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2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钟丽,你干什么呢?怎么帮我洗衣服了?”刘伟名很不好意思地说着。-
“没事,伟名哥,我反正坐这也无聊。”钟丽笑着用纸擦着手。
“你啊,我们准备走吧,早点赶回林阳去。”刘伟名笑着走进自己的房间拿过董静的那几本书,然后拿上自己的文件包。出来的时候帮钟丽把行李箱拖上,钟丽不让,不过刘伟名还是硬是拖上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帮‘女’人拿点东西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喂,倩儿,我现在就回家去。对了,还把钟丽带上了。这丫头毕业了,所以就带她去林阳工作。嗯,你等我吃晚饭吧,先挂了“刘伟名边走边拿出手机给金倩打了个电话。然后开出自己的车,把钟丽行李还有给自己带的那一塑料袋的土特产放进后备箱里面。便和钟丽上了车。
钟丽坐进刘伟名的车里显然有点局促不安,估计是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刘伟名笑了笑一边问钟丽:“钟丽,你想干一份什么工作?”。
“我不知道,什么工作都行。我只学过会计,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会计的工作。”钟丽有点扭捏地说着。
“没事,你要相信你自己。知道吗?要有自信。”刘伟名安慰了钟丽一下,这个‘女’孩子本来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只不过由于家庭出身原因而变得有点自卑,应该多给她点信心。
刘伟名开着车一路狂飙,钟丽不知不觉在车上便睡着了。刘伟名笑着把音乐开了起来,换成比较轻柔的音乐。微微开了一点窗户,一边‘抽’烟一边开着车。开长途车的时候‘抽’烟其实是个不错的习惯,因为吸烟可以提神,可以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
当钟丽终于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林阳市区了。
“这是在哪啊?这么漂亮?”钟丽一醒来就发现车窗外面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不由得兴奋地说道。
“这就是林阳了,林阳这些年发展的很不错,比你看到的常阳市要高出几个档次。不过比起北京和上海来还是差的远了,有时间你可以去北京上海看看,那才是真正的大都市。”刘伟名笑着说道。
不过钟丽显然没有‘挺’清楚刘伟名的话,羡慕地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就是普通的霓虹灯钟丽也会多看几眼。刘伟名看着眼前的钟丽,不禁想起了刚到北京的自己,想起那时的自己不是和钟丽一样的心情吗?
二十分钟之后,刘伟名把车开进了自己的家。一听见车的声音,金倩就抱着儿子走了出来。
“钟丽,到了,这就是我的家。”刘伟名笑着下了车。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以为你还会晚点呢,开车别那么快。”金倩走到刘伟名身边笑着埋怨了一下。
“我这不是想你和儿子嘛,儿子,来亲一个。”说着刘伟名不管小金哲愿不愿意直接在小金哲粉彤彤的脸上亲了一口。
“姐姐。”钟丽下了车,也走了过来,怯生生叫着金倩。
“小丽,怎么样,做了这么久的车还累吗?”金倩看到钟丽很高兴地说道。
“她怎么会累呢,她是直接从清泉睡到林阳的。”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又道:“你带钟丽进去吧,我拿点东西。”
当刘伟名把后备箱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放进客厅灯的时候,钟丽和自己的一家人都坐在客厅里面聊天了。钟丽很是可爱地从金倩手里抱过了小金哲。不停地逗着。刘伟名笑了笑,‘女’孩子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喜欢小孩,估计这是天生的母‘性’使然。
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了一下,刘伟名的母亲进厨房去做饭,钟丽说什么也要去帮忙。可能由于都是农村人的原因,刘伟名的父母对于钟丽这个小泵娘非常的喜爱。刘伟名抓紧时间抱着儿子和儿子‘交’流感情。大家在一起吃过晚饭,时间也不早了,金倩就把钟丽安排在楼上的客房里,客房就在刘伟名的主卧室隔壁。
刘伟名和金倩夫妻两人就抱着小金哲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刘伟名就把孩子放进了婴儿‘床’里面,还煞有其事地对小金哲道:“儿子啊,爸爸和妈妈好久没见了,现在得做点夫妻之间的事了。你要乖乖地在这里睡着,不准看不准听不准哭知道吗。”
“你这人,有你这样教儿子的吗?”金倩笑着骂刘伟名。
“怎么了?我是从小就教他什么是非礼勿视。来,老婆,咱们好好亲热一下。”刘伟名厚颜无耻地说着,然后抱起金倩就滚到了‘床’上。
“等等,你都开了一天的车了,去洗个澡。我把儿子哄睡着了咱们再做吧。”金倩红着脸说道。
刘伟名在金倩的嘴上不甘心地‘吻’了一下,然后从金倩的身上爬起来。往浴室而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做跟洗澡有联系嘛?洗澡跟开车又有联系吗?想不明白。”随后进了浴室。
金倩看着自己这个有时候有点孩子气的老公,心里很是幸福,走到摇篮便开始摇着婴儿‘床’唱着摇篮曲哄小金哲入睡。她其实也很想刘伟名来安慰安慰自己了。
刘伟名洗完澡,走出来,一边拿着条帕子擦着头发一边对金倩说道:“你昨天去公司上班了,怎么样?辛不辛苦?适应吗?”。
其实昨天金倩就进了刘少芬的公司的上班了,这是刘少芬一力要求的,刘伟名当然是反对的,毕竟孩子还小,而且金倩身体也刚好,刘伟名不想金倩出去上班。
“有什么不适应的,只是我以前根本就没接触过这些,所以什么都不懂。现在妈天天在旁边教我,还特意请了几个mba毕业的每天给我上课。”金倩终于把儿子给‘弄’睡着了,坐在‘床’边对刘伟名说道。
“mba?妈还真是下了苦心了。那你就好好学吧,管理一个这么大的集团可不是开玩笑的,什么时候我也去看看,看看我亲爱的老婆穿着制服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刘伟名一脸yin笑着道。
“你啊,就是没个正行。对了,老公,我想让小丽到我集团去,给我做个秘书。你觉得怎么样?”金倩白了刘伟名一眼后道。
“秘书?她能行吗?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再碰上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秘书这还不得出大事。”刘伟名翻着白眼说道。
“哎呀,我又没说让她现在就上班,我也请人教她,小丽这丫头很聪明的,应该很快就可以学会。另外秘书当然得用自己称心如意的人。现在这个秘书我就非常的不喜欢,说话妖里妖气。”金倩瘪着嘴说道。
“随便你,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不把你妈的集团‘弄’垮我就没意见。”刘伟名笑了笑后表示同意,然后就一下子扑在金倩的身上。
“你个流氓,我是你老婆。你想怎么干啊?”金倩妩媚地对刘伟名说道,其实她也早就动情了。半个与有时候一个月才能见一次老公,才能温存一次,这怎么能叫她不想这个事?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被刘伟名滋润了一夜,此时‘春’光满面的金倩硬是拉着钟丽开着自己的那两红‘色’宝马出去逛街买衣服去了。刘伟名笑了笑,图个清闲。想起董静留在自己这里的书和日记,便打了个电话给董静。
“董静,我现在在林阳,你在哪?我把书给你送过去。”刘伟名拨了董静的号码说道。
“我现在在我父母家呢,要你送过来太麻烦你了。要不我过去拿吧?”董静客气地说道。
“没事,我开车一下就到了。你说个地址吧,我现在就送过去。”刘伟名笑着说道,让人家‘女’孩子过来拿也太说不过去了。
董静说了个地址,刘伟名几下后便和自己父母说了声自己出外有点事情便拿着董静的那堆书开着车过去了。其实董静住的地方不是太远,刘伟名开始十来分钟就到了。按照地址,刘伟名看了看,这里是一个高级住房区。想了想,刘伟名断定董静的家里也是有身份的人。开车到董静的家楼下,刘伟名拨了董静的电话,说自己在她的家楼下。没多久,董静就出现在了刘伟名的车窗外。
刘伟名看到董静来了,便拿着书走到董静的面前。递给董静道:“物归原主了。”
“谢谢你了,伟名,这个…你没看吧?”董静指着其中的日记本说道。
“偷看人日记那可是侵犯人的**,虽然我确实很想看,但是,我还是没看。”刘伟名笑着,然后接着说道:“好了,以后有时间再联系你,我先走了。”
“这就走了啊?上去坐坐吧。”董静稍微留了一下刘伟名。刘伟名知道董静的为人,虽然很想和董静呆在一起的时间久点,但是还是婉言拒绝了,说道:“不了,不上去打扰了,帮我向叔叔阿姨问声好。我先走了。”说着刘伟名便坐进了自己的车,向董静挥了挥手便发动车子走了。
董静望着刘伟名绝尘而去的车子,呆呆地看了看,然后拿着书,按了电梯上楼去了。
刘伟名开着车,不知道去哪,想了想,准备去金清平家。金清平这次把自己都‘弄’了个十佳青年了自己不去看望一下实在说不过去,就在这时李梦晴的电话打了过来。刘伟名看着这个电话号码,自言自语道:“看来去岳父家得明天了。”笑着接过电话道:“梦晴,我发现你现在都快成侦探了,我一到林阳你立马就知道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回林阳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你还有没有良心了。要不是我刚刚打电话给倩儿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现在倩儿在外面购物,我限你十分钟到我家来,不来你就死定了。”李梦晴很生气地说道。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听着李梦晴蛮横无理的话,最后无奈地说道:“姑‘奶’‘奶’,你总得先告诉我你在哪吧?”。
李梦晴说了地址就挂断了电话。刘伟名听完地址后犹豫了很久,暗道世界真是太小了,李梦晴住的地方竟然就在江映雪的那个小区里。果然都是有钱人。刘伟名感叹道,而后刘伟名也庆幸,庆幸自己以前和江映雪幽会的时候没有被李梦晴给碰见。
刘伟名开着车非常熟悉地往李梦晴的那个小区而去,跟着地址一看,李梦晴家竟然就在江映雪家的后面。两栋别墅之间竟然就仅仅隔着一个‘花’园。刘伟名在李梦晴家的前面摁着喇叭。谁知李梦晴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道:“‘门’没锁,自己推开‘门’再把车开进来。”
刘伟名听过之后真够无语的,只好自己下车,推开‘门’,然后把车开了进去。把车停在李梦晴车的旁边,然后下车进了房子。一进去就看见李梦晴正在看着电视。看见刘伟名进来里也不理的。刘伟名知道这是李梦晴在生自己的气呢,李梦晴就是这个脾气,心里有什么都在面上。
“我的小痹乖,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刘伟名摇了摇头,然后直接走过去抱住李梦晴开始甜言蜜语。
“别碰我,谁是你的小痹乖,真恶心。你心里还有我吗?”李梦晴佯装这推了刘伟名一把,其实根本没有用力,嘴里依旧生气地说道。
“我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你呢?我每天没日没夜心里想的都是你啊。”刘伟名不要脸地说道。
“这话你也说的出口,想我。想我这么久了一个电话都没给我。到了林阳也不告诉我,更别说来找我了。你说,你是不是早把我给忘了?”李梦晴不肯罢休地说道。
“天地良心啊,我刚准备打电话给你过来找你你就打电话过来了,这能怪我吗?算了,别生气了,我的小痹乖,是我不对,以后我一定经常打电话给你,好不好?”刘伟名拉住李梦晴的手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李梦晴。
“鬼才信你,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李梦晴依旧不罢休地嘟着嘴说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刘伟名见李梦晴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上前一把抱起李梦晴就往楼上去。“你个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刘伟名见李梦晴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上前一把抱起李梦晴就往楼上去。“你个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刘伟名见李梦晴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上前一把抱起李梦晴就往楼上去。“你个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刘伟名见李梦晴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上前一把抱起李梦晴就往楼上去。“你个小丫头片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刘伟名见李梦晴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上前一把抱起李梦晴就往楼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