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慢点吃,‘挺’烫的。-叔哈哈- ”看着心爱的男人大口吃着自己煮的面条,张云佳觉得自己很幸福。
“伟名,我问你,审计真的没审计出什么来吗?今天我听说了,说是审计结果一切正常。这有点不可能吧?”张云佳皱着眉头问道。是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冶金厂存在问题,所以张云佳对于刘伟名这次下了这么大的本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去审计冶金厂最后得出个一切正常的结果觉得很不可思议。
说到这,刘伟名停了一下筷子,最后还是继续吃,直到把一碗面条都吃完了才从面前的卷纸盒里面‘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点了一根后说道:“审计的结果跟一切正常没什么区别。”
“什么意思?什么叫跟一切正常没什么区别?难道只有很少的数目对不上帐?”张云佳疑‘惑’地问道。
“恰恰相反,数目很大,大到我根本不敢把这个结果公布出来。光是对不上帐的就有三个亿,每笔帐的真实度我查都不敢去查了。三个亿啊,你想想,这还是对不上帐的,你说我敢公布出这个结果吗?”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说道。
“三个亿,我的天呐。这群人胆子也太大了吧?他们就不怕出事?”张云佳也张大了嘴巴。
“他们怕什么,就算有人查出来了敢动他们吗?这件事要是抖出来谁都兜不住,我兜不住彭东阳也兜不住,到时候一个都走不了。就算我,没倒下也会有大的影响,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涉到了林军。所以他们坚信除非省里亲自来查,不然他们铁定没事。”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张云佳点了点头:“这么大的数目估计整个清泉三分之二的官员都牵涉在其中了。尹杰平被纪委抓了,最后又放了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嗯,没证据便只有放人。尹杰平和王卫国都是狡猾的狐狸,不好对付。”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的,你要相信自己,千万不要没有信心。”张云佳看着刘伟名有点泄气的样子后说道。
“是吗?那我现在就先斗一斗你这只狐狸‘精’。”刘伟名说着把张云佳抱在自己的怀里。
“啊…,你这个流氓,吃饱了就想着这事。”张云佳害羞地说道。
“古人不是说温饱思yin‘欲’吗?我吃饱了当然就会想着这个事,难道你不想?昨天在办公室都让冶金厂的那把火给坏了我们的好事,所以今天我要连本带息找你还回来。”
“去‘床’上吧,这里太窄了。”张云佳推了推刘伟名说道。
“得令。”刘伟名一把抱起张云佳便往房间里面而去。
当然,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就去了招待所,上午,刘伟名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在招待所接受董静的采访。昨天让别人多等了一天刘伟名已经觉得不好意思了,所以刘伟名今天说什么都得好好接受人家的采访。当然,采访进行的很顺利,无非是董静问一些问题刘伟名答,当然全部都是好的一面。一个好的新闻记者体现在什么地方?那就体现在明明是在做作却让人瞧不出你是在做作。董静就达到了这个功底。两个小时的采访很快便过去了。采访完之后刘伟名要留董静等人吃顿中饭,可是董静以要干净回去‘交’采访稿为由拒绝了刘伟名。走的时候让刘伟名到了林阳可以给她打电话。然后便带着新闻组的人乘坐着一辆省电视台的商务车走了。董静走了之后刘伟名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空空的,也没了去县委上班的兴趣了,直接躺在‘床’上大睡起来。所谓难得偷得半日闲,刘伟名就有这种感觉。自从当上这个县委书记之后,刘伟名便发觉自己没有半日悠闲,每天像个陀螺一样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在转就是为了那件事情在转。累,刘伟名感觉自己是真的累,都是当领导的悠闲,可那都只是外表。真正做了领导之后你就会发现需要你忙的事情实在太多,更重要的是那一份责任让人时刻都感受着一份巨大的压力,作为领导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祈祷老天今天自己所管辖的区域内平安无事了。
刘伟名直接和衣躺在‘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自己来清泉之处就买了的一本小说看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就睡了过去。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被子里面。身旁的书已经完完整整地放好,烟灰缸也已经清洗的干干净净,甚至于房间也被打理过了一遍。外面的客厅还传来轻微的电视声音。刘伟名穿上鞋下了‘床’,走到客厅一看,只见是钟丽那小妮子正在看着电视,旁边还放着她带来的行李。刘伟名仔细想了一想,原来今天已经是周末了。自己让周末到这来等自己,看来钟丽是记在了心里了。去林阳工作对于一个从未出过清泉的小泵娘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钟丽,在家玩的还好吗?”刘伟名随手‘摸’出一根烟点燃,他现在烟瘾确实是越来越大了,压力大烦心的事多,这烟就成了他最好的伙伴了。至于以后会不会对健康造成什么影响,这不是刘伟名考虑的问题了。
“刘书记,您醒了啊?还好,我都跟我父母说了我要去林阳的事情,他们都很高兴。还让我好好谢谢您呢。这里是他们带给您的一些礼物,我们家里穷,拿不出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乡下的土产。”钟丽说着从‘门’口拉出一袋塑料袋,刘伟名还听到了里面有‘鸡’在叫。
“你也真是的,带这些东西干什么?算了,带来就带来了吧。以后就不要再叫我刘书记刘书记了,直接叫我伟名吧,或者你叫我伟名哥也行。吃饭了没?一起出去吃顿饭吧。”刘伟名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二点了,开口说道。
“不用麻烦了,刘…伟名哥,我到下面吃一点就行了。”钟丽不想麻烦刘伟名,连忙开口说道。
“没事,我也到下面去吃,走吧。睡了一觉也‘挺’饿的。”刘伟名说着走出了房间,经过董静住饼的房间外面,刘伟名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董静。
刘伟名走到招待所的前台直接对前台的小姐说道:“我去包间吃饭,帮我准备两个人的食物,今天不用记在账上,我等下付钱。”平时刘伟名的生活费都是直接记在招待所的账上,然后招待所凭帐到县委那报销的。刘伟名今天请钟丽吃饭便不好意思记在账上了,为了一点钱而折了自己的面子就划不来了。
“好的,刘书记。哦,刘书记,您等等。这里是董大记者落在房间里面的。”前台的服务员从前台拿出几本书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看,接了过来,对服务员到:“这些‘交’给我吧,我到林阳的时候还给她。你让厨房快点吧。”说着刘伟名便拿着几本书带着钟丽走进了一个包间。
“去看了你哥哥没有?”坐下之后,刘伟名把几本书放在一边,‘抽’着烟问钟丽。想起了这个偷盗未遂差点‘弄’出人命的钟丽的哥哥,刘伟名都‘挺’为他感到背时的。
“今天上午去看过了,他在里面生活的还好。他还说现在认识到了以前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卑劣,决心争取在里面好好表现,出来之后好好做人。”钟丽点了点说道,最后还说了一句:“他还让我好好谢谢您,说要不是你的帮助他现在说不定就已经被枪毙了。”
“我没做什么,只是正直办事罢了。你下次有机会让你哥哥在里面好好表现,既然他有了这个认识我会找个机会去和他们监狱的领导好好说一下,争取让他早点出来。”刘伟名笑了一笑后说道。
两人开始吃饭,吃完饭刘伟名便带着钟丽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钟丽,你在这里看看电视,我下午还得去上班。上了班我会来这里接你的。”刘伟名把董静的几本书放在自己我是的写字台上对钟丽说着。
“嗯,伟名哥,你就去上班吧。我在这里等你就行了,你不用担心我的。”钟丽笑着说道,确实不用刘伟名担心,她在这里呆的时间比刘伟名长多了,只不过是现在辞职了罢了。刘伟名听钟丽这么一说便笑了笑走进里间,看了看放在写字台上面的几本书,拿出电话,先把董静给自己的那个名片上的电话号码存进手机,然后拨了过去。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董静轻柔但是带着一丝寒意的声音传来。
“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嘴上轻微地笑了笑,简单地说道。
“哦,是伟名啊,什么事啊?”董静听说是刘伟名,语气稍微亲热了一点。
“前面招待所前台的服务员拿了几本书给我,说是你落在这里的。你想想看,是不是你的。”刘伟名问道。
“书?等等,我找找看。”董静说完,电话里面就传来一阵找东西的声音。
“是,是有几本书没带过来。你…你什么时候回林阳?”董静的声音似乎有一丝的慌‘乱’。
“我晚上就会回林阳去的,我看明天给你送过去吧。”刘伟名想了会儿道。
“那就麻烦你了,还有,里面有个笔记本,那是我的日记。你…你?不要看。”董静说完之后有点害羞地说道。
“日记?”刘伟名惊讶了一下,现在还有人些日记的?翻了翻书,在基本外“国小。”说之中确实有一个淡红‘色’的日记本。刘伟名笑了笑说道:“嗯,放心,我不会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