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第3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胡远博一听,当即站起来给众人一一倒酒,当然,最先的还是给刘伟名倒上。.最快更新访问: 。 胡远博一边倒酒刘伟名一边说道:“都说在官场上,一人为虫,三人为龙。这个道理相比大家都是知道的,今天我让林书记把大家叫在一起吃这个饭就是想让各位以后在工作上都多多的互相帮助。今天我也就不说那些白话虚话了,我就直接说了,再坐的都是一船上的人,要翻咱们就得全部沉下去。所以大家都得互相帮助同心协力。虽然现在清泉的情况表明上看起来比较好,但是实际上呢?实际上怎么想大家比我清楚,所以情势依旧不容乐观。我刘伟名在这里就直说了,我刘伟名到清泉来是干什么的?就是来‘混’政绩的,清泉是我出来工作的第一个地方,我必须得把他给管好了。所以,你们大家不要只看着现在的这点小利益,尽心帮我刘伟名把清泉‘弄’好,到时候的利益比现在大的多。我刘伟名不敢说多大的大话,但是我可以说一点,只要大家真心帮助我刘伟名,我刘伟名可以保证大家在清泉的日子比以前好过,比现在好过。即使以后,我刘伟名走了,不管走到哪里,处于什么位置,我都不会忘记大家现在对我的这份恩情。所以,请在座的各位以后在工作上面尽量团结一点,有什么事情不要各自干各自的,都商量一下之后才做,这样最后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我刘伟名说的第二件事情。再敬大家一杯。”刘伟名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特别好,喝了一杯又是一杯,可能是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原因吧。
“第三件事,就是关于胡远博的。说心里话,我对这个小伙子很看好。们这次党校我会让他进去学习,等到党校毕业了,出来工作的时候群殴希望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能给他帮助的地方尽量帮助一下。我今天的话就说完了,远博,一一敬各位领导一杯吧,今天下午我放你假,你尽避喝。”刘伟名想着过段时间党校就要开课了,就着这个机会帮胡远博建立一下关系也是好的,对于自己这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对于胡远博来说,这以后可是受益匪浅的事情。
胡远博酒量本就一般,这一轮酒下来,走路都开始有点飘了。中途去了洗手间吐了一次,回来的时候面‘色’才好一点。等胡远博敬完之后,一个个就都开始轮流地敬着刘伟名,江南省辟场上的酒风本就强悍,而且这也确实是刘伟名在清泉来第一次和这些人喝酒。所以这些人一点都没有把刘伟名这个县委书记放在心里,一杯一杯不停歇地灌着刘伟名。刘伟名本来心情就不顺,也有点要喝酒的冲动,所以来者不拒,看的在一旁的张云佳那是心惊‘肉’跳。当第十五瓶茅台见底的时候,刘伟名终于开始抵不住了,身子都开始摇晃了,这十五瓶酒他一个人起码干掉了六瓶,这就是他的海量。但是再海量也禁不住一群人的围攻。不过刘伟名快倒下的时候唐华李军林军都已经趴在桌子上了。剩下黄耀华这位老酒疯子和史俊伟这位在部队练出来得酒缸依旧没有倒下,还在于岌岌可危的刘伟名碰杯。张云佳终于说不下去了,开口说道:“史部长,黄县长。算了,别喝了。再喝下去咱们县委县政fu所有的主管领导就都醉了,到时候说出去可就是个大问题了。”
听的这么一说史俊伟和黄耀华两人才停止了。然后个人的司机都把个人带了回去,剩下半醉‘摸’样的胡远博扶着刘伟名上了那辆捷达,不过车由张云佳开着。开到县委之后,张云佳直接让半醉的胡远博自己回去算了,自己撑着刘伟名慢慢地走回房间。刚到刘伟名的房间‘门’口,就碰见刚刚拍外景回来的董静。
董静看到刘伟名这幅‘摸’样连忙问道:“张部长,刘书记怎么了?”。
“官场酒桌上的那些事你还不知道?被灌的。”张云佳气喘吁吁地道,这一百多斤的刘伟名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是多么重的一个重量啊。张云佳发现自己根本没法伸出手来刷卡开‘门’,于是对董静说道:“董记者,麻烦你帮我刷下卡。”
“哦,好的。”董静连忙把自己手中的文件和资料放在地上,然后走过来接过张云佳的卡把‘门’打开,然后帮着张云佳把刘伟名一起扛到了‘床’上。
“刘书记怎么醉成这个样子啊?我们原本还打算今天下午向刘书记做个专访呢。”董静也皱着眉头说道。
“估计今天下午的专访是做不成了,看他这个样子没有几个小时是不会醒的。”张云佳说着就冲进洗手间开始拿出‘毛’巾给刘伟名擦着脸,然后用‘毛’巾给刘伟名敷在额头上面。
“那我等下去跟其他几个媒体的记者说一下,让他们先回林阳,不要等我了,我们明天等刘书记醒了再来做专访。”董静无奈说道。
“真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回事,就算能喝也顶不住这么喝啊。”张云佳又拿了条‘毛’巾开始给刘伟名擦手,一边擦手一边埋怨着刘伟名。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不经意说出来的话和流‘露’出来的表情在董静看来却觉得大为暧昧,特别对于第六感特别敏感的‘女’人来说。
“张部长与刘书记好像很熟悉?”董静好奇地问了一句。
张云佳听的董静这么一问,当即明白自己刚刚的语气有问题,不禁脸上一热,有点脸红了起来。随即说道:“是啊,我和他已经认识有两年了。他刚分进省委的时候就和我在一个办公室,那时候我的办公桌和他的办公室是挨在一起的,大家每天都是面对面工作着。后来他分来清泉,不久我也分来了。他是个很不错的人,我们除了是同事之外,也是很好的朋友。”
“哦,刘书记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张部长能和我说说刘书记是个怎么样的人吗?这样也方便我们做专访的时候更好地找切入点。”董静点了点头,若有所悟地问道。
“他啊,是个打死都不服输的人。你可能不知道他这一生吃过多少苦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小时候家里穷,根本没法支付学费,他从小就开始靠着自己的能力出来赚钱上学,收破烂,在砖厂搬砖。后来读大学了一边上学一边在外面跑业务。他能有今天这一切,在别人看来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的岳父娶了一个好老婆,但是在我看来,他拥有现在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争取得来的。他很坚强,自己心里有什么事从来都不会说出来,只会自己一个人在心里‘蒙’着。但是也是一个很细腻的男人。”张云佳说着说着就开始自己也有点入‘迷’了,连手上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
董静默默地望了躺在‘床’上的刘伟名一眼,她没想到刘伟名是这么一个有故事的人。不由自主地与张云佳对望了一眼,然后说道:“果然是个侠胆柔情的男人。”
“到底是董大才‘女’,概括的非常好。确实是这样。”张云佳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顿时尖叫了起来。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对董静说道:“董记者,反正你们下午也没法采访他,下午有事就请你帮忙帮我看一下他,如果他要喝水就麻烦你给我帮他倒杯水。我现在马上得去开一个会。好不好?”。
“行,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作为学姐照顾一下学弟也是应该的。”董静开了个玩笑说道。
“你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张云佳好奇地问道。
“嗯,我们在学校就见过一次了,只不过那时候都没什么印象,我比他大两届。”董静笑了笑说道。
“哈哈,看来真是有缘了。那就多麻烦你了。你帮我照顾一下他,我下了班就过来,真是谢谢你了。”张云佳说完提着自己包就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
董静望着急忙跑出去的张云佳,又看了看挂在墙上金倩的照片,在嘴里嘀咕着:“张云佳和刘伟名到底是什么关系?”,说完之后不由自主低头看着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你究竟又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侠胆柔情?你真的是吗?”。
“水…水…。”就在董静望着刘伟名发呆的时候,刘伟名突然张着嘴不停地叫着。把董静从发呆状态中惊醒,董静连忙到客厅拿起刘伟名喝水用的杯子给刘伟名倒了一杯水,拿着水杯走到刘伟名‘床’边,一边走一边喊道:“别急别急,水来了水来了。”董静有点手忙脚‘乱’的味道,估计是从来没照顾过人。
董静坐在刘伟名身边,拿着水杯就往刘伟名的嘴里倒,可能由于倒的太极也可能是出于‘迷’醉状态的刘伟名喝的太急了,一下子就咳嗽了起来,惹得一杯水全部倒在了刘伟名的脖子上。刘伟名可能突然被温水烫了一下,手一顿‘乱’舞。不经意地一直胡‘乱’舞动着的手就在董静那饱满的‘胸’部上狠狠地蹭了一把,蹭的董静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冷若冰霜的脸上也不禁一红。
“你还真是柔情,喝醉了手还‘乱’动。”董静红着脸埋怨了一下,然后走进洗手间拿出‘毛’巾帮刘伟名把脸上的水擦了一把。可是水全倒在了脖子上了,刘伟名衣服都全部湿了。这下轮到董静纠结了。董静在心里反复纠结着要不要帮刘伟名把衣服脱下来。最后还是怕刘伟名感冒,一狠心掀开被子。开始解着刘伟名的衣服扣子,一边解着刘伟名的衬衣扣子董静的脸不禁红的像是什么似的。这可是她这一生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近一个男人,更有的是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脱衣服,对于董静来说,这是一个多么难为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