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第2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你搞什么鬼?你这个县委书记是怎么当的?你有没有一点大局的控制能力?如果没有你就自动给我辞职,我找一个有能力控制大局的人来当,竟然让人来攻击政fu了,把我的脸都丢光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彭东阳一说话就开始大骂刘伟名,刘伟名听着脸一黑,他当官这么久了,从来就没人这么和自己说过话,就算是自己的岳父老子金清平也从没这样对自己说过话,刘伟名气的火冒三丈,说着就准备和彭东阳对着干了。可是这个时候发现刘伟名样子不对的张云佳走过来,轻轻地刘伟名的背上拍了拍,向刘伟名做了眼‘色’,意思就是不要发火。刘伟名仔细想想,也是,人家是市委书记,骂自己这个县委书记不是应该的嘛,想着也就忍住了,自己还没有去挑战彭东阳的能力。
彭东阳还在继续骂着:“竟然一点组织观念都没有,出了这么大个事情竟然不懂的向组织汇报,你是不是厉害啊?不需要组织你一个人也可以摆平是不是?我告诉你,这是流血冲突,一旦上了报纸,报道出去你就自动离职吧,别把我的脸给丢了。”
刘伟名长呼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说道:“彭书记,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是我把握能力不够,我会认真检讨的。不过在出事之前我又向您汇报,可是那时您的电话正占线,可能是其它的领导再向您汇报工作吧,我就向谢市长汇报了这件事情。不过幸好,这件事情完美解决了。没有给您和组织的面上抹黑。”
“完美解决了?都到政fu里面砸东西了还完美解决?都流血冲突了还完美解决?你是不知道丑字怎么写还是什么?”彭东阳一听刘伟名向谢建国汇报当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彭书记,你听谁说了发生流血冲突了?人家是来上访的不是来闹事的,闹事的就一个,已经被抓了起来了,其余都是不了解真相的老百姓,人家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又发生流血冲突了?”刘伟名火气终于忍不住了,本想破口大骂,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反问着彭东阳。
“刘伟名请注意你的语气。”彭东阳很意外刘伟名竟然敢跟自己叫板,当即气的火冒三丈。
“我语气怎么了?我就想问问你我的语气怎么了?这次闹事本来就是小事,哪个政fu面前没有老百姓集会过?你就敢说你常阳市委市政fu前面就从来没有老百姓集会过吗?我是没有处理好造成大影响了还是什么?是影响社会安定了还是什么?”刘伟名见已经这样还不如破罐破摔。
“好…好…,你刘伟名行,你不错。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会亲自写成材料送到省里去的。另外,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下一届清泉县委书记你就靠边站吧,就算你老子金清平亲自打电话给老子也没用。”彭东阳这领导当惯了,一向都只有他训别人的份,什么时候别人这么对他说过话了?哪受得了这个气,不禁气上心头,连威胁的话都说出来,直接把狠话撂了出来。
“谢谢,不劳你费心,老子当完这届就走人了,你最好自己好自为之吧,再告诉你一点,王卫国这次死定了,这清泉***以后不姓彭了。”刘伟名说着直接把电话摔了,他最恨的就是人家威胁他,那个时候在省里都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明强,你说你何必呢?他说他的就行了,你这次彻底得罪他了以后的工作还怎么进行啊?”张云佳一边安慰着刘伟名一边把电话捡起来。
“我工作怎么不能进行了?没了他彭东阳我清泉县难道就罢工了吗?我来清泉这么久了得到过市里面一分钱的支持没有?什么都是我自己‘弄’出来的,他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他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对他一直以来都客客气气,***还‘鸡’蛋里面挑骨头,神气什么?老子就是不‘尿’他那一壶。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市委书记能把我这个县委书记怎么样?”刘伟名越想越气。
“你这样得罪他总归不好,毕竟许多事情都要他拍板的,另外他如果真的把这次的事情写成材料添油加醋地送到省里面去,对你可是个大的麻烦啊。”张云佳帮刘伟名道了杯茶,有点帮刘伟名担心。
“没事,这些我都想清楚了,他彭东阳暂时还奈我不何。他要么有能力直接把材料送到中央,不然的话是白送。至于说他要撤我这个县委书记嘛,他确实有这个能力,不过起码要等到这一届干完再说,在这期间他要撤我的职除非我犯了什么大错,即使我犯了错这也得省里面批准才行。至于下一届嘛,嘿嘿,我已经不会在这清泉县了,所以他拿我没办法。至于先阶段,随他怎么给我穿小鞋我都无所谓,市里面有谢建国给我顶着,他彭东阳不敢‘乱’来。咱们清泉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弄’起来的,根本就不需要求市里。升迁的时候只要我实实在在地干出了政绩,他在向上面推荐的时候敢写差字吗?就算写差字也无所谓,他彭东阳的话还起不了大作用。”刘伟名笑着说道,确实,彭东阳确实没办法拿刘伟名怎么样,起码短期内是没办法。至于以后嘛,刘伟名可能已经调走了。
“这样是最好的吧,对了,你刚刚说你要调走吗?有消息了?你要调到哪去啊?”张云佳明显对于这个才感兴趣,连忙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估计是会调到林阳去吧。不过要等到这里真正干出点眉目来了之后再说,回去进机关也好,继续在基层也好,都无所谓,反正我是不想在呆在这常阳市了。”刘伟名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后慢慢地说道,说话间有点无奈,他现在也开始为自己刚刚对彭东阳的态度有点后悔了。他反思着自己确实还是火候不到,和上级发火这可是大忌,明知道彭东阳正在找着自己的短处自己还公然和他叫板。虽然刘伟名口里说着彭东阳拿自己没办法,但是其实他心里明白,一个市委书记想要给自己一个县委书记小鞋穿‘花’样多的是,就算自己的岳父是省wei书记也没用,毕竟主管自己的领导是彭东阳。
“你到时候如果有消息要调走的话记得先通知我,好吗?让我也好有个心里准备。”张云佳有点落寞地说着。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在我调走之前我会想办法把你先调走的。其实说句心里话吧,我是在清泉没法呆下去了。局势我非常的清楚,我在这里得罪过许多人,虽然现在看起来清泉是我做主,但是实际不然,以王卫国为首的当地势力根深蒂固,我根本没办法撼动。市里面虽说谢建国现在有点起‘色’了,能够掌握一部分的话语权,但是也仅仅只是一部分,常阳市还是彭东阳在做主。彭东阳本来就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所以看似现在的我在清泉风光无限,其实这已经是我的尽头,总结所有的,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我在清泉这个地方没办法长久的待下去。所以我得调走,另外也有家人的原因吧。不过在调走之前我得做两件事,第一就是我要把清泉整理的像个样子出来,这是我的抱负。第二我就是要让那些和我作对的人得到应有的下场。这两件事情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必须把王卫国为首的这伙人给彻底铲除了。王卫国已经几次害我了,要不是我刘伟名运气好我早就从清泉滚蛋了。这笔账我要好好地和他算一算。”刘伟名一说起王卫国眼睛里面就放出狠光。
“照片的事情处理好了?”张云佳问道。
“处理好了,我把底片销毁了。整件事情的主事人就是王卫国。所以无论如何这次我都不会再对他仁慈了。”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张云佳紧紧地抱住刘伟名的手臂,没有再说话。
刘伟名笑了笑,没有再说这些让人心情不好的话了。随即伸手抱住张云佳问道:“云佳,这一期的党校什么事情开始开课?”。
“下个月开始,人选我基本上都选好,要不我等下把名单拿过来给你做最后的定夺吧。”张云佳像个小‘女’人一样在刘伟名的怀里柔声说道。
“不用了,我就是随口这么一问,你看着办就行了。你记得把胡远博定进去,到时候出来的时候给他一个好的职位就行了,这小伙子工作能力不错,应该可以胜任的,跟了我这么久总的给别人一点好处吧。嘿嘿,对了,正有个事情跟你说,你找个机会找泉水镇镇长胡永‘波’谈一谈,我想把他调到大山镇任镇委书记,你觉得这人可行吗?”刘伟名想起了这件事正好跟张云佳商量一下。
张云佳笑了笑,然后说道:“你终于把杜先雄给办了啊?胡永‘波’这个人我看了看他的档案,档案上面没有写太多的东西,不过我仔细研究过这个人,工作能力应该还不错,在泉水镇这么些年,虽然说没有大出‘色’的政绩,但是也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糟得事。我想这大概是由于他上面还有个和他不和的镇委书记吧。”
刘伟名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最主要的是这人曾经和王卫国有过过节,让他当大山镇的镇委书记我放心,起码不用担心让王卫国又染指进了大山镇。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找个时间和他谈谈话,看看他自己是怎么想的。你的和谈谈大山镇今后的局势,问他有没有信心干好这个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