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第3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穿着吧,你大明星范滨滨要是感冒了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你担心呢。,最新章节访问: 。我刘伟名感冒没事,吃两粒‘药’就好了,不会有那么多人担心的。”刘伟名笑着起身,然后在地上捡起来干柴,准备生火。
“怎么没有人担心,我就会担心。”范滨滨紧紧地裹住刘伟名的衣服,心里暖洋洋地说着。
刘伟名收拾了一堆的柴,然后就在范滨滨的身边点起了火,一边烤着火,一边就面前的柴火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范滨滨紧紧地依偎在刘伟名的身边,抱住刘伟名的一只手臂,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身边,有点感触地问着刘伟名:“明强,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继续当你的大明星啊,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女’孩想成为你这样的大明星呢,。”刘伟名不置可否地说着。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不当这个大明星,我只要做一个小‘女’人就好,做一个可以天天守在你的身边,为你生儿育‘女’的小‘女’人。就像金倩一样。”范滨滨有点落寞地说着。
刘伟名顿时噎住了,不知道该回答什么。细细地‘抽’了一根烟,以掩饰自己不说话的尴尬。
“你说我以后怎么办?我拍完这个戏就得离开清泉。或者你随时都可能调离清泉。到时候我连见你一面都难了,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范滨滨想着想着不仅开始伤心起来。
“到时候有时间我可以去看你,你有时间也可能来看我啊,是不是?最多我给你报来回的车钱嘛。”刘伟名望着范滨滨伤心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开了个不是玩笑的玩笑。
“谁要你的钱了。我只想每天都呆在你的身边,就算是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也行。要不,伟名,我隐退吧,专心做你的情人好不好?”范滨滨充满期待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胡闹。”刘伟名忍不住地呵斥了一句,做出一副生气的‘摸’样。其实不是他真的生气了,而是他怕。他怕范滨滨真的就辞去工作呆在自己的周围,一个整天忙工作的范滨滨就已经‘弄’的差点身败名裂,要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范滨滨那还不怕刘伟名彻底给整得一无所有?但是这原因刘伟名不能说,所以他只能选择生气来掩饰自己心里的意图。
“你怎么能不工作呢?工作不仅仅只是代表着赚钱,更是个人价值的一种的体现。难道你想成为每天家长里短怨天尤人的黄脸婆啊?”刘伟名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说着。
“可是我觉得一个‘女’人最大的价值体现就是在家里相夫教子,难道还有比这更伟大的‘女’人吗?明强,你说要不我们要个孩子吧?我想要一个你的孩子,以后即使你不在我身边了我也能看着他,看着他就等于看着你。那么我就不会每天这么想你了。你说好不好?放心,我绝对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的。”范滨滨望着刘伟名的样子有点害怕,但是还倔强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孩子不是个玩物,你把他生下来你就对他有了一份责任。孩子生下来了到时候孩子长大了问你他爸爸是谁你怎么说?孩子落户的时候怎么落?你回去怎么和你的父母亲人‘交’代这个孩子?这些问题你想过吗?再说了,一个从小没有父亲的孩子能是个心理健全的孩子吗?”刘伟名罗列出了一大堆不能生孩子的理由,目的就是想范滨滨放弃这个打算。刘伟名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他实在是不想再给自己加上一个‘私’生子的负担,他觉得自己承受不起这个责任。
“可是我就想要一个我们之间的孩子,我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图你的,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所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但是我不想我们到头来相爱一场什么都没留下,我想要一个可以证明我们曾经相爱过的东西。我爱你,我想为你生个儿子,这是每个‘女’人心里最大的愿望。我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的,真的,我只想要一个孩子,属于我们两的孩子。我会独立地把他抚养长大,我会告诉他他的爸爸是一个英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是个烈士。只要你有时间来看看我们就可以了。和你在一起后我突然厌倦了在演艺圈的生活,那里太过于黑暗和丑陋。”范滨滨越说越‘激’动了。
范滨滨说的很在理,刘伟名也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剥夺人家当母亲的权利。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求地跟了自己,自己得到了别人的一切,难道自己最后把人家做母亲的权利都要剥夺吗?刘伟名觉得自己说不出口这个不字。‘抽’了一根烟后才道:“傻瓜,我也想要一个咱们的孩子。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过一段时间好不好?等我把自己安顿好了,你也决定了你自己想要什么了咱们再做打算好不好?现在就这么做未免显得太草率了,就算对孩子而言,咱们也太不负责任了。”
“嗯,我都听你的。”范滨滨一听刘伟名答应了,心里非常的高兴。愉悦地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当然,刘伟名的脸上又印上了一个娇‘艳’的红嘴印。
“伟名,爱我吧。我想你好好地爱我,我喜欢被你拥有时充实的感觉。那时候我才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就是你的‘女’人。”范滨滨亲完刘伟名之后,羞红的脸上一片情意。
刘伟名望着范滨滨娇‘艳’的‘摸’样,心里也一阵‘激’动,没有过多的说话。扔掉烟头,抱着范滨滨便进了帐篷。
太阳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两人都不知道,当两人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日照大地了。刘伟名‘交’道:“小狐狸‘精’,该起‘床’了。再不起‘床’可就真的是太阳晒屁股了。”
“几点了啊?日出了吗?”范滨滨‘揉’着‘迷’糊的眼睛问道。
“还日出呢,再晚点就要日落了,都九点钟了。”刘伟名笑着慢慢地穿上。
“啊?九点了?我的天哪,我今天还有一出戏要拍呢,这下糟了。”范滨滨一听大急,一骨碌爬起来四处找着自己的衣物。可是手忙脚‘乱’之下哪里找得到?口里急的大喊:“我的内衣呢?”。
刘伟名看了看四周,递给范滨滨道:“在这呢,你着什么急啊,慢慢来,你急现在也赶不到了。”
当两人收拾好衣物下了山已经快十点钟了。两人最后亲‘吻’了一下便各自开车离开了。刘伟名没有去县委。钟丽,直接去了招待所。估计暂时是没出什么大事,出了事情的话会有人打他电话的。刘伟名去招待所自己的房间里面,洗了把脸,才正准备去看看赵俊还在招待所没的时候很久不见的钟丽拿着扫把走了进来。
钟丽看到刘伟名非常的兴奋,当即便喊道:“刘书记,你回来了啊?”。
“是啊,刚回。你呢?前晚我回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刘伟名也笑着跟钟丽打着招呼,说句心里话,他对于这个纯洁犹如白纸的一张的‘女’孩根本没有任何的杂念,他一直都是把他当做妹妹看待,不过那晚的那一场差点成真的‘诱’‘惑’桥段让刘伟名每次看到钟丽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具火辣的身体,也无法再对钟丽那么平静地对待了。心里望着钟丽总会有点小冲动。
“对不起哦,刘书记。我前晚参加夜校的毕业典礼了。”钟丽有点愧疚地说道。
“你毕业了?”刘伟名一边整理自己的领带一边惊讶地问道。
“是啊,我会计证已经考过了,学校便让我毕业了。”钟丽似乎也很开心的样子。
“那是好事啊。那这样吧,这个周末你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跟我去林阳,让你倩儿姐姐帮你去找份工作。我这次来她还特意地叮嘱我让我帮她问候你一下呢。”刘伟名听后也大为开心。
“不…不麻烦你们吧?”钟丽脸上红红的,有点羞涩地说着。
“麻烦什么,就这么说好了。你这份工作我就直接帮你辞掉了,你自己做下准备。我先不和你说了,我有点事情要忙。周末在这里等我。”刘伟名笑着走出自己房间,刚走,又走了回来问钟丽:“那个昨晚我的一个朋友是睡在哪个房间?”。
“就在隔壁,昨晚他喝醉了。”钟丽羞涩地说着。
“不…不麻烦你们吧?”钟丽脸上红红的,有点羞涩地说着。
“麻烦什么,就这么说好了。你这份工作我就直接帮你辞掉了,你自己做下准备。我先不和你说了,我有点事情要忙。周末在这里等我。”刘伟名笑着走出自己房间,刚走,又走了回来问钟丽:“那个昨晚我的一个朋友是睡在哪个房间?”。
“就在隔壁,昨晚他喝醉了。”钟丽羞涩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