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第30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拍摄开始之前,刘伟名在会客室的椅子上坐下,对面是一台台摄影机,还有不停忙碌的工作人员,旁边的董静在现场做指挥。.最快更新访问: 。 一切都就绪之后董静对刘伟名道:“刘书记,这次的采访会分几个步骤,第一步就是采访你个人,你可以畅谈一下你的工作理念和个人的生活态度,当然,要紧扣先进这个词。第二步,我们会通过采访您的同事以及清泉的老百姓,请他们来谈一谈对您个人先机事迹的看法,第三,我们会进行外景,对在您的主导下完成的一些政绩工程进行拍摄。整个拍完可能需要两天时间,不过在这之前您得先大致给我们一个采访稿,这样方便我们找到切入点。”
刘伟名听这么一说连忙对旁边的胡远博眨了个眼‘色’,胡远博也有点汗颜地把唐华写好的稿子递给董静,董静看了看稿子,又抬头看了刘伟名一眼,惹得刘伟名立即转开脸,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心里暗道等下等唐华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好在董静并没有说什么,拿着一只笔开始在稿子上划着什么,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现在我们就开始对你进行拍摄了,请问您要不要先坐下准备?”。
“不用了,各位都是时间宝贵的。开始拍摄吧。”刘伟名在吃饭的时候就把自己的采访稿想了个大概了。
“那好,那就开始拍摄吧。”董静说了声,然后对着在场的工作人员说道:“各组都看了看,机械都正常吗?好,开始拍摄。”董静发号施令之后一个记者便拿着话筒坐到刘伟名身边的椅子上,对着话筒说道:“在我们江南,有这样一位官员。他是清华的高才生,在分配工作的时期,他放弃了在省委工作的机会,坚持到咱们江南省最贫穷的地方工作,在工作分配之前他就立下了军令状,说不改变当地老百姓的贫穷生活状态就自认辞职回家。这就是我们江南省清泉县县委书记刘伟名,在清泉工作一年时间,他时刻都记着自己的抱负,无时无刻不把清泉人们的生活放在心上。在这一年中,他亲自深入群众,关心人们的疾苦,清泉地处山地,到处都是高山峻岭,但是就在他工作初始的一个月里,他就跑遍了清泉的所有乡镇,几乎爬过了清泉的每一座山。他主持城区改建,卫生检查,修路,国营企业改造,建设大山镇新型生态园,在他的领导下,短短一年时间,清泉县就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老百姓从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状态之中解脱出来,基本上都过上了温饱的生活开始向小康生活迈进,……”。记者还在说着,但是刘伟名却在一边流汗,当然,这时的摄影机没有拍他,刘伟名一看就知道这些话肯定是在自己来之前唐华给记者们说的自己的功劳,当然,这里面也肯定还有这些记者的添油加醋。刘伟名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江映雪说让自己不要着急了,这些记者果然有把潘长江拍成姚明的本事。
记者一说完,董静就说了声咔,顿时机组的人就都暂停了下来。
“第一段拍摄完毕,现在第二段,刘书记,请做好准备。各单位准备好了,第二段现在开始。”董静手一挥,第二段就开始了。董静在旁边对刘伟名做了做手势,示意刘伟名可以开始了。
刘伟名望了望董静,然后把脸转向摄像机便开口说道:“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而且是一个贫穷乡村的孩子,我深刻地知道一个贫穷地区的老百姓生活有多么的难过。所以从那时候请我就给自己一个信念,我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让所有贫穷地区的老百姓脱贫致富,让他们的生活好起来,让他们不能再像我的父辈们一样生活。”刘伟名说着脸上做出很坚决的表情,拳头捏的紧紧的,他这么做有做作的成分,但也也有三分是真实,在他童年的某一段时间,这的确是他的理想,只不过后来忘却了罢了。
“所以,在分配工作的时候,我特意向组织申请到清泉这个贫困县来。那时候来清泉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这里的贫瘠条件比我想象中的还差。后来我大致的分析了一下,清泉贫穷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纳成这么几点。第一、地理因素,清泉的地理环境您应该清楚了,四面都是高山,而且全是岩石,非常险峻。中间这一块平地就是我们县城所在的这块地方面积也不大。导致‘交’通非常的不发达,这就大大的制约经济的发展和思想的发展。第二、人文因素,这也可以归纳到第一个因素里面去,就是由于‘交’通不发达导致这里与外界的沟通几乎断绝,思想也接近于脱节。这里的老百姓思想十分的保守,很少出去走走,而且种田就只关注着自己的那几亩田,从来就不会想到去‘弄’个副业或者企业。你也知道,没有工业的支持经济是不可能带动起来的,现在的清泉县几乎处于自给自足的原始经济当中。由于老百姓经济都不富裕,便导致了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这也更是无法发展的最大制约。第三便是政治因素了,由于种种政治原因,使得清泉县的扶贫基金或者是一一些计划内的改造资金根本无法用在改用的地方上,导致清泉的硬件设施以及一些基础设施根本就无法满足促进经济发展的条件,所以致使清泉年年都是这个样,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发展。至于其它的一些小因素我想基本上都可以归纳到这几点中来。清泉是个农业县,主要是以种植水稻为主,其余的农作物都是一些自足的产物,可以忽略不计。由于比较封闭,虽然是山区土地不多,但是由于地广人稀,所以人均的粮食产量还是很乐观,但是由于‘交’通异常的不通畅造就了粮食价格的低落。这也就直接导致人均收入下降很大一部分,这就是农业的现状,现如今国家取消的农业税,还补发了农田补助农民的收入稍微增高了一点。工业方面主要是几个县级事业企业,不过由于经营的比较‘混’‘乱’几乎都是入不敷出,税收没有创造倒是原本拮据的县财政还得每年往里面投资。后来我和各位清泉的领导同志经过反复研究,觉得要改变清泉贫穷的第一步就是要改善清泉的‘交’通状况………,这次十一五国家的任务是加强新农村建设,我们省里这次人大过后订得目标也依旧是富民强省。只有农民富裕了,国家才能强大,咱们江南省才能走在前面。”刘伟名洋洋洒洒地说了半个小时,基本上把能说的都说了。说的很平实,让人觉得他都是在说事实,但是却在不经意间把自己所谓的先进事迹又全都说了出来,偏偏又让人觉不出又做作的成分。
“咔,第二段拍摄完毕。刘书记,说的很好,说的很中肯,也很有煽动力。”董静淡淡地夸了刘伟名一句,刘伟名笑着站起来谦虚地说了句夸奖夸奖了。接着董静便继续往下派,刘伟名拉出胡远博,把张云佳也叫了过来,每个人都说了一段,当然,都是好话呢。刘伟名早就出了会客室,这种对着摄影机演讲他还是第一次,而且说的还不是什么政策‘性’的东西,不能说那些习以为常的大话套话,这让刘伟名还真有点紧张,不过还好,当领导这么久了,这口才还不错,只要给自己开水,刘伟名保证保证自己可以连续说上个十多个小时。
那边还在拍摄,刘伟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抽’了根烟后便开始批示自己桌上的文件,才批了一下,又觉得不放心,便打了个电话给李军:“李军,今天你们警察局来了记者没有?”。
“哦,我正要和你说这个事呢,中午的时候又打了个电话下来,说是取消了。我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李军也觉得奇怪地说道,但是可以大致上猜出是刘伟名在中间使了什么手段。
“嗯,没来是好事,总比来了好。对了,审问出什么了吗?”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全部审问出来了,他们‘交’代都是冶金厂办公室主任袁全朗让他们这么干的,还给了他们一笔钱。”
“好,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人确实是有教唆收买的嫌疑。”刘伟名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后说道。
“有证据,这些人卡里都有一笔钱,这些钱全都是从冶金厂账户上面打进来的,另外还有这些人的认证,完全可以定罪了。”李军肯定地说道。
“好,马上抓人。”刘明奇那个笑着挂下电话,他这次是铁了心了,得罪他的人他一个也没准备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