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第2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去找县长,你说县长办公室在哪?他不下来我们就直接去他办公室找。,最新章节访问: 。 ”几个人也随声应和着。
“我带你们去,我带你们去。”唐华正求之不得呢,说着就准备带人去王卫国的办公室,刘伟名看到这里笑了笑,可就在这时,带队人中一个站的高高的立马站出来喊道:“各位,我们为什么要去找王县长?王县长在咱们清泉当了这么多年的县长,一直都对咱们冶金厂很好,每年都有大笔的资金投进咱们冶金厂,这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我看这事完全就是那个新来的县委书记干的,他才是整个事情的罪魁祸首,我们要找就找他,他不来我们就一直在这里闹。他在上面开会是吧,让他们马上回来,不然这次事情没完。”这人说话看样子很有分量,他这么一说当即人群就停了下来,一个个喊着让刘伟名滚下来的话。刘伟名脸黑的不像话,这事情很明显是王卫国等人指示的。
刘伟名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这次的事情比较的棘手,王卫国这次算是打到了他的七寸了,这种事情怎么处理都是错的。如果对这些示弱,安抚他们到时候是不顾政fu的尊严。如果对这些强硬的话那就是不顾大局,不顾社会稳定。反正大部‘门’政fu处理这种事情都是秘密处理,暗中给钱安抚,然后让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量不让上面知道,减少影响面。但是这次是王卫国自己所为,他怎么可能让这件事情就此停止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事现在已经到了彭东阳那了。刘伟名心里也正在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处理不好这就是件大事了,一旦这件事情扩散出去,自己的政治生涯就算到此结束了。刘伟名一口一口地‘抽’着烟,下面依旧在闹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不时传来打砸玻璃的声音。
当刘伟名‘抽’完第三根烟的时候终于传来了警笛声,刘伟名这才安心了一点,出去看了看,民警也到了,一大批的警察和民警把这些人团团围住,望着真枪实弹的警察和民警在,闹事的人的气焰一下子就压了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签名说话的员工又在人群中央吼着:“怎么啊?拿枪吓唬我们啊?我们人民的子弟兵和人民的警察就是专‘门’对付我们人民的吗?亏得我们生你们养你们。大伙,不要怕,咱们砸东西,有本事他们拿枪打咱们啊。”这么一吼,人群当即暴‘乱’,不停地和民警警察推挤着。刘伟名看了看这形势,要是自己再不下去这事可就真的会变成流血冲突了。当即叫上胡远博,还有县委的一批人下了楼来。刘伟名黑着个脸一句话也不说。
刘伟名带着人径直下了楼,一步步地朝着大院的中心广场闹事的地方而去。走到外围,刘伟名对胡远博说:“让警察和民警都让开,让我进去。”
“刘书记,别,会有危险的。”胡远博一听当即不愿,他心里想着这些人的主要目的就是找刘伟名,现在刘伟名主动进去不是羊入虎口吗?
“别废话,快点让他们让开,你想演变成流血冲突吗?”刘伟名望着越来越严峻的局势,已经有几个警察脸上并挂了彩了。心里更加的着急,要是这受伤的警察真的动手的话今天这事肯定会等下明天的中央新闻的。
胡远博被刘伟名这句话给吓了,当即大吼着:“让开让开,刘书记来了。”
这话果然起作用,一下子就让出一条路来,警察和民警都自动让出一条路出来。李军一看到刘伟名竟然出现在这里吓了一大跳,当即叫上警察紧紧地保护在刘伟名的身边,这刘伟名可千万不能有事,要是刘伟名这次出了事他可就得承担主要责任了。
刘伟名让护在自己身边的警察让开了一下,然后走到人群面前。这些人一看县委书记真的站在自己面前了当即气势便低了下来了。前面口口声声叫着让刘伟名下来,给过‘交’代,现在刘伟名下来了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倒屁都不敢放了,这就是官威。自古以来在咱们中国就有民不与官斗的古训,所以中国的老百姓对当官的从骨子里就有一种忌惮,这叫做官威。
刘伟名黑着脸,用锋利地眼神在二十多个闹事人的脸上都扫了一下,然后沉声喝道:“你们当中谁是带头的,请站出来。”
当即没人敢说话了,唯有一人,就是那个屡次带头闹事的个子高高的人,‘挺’身站了出来,望着刘伟名,用不屑的口‘吻’说着:“是我,怎么样?有本事你也抓我啊。”
刘伟名脸上冷笑了一下,说道:“李军,叫人把这个带头带人恶意冲击政fu的人给我抓起来,‘交’给法院。”
李军犹豫了一下,然后便对身旁的几个警察使了使眼‘色’,几个警察便走了过来,准备抓人。一见警察真的‘药’动手了,这个人便开始害怕了,一下退回到人群当中,喊道:“刘伟名,你这是滥用‘私’刑,兄弟,咱们拼了,打死这狗当官的。”
这么一说,人群中的人有点开始蠢蠢‘欲’动,大事若是谈到动手打县委书记,有几个人有这个胆量。只是一个个只敢用仇视的眼光看着刘伟名,嘴里骂着,倒没人敢动手。
“你们是反了还是什么?这个人带头带人恶意冲击政fu,破坏政fu公务,这是犯罪,你们都没读过书吗?包庇罪犯,‘私’藏罪犯阻拦警察执行公务也是犯罪你们不知道吗?都让开,谁要是敢阻拦一并抓了。”刘伟名非常有气势的说着。这老百姓都是吃硬不吃软的人,你越是对他示弱他就越不当你是回事,你要是对他强硬了他就开始从心里怕你,中国人民几千来都是如此。
刘伟名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没人敢护着了。刘伟名喝道:“抓人。”
几个警察如狼似虎般的冲进去像警察捉小‘鸡’般的把那个人给抓了起来,拖走了。
一个个看着被抓起来的人,从心眼里都开始有点怕了。脸上满是恐惧地望着刘伟名。
“我记得你们前面说过,人民的警察和人民的子弟兵不能对付咱们人民,这话说的对,说的很不错。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自己是在干什么?这是人民做的事吗?这叫不法分子,你们是人民的敌人。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人民。你们不要忘记了,你们现在的好日子是谁给你们带来的,是共产d,是无数共产d的先烈们用生命和鲜血给你们换来的,歌中都唱了,没有共产d就没有新中国,可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自己今天是在干什么?竟然来这里闹事,大人,砸东西。你们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政fu,是党组织工作的地方,这里代表着党的权威,你们这是无视党和政fu的尊严。你们心里还有没有共产d有没有政fu?攻击政fu是造反你们知不知道?是要枪毙的。”刘伟名说的义正言辞,口水直飞,什么严重往什么说,不先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这些人是不会老实地听自己说话的。
“你们当共产d当政fu是什么?可以随便的踩吗?三番两次来这里闹事,你说你们上访就正正经经的上访,咱们政fu有信访办,你们进去客客气气地提出你们的要求咱们只要不违背政fu的规定不违背法律,都一定会给你们解决的,可是你们选择的是什么?是用武力,你当你们镇的很了不起吗?咱们共产d怕过谁?日本强大吧,美国强大吗?不都被咱们赶出去了,难道你们认为你们比日本比美国还强大?真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愚民。”刘伟名骂着好不解恨,都想打人了。
见到一个个都地下了头不说话了,刘伟名才把自己的气势缓和了一下,说道:“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作罢,我不会把这个事情往上面报,估计这个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上面也不会再来追究你们的责任,如果再有下次我刘伟名可就真的保不住你们了。好了,前面我听到有人大骂我刘伟名,要我刘伟名下来给你们一个‘交’代,现在我下来了,让我给你们什么‘交’代你们说吧?”。
“我们就想问问你,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员工兄弟不明不白地被警察给抓了。”一个人弱弱地说着。
“被抓了?”刘伟名明明知道,却假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转过头对身旁的李军道:“李局长,有没有这个事情?”。
“有,确实有这个事情。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把那几个人给抓了起来,经过审问,得知这几人都是冶金厂的员工。”李军知道的刘伟名的意思,也一点不含糊地说着。
“为什么要抓他们?他们犯了什么罪?你向大家解释解释。”刘伟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