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第31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唉,刘书记,谢谢您的关心。-叔哈哈- 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李军说着走了出去。刘伟名见李军走出去之后没有停留,虽然已经是下班而且到了中饭时间了,刘伟名依旧把林军给叫到了办公室。
二话不说,直接把这份审计表‘交’给了林军。林军一看上面的数字就傻了,当即对刘伟名道:“刘书记,这个事情千万不能报出来啊,一旦爆出来我就真的完蛋了。”
“你与冶金厂存在直接的利益问题吗?”刘伟名早就猜想到了这个问题了,一个贪污集团第一个要买通的就是纪委,而且以前林军本来就与王卫国走的比较近,所以这个问题已经是个世人皆知的问题了。
林军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一个纪委书记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贪污,这该是多么难堪的事情。就像一个大学教授对别人讲其实自己不会写字一样。
刘伟名看了看林军,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纸,然后直接将这张纸撕掉,放进桌上的那个大烟灰缸里点燃了。
“谢谢刘书记,我林军以后一定肝脑涂地。”林军感‘激’涕零地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纸我是撕掉了。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我会向外宣布,审计一切正常,冶金厂不存在任何问题。但是,尹杰平你一定要给我审出问题来,不然我刘伟名脸往哪搁?”刘伟名狠狠地说道,不是他刘伟名怕而把手中的审计表撕掉。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了林军,自己要是把事情爆出来对自己就没有一点好处了,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是傻瓜才会做的事。
“这个这个我…我会想办法的。”林军虽然有点犹豫,但是还是很坚决地点了点头。
“审问尹杰平审问出了什么吗?”刘伟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之后问道。
“尹杰平死口咬住这些钱都是他儿子给他的。”林军面‘露’难‘色’。
“他儿子?他儿子是干什么的?”刘伟名问道。
“他儿子在做生意,在广州,听说是个‘挺’大的老板。”林军如实说道。
“大老板?”刘伟名在心里细细地考虑着,暗道这事就难办了,‘私’人老板这钱财去向就无法查证,要想断定尹杰平说的是假话就更难了。刘伟名在桌子上面慢慢地敲打着。然后又问道:“这个尹杰平平时生活作风怎么样?比如在‘女’人方面。”
“在‘女’人方面他一向都‘挺’保守的,没听说过有什么‘花’边新闻。”
刘伟名听着林军这么一说,就彻底没撤了,点了点头,半饷后才长出一口气后道:“你把他放了吧,过段时间我会把他安排进老干局任局长的。吃了饭了吗?一起吃饭吧。”刘伟名说着站起身来。
“刘书记,我最近知道清泉有一个好吃的饭店,不如我们去那吃吧。”林军一听马上接口说道。
“好吧,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喝过酒了。你要不要叫上其它的一些同志?大家一起吃顿饭,以后也好有个照应,今天这个事情就让我为难了,你们以后办事还是都互相帮衬点好。”刘伟名深有感触地说道。
“我知道了,刘书记。您现在这等一下,我去邀请一下各位同事。”林军说着就急冲冲地走了出去。他现在的心情就犹如劫后重生一样,要多兴奋就有多兴奋,现在他的手还在抖呢。
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唐华,让唐华中午去陪一下那些媒体记者。然后便坐在办公室里‘抽’了根烟,烟刚‘抽’完林军便走了进来。说是都联系好了。
“走吧,去吃饭吧。”然后便率先走了出去,下面的时候田永军已经在等了,刘伟名下了车直接让田永军开着车跟着林军的车走。车子在县城七转八绕,最后到了一个饭店‘门’口,刘伟名看了看这个饭店,装修的还比较好。正准备下车,林军走上来,替刘伟名打开车‘门’,刘伟名走了出来,笑了笑到:“林书记不必如此客气,你还是我的前辈,你这么客气倒是让我难堪了。走吧,进去吃饭。”
林军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然后赶紧跑到刘伟名前面走到前台,不知道说了什么,立即就有一个服务员领着刘伟名走进了一个包间。一进包间,刘伟名便在上位的位置上坐下,像今天这个饭局这个位置肯定是他坐的,他不坐这个位置便没人敢坐,所以刘伟名倒是直接大喇喇地坐在那,没有说什么,直接‘抽’烟,今天他心情确实不怎么好,自己费尽心机,‘花’了很大的‘精’力和代价想‘弄’垮尹杰平,最好可以把王卫国拉进来,但是最后,却以为查出来得结果太让人触目惊心而不敢动弹,这让刘伟名怎么觉得都不是个滋味。
但是刘伟名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知道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暗道自己还是不够成熟。要是金清平来做的话,肯定不会像自己这么草率,在还没有‘弄’清楚冶金厂到底是个多大的问题就贸然动手的。现在刘伟名‘弄’的自己上不上下不下。‘弄’出了一个这么大的动静去审查冶金厂,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心里想着,这王卫国等人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笑话自己呢。刘伟名紧紧地捏住拳头,对自己说道:“以后做事以一定要有十足把握才去做,要学会稳重,再也不能这么草率了。”
刘伟名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小口,就见有人进来了,进来的是李军。
“刘书记,让您久等了。”李军进来就给刘伟名散了一根烟。
“我也刚来,坐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他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接着便是史俊伟、黄耀华,最后连张云佳也来了,最让刘伟名觉得奇怪的是唐华最后也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去招待那些记者的吗?”刘伟名直接问道。
“我让县委办的副主任还有宣传部长去了,我听林书记说您请吃饭我就立马过来了。”唐华有点害怕地说道。
刘伟名看了看正一脸不知所措的林军,又看来看正在偷看自己的唐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林军不知道唐华有自己给的任务就叫了他,估计是说了自己也在。这唐华一想自己在哪会放过这么一个和领导接触的机会,便把事情推给了别人自己屁颠屁颠地就跑了过来了。
“都坐下吧,今天可不是我请客,是林书记请客。林书记,大家工作了一个上午也都饿了,你让服务员早点上菜吧。”刘伟名看了看人都到齐了就说道。想着想着,刘伟名打了个电话,让正在外面等自己的胡远博也给叫了进来,田永军说是家里今天有点事情送刘伟名过来就和刘伟名请了假了。刘伟名让他把车开回去,自己等下坐别人的车回去,可是田永军打死都不肯,说自己打车回去,并说了,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的。刘伟名问他家里出了什么事,他怎么都不肯说,刘伟名也没有办法。田永军走了,让胡远博一个人在外面,刘伟名觉得也不是个事,自己也是当秘书出身的,虽然领导在里面吃,秘书在外面吃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刘伟名觉得还是不好,就直接把胡远博叫了进来了。
“远博,坐在李局长边上吧。这些领导你平时也都经常见到,不要觉得局促。”刘伟名对走进来有点局促不安的胡远博说道。
“是啊,胡秘书,坐着吧。大家平时都是同事,别这么生疏。”李军豪爽,直接拉着胡远博坐在自己身边。
林军出去了一会儿,估计是早就在这里订好了位置和菜了。不一会儿李军就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瓶茅台和两条中华烟。走过来直接没人发了一包烟,并且开好酒瓶准备给刘伟名倒酒。
“算了,林书记,我自己来吧。你还是我的前辈,让你倒不合适。”刘伟名站起来说道,他不是个喜欢摆谱的人,反而觉得摆谱听不合适的。
“刘书记,您坐,您在这里是领导,这杯酒说什么我都得给你倒上,我前面就问过胡秘书了,您今天下午没有工作安排,所以今天您一定得喝个痛快。”林军硬是要给刘伟名倒酒,这么说了刘伟名也没办法,硬是让林军给自己杯子里给倒的满满的。
林军给刘伟名倒了酒之后,然后提着酒瓶对大家说道:“大家都是同事,今天领导就只有刘书记一个。今天是我做东,所以作为主人我得给你们每人倒一杯酒,你们谁也别拒绝。”林俊说完给每人倒了一杯酒,轮到胡远博面前,胡远博是怎么也不肯让林军倒酒,自己坚持倒了一杯酒,还自己仰头喝了一杯,说在这自己职位最低,这杯酒先干为敬。刘伟名笑了笑,胡远博这小子还不错。
林军倒酒终于倒到张云佳面前了,张云佳立马站起来,说道:“林书记,我真的喝不了酒。”
“不行,张部长,你怎么都得喝一点,不喝就是不给我老林面子,少喝一点就是了。”林军说这就要给张云佳道,林军这么一说张云佳也面‘露’难‘色’,但是也不好拒绝。林军又开了第三瓶酒准备给张云佳倒酒。
“林书记,算了,云佳确实不能喝酒。在林阳的时候就是一喝就倒。我们几个男人喝就行了。云佳就以茶代酒吧。”刘伟名看不下去了便直接说道。
刘伟名这么一说了林军哪会说什么,提着酒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这时服务员已经把满满的一桌子菜上满。见菜上了,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和动筷子,这是规矩,吃饭前一般领导都得说点什么才能吃的。
刘伟名端着自己的杯子,直接开口说道:“今天是林书记请客,但是,我现在借‘花’献佛,在这里给大家敬一杯酒,大家不要动杯子,这杯我一个人喝就行了。”,刘伟名说着把一杯酒直接喝掉,旁边的林军立马给刘伟名倒上。
“这杯酒,我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喝呢?因为我想敬大家。我刘伟名独身一人顶着个县委书记的名头来到清泉县,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地来的,在这里没有任何根基,没有任何的人脉。虽然官面上的话说的好,外调的官员组织就是你的娘家。但是那些都是些没有任何用的套话罢了。我刘伟名在清泉县‘摸’爬滚打了这么一年 ,到现在也算是终于站稳了脚跟,靠的是什么?靠得不是我刘伟名有多么聪明多么的有能耐,或者是说在上面的关系多么扎实,这些都是假的,我能在清泉这个本地势力异常强大的地方站稳脚跟靠的都是各位一直以来对我不舍的支持,这个才是真的。说实在话,我很感动。我刘伟名在官场是个菜鸟,从大学出来,到现在总共才两年的时间。可能你们也发现了,我自己也觉得,我做人做事都有许多的地方不到位,不成熟。各位都是长辈,以后假如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请各位不要介意。假如以后我刘伟名做事有什么地方做事太过于离谱各位请当面说我,我刘伟名绝对不是个不能接纳意见的人。为这个,我再喝一杯。来,大家干一杯。”刘伟名一口气说了一段话,就像是在开会似的,大家都仔细地听着,刘伟名一说干杯。众人才站起来和刘伟名一一碰杯,然后都是一口干掉,当然,除了喝茶的张云佳只是淡淡地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刘伟名望了望胡远博说道:“远博,以后出去了还得让各位领导照顾你,给各位领导倒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