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第2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好的,刘书记。- 事情是这样子的。早些天我们接到有人匿名举报,说是有人恶意教唆,煽风点火。撒播政fu的谣言,恶意诋毁政fu。我们才秘密调差,发现真有其事,我们向上级汇报了此事,得到了拒捕令才去拒捕这几个人,经过审查,这几个人已经自己承认了罪名,还有许多人证,现在已经人证物证俱全,我们已经把人‘交’给了法院,由法院进行审判了。”李军那话说的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们都听清楚了吗?我们抓人都是按照程序,经过上级领导批准的,而且也是根据法律抓的是罪人不是无辜的人。如果你们有意见可以选择请律师去法院进行申诉,也可以选择去劫狱,这些都随你们便。现在我想再问你们一个问题。”刘伟名给都不给这些人提问的机会,一开口便打断了所有人说话的机会。
刘伟名顿了顿,犀利的眼神在众人的脸上都扫过一圈后说道:“你们一次次地来政fu闹事原因是什么?为的是什么?你们是冶金厂的员工不假,政fu是要将冶金厂变卖,这也不假,但是我就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来闹事。你们走出去看看,现在还有哪个县像咱们清泉县一样的贫穷?有那个县像咱们清泉县一样走的还是泥巴土路还是山路的?别人的工厂啊什么的到处都是,可是你再看看咱们清泉县?除了几个几十年前开办的还一直都是处于亏损的国营企业之外还有什么?作为一地的父母官,我得对这个地方负责,得对全体清泉人民负责,我想你们富起来,想清泉所有的老百姓日子都过的好起来。所谓要想富,先修路。所以我来到清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着手筹办修路,可是修路要钱,咱们清泉有钱吗?咱们没钱,政fu的那点财政每年都一个劲地往你们冶金产纺织厂里面流了,如果不把你们冶金厂和纺织厂变卖了我们拿什么修路?不修路我凭什么发展,凭什么富起来?大家都是聪明人,我刘伟名说这话有没有‘私’心大家可以看的出来,我刘伟名来到清泉后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为了咱们清泉的老百姓着想。就算是变卖冶金厂和纺织厂,我们的领导同志们也是反复的研究,最后还是把不得辞退一个员工作为变卖的条件的,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是我刘伟名让你们没工作了还是让你们没饭吃了?你们在听别人的话之前能不能自己想一想?这么明显的教唆你们看不出来吗?这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恶心诋毁政fu你们看不出来吗?政fu的决策早已经印成册子和海报在大街小巷里张贴了你们还不知道吗?一而再在而三的闹,你们是被别人当抢使知道吗?把你们当抢使,来对付我刘伟名。因为我刘伟名来这里抢了他们的饭碗抢了他们的利益,让他们没办法再从你们这些老百姓身上榨取利益了。经过我们调查,那几个人都是经过人收买恶意来教唆你们闹事的,谁是背后的黑手我一定会找出来,还你们一个真相,也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们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就可以提,没有就请你们回去好好想一想我刘伟名今天说的话,下次做事之前先自己好好想一想,别一个劲地听别人胡说。和政fu作对最后吃亏的只是你们自己。”刘伟名又说了一大堆,说的一个个都惭愧地低下了头刘伟名才住口,回过头望着一头大汗的信访办主任,刘伟名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对这个信访办主任道:“你这个信访办主任是怎么当的?你明天就自动离职吧。”刘伟名一脸气愤地直接上楼去了。
才上了二楼,就发现正在楼道上往下看着的张云佳,张云佳看到刘伟名笑了笑,眼神里面有着异样的光彩。刘伟名看了看身边这么多人不方便说话,直接对张云佳说道:“张部长,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点事情找你谈谈。”说着继续往楼上而去。
一边走一边对身边的胡远博说道:“远博,这期的党校就快要开课了,我等下和张部长说一下,你也进去学一学。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好好干,知道吗?”。
“是,多谢刘书记您栽培,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不会给您丢脸的。”胡远博一听哪还不感‘激’涕零啊,这进党校就直接等于要升职了,这么好的好事掉谁身上都会砸晕过去的。
“嗯,你去吧,告诉唐主任,下午通知审计局的人开会,让黄县长也列席。另外通知一下史部长,下午来我办公室。你去忙吧,有机会多和张部长联系联系,对你有帮助。”刘伟名说完便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剩下站在‘门’口眼睛里面沾着泪‘花’的胡远博,他也不容易,一个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农村当村官,虽说组织上是说会优先考虑提拔大学生村官,可是这个世界上明文规定是一套,事实上又是一套。一个毫无关系的大学生你怎么往上爬?你在那个角落的小村子里面又上哪去认识什么领导?如果不是刘伟名把他叫过来当秘书他这一辈子的村官可能就当下去了。但是秘书也依旧是秘书,不是官,连个职位都套不上,这要进党校了对于胡远博来说那就大不一样了,以后出来打小就是个官,而且往上爬的概率就大多了,这怎能叫胡远博不兴奋。
刘伟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大呼了一口气,其实刚刚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他这么做是赌一赌,赌这些员工不敢真的和政fu叫板,刚刚刘伟名这么强硬的作风要是真的吓不倒这些闹事的话,估计问题就大了。很明显,吓不倒那么就会‘激’起这些闹事者更大的火气,到时候情势更加严重不说,说不定刘伟名自己都不一定会全身而退。还在刘伟名这连唬带诈的最后搞定了这些员工。想了想刘伟名刘伟名又打了个电话给李军,让李军全力审查,把在最后教唆的主谋给查出来。当然,此刻的李军也正忙着组织人会警局呢,这些天他也没闲着。
张云佳敲了敲‘门’,然后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笑着对刘伟名道:“我们刘书记好大的官威啊,你看把那些闹事的人给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啊?我怎么听这话怪怪的呢?”刘伟名也起身,不由分说地抱起张云佳坐到沙发上,在张云佳洁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后说道。
“当然是夸你呢,我的刘书记。说实话,前面我正在开会,听到外面吵个不停之后我就暂停了会议,一直在走廊上看着事态的发展。那时候我担心死了,因为闹事而丢官的人多了去了,而且这种事情非常的不好处理,你哄哄不着,动武更是适得其反,一个不好闹成了流血冲突这事就算彻底完了。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事情发生,不过最后你下去了,看着说的那些话,连造反都说了出来了,我都差点笑出来。还好,事情完满解决了,我张云佳的男人果然厉害,了不起。”张云佳说完了不禁喜上眉梢地在刘伟名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那样子别提有多高兴了。是啊,‘女’人都这样,‘女’人绝对不会像男人一样看着自己的‘女’人越厉害自己心里就越不舒服。‘女’人刚好相反,自己的男人越厉害越出‘色’她们心里就更加的有虚荣感。
“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这事情确实不好处理,不好处理的原因是因为这事并不是官‘逼’民反,而是有人可以在里面‘操’控的,所以一个不好这事情就真的按照他们控制的方向发展了。所以我下去第一件事不管怎么样就是一定要把那个带头的人给抓了,只要把他给抓了他不说话不教唆了这些人才好说服也才好吓唬,不然的话今天这事就真的不知道会酿成一件什么样的事故了。我当时吓唬他们的时候自己也害怕来着,万一一个不好没吓唬的住我的那些话可是真枪实弹的火‘药’库,绝对第一个就会把我自己给炸了。哎,还好,完美解决了,嘿嘿,我是不是特别的有才啊。”刘伟名说的有点后怕,不过最好还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就在张云佳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刘伟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刘伟名放开张云佳过去看了看,上面写着“长阳市委书记彭东阳。”刘伟名对张云佳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说道:“彭东阳打来的,估计是来找我麻烦来了。”
说完刘伟名,结果电话,很恭敬地说道:“彭书记,您好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