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第3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董静解着刘伟名衬衣的扣子,手不禁在颤抖着,因为她清楚地闻到刘伟名身上除了有刺人的酒‘精’味道之外,还有一股男人特有的味道手上也传来男人身上烫人的体温,这股味道对于董静来说是这么的好闻,刘伟名身上的温度也开始令董静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 更新好快。 好不容易解开了刘伟名衣扣,董静把刘伟名的衬衣掀开,准备脱下来,可以展现在董静面前的是刘伟名身上结实的肌‘肉’,那是一种男人阳刚的表现,是一种男人的‘诱’‘惑’。
‘女’人的‘诱’‘惑’力靠的是‘胸’部和屁股,而男人就是身上那结实的肌‘肉’和男人身上的温度,这两样东西也同样能够勾起‘女’人的**,就像男人看到chi‘裸’的‘女’人会冲动一个样。
望着刘伟名身上一块一块的肌‘肉’董静不仅有点心惊‘肉’跳感觉。而更让董静感到震撼的是刘伟名身上那一条条疤痕,这些疤痕是上次刘伟名在救李梦晴跳下沱江逃亡的时候在江底留下的,本来按时擦‘药’是不会留下伤痕的,可是那个时候的刘伟名哪里还会有心思来管这些。由于一直没有理会,所以这些伤痕就留了下来。害得刘伟名每次和一个‘女’人做的时候都得解释一遍这是自己爬山时候不小心跌下而造成的。但是不明就里的董静却不会这样的认为,因为她不知道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她更没有从疤痕的深浅程度来观察这些疤痕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本事。望着这些疤痕董静嘴里不由自主地感叹着:“你小时候到底受过多少苦?为什么身上会有这么多的疤痕?”
由于认定了刘伟名身上的这些疤痕是小时候受苦而留下的,董静身上‘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开始泛滥。董静不由自主地用手指颤抖着抚‘摸’刘伟名的‘胸’膛上的疤痕,除了感受到疤痕的凹凸不平之外,刘伟名还感受到了刘伟名身上那结实的肌‘肉’和透体而来的温度。‘弄’的董静不由自主的缩手。她都开始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燥热不安了。
董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把刘伟名的衬衣从身上脱了下来。望着身上的水痕,董静又拿出‘毛’巾在刘伟名的身上擦拭着。可这时不安分的刘伟名又开始有动作了。只见他在嘴里嘟喃着:“董静。”这句话吓了董静一跳,她还以为刘伟名醒了呢,抬头慌张地一看,只见刘伟名闭着眼睛在那傻笑着,明显地就是在做梦。
“冰山雪莲,嘿嘿。董静,你真的很漂亮,愿意嫁给我吗?”
董静心还没放下来,刘伟名又开始说话了。难怪古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从见过董静之后刘伟名一静下来,心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董静,想着董静那冷若冰霜的美好面容和身上那令人着‘迷’的气质。所以这几天晚上刘伟名总是会梦见董静,甚至是关于董静的‘春’梦。很显然,他现在梦到的肯定是在向董静求婚的情节。幸好,刘伟名还没有梦到和董静做的情节,不然的话,他这一世英名可就真的毁于一旦了。
董静一听刘伟名这么一说,脸更加红了,她当然知道刘伟名现在梦到的是什么。嘴里不禁生气地骂道:“果然是柔情,都有老婆了做梦还想着其它的‘女’人。真是…真是…真是个流氓。男人都是一个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骂完之后董静又笑了笑,自言自语地道:“只不过是想象罢了,起码他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举动。还算是个好男人吧。”笑了笑站了起来。然后帮刘伟名盖好了被子。见刘伟名睡的安详了,便无聊地在刘伟名的房间里看了看。抬头便看见刘伟名房间的书桌上面用‘毛’笔写着一行字:“我心有猛虎,轻嗅蔷薇。”字迹说不上有多好看,但是却刚劲有力,只有其的一股味道,这几个字是刘伟名有时候晚上无聊的时候自己写的,书法一直是刘伟名的一个业余爱好,只不过练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见他写出过一幅好字来。当然,写这几个字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刘伟名从书中偶然看来的,觉得与自己的某种理念很像,便写了下来。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几个字会惹得董静的注意罢了。
董静其实是个很古典的‘女’子,她喜欢安静、喜欢音乐、喜欢文学、喜欢书法。对于古典的一切她都很有兴趣。见到刘伟名的这幅字画她几乎有点找到知己的感觉,对刘伟名的印象大为改观。
当然,刘伟名肯定是没有醒来的,他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期间张云佳下班过来看了刘伟名一次,但是见董静在这,她也不好留在这里陪刘伟名。见刘伟名睡的安稳她便出去了。剩下董静一直坐在刘伟名的房间里拿着一本书在那看着,期间数次为刘伟名倒水。
直到晚上,刘伟名才悠悠然地醒来。刘伟名扶着疼痛‘欲’裂的脑袋,一睁眼便看见了正坐在一旁看着书的董静。刘伟名大为惊讶,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依然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这心才安定了下来。
一边扶着脑袋,一边从‘床’上做起来,刚起身就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这可吓死刘伟名了,刘伟名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董静心里暗道难道自己又酒后l‘性’把董静给办了?不过又看董静一脸恬静的样子似乎不像。
董静正看着书,忽然听到‘床’上传来动静,看了看,发现刘伟名醒来了,便笑了笑起身往刘伟名身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醒了啊?”说完便看到了刘伟名惊讶地望着自己chi‘裸’上身的表情。董静不禁脸上有点红红的,有点害羞地道:“前面喂你喝水的不小心把水洒在了你的身上,所以…所以才帮你把衣服给脱了。”
“谢谢你,董静,给你添麻烦了。”刘伟名有点感动地说道。
“没事,我也就给你倒了几杯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怎么喝这么多酒呢?喝酒‘挺’伤身的,以后还是少喝点的好。”董静询问着刘伟名,透着一丝关怀的意思。
“还好,就是头有点痛罢了。我其实很少喝酒的,不太喜欢喝酒,只不过有时候应酬没办法,再加上今天有点烦心事所以想喝点酒。”刘伟名尴尬地说着,然后从‘床’上爬起来,但是发现自己chi‘裸’着上身,有点不好意思地望了望董静。董静也看到了刘伟名chi‘裸’的上身,有点害羞地转过身子,手里拿上自己的书对刘伟名说道:“你没事了我就先出去了,假如你有什么不适的话叫我,我就在房间里。”董静说完不等刘伟名说话就走出了刘伟名的房子,顺带地帮刘伟名把‘门’关上。
刘伟名望着董静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嘴里嘀咕着:“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只是有点太冷了。都不给人接近的机会。”笑着刘伟名闻着满身的酒气,直接扯过一条‘毛’巾去了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回到房间,把房间里面的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因为刘伟名已经帮钟丽辞职了,说是让钟丽在去林阳之前好好在家陪陪父母,钟丽也没拒绝。所以刘伟名这些天的房间都是整理的。整理了一下之后,刘伟名突然感觉自己肚中空空的,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晚上八点了。想起董静肯定也没吃饭,便拿过自己的外套穿上。直接关上‘门’,走了出去。
刘伟名走到董静的房‘门’前敲了敲‘门’,只见里面传来董静的声音:“是伟名吗?‘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刘伟名拧开‘门’锁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进去发现董静正在写字台前面泡着泡面,刘伟名惊讶地说道:“你怎么吃这个?”。
“这么晚了,我也懒得出去了。泡面‘挺’好,‘挺’方便的,而且我们‘女’孩子也吃不了多少。”董静笑了笑说道,直接端着泡面往饮水机而去。
“怎么能吃泡面呢?对身体不好。董静,你今天都照顾了我一下午,我请你出去吃顿饭吧。”刘伟名直接说道。
“不用了,大家都是校友,我就住在这隔壁照望你一下是应该的。真的不用了,我吃泡面就行了。”董静对着刘伟名的邀请不为所动,坚持往方便面的盒子里面倒着热水。
“那怎么行?你照顾我一下午我都不请你吃顿饭怎么说的过去?再说了我自己也还没吃,你总不至于让我一直在这里邀请你吧?我可是真饿了。”刘伟名做出一副很饿的‘摸’样。
董静为难地看着刘伟名,最后还是妥协了。对刘伟名说道:“那你到外面等我一下吧,我换套衣服。”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退出了房间,把‘门’关上。一边点着烟一边在‘门’口等着。不久董静便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刘伟名看了看董静,只见董静穿了一身洁白的连身裙子,很好看,刘伟名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此刻的董静。
“走吧。”董静被刘伟名望的有点不好意思地催促着。
“嗯,好。”刘伟名清醒过来,转过身子往前面走着。
“你要少‘抽’点烟,烟酒都对身体不好的。”董静淡淡地说着,跟在刘伟名的身旁。
刘伟名错愕地望了望董静,然后把烟摁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起身和董静两人走进了电梯。
“怎么不见你们采访组的其他记者?”刘伟名在电梯里面问答。
“他们拍完了外景就都回林阳去了,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我们省电视台的几位同事了。本来我们今天下午是准备对你做个专题就回去的,但是…,所以我们就只能明天对你拍完专题才回去了。”董静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一听原来是自己喝酒误了人家的事,当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对不起,耽误了你们的时间了。”
“没事,本来也就累了,我就当给他们放了一下午的假,让他们到清泉好好玩玩了。”董静轻微地笑了笑说道。刘伟名觉得董静笑的弧度很好看。
两人走到招待所的大‘门’,刘伟名对董静说:“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开车。”说完刘伟名便走到停车的地方,把自己的r8开了出来。停在董静的身边,摇开窗户说道:“上车吧。”
董静稍微惊讶地看了看刘伟名的车,但是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顺便找个地方吃点算了,不用太破费,我其实不饿的。”董静坐在副驾驶位上轻轻地说道。
“在清泉这地方能找个破费的地方吃饭还真的很难。你不用对我太客气,虽然现在公务员的薪水不是太高,但是吃顿饭还是绰绰有余。”刘伟名笑着开了个玩笑,他觉得董静对自己太过于见外和客气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董静听完刘伟名的话后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看着窗外。刘伟名开着车,觉得这样的气氛太过于尴尬了,不由得想起了前面自己担心的事来。于是微微侧过头对董静道:“董静,我想问你一下,我今天下午睡觉的时候没有‘乱’说什么吧?我这人有说梦话的习惯,我没说什么让你难堪的话吧?”。刘伟名有自知之明,他身边的‘女’人已经数次对他说过他在睡梦中叫别的‘女’人名字的事情了,但是还好,刘伟名在金倩身边睡觉的时候每次都是坚持等金倩先睡着自己才睡。怕的就是自己睡觉的时候胡言‘乱’语被金倩给听到。
刘伟名的话一说出口,董静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刘伟名的那句“冰山雪莲,嘿嘿。董静,你真的很漂亮,愿意嫁给我吗?”。不由得脸一红,但是嘴上还是依然说着:“没有,你一直睡的很安静。”
“那就好,那就好。”刘伟名放下了心来,见气氛有点尴尬,刘伟名又问道:“董静,为你个问题哦。你别介意。”
“你问吧,干嘛对我这么客气。”董静可能也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微微笑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