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那就麻烦你了。.最快更新访问: 。 ”董静听的刘伟名这么一说声音才平稳了下来。
“麻烦什么,为学姐你做事那是我的荣幸。好了,不说了,我得去上班了。明天我再打你电话。”刘伟名这次有先见之明,不等董静挂自己的电话自己先说了再见。
“嗯,那拜拜。”董静说完挂断电话。
“日记本?”刘伟名收好手机,觉得好奇地拿出董静的那个笔记本,犹豫了很久最后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翻开了董静的日记本。
董静的日记本其实只是写的一些随笔罢了,刘伟名看了看,这些都是董静以前在生活中工作中写下的一些随笔,其中大多都是在写一些对事情对碰到的人的一些看法。刘伟名突然很想知道董静对自己是个什么看法,不由的自己翻到最后,想看看董静在这个日记本里有没有写关于自己的。
只见刘伟名翻到最后一篇,就是昨天的,只见上面写道:“强,一个让我觉得他声音非常熟悉的男人,想了一夜之后我终于记起来了,他就是那个在大学时候给过我深刻影响深刻的男孩子。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县的父母官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站在舞台上宣誓着自己的未来不是梦任意挥洒着青‘春’‘激’昂的男孩。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你从他的眼睛和他身上所展示出来的那份气质就可以觉得出来,他不是一个平凡的男人,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对他充满了好奇。他二十五岁当上了县委书记,这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这么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不知道是不是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是在官场这个泥潭里面陷得不够深又或者是他还不够成熟,所以他才这么一腔热血地在清泉这个贫穷的地方动手改革,虽然他的动机并不一定会像他说的那样无‘私’,但是起码他的那种坚持是坚定的,这个我可以感受的出来。昨天他喝醉了,睡着了的他感觉有点像个小孩子。和他在一起工作的那个张部长非常贴心地照顾他,有时候让人有种错觉,好像她是强的妻子一般,直觉告诉我,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绝对不是张所说只是很好的朋友加同事那么简单。张有事出去,让我代为照顾强,我接受了。不小心给强喝开水的时候把水洒在了他的身上,我只能给他脱点衬衣。第一次帮一个男人脱衣服让我觉得很尴尬和难堪。不过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的‘胸’膛原来是这么的宽广,第一次觉得呆在一个男人身边原来是那么的温暖。强身上布满了伤痕,联想起张简单对我说起过关于强的过去,我无法想象这个男人小时候受过什么样的苦,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一步步地走到今天。或许真的如他当年在舞台上说的那样,‘梦就是我们的追求,我们的理想,我们的抱负。我坚信,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努力,我们的未来就一定不会只是一个梦’。张说他是个侠胆柔情的男人,我觉得他是,也不是。具体什么说不清楚。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很不一样的男人,也是第一个让我有点心动的男人,只是可惜,他已经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了。或许我和他以后能再见吧,强,一个很有意思的男人。”
刘伟名没有想到自己在董静心里的评价是这样的,这让他有点窃喜。因为他知道,以董静的‘性’格,那句简单的“有意思的男人。”就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了。不过刘伟名也知道,以董静的‘性’格,自己要想把她拿下,太难。但是刘伟名却又忍不住地想往董静身边靠近,董静对于刘伟名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磁场,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刘伟名。刘伟名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一见钟情?或许是吧。
刘伟名把这个日记本关上,然后依旧放进那一堆书里面。自己便拿出手机,让田永军来接自己。走到外面又‘交’代了钟丽一声便走到楼下。心情愉悦地‘抽’了一根烟,田永军的车便到了。
坐进办公室,刘伟名就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直接让张云佳把尹杰平调到老干局任局长。张云佳说胡永‘波’正在她那,刘伟名想了想,让张云佳和胡永‘波’谈过之后让胡永‘波’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没多久胡永‘波’便敲‘门’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书记,您找我?”胡永‘波’站在‘门’口问道。
“永‘波’啊,进来坐吧。”刘伟名笑着招呼了一声胡永‘波’。
“刚刚张部长和你谈过了吧。”刘伟名拿出摆在桌上的烟扔给胡永‘波’后说道:“要‘抽’自己拿,不要在我这客气。”
“谢谢刘书记。刚刚张部长已经找我谈过话了。”胡永‘波’点了点头后说道,也没有太过于扭捏,直接从刘伟名烟盒里面拿出一根烟点上。
“你觉得怎么样?”刘伟名靠在自己的位子上面吐着烟问道。
“刘书记,谢谢您和组织对我的赏识,我觉得我能胜任这个职务也愿意接受组织上对我的安排。”胡永‘波’到底是多年的老干部了,说出话来滴水不漏。
“对于你的能力和品行我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怕你会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因为这个职务相对来说艰苦了一点也辛苦了一点。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很高兴。你看看这个,再仔细考虑一下吧。”刘伟名从自己桌子上面‘抽’出一本文件,就是昨天刘伟名带在身上的那个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建设草案递给胡永‘波’。
胡永‘波’开始翻看着手中的草案,一张一张地翻着。刘伟名没有等胡永‘波’翻完便问道:“你现在觉得你能够胜任这个任务吗?”。
“我觉得我可以。”胡永‘波’合上草案很坚定地说道。
“好,你等下把这个拿到秘书处去复印一份带回去好好看看,过几天你就直接去大山镇上任。另外,我让你做大山镇高新生态园建设的总负责人,有你全权负责,有什么事情你只需直接向我汇报就行,其他人无权干涉你。我给你个要求,你的工作重心就是把这个生态园给我办好,然后才是大山镇。只要这个生态园‘弄’好了,大山镇也就富裕了,这个不矛盾。我会组成一个大山镇生态园的筹备处,你是处长。下个月会在林阳有一个招商引资会,到时候你带队去参加。怎么让人乐意来这里进行投资那是你的问题,我只看结果。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证明我的眼光是对的。”刘伟名严肃地对胡永‘波’说道。
“刘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的。”胡永‘波’站起来说道。
“那好,你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直接向我汇报。关于上任的问题你可以去找找张部长,越早去上任越好。去吧。”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胡永‘波’一走,刘伟名就伸了个懒腰,昨晚与张云佳连番大战,‘弄’的他一夜都没睡好。他是越来越觉得做这东西是件体力活,不过锻炼身体效果还是不错的。刘伟名在办公室里面转悠了一下,然后出去开了个会,会上又说了一大堆的一二三四点,接着就是强调几点。便散了会。在快下班的时候接到李军的电话。
“什么事?李军。”刘伟名握着电话说道。
“刘书记,你上次让我找的那个神偷我没找到。我联系了几个监狱都没有这样的人。”李军缓缓地说道。
“没有?没有就算了吧,这事不能强求。”刘伟名皱了下眉头,淡淡地说道,心里感叹二十一世界果然最缺的就是人才了。
“不过我已经派人把咱们清泉所有卖yin的窝点都查了出来。只要你下命令我们就能把清泉所有卖yin的窝点一网打尽。”李军很肯定说着。
“嗯…,这个是不急,先等一等吧,等我想好了再通知你。就这样吧。最近忙了,这几天你休息休息。”刘伟名觉得索然无趣便挂断了电话,他的原意就是想以其人之道坏治其人之身。准备找个神偷去偷王卫国的住所,然后现场被公安局的人抓到,在抓捕的过程中从王卫国的住所里面查到大量的现金。但是现在没找到神偷就没办法了。毕竟得先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王卫国的家里,而王卫国住的地方保安系统非常的严密,不做到万无一失刘伟名是不会下这个手的。另外刘伟名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就是想在全县展开扫黄打非的专项整治行动,然后借机抓到一批妓‘女’,在审问过程中一个妓‘女’指认自己与县长王卫国曾经发生过关系。但是这两件事情风险都太高了,一旦一个没做好就容易出大问题,所以刘伟名现在也下不了这个决心。他想找到一个万无一失的手段一举歼灭王卫国,连给他反扑的机会都没有,只是人老成‘精’的王卫国显然是不会轻易给刘伟名这个机会的,这也是让刘伟名十分苦恼的事情。
刘伟名又看了看文件,冶金厂已经在开始开标了,价格按照刘伟名意思比估定的价格便宜了一些。按照上面说的,有意向的商家还是很多的,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冶金厂,什么都是现成的,另外价格还公道,这些商家怎么能不动心。刘伟名在上面签了字,让主管的领导尽快公平公正地把冶金昌投标出去。现在修路开始需要钱了,这些钱还是尽快到手的好。
忙完这一切,刘伟名看了看时间,也就下班了。刘伟名慢慢地下了楼。坐着田永军的车直接就到了县招待所。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发现钟丽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帮自己洗衣服了,这衣服正是自己昨天洗澡后换下的。刘伟名进屋的是时候钟丽已经把衣服都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