这件事情全部都是王卫国指示尹杰平干的。最近几天让你跟踪上次那些闹事的人有上面收获没有?那些闹事的人这几天还没有什么举动?”刘伟名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说道。
“他们的行动倒是一直在,为首的几个人每天都到处在各个员工中间教唆,但是由于县里现在的宣传工作做的很到位,员工基本上都明白了政fu的政策,所以相应的人就非常的少,不过每天还是有那么几个人跟着这几个人在县政fu前面闹事。”李军--道。
“妈的,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刘伟名第一次在手下面前爆了粗口,随即说道:“把那几个带头教唆的人给我抓进来,罪名就是恶意教唆非法集会,扰‘乱’政fu正常工作。另外调查冶金厂的员工,让人出来指证是这几个人恶意歪曲政fu的政策教唆员工去与政fu作对的,没人说就想办法情人去说,反正这几个人一定要给我抓起来。另外就算是严刑‘逼’供也要从这几个人的口中把是谁指示他们这么的那个幕后人物给我挖出来,这次我不让他们都倒下我就不是刘伟名。‘挺’清楚了吗?记得派人的时候提防点。”刘伟名恶狠狠地说道。这段时间他可是憋屈死了,现在终于到了眼眉吐气的时候了。
“是的,刘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就放心吧。”李军肯定地说着。
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直接来到于勇宁和何建林的身边,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正在笑个不停。
“两位在笑什么啊?这么高兴。”刘伟名也是嘿嘿地走了过去。
“都是在说一些道上的趣事罢了。来,明强兄弟,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刚刚取饼来的,你看是不是这些?”于勇宁伸手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拿着信封,信封上面还写了两个小字,写着清泉两个字。估计是张士军怕自己‘弄’错了特意做的标记。刘伟名把信封打开,把里面的底片拿出来,除了一把底片外,信封里面还有许多张照片,刘伟名看了看,有自己在招待所大堂和钟丽说话时的照片,有自己和张云佳坐在车上的照片,当然,还有田汉军在。反正照片很多,琳琳种种的,都是自己外出的照片,估计这些都没有拍到什么有价值的。刘伟名认真的比对了一下底片,发现兜在后,拿起打火机就这信封点着了。
烧完了信封刘伟名想了想张士军,便对于勇宁说着:“老于,我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这次是真的多谢谢了。你这个情我刘伟名会一直记着的。”
“说的什么话,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我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太见外了。”于勇宁佯怒着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老于,那个张士军我看就放了吧,该问的我都问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呃,这个明强兄弟啊。那个张士军已经处理了。”于勇宁有点尴尬地说着。
“什么啊?”刘伟名大惊,他当然知道处理是什么意思,就像上次李梦晴嘴里说出来的秘密处理是一样的,那就是消失了。刘伟名自己心里虽然也想过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张士军永远闭嘴,但是也只是想想罢了,让一个活生生的人从自己面前消失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敢做。
“不是我老于擅自做主张,而是我们也我们的难处。什么事情都有个规矩的,我们抓了这个人,然后还用了点手段,从法理上来说我们已经犯法了。虽然凭他一个小小的侦探是拿我们没办法的,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你说是不是?所以我们这行的规矩就是要买不让人见到我们的人,一旦见到就必定不能留下活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干我们这行的就是的小心,毕竟安全才是第一的。同时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明强兄弟你着想,至于为什么不用我说明强兄弟你自己心里也清楚的。你们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但是究其根本也能还是同一种‘性’质,我们是用刀用枪打败对手,你们是用智用权去击败对手。我们要的是人家的命,用命去换回利益。你们是要人家手中的权利。不管怎么说,无论是为官还是为匪,切忌不能心慈手软,能斩草除根就斩草除根,一定不能留下隐患。有时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对人家仁慈人家并不一定会感恩,当下次你落到人家手里的时候人家不一定会对你仁慈。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要想‘混’出个名堂来,该狠的时候就一定要狠。这算是我的一点不成熟的见解吧,有不妥的地方还请明强兄弟多多的体谅体谅,权当一个笑话便是了。”于勇宁说的很认真,眼睛里竟然透出了一点杀气,好像真的他面前就有个敌人一样。
刘伟名仔细想着于勇宁的话,虽然于勇宁只是一个黑道头子,说话说的很有局限‘性’。但是仔细想想,刘伟名觉得于勇宁说的不无道理。是啊,古往今来,那个枭雄不是踩着对手尸体走过来的,项羽刘邦,如果不是项羽鸿‘门’宴上的犹豫,又哪会有刘邦这流氓当上皇帝的那一天。虽然古代是古代,与现代的情势完全不一样,但是道理是一样。刘伟名想起上次前任组织部长**被抓一事,如果不是自己下不了狠心对待王卫国,有哪里会有今天王卫国陷害自己的事情?要不是自己运气好现在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了。
刘伟名慢慢地琢磨着于勇宁,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身上还少了些什么,比起金清平等人来,总感觉自己有一定的距离,就算是比起王卫国来自己有什么时候也觉得不如,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了,那就是狠,自己为什么比不过人家?就是因为自己不够恨,能够击败对手的时候往往都存在‘妇’人之仁。想到这刘伟名哈哈大笑,握住于勇宁的手道:“老于,听你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感触良多感触良多啊。走,今晚还是我来做东,想娱乐什么尽避说。千万不要客气了。”
“你们两个都不是在林阳工作的人,论起地主来我才是这儿的地主,闲话就不多说了,今晚我做东,你们两个都不要和我抢,咱们走。”于勇宁一副谁要跟抢就跟谁急的表情,然后拉开自己的车‘门’坐了进去,当然,前面自有开车的司机。于勇宁的车当先开了出去,一见于勇宁走了出去,刘伟名和何建林相视一笑,然后各自上了自己的车,也跟着于勇宁的车开了出去。后面立马跟上七八两装满小弟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