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第3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有,只是随便看看,反正暂时也没事做,等下还得出去,就拿点东西出来看看打发时间。- 坐吧,我给你倒杯茶。”刘伟名起身拿了个一次‘性’的被子去给董静泡茶。
董静坐在刘伟名的位置上,翻了翻那份草案嘴里随口问道:“等下还出去吗?看来领导也不好当啊。”
“呵呵,没有的事,只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作为领导等下还是得去看望一下救火的工作人员,随便给他们带点宵夜过去,不能让别人认真工作的寒心嘛。来喝茶。”刘伟名把茶放在董静的面前。
董静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抬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又低下头,望着那份草案嘴里念叨着:“大山镇高新生态园建设草案?这就是你主张建设的那个大山镇的项目吧?”。
“对,现在还只是在构想阶段,过段时间直接去参加省里的招商引资会,看看能不能拉到几个投资商过来。如果没拉到投资商那么这个构想就直接报废了。没办法,凭我们清泉县财政的那点钱是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项目的。”刘伟名坐在旁边的一个沙发上端着自己的茶杯喝着茶说道。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一个领导要管的事情确实很多。”董静明显对这些缺乏兴趣,翻了翻就合上计划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惊讶地说道:“你这是什么茶?味道很不错,清淡,但是香味悠长,很好呢。”
“呵呵,这不是什么好茶。只不过是我清泉一些山上野生的土茶叶罢了,我喝了一次,觉得味道不错,比那些什么龙井普洱好多了,就让人帮我‘弄’到了一些来。你也觉得不错吗?我这里还有一些,你拿点去喝吧。”刘伟名说着走到柜子前面把那一袋子的茶叶都拿给了董静。
“这怎么好意思?我只要一点就够了,我也喝不了这么多。”董静急忙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着。
“没事,这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清泉的这些山上多得是。我明日再让人帮我‘弄’点来就是了。这叫以权谋‘私’,哈哈。你就收着吧。”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董静笑着把那一袋子的茶叶收下。两人都坐着,没有说话。刘伟名正准备找点什么话说的时候,董静突然望着刘伟名,好像在找着什么似的,刘伟名顿时觉得奇怪,而且被一个漂亮‘女’孩子这么盯着刘伟名觉得浑身不自在。
“刘伟名?我怎么总是觉得以前好像在哪见过你。”董静皱着眉头盯着刘伟名说道。
“啊?”刘伟名顿时惊讶一声,心里暗道难道董静喜欢上我了?这么老套的搭讪台词都用出来了。
“你不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董静顿时也是脸一红,连忙解释了一句。然后依旧说道:“我是真的觉得你声音熟悉,不是说你这个人,我觉得你的声音我以前在哪听到过。”
“不会吧,声音像的人很多。或者以前在学校你偶尔听到我的声音也说不定。”刘伟名笑了笑,没有再和董静讨论这么无聊的话题。
“或许吧,我也奇怪,我心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的。”董静也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刘伟名的房间,笑着说道:“你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我很少见过一个人住的男人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的。书上说喜欢收拾房间的男人都是感情细腻的男人,看来你是个感情细腻的人。”董静站起身来看了看房间说道。
“哪里,这些都是招待所的员工帮我收拾的。”刘伟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咦,那个是你的爱人吗?”董静指着刘伟名卧室里面墙上挂着的一张照片说道。
“是,那是我的妻子还有我儿子。”刘伟名望了望自己挂在墙上早不就自己带着金倩和小金哲一起照的照片回答道。
“我能进去看看吗?”董静好像很好奇地道,‘女’人都一个样,就算是再冷漠再超凡脱俗的‘女’人也免不了有点八卦的心里。
“可以,请进。”刘伟名当即请董静进去。
董静走到照片前面,望着照片上面的金倩和小金哲笑了笑,然后道:“伟名,你很幸福。你妻子很漂亮,儿子也很可爱。”
“夸奖了。”刘伟名有点难为情地答道。
董静在刘伟名的房间里面又看了看,然后笑着和刘伟名说了声道别便出了刘伟名的房间。刘伟名坐在沙发上,闻着房间里面残留的董静的清香,心里浮想连篇。董静,一个即使和你很客气地聊着天还不是对你微笑,但是你却依旧觉得她离你十万八千里的‘女’人。这就是刘伟名对董静的感觉。他觉得董静就像自己面前这杯茶一样,清香悠远,而且让人回味无穷久久不能忘怀。
十点的样子,刘伟名接到胡远博的电话,说是已经在下面等他了。刘伟名起身便出了房间,经过董静的房间外,刘伟名停住了脚步,听了听,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淡淡的音乐声。刘伟名笑了笑,然后下了楼,坐上车,直接去了冶金厂。
到冶金厂的时候,火势已经基本扑灭。剩下一堆消防员正在里面扑灭余火,外围都有警察在执勤。刘伟名前去探望了一下,说了一堆官面上的话,然后带着让胡远博和田永军带着夜校直接去了审计大楼看望正在加班加点的审计人员。本来一个个审计人员都怨声载道,但是见县委书记亲自给自己送来了夜宵,一个个顿时都没了声音。刘伟名留着看了会,见没什么事情了,便依旧向黄耀华‘交’代了一下便打道回府。
经过董静房间的时候, 刘伟名又特意听了听。里面没了声音,估计已经睡着了。刘伟名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然后便睡了。第二天,刘伟名起‘床’正准备去下楼吃早餐上班,一推开‘门’就看见正从走廊往这边走来的穿着一身运动装,头发盘起来,肩膀上搭着条‘毛’巾的董静。刘伟名愕然地看了看,笑着问道:“这么早做运动来吗?”。
“是啊,我有个习惯,每天早上起来都习惯出去运动运动。你去上班啊?”董静看着刘伟名也轻微地笑了笑后说道。
“嗯,你吃早餐了吗?一起去吃个早餐怎么样?”刘伟名邀请着说道。
“不了,不打扰你上班了。你去忙吧,我洗个澡也得出去拍外景了。”董静拒绝了刘伟名,然后直接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刘伟名笑了笑,暗道这是自己第一次邀请一个‘女’孩被拒绝。刚准备走,突然进了房间的董静又出来,对着刘伟名的背影喊道:“诶,我终于知道我在哪听过你的声音了。”
“啊?”刘伟名被这么一说‘弄’的完全不明白董静说的是什么。
“昨天我不是说我觉得你的声音似曾相识吗?我终于知道我在哪听过了。”董静笑着走出来说道。
“在哪?”刘伟名也觉得好奇,心里暗道难道自己以前与董静真的认识?
“你是不是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学校的什么晚会?”董静说道。
“晚会?”刘伟名仔细想了想,然后想了起来,说道:“我就在刚进大学那会参加过我们那期的迎新晚会,由于我们是文秘班的,基本上全是‘女’孩子,后来我被赶鸭子上架叫上去表演了一个节目。怎么?你也看到了?”。
“是,我那时是学生会干部,所以参加了。不过那时我就站在后面看了一下,我看不见人长的怎么样,只能看见过大概,而且声音很杂,也没听清楚你的名字。只记得你唱了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是不是?”。董静指着刘伟名问道。
“是啊,你没看清人也没听清楚报幕怎么就知道是我呢?”刘伟名也大感奇怪。
“因为我清楚地记得你的声音,你唱的很不错,‘挺’有感情的。但是最令我难忘的是你在唱之前说的那段话,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你当时说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梦,每个人也都在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十五年前我的梦是能够吃上一顿‘肉’,十年前我的梦是能够继续读书,八年前我的梦是好好读书,将来让我的父母过上好日子,五年前我的梦是能够考上清华。现在,我进了清华,我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梦,但是我现在又有我新的梦,因为这将是我人生的一个新起点。梦就是我们的追求,我们的理想,我们的抱负。我坚信,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努力,我们的未来就一定不会只是一个梦’。我说的对不对?”董静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被董静这么一说就顿时记起来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前自己说过的一段话董静到现在都还记得,有点感动地说道:“好像是这么说的,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只不过我记得说了这段话之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被别人笑做是乡巴佬贫困户呢,让我丢尽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