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第30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一个我们用了点手段‘逼’供,身上可能有点伤痕,但是但是不是很严重。。 更新好快。 ”李军有点害怕地说着。
“有伤痕就足够他们宣传了,你先想想怎么办吧,我现在也没辙,等我想到办法了再打电话给你。”刘伟名气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彭东阳的目的不言而喻,他就是要把事情搞大。今天自己顶撞了他,他确实那自己没办法,冶金厂闹事的事情自己也处理完善比没有留下什么诟病,所以彭东阳就来了这么一招,通过新闻把事情闹大。这新闻媒体是控制在他手中的,到时候新闻怎么说不都是由他说了算吗?虽然他不可能‘弄’虚作假,但是夸大事实这是肯定,再加上刻意的引导读者,到时候自己的问题不大就会大了。虽然这事到时候上面知道了他彭东阳肯定也是要挨训的,但是他紧紧是挨训,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撤职了。刘伟名暗道这彭东阳果然比王卫国还狠,这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刘伟名不停地‘抽’着烟,想着对策。最后刘伟名硬是没办法,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只有束手就擒了。想到这刘伟名灵光一闪拨了江映雪的电话号码。
“喂,明强,怎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啊?”江映雪有点慵懒的声音传来。
“没什么,想你不行啊?”刘伟名还是习惯在说正事之前先暧昧一下。
“别卖关子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又遇到上面麻烦了?说吧,有什么让我做的?”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有人来县委闹事,闹的比较的严重,显然是有人可以引导的。后来终于把这些人轰走了,我们也抓了几个人。后来彭东阳‘鸡’蛋里面挑骨头说我的这个事情处理不妥,要让我负责任,我当即便和他吵了起来。现在问题是他要报复我,说明天让市电视台来采访这些被抓的人,当然,我想他肯定也会去冶金厂采访的。到时候我没事都会被他整出事情来,而且由于我们在审问最后的主使者的时候用了点手段,被抓的人身上可能还有些伤口。事情就是这样子的,你知道,我决计不能让他来采访的,不然我就真的完了。”刘伟名长话短说,把事情的经过都告知了江映雪。
“你和彭东阳吵起来了?你这脾气,哎,估计你是全天下最牛的县委书记了。”江映雪无奈地说道,然后提醒了刘伟名一句:“你啊,还是太年轻了。在官场上本来就得注意,千万不要过分的得罪领导,特别是你的直接上级。这可是大忌,你想想,要是你今天忍一时之气彭东阳就算是对你再有意见也不敢做的这么觉得,毕竟这么做对他并没有好处,你看看,现在好了。算了,你说吧,你决定怎么做了?”。
“这些我都知道,骂都骂了,我还能怎么样?我仔细想了想,现在问题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让省里的电视台和新闻媒体过来采访,就以嘉奖我们清泉县委县政fu的名义,名义是什么那就得麻烦你想了,我暂时想不出来。反正只要省里也来人采访这件事,当然,前提是夸奖我们清泉县委的。只要这样,他彭东阳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与省政fu对着干,他总不敢采访出一个与省里完全相反的结果来吧?”刘伟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江映雪良久没有说话,半响后才道:“办法还不错,这样确实彭东阳派来的采访就算是真的采访出了什么也不敢公布出来。但是这只能指标不能治本,下次彭东阳再想着什么法子对付你怎么办?”。
“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走一步看一步,等撑过了这一段我就直接调走了。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受他彭东阳的鸟气了。好了,这件事情你帮我安排一下吧,我知道你在省里说话还是很顶用的。我有个电话接进来,暂时就不和你多说了。过两天我回林阳,到时候去找你。”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因为范滨滨也打来了电话,刘伟名掐断江映雪的电话立马便接听了范滨滨的。
“你在干嘛啊?怎么这么久都不接我电话。”范滨滨一接电话就有点撒娇地说着,这是个人的‘性’子决定的。刘伟名这么多‘女’人当中,估计只有两个人会这么跟他说话,一个是范滨滨,另一个就是李梦晴了,不过李梦晴和范滨滨不同,李梦晴那是本‘性’使然,她说话本来就是这个套路的。而其余的‘女’人,包括江映雪、金倩、张云佳绝对不会这么和刘伟名说话的,她们都属于那种典型温柔,贤良的‘女’子。
“刚刚有事,你说什么地方,我现在过去。”刘伟名没有范滨滨那么多直接问道。
“就在县城西头的那座山上,我上次听别人说的,说在那里可以看到日出。我现在就在去的路上,你马上过来吧。”范滨滨很是兴奋地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没有急于开车,而是点着根烟打了个电话给李军:“李军,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你只管好好地给我审问这个人。一定要把幕后的主使人给我挖出来。”
“可是…可是?可是明天来采访了怎么办啊?”李军着急地问道。
“他要采访就采访吧,随便他怎么采访,反正出不了事就行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担心,火烧不到你身上的。”刘伟名安慰着说道。
“行,我知道了刘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军有了刘伟名这句话心里便安宁了。
刘伟名挂断电话之后便开始往城西的那座山而去,野战序幕就此拉开了。
到了城西郊外的这座山底下,刘伟名大老远地就看到范滨滨的那辆车。不过刘伟名谨慎了点,把车停到远处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然后才从车上提出买的一大袋零食走到范滨滨的车旁,然后在范滨滨的车窗上面敲了敲。
车里的范滨滨正在画着妆,‘女’人就是这般有耐心,就算是一会儿嫌功夫也不会抓紧时间补下妆。一见是刘伟名,范滨滨抓紧着在脸上糊‘弄’了两下,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这么久才来啊?人家一个人在这里都有点怕。”范滨滨下车就抱住刘伟名的手臂撒娇道。
“刚刚工作上有点事情处理,所以来晚了点。你买的帐篷在哪?咱们上山吧。”刘伟名说完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山后嘀咕了一句:“你还真有情趣,这么晚了来爬山,被人看到了还以为是两神经病呢。”
范滨滨打开后车厢,从里面翻出一大堆买的野营装备,一边回应着刘伟名的话说道:“你不懂,这晚上虽然很黑显的很恐怖,但是当你看到日出的那一刹那你就觉得再苦都值得了。和爱的人一起牵手看日出这是我从先的梦想。”
“行,咱们就牵手看日出吧。希望不会感冒。”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的塑料袋给范滨滨,自己扛着一大堆的‘露’营装备便往山上而去。范滨滨从后面赶过来,递给刘伟名一个手电筒,两人‘弄’的还真有那么回事。
“哎呀,怎么这么难爬啊?我问那人这山难不难爬他还说就那么点高,一下子就到了呢。原来都是骗我的。”才走了几步范滨滨就开始在埋怨了。
“我的大小姐,来也是你说的,现在说不爬的也是你。我记得你前面还在说为了能看到日出再苦都值得吗?”刘伟名无语地回头对范滨滨说道。
“我哪知道这山这么难爬啊,差点把我脚都崴了。”范滨滨嘟着小嘴。
“得得得,赶着还没爬多高,你自己做决定。要是嫌难爬咱们就打道回府。”刘伟名有点生气地说着。
“不,要爬。只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再大的苦我也愿意受。”范滨滨一见刘伟名有点生气的‘摸’样当即便表态,像是想图个好表现似的抢到了刘伟名的前面走了起来。
“你最好慢点,这山上有狼的。”刘伟名望着范滨滨可爱的样子笑着吓唬道。
这句话果然奏效,范滨滨一听有狼,啊的尖叫一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后一下子飞也似的退回到了刘伟名的身后,紧紧地拉着刘伟名的衣服,紧张地四处望着,嘴里颤抖着问道:“哪里有狼啊?”。
“你没看见吗?我这么大的一头se狼在这你都没看见吗?哈哈哈,慢点走,前面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跟着我后面吧。”刘伟名调笑了两句便径直往山上爬去。
其实那个人说的并没有错,这座山并不是很高,而且上山的路也非常平坦,来这座山的人多了所以也基本上没有什么野兽之类的恐怖动物存在。范滨滨觉得难爬那是因为她这个一个千娇百媚的大小姐哪里爬过山啊。才十来分钟两人就爬到了山顶。刘伟名选在了山顶处以块巨大的平坦石头上安营扎寨。当然,第一件事便是要把帐篷给装好,不过对于刘伟名来说这根本不在话下,一刻钟就全部搞定了。山顶晚上的温度还是比较的低,特别是风吹过来有点透心的凉。‘弄’得坐在石头上的范滨滨一阵哆嗦,嘴里不停地埋怨:“怎么这么冷啊?早知道去找个宾馆就好了。”
“你现在知道后悔啦?晚了。上都上来了,这晚上下山可比上山难多了。”刘伟名笑了笑,把自己的外套取下来披在范滨滨的身上。
“你自己穿吧,我不冷。”范滨滨倔强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