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第3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那都是那些纨绔子弟罢了,从你说的那段话之后我就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能够这么坚强这么执着,这么多年,每当我受到挫折受到困难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你的这段话和你唱的这首歌。。 更新好快。 没想到,老天真是捉‘弄’人,竟然让我又遇见了你。伟名,咱们‘交’个朋友吧。”董静笑着伸出手。
刘伟名错愕地望着董静,好像发现董静那座冰山有一丝的松动似地,刘伟名也伸手再次握住董静那令刘伟名魂牵梦萦的手。
“我们早就是朋友了,不是吗?”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没有再等董静松开自己的手,他很有自知之明地先松开了董静的手。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好了,不打扰你上班了,再见。”董静松开刘伟名的手走进屋子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伟名,然后笑了笑,直接走进了屋子。
刘伟名看了看名片,笑了笑,“这个‘女’孩都和自己是朋友了怎么还这个态度?枉费自己还以为她这座冰山融化了呢?真是个极品‘女’人。”刘伟名自嘲地笑了笑,越想越觉得有趣,点了根烟,直接下楼去了。
上午,刘伟名走进办公室,就让人把昨天关于冶金厂失火的损失报告‘交’了上来。刘伟名看了看,还好,没有任何的人员伤亡,只不过是损失了一些报废的机‘床’还有一栋废旧的厂房罢了。刘伟名在损失报告上批示了一下,让人把烧掉的废旧大楼在适当的时候拆掉,以作他用。然后便把这份报告传发下去。然后他就失火事情开了一个会,在会上刘伟名严厉地追查这次失火的责任,当然,昨天已经被刘伟名现场免职现在已经在纪委接受隔离审查的尹杰平是拥有最大的责任了,然后还有一批冶金厂的负责人受到了惩罚。其实这些对于这些人来都无所谓,冶金厂反正要改组变卖了,这些人的职务大都都不保了,这个处分最多只不过是让他们降低了一点在政fu内部的级别而已。
忙完了这些,唐华找到刘伟名吗,说是帮刘伟名在清泉租到了一间房子,三室两厅,豪华装修。刘伟名很惊讶唐华在这么忙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帮自己找房子,果然是那句话,领导的事没有小事。刘伟名笑了笑,说让唐华先把房子租着在那,自己有时间去看看,如果合适就住进去,老是住在招待所也不是个事,那毕竟是县委县政fu用作招待用的。
接近中午的时候,黄耀华一边‘揉’着有着明显黑眼圈的眼睛走进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书记,这是审计报告。”黄耀华把一份报告‘交’给刘伟名。
“黄县长,这次真是辛苦你了,一夜没睡好,今天给你放个假,你过两天再去工地吧。”刘伟名亲自给黄耀华到了一杯茶说道。
“不用了,刘书记,这点体力我还是有的,您最好还是看看这份审计报告吧。”黄耀华面‘色’沉重地说着;“哦?”刘伟名好奇望了望黄耀华,起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这份审计报告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后面直接显示有多达三亿多资金不知去向,这是审计冶金厂这十年以来的多有账目之后查出来得,刘伟名暗暗心惊,光查不出来做不上帐的就有三亿,那以其他名目‘插’在账上的资金有多少?刘伟名想都不敢想。刘伟名现在知道清泉为什么会这么穷了,光一个冶金厂就贪污了这么多钱,那其他地方呢?刘伟名拿着这份报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数目实在太大了,如果一旦自己着手处理那这就是一件震惊全国的案子啊,到时候这审查就绝对不是自己可以做主控制的了了的,说不定市里省里都会‘插’手,到时候自己只能看着失态发展。更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一些人到底和冶金厂和尹杰平牵涉多广多深。至于其它的风‘波’刘伟名倒是不怕,这是这十年来的帐,自己才上任一年罢了,要追究事情的责任也是最求上一任县委书记的责任,与自己无关。刘伟名点了根烟,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他完全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办了。
“黄县长,你是老领导,在清泉工作了这么多年了。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可能牵涉到这里面的有哪些官员?不用担心,我只是让你说说好让我心里有个数罢了,不是问话,不会带责任的。”刘伟名望着黄耀华说道。
“如果只是尹杰平这个事情牵涉的官员肯定不是很多,毕竟能直接从冶金厂拿钱的是有那几个领导罢了。但是问题是一旦把这些人牵涉进来到时候一茬这牵涉可就太广了,据我所知,咱们的纪委书记林军还有公安局长李军以前就与其中的一些人关系过密。”黄耀华没有说的太明确,他的意思就是说,自己这边的人就只有林军可能牵涉其中。
“林军,李军,林军。”刘伟名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林军和李军的名字在办公室里面来回渡步着,他现在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他只是想查查帐,查出一些证据让尹杰平下监狱,但是现在这帐一查出来太让他意外了,完全超过了他的控制范围了。这件事一旦查出来那就真的是把整个清泉都架在火上烤,这可是一件实打实的官场地震,大家想一想,光是坐不上帐的资金就有三个亿,加上上了账的资金这得有多少人在里面贪污?这要是一闹出来上来受到舆论压力肯定会一查到底,到时候什么虾兵蟹将都会全部挖出来,可能到时候出现的局面就是一查过后刘伟名担心清泉就不剩几个官员了。刘伟名现在知道为什么担心自己查账的只有尹杰平了。
“黄县长,你先回去歇息吧。”刘伟名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了几分钟后转身对黄耀华说着。
黄耀华也明白刘伟名现在的难处,站起身来朝刘伟名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刘伟名拿着那份审计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仔细地看着。最后拿起笔在纸上写着李军和林军还有尹杰平三个人的名字,思考良久之后刘伟名依然拿起电话拨了李军的号码,让李军马上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李军对于刘伟名的召唤一向来的比较快,虽然县公安局与县委县政fu有一定的距离。十多分钟之后李军便出现在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书记。”李军进来就嬉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铁着脸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对李军指了指,说道:“坐。”
“诶。”李军见刘伟名脸‘色’不对便老老实实地坐下不敢再‘乱’说话了。上次唐华被刘伟名当着自己面一顿臭骂的情形他可还记忆犹新。
“你看看这份报表然后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我,仔细认真点看。”刘伟名直接把手中的审计表递给李军,然后又说道:“这是冶金厂的审计报告。”
刘伟名自顾自地拿出烟点上,自己到饮水机前面给空着茶杯续了一杯水,然后端着茶杯走到窗户前面站立看着窗外。虽然审计表上的数字文字不多,但是李军却看了很久。
刘伟名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端着茶杯走到位置钱坐下。然后对李军说道:“看完了吗?”。
“看完了,刘书记。”李军听刘伟名这么一问把手中的审计表放在刘伟名的面前。
“李军,我今天不是代表政fu也不是代表党,我只是代表你的同事。你现在真实地告诉我,你和这里面有没有任何的纠结关系存在。”刘伟名异常认真严肃地对李军说道。
“没有,刘书记,我向上天保证,我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李俊也很坚定地道。
“没有?你是说你与冶金厂没有任何的利益纠葛是吗?”刘伟名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没有,我与冶金厂确实没有任何的关系。您知道,我的职位与冶金厂的联系不大。”李军回答的很坚决。确实,公安局与一个平级的事业单位之间确实存在不了太大的利益纠葛。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假如我把这件事情抖出来一查到底最后会不会牵涉到你的身上去,你最好自己想清楚会不会。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也保不住你的。”刘伟名这次说的十分明白了。
“这个?”李军这次犹豫了一下,然后便皱着眉头紧紧地思索着。半饷后才道:“应该不会吧。”
“不会吧?到时候被双规了就不是吧不吧的问题了,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告诉我答案。”刘伟名一点也不给李军的面子,这种事情是开不了玩笑的。
“不会,我虽然与一些同志之前确实存在一些利益的关系,但是都是一些小必系,比如捞个人什么的之类的,我那时候不是常委也没有太大的权利,所以很难与这些可能存在问题的同志有什么利益关系。我的关系都是在直属下手那里,我想我们公安系统内的人应该与这件事情不会存在关系。”李军这次回答的也很直白,说白了就是他与这些领导之前不存在什么利益的‘交’换,他收受的好处都从他们公安系统里的那些官员手上的来的。
“没有就好,以后做事说话切忌三思而后行,像这个事情就是个例子。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刘伟名直接对李军说道,他叫李军来的目的也就是想问李军与这件事情是否有关系,是否会影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