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第3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有男朋友了吗?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随便问问,你不回答也没关系的。。 更新好快。 ”刘伟名一说完就怕董静误会自己对她有意思,立马解释道,虽然他心里确实是对董静有意思。
“没有,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我今年都二十七岁了,你是不是觉得二十七岁是老姑娘了?”董静没想太多,顺口说道,说完之后也开了个玩笑,她好像完全不在乎说出自己的年纪一样。
“没有,只是觉得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没有男朋友有点惊讶罢了。你身边追你的男孩子肯定很多吧?”刘伟名笑着问道,随手拿起放在自己身旁的打火机和烟,正准确点烟,发现董静坐在身边,便又尴尬地把烟放下。
“你想‘抽’烟就‘抽’吧,我对男人‘抽’烟并不反感,只是‘抽’烟真的对身体不好,能够少‘抽’就尽量少‘抽’点为好。我开下窗户就行了。”董静看着刘伟名的动作觉得刘伟名有时候也‘挺’可爱的,一边开着窗户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算了,我还是不‘抽’了,听你的话,尽量少‘抽’。呵呵,你还是说说我的问题吧,我对这个问题可是很感兴趣,你是不是眼光太高?伯父伯母很着急吧?”刘伟名继续追问着这个问题,他确实是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也没有眼光高不高的问题,主要是没遇到能让自己有感觉的男人,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再说了,‘女’人也并不一定要嫁人是不是?我觉得有时候一个人生活还‘挺’好的,起码不会有约束,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我这样的人不适合结婚,我有洁癖,不喜欢外出,不喜欢吵闹。我想没有几个男人会受的了的。”董静有点自嘲地笑了笑。
“也不一定,这个世界总会有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五‘毛’的,碰上了就是一块了。我现在都开始有点后悔当时结婚太早了,有家庭有孩子就表示着你身上有了压力。成家之后要是再想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地生活就不可能了。晚点结婚好,单身生活也算是一笔财富。”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所以他便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刘伟名把车停在整个清泉最好的酒店外面,然后自己下车。刚准备去帮董静开车‘门’,董静就自己走下车来了。
“你啊,不是说了随便找个饭店吃顿饭算了吗?”董静抬头看了看装修不凡的酒店,带着埋怨地看了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笑了一笑,然后开了句玩笑道:“我天生就不是个随便的人,所以做不出随便的事。”
董静没想到刘伟名会这么一说,不仅脸上也笑了起来。低声说着:“你还真不随便。”
“那是,走吧,再不进去就没座位了,这里生意‘挺’好的,位置都是要预定的。”刘伟名笑着走进了饭店。
进去刘伟名走到前台,对坐在前台的小姐问道:“这里还有包间没有?”。
“还有一间。”小姐看了看电脑后说道。
“嗯,我就要那个包间了。你带我们进去吧。”刘伟名欣喜地说道。这个酒店是清泉最好的酒店,虽然清泉地方穷,但是穷的是老百姓。富人还是不少的,所以这个装修有点上档次的酒店在清泉生意非常的火爆,这个时候还有包间让刘伟名觉得很意外。
“好的,先生。”前台的小姐招了招手,一个服务员便走到刘伟名的面前带着刘伟名和董静走进了一个包间。到包间刘伟名和董静才坐下,一个像是经理‘摸’样的人便跟着走了进来,满脸歉意地对刘伟名说道:“先生,对不起,这个包间有人预定了。”
“预定了?不可能吧,我前面在前台的时候你们服务员都说没人预定。”刘伟名奇怪地说道。
“是这样的先生,刚刚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要预定这个包间。”经理接着说道,她自己可能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们这个店是什么意思?我都先订了这个包间了你们还预定?”刘伟名有点火大了。
“是这样的先生,进来的这位贵宾是一位有身份的人,我们老板不敢得罪,所以…所以…才不好意思让先生您换一个,我们老板说今天先生您在我们酒店的消费全免。”经理为难地说道。
刘伟名气的火烧眉‘毛’,当即一掌拍在桌子上面,对着经理说道:“你这里是开‘门’做生意吗?他有头有脸的人能吃饭我们平民百姓就不能吃饭了吗?全免?我是吃不起这个饭还是什么?”。
“先生,我只是个打工的,我们老板这么‘交’代的我也没办法。”经理一见刘伟名发火便更加的为难了。
“你既然不能做主就叫你们老板来自己来跟我说,什么世道。”刘伟名气呼呼地说道。
“算了,伟名。咱们反正就两个人,在哪吃不是吃啊?也别为难这个服务员了,现在都是这样的,咱们到外面去吃吧。”董静见到刘伟名发火和经理尴尬地样子,起身劝说着刘伟名。
“算了,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只是…,算了,咱们到外面去吧。”刘伟名见董静开口也不好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经过经理面前,刘伟名站了一下对经理说道:“告诉你们老板,有时候不认识的人不一定就是没身份的人。打开‘门’做生意就得按照规矩办事,这样没有规矩的办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说完之后便走出了包间。
刘伟名和董静两人在大厅里找了张空余的在过道边上的座位坐下,那老板可能听了经理的话之后也走到刘伟名的座位边上,满脸笑容地说:“对不起了,先生。来的这位客人小店确实得罪不起,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所以只能怠慢先生您了。今天先生和夫人的所有消费都算在小店的头上,就当是小店给两位赔不是了。”
“没有必要,我们出来吃饭就是吃个心情,你这么做让人心里很不舒服你知道吗?算了,我也不是个计较的人,而且也不是吃不起这顿饭。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也不想沾你们的便宜,钱我会照给。只是老板,我得提醒你一句,做生意不是这样做的,你这么做早晚会出问题的。好了,叫你们服务员来点菜吧。”刘伟名没好气地说道。
“谢谢两位的宽宏大量,今天真是愧对两位了,以后两位来我们店一律七折。”老板说完就叫过旁边的服务员过来点菜,然后又说了声对不起才走开。
刘伟名把菜单递给董静,董静只是简单地点了几个菜。最后刘伟名见菜太少了,才又在菜单上面加了几个菜。
“算了,别生气了。现在的人都是这样,势利。你要是刚刚把你县委书记的身份拿出来保证他就不会这么做了。算了,没有必要理会这样的人。”董静见到刘伟名还是一脸怒意,不免的出言劝慰。
“县委书记的身份又不是拿出来的显摆的,吃顿饭都得拿出县委书记的派头来别人累自己也累。我只是心里不舒服罢了。好不容易请你出来吃顿饭,准备好好谢谢你下午照顾了我一下午,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情,‘挺’扫心的。”刘伟名笑着说道。
“不会,我从来都不会为了这些事生气。假如人什么事情都较真什么事情都认真的话活着那就真的‘挺’累的了,我觉得人活着只要无愧于心就行了,其它事情确实是没必要太过于去计较。”董静摇了摇头,淡淡地笑着说道。
“有时候我都觉得你不是个凡人,而更像个超凡脱俗的仙子。人活着又哪能不为俗事烦心呢?起码我还没见过谁能达到这个境界。”刘伟名感叹了一句说道。
“怎么?看样子你最近烦心的事情很多?”董静看着刘伟名感叹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是有那么点烦心事。官场辟场,还真就像一条臭水沟,除了肮脏就是恶心。”刘伟名想起王卫国那张丑恶嘴脸便不由自主地骂道。
“你还真是个不一般得人。”对于刘伟名的比喻董静觉得听着大为有趣。
“我怎么不一般了?”刘伟名也觉得以自己的身份说这个话实在是太不合适了,便笑着问董静,撇开这个话题。
“怎么说呢?你是我这么多年以来遇见的第一个让我觉得好奇的男人。一个在大学时候敢拿着麦克风说自己的未来不是梦得男孩,一个二十五岁当县委书记的男人。一个虽然不那么无‘私’,但是确实是在为民办实事的官员。一个骂官场是个臭水沟的官员。你说,你不是一个特别的人吗?”董静笑着说道,气氛不仅和谐了起来。
“这么说来确实是,要么就是我进入官场的时间还短,陷得还不够深。要么就是我还不够成熟,说话有点愤青有点偏‘激’吧。特别我道不觉得,我也是一俗人。”刘伟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一个从先自己出去赚钱供自己读书的俗人、一个从小立志让自己父母过好日子的俗人、一个全身没事伤痕的俗人、一个会唱我的未来不是梦的俗人、一个会写‘我心有猛虎,轻嗅蔷薇’的俗人。”董静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说来句谢谢之后对刘伟名说道。
“到底是省电视台的第一才‘女’,我说不过你。”刘伟名顿时无语。
“其实没什么,我采访过很多的官员,像你这样的还是第一个。其实你想通了一点就行了。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他们的价值观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你的价值观可能是实现自己的抱负为民办的事实。因为价值观不一样所以难免是会有碰撞的。还是那句话,只要无愧于心就好。”董静淡淡地说着,但是平凡的话语中刘伟名却硬是听出了几份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