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第2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黄县长,来来来坐。.最快更新访问: 。”刘伟名望着身上还带着泥水的黄耀华不禁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尊敬之心,现在这样一心一意为民办实事的官员实在太少了。
“刘书记,你找我老黄来有什么事情就直说,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去干啊?”黄耀华自顾自地拿着杯子去倒了一杯水喝,边喝边问道,他也是口渴的不行了,他是接到胡远博的电话直接从施工现场跋过来的。
“不急不急,我想先向你了解一下修路工程现在进度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刘伟名笑着说道,这黄耀华说话就是这个‘性’子,从来都不会对谁特别的尊敬,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什么事情都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示。
“工程的初步规划已经订好了,现在正在陪着设计局的人在做现场勘查选址布局呢,事情比较的繁琐,大的麻烦没有,估计再等两个月就能把前期工作都做好,到时候就可以开始投标修路了。”黄耀华又猛喝了一杯水后说道。
“那最好,有什么困难你直接向我提就是了,能解决的我会尽量想办法解决,现如今修路使我们政fu工作的第一大事。”刘伟名很和气地说着,从自己的烟盒里面拿出一根烟递给黄耀华。
“暂时还没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我会尽量自己解决的,刘书记你为了修路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我不能在麻烦你了。这次能修这条路可是全靠了你啊“黄耀华说到这又有点感动地说着。
“说的什么话嘛,黄县长,为人民造福为民办实事可是你我等人职责所在啊,先不说这个事情了。现在有件新工作让你去做,你暂时先把修路的事情放几天,让靠得住的先帮你盯着。”说到这刘伟名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了。
“什么事?”黄耀明被刘伟名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暗道不是当前县委县政fu的第一要务就是修路吗?难道还有什么事请比修路更重要?
“我要你组成一个专‘门’的审计班子去审计冶金厂的财务。”刘伟名望着黄耀华肯定地说道。
“什么啊?审计冶金厂?”黄耀华也大惊,张大着嘴望着刘伟名,然后才道:“刘书记,你可要想清楚啊,这审计冶金厂做做样子还行,要是真的认真去查的话肯定是会出事情的,到时候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啊。我怕你到时候没法向上面‘交’代啊。”黄耀华是个实诚人,说话做事都不拐弯抹角。
“‘交’代不了就不‘交’代,冶金厂的事情就是咱们清泉的一颗毒瘤,我这次要借着冶金厂把咱们清泉的毒瘤都一颗颗地全部拔掉,就算到时候我刘伟名‘弄’个不好的名声也在所不惜了。黄县长,冶金厂虽然是要改组了,但是这些蛀虫和毒瘤依旧在,所以想要咱们清泉更快更好的发展这个冶金厂的事情一定要彻查清楚。这也是我这次特意把你找来的原因。首先我问你,你有没有信心干好这个任务?”
“当然有,我这么说只是怕这事做的太认真了会影响你的前程。我黄耀华怕什么?我也没想过再往上爬了。其实我早就看这个冶金厂不惯了,但是由于这里的牵涉甚广,我也没有这权力去管才一直作罢。今天刘书记你都这么说了我黄耀华哪还有不认真去办的道理?你放心,只要你给我人马,我保证把冶金厂所有的问题都一个个的揪出来。”黄耀华一听刘伟名这么说,脸上非常的兴奋。这也就是刘伟名为什么要选黄耀华来查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第一,黄耀华正直,为人严谨,不会担心出什么漏子。第二,黄耀华是一直与王卫国等人作对的人,对王卫国早就已经恨之入骨了,所以不必担心他会为了王位徇‘私’枉法。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黄耀华也算是自己人。
“好,黄县长,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审计局的领导我到时候会叫过来打招呼,要那些人你尽避挑,不过你得给我哥保证,只要冶金厂真的有问题你就必须得给我查出来,我这次是下了很大的成本要把这些人都给整治干净了,如果查不出问题到时候我就真的没法‘交’代了,问题的严重‘性’你比我清楚,该怎么办你自己考虑,我只要结果。”刘伟名当即拍板。
“没问题,如果查不出问题不用你说,我黄耀华主动辞职,陪你一块儿承担这个责任。”黄耀华这牛脾气一上来那是豪气干云。
“那倒不必了,只要你有这份信心就足够了。不过,黄县长,认真查是好的,但是还是得注意一些问题,比如其中有一些同志嘛,可能也牵涉其中,但是可能问题不是那么严重,而且现在已经知错改正了。咱们党的政策是什么?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嘛,有些现在已经在努力改正的同志有些小瑕疵咱们就不必过分的追究了,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刘伟名看着黄耀华这么认真严肃的样子,倒真怕他是个不讲任何情面的铁包公,当即似有似无地提醒了一句。
“刘书记你的意思是?”黄耀华听过后顿了顿,疑‘惑’地反问刘伟名。
“咱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要把阻碍清泉发展的障碍都给收拾了,但是打击敌人的时候咱们也得保证咱们自己人的军心稳定不是?所以请你在查的时候有些问题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好把一些无关紧要的证据都销毁了,你明白了吗?”刘伟名这次说的稍微明白了点,他就是怕黄耀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到时候闹出大‘乱’子可就麻烦了。
“明白,我黄耀华为人虽然迂腐了点,但是还不知道不通人情不懂时事,这点变通我还是知道的。刘书记你放心吧,只要没有大问题我都会一笔带过的。我保证这次一定把这个任务完成好。”黄耀华咧嘴一笑后说道,听到黄耀华表了态刘伟名才安心了下来。
“这样就好了,你尽避放手去做,党和政fu都在后面支持你。”刘伟名笑眯眯地说着。
“对了,什么时候开始?”黄耀华看了看说道。
“就这两天吧,越早越好,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到时候我会下通知的。”刘伟名点了根烟后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闹哄哄的,还不停地传来辱骂以及扔砸东西的声音,吵闹的就像菜市场一样。刘伟名和黄耀华两人都大为惊讶。刘伟名眉头一皱,当即走了出去,到外面走廊去想看个究竟。
从走廊上面一看,只见有几十个人站在政fu大院的中央气势嚣张地辱骂着,刘伟名还不时可以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接着冲出来十几个保安还有一些政fu的工作人员在那进行阻劝,但是一听这样,这些人更加的嚣张,甚至有人开始拿石头砸办公室的玻璃,还有人砸旁边停放的小车。刘伟名的脸当即便黑了下来,这次的事情看样子是无法善了了。
刘伟名转身对身旁的黄耀华道:“黄县长你先去忙了,审计的事到时候我会通知你。”说完刘伟名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电话拨了胡渊博的电话,说道:“远博,你下去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通知县政fu的人下去处理,同时把事情的缘由马上上来告诉我。”
打完了这个电话之后刘伟名又打了电话给李军,估计这个时候的李军还没到自己的办公室呢。
“李军,你马上通知人全副武装的给我赶到县政fu来,有人在县政fu闹事,情况紧急,给我快点过来。”刘伟名没有任何拖拉,语气强硬地说道。
“是的,刘书记,我马上通知。”李军听后也是一惊,连忙说道。
刘伟名挂断电话,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打了个电话给武装部部长史俊伟,沉声说道:“史部长,我是刘伟名,有人在乡政fu里面闹事。我要你马上调动能够调动的民警立马赶到县政fu,越快越好。”
办完这一切刘伟名心还是悬着,他在心里猜想,估计是昨天抓那几个人给抓的,今天这些人肯定是打着解救那几个被抓的名号来闹事的。当然,这后面肯定是有人在恶意的教唆指使。刘伟名气的直接在那拍桌子,心里暗道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自己的这个官帽可就真的没了。心里想着这个王卫国还真是心狠手辣,老谋深算。这件事情闹的这么大是肯定瞒不住市里面了,加上彭东阳早就看不惯自己了,这次肯定会借这个事情好好的整治自己给自己罗列罪名,到时候自己可真的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到这刘伟名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谢建国的电话:“喂。”
“谢市长啊,我是明强啊。对,很久没有找您汇报工作了,今天我们清泉县政fu出了一点点的事情,有几个人恶意冲击政fu,经我们调查都是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在背后恶意教唆指使所为,现在事情已经控制住了,没什么大事,对对对,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个问题,绝对不会让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好好好,我会随时向您汇报的,再见再见。”刘伟名挂断电话,笑了笑,他想着这王卫国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彭东阳汇报,当然,会汇报的很严重,这个责任到时候彭东阳会一并全部加到他刘伟名的肩膀上面来,刘伟名不是傻子,自己先向谢建国汇报了,到时候究竟情况是个怎么样的情况有没有造成社会的动‘荡’那可就得自己说了算了。想到这刘伟名不禁又对王卫国升起来一股恨意。
“刘书记。”这是胡远博气喘吁吁地闯起来,大汗淋漓地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事情已经大致了解清楚了,下面的人还是冶金厂的工人。他们今天来是说要咱们放了我们昨天抓的那几个工人,说要是不放就把咱们政fu大院都给砸了,另外还说您滥用职权,滥用司法,无视民权等等,已经开始在那砸东西了。”
“哈哈,这罪名还真有创意,放人?他们当共产d是吃干饭的吗?想要我妥协是吧,行,看看这次是谁斗的过谁。你去告诉信访办的主任,就告诉他,说要是这些人他还是劝不住,还是在那砸东西的话让他明天自己就主动辞职吧。等下公安局的人和民警来了你通知我一下,现在让政fu那边的人先去顶着。打电话让唐华去给我催王卫国,一遍不行就催两遍,这次一定要把王卫国给我顶到前面去,看看他准备怎么办?”刘伟名‘阴’险地笑了笑,突然刘伟名想了想,说道:“你告诉唐华,让他下去对这些人说县委书记这些天不在县委,到上面开会去了,。让这些人有什么事情都去找县长。并且让唐华主动带着这些去王卫国的办公室,去吧。”
王卫国指示的人最后都去找王卫国闹事了,这肯定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刘伟名想着想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刘伟名也站到了阳台上面,等着看好戏地朝楼下望着。没过几分钟,唐华这胖子几乎是滚到了人群之中,听着他歇斯底地在那道:“各位,各位,听我说一句。咱们县委的刘书记这些天一直都不在清泉,他到上面开会去了。现在县委县政fu主事的人是咱们清泉县的县委副书记县长王卫国同志,大家要找就要去找他,现在这县委里面只有他才有权利管这个事情,至于你们说你们的人被抓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你们说是刘书记派人抓的这根本就没有根据嘛,我们刘书记人这几天都不在这里,怎么可能去抓人是不是?你们要找就去找王县长。”
人群中的人听唐华这么一说,当即有人便喊道:“对,县委书记不在咱们就去找县长,让县长给我们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