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第3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和李梦晴‘激’烈地纠缠了一上午,直到金倩打电话过来叫刘伟名回去吃饭刘伟名才从李梦晴的肢体上爬起来。.最快更新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在李梦晴的屁股上面猛然地拍了两大巴掌然后洗了个澡,把身上留有着关于李梦晴的气息全都冲走了,才出了李梦晴的家。在离开李梦晴家的时候刚好碰见正从外面回来的江映雪。江映雪看到刘伟名的车非常的诧异,还以为刘伟名来找自己遇到自己不在家呢,直接问刘伟名:“你来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
“嘿,一言难尽,我现在有事得赶紧回去,我会‘抽’出时间来找你的。我先走了。”刘伟名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难道对江映雪说我不是来找你的,是来找另外的‘女’人打p的?
“嗯,没关系的。好好和金倩多呆会,千万别让金倩发现了什么端倪。”江映雪柔情地望着刘伟名道。
“我知道了,我先走了。来的时候我会先打电话给你的。”说着刘伟名便踩着油‘门’走了。
回到家,金倩正在摆‘弄’着那买的一堆堆的衣服。一见刘伟名进来金倩就拉着刘伟名,欢喜地说道:“老公,这是我帮小丽买的衣服。你看好看吗?”。
刘伟名目瞪口呆望着金倩手中比试的那件吊带还有超短裙,完全说不出话来。他完全不敢想象钟丽穿上这身会是什么效果,这完全是刘伟名不敢想象的事情。刘伟名指着超短裙和吊带对金倩道:“你帮钟丽买的就是这个?”。
“对啊,怎么了?不好看吗?”金倩放下衣服奇怪地刘伟名道。
“好看是好看,只是你让钟丽敢穿出去吗?人家是农村来的孩子,不习惯穿的这么…这么暴‘露’的。”刘伟名尽量考虑着用词后说道。
“倩儿姐,我还是不要穿了,穿这个出去会羞死人的。”钟丽满脸通红地说道。
“瞎说,‘女’孩子最美丽的年纪也就这么几年。现在不赶紧打扮自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以后再想来打扮也打扮不出什么了。听姐的,没事,现在的‘女’孩儿都是这么穿的,你习惯一下就好。你再穿身上这一套出去会被人笑话的。”金倩可不管钟丽愿意还是不愿意,直接给钟丽下命令。然后又笑着对钟丽道:“我们小丽生的这么漂亮,要是再一打扮,保证会有无数的男人为你疯狂的。咱们到时候选蚌好的嫁了,没事,姐帮你挑,绝对错不了。”
“姐……”钟丽听金倩这么一说不自然地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低下头害羞地说着。
“你别整天没事瞎忙活,钟丽才多大?找什么男朋友,又不是嫁不出去。现在赶紧学点东西才是主要的。我先上去了,吃饭了再叫我。”刘伟名听着金倩的话后,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瞪着金倩说了一通,直接黑着脸上楼去了。
“怎么了?我不就开个玩笑嘛。”金倩被刘伟名无缘无故地责骂了一通,瘪着嘴对刘伟名说道。一旁的钟丽红着脸偷偷地望了刘伟名一眼,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完饭,刘伟名说去金清平家,很久没有去了,是的‘抽’个时间去一趟。钟丽主动请缨在家帮金倩带孩子。金倩当即高兴地上楼换衣服去了。
“去买点东西吧,我很久没去爸妈家了,空手去不好意思。”刘伟名在车上四处打量着街边的商店。
“怎么了?又不是外人。再说爸妈也不缺东西,懒的麻烦了。”金倩不以为然地道。
“这不一样,我们买是我的心意。爸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他。你知道吗,爸这次帮我‘弄’了个全省的十佳青年,估计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调到林阳来了,这是个政绩宣传。这么一‘弄’我调动或者升职就没人可以说什么了。”刘伟名有点感触地对金倩说着。
“十佳青年?这么说你马上就可以和我还有儿子在一起了啊?”金倩兴奋地说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具体还得看爸怎么‘操’作。当然,也有可能出意外。估计爸是有这方面的考虑的,我去了他会对我说的。下车,去买点东西。你去看看爸妈都喜欢吃些什么吧。”刘伟名在一个大超市前面停了车,下车带着金倩两人往超市而去。
在超市里面,金倩根据着自己的记忆把金清平和刘少芬两人喜欢吃的东西都罗列出来,刘伟名就一个劲地买,到后来直接买了几大袋子装上车。依旧是把车停在楼下的车库里面。刘伟名提着几个大袋子的礼品还有钟丽送的那支土‘鸡’上了楼。
摁‘门’铃,开‘门’的是金清平。一问刘少芬去哪了。才知道刘少芬最近‘迷’上了中国的国粹搓麻将,吃完中饭就到隔壁家搓麻将去了,以前还得为集团的事情‘操’心,现在集团也‘交’给金倩了,所以她现在是放心地每天搓麻将过着晚年生活了。
“倩儿,你去隔壁家把你妈叫回来,一个‘妇’道人家整天往别人家跑像个什么样子。伟名,坐。”金清平笑着说道,然后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一箱烟摆在刘伟名面前,说道:“这是一个多年的同事早几天送给我的,这是军队特供的中华,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军队里面不到一定级别都‘抽’不到。他也是‘花’了好大的劲才‘弄’到这个的。我现在被你妈每天监督着,也‘抽’不上,你都拿去吧。”
“我也‘抽’不了这么多啊,您自己留点吧。不说不‘抽’,少‘抽’点就行了。”刘伟名感动地说道。
“不‘抽’了,最近一‘抽’烟就咳嗽,上次体检医生还建议我最好不要‘抽’烟不要喝酒。我现在啊,唯一的消遣就是喝点茶咯。下次回来你把你们清泉那的茶叶给我都捎点过来,那个茶不错,喝着‘挺’带劲的。你上次给我的都快喝完了。”金清平也不客气,直接吩咐着刘伟名。都是‘女’婿是半个儿子,而金清平就金倩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刘伟名这个‘女’婿就等于是自己的儿子了。你说父母哪有不尽心尽力地为儿子‘操’心的呢。
“行,没问题,我下次回来就给您带过来。你最近身体不好吗?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刘伟名有点担心地说道。
“没事,每个月省里都会给我体检一次的。体检的结果也就是什么肺不好胃不好之类的,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不能喝酒‘抽’烟了。说了,不说这个了,人老了多少会有点健康问题的,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你呢?采访组去了你们清泉了吗?”金清平说着自顾自地又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在刘伟名的边上问题。刘伟名有个错觉,他觉得金清平这次回来感觉老了许多了。
“去了,这个事情我正要老感谢您呢,这次多亏了您帮忙,让您‘操’心了。”刘伟名诚恳地说着。
“说着什么话,做父母都想自己的儿‘女’好。每个人都有‘私’心的,为了自己儿‘女’开点红灯也没人敢说什么。这次让你当上这个十佳青年我是有我的想法的。你在清泉干的很不错,基本上完成了我给你的任务。这证明你是有能力的,而且我观察了一下你最近做的事情,你也成熟了。在清泉的锻炼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趁着这个十佳青年的契机,我正好把你往上提一提。刚好也满足一下她们娘儿俩得要求,把你调到林阳来。你现在应该学会怎么独立处理问题了,我虽然是省w书记,我在一天肯定就能帮你遮风挡雨一天,但是假如哪一天我不在了呢?到那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的情况会完全发生改变。所以,你现在应该要适应了。你传上来的那个什么生态园的提案我命人拿到了我的办公室看了看,很不错,商讨过后咱们省财政决定给你们一笔专项资金,当然,到时候招商引资的时候我们会帮你做主打的。这样一来,你的政绩就显而易见了。等这个计划启动我就想办法把你调到林阳来。你自己说说你的想法?”金清平很平和地说着。
“我的想法也是想尽快调到林阳来。第一,小哲也大了,倩儿要上班,家里还有父母。我总是在外面也不是太放心,加上爸爸您现在的身体也不好。家里就我一个男人实在不适合在外地工作。第二,常阳市市委书记彭东阳处处为难我,‘鸡’蛋里面挑骨头,我现在在那里的工作要是不绕开市委市政fu的话就寸步难行。而且上次我还直接和他吵了一架,所以如果不调走的话在彭东阳的手下我早晚会被他整出问题来的。第三,爸,说句实在话,我也想往上再升一步了,在清泉或者是常阳市呆着,您知道那里的情况,我很难有出头之日。您知道,我大部分的人脉都是给您当秘书的时候建立起来的,这些人都在林阳。我想我在林阳工作会更加的得心应手。”刘伟名‘抽’着烟缓缓地说着,说的也很中肯,他在金清平面前向来都不玩什么弯弯绕的。
“这些我都知道,我把你调到清泉是让你受了不少的苦,但是这也是对你的一种磨练,将来对你是有好处的。你自己想想,你对林阳哪个位置有兴趣?”金清平点了点头道。
“无所谓,只要回林阳就好,我想把自己回林阳当做一个新的起点,重新再来。”刘伟名笑了笑说,他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金清平给自己的位置绝对差不了的。
“你啊,位置我给你留了一个。不知道你最近看了新闻没有。省委省政fu出台了一个心的企划案,准备把林阳城北郊区这一块建成一个中南地区最大的高新科技园区,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在进行审批了,估计问题不大。我想把这个区长的位置给你,区委书记可能会让林阳市市长兼任,他只是挂个名号,具体事务都是你做主,级别是副厅级。这个园区直接由省委省政fu负责,市里面没有管辖的权利,只是挂在他的名号下罢了。你觉得这个位置怎么样?”金清平也笑着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欣喜若狂,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听金清平这么一说这个高新科技园区的区长那可是比常阳市市委书记都好的‘肥’缺,副部副厅级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第一这个园区是由自己做主,第二,这个园区是由省里直接管辖。这么一算虽然级别是副厅级,但是这实权可就并不比市委书记低了,而且这还是省里的重点项目。另外这是高新科技园区,这油水那是肯定少不了的。刘伟名一脸的笑容,直接对金清平道:“不会给你惹麻烦吧?”。
“不会,你从正处调到副厅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另外你是十佳青年,政绩摆在那,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争这个问题的人太多,要多费些口舌就是了。这个位置是个‘肥’缺,而且现在正是在筹备阶段,等这里正是确定落项了,我就会把你调回来,你在清泉有什么没有完成的事情都尽快完成吧。记住,这段时间千万不要有什么大动作了,稳定才是根本。另外,你的做好承担压力的心理准备。这个高新科技园区是省委省政fu这个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不但是省里,上头都是盯着这个项目的。你要是办砸了的话到时候我也会跟着你一起倒霉的。”金清平直接给刘伟名打了预防针。
“我懂我懂,我一定会办好的。”刘伟名认真地点点头,心里却在想着其它的问题。
“干嘛呢,等一下不行啊,我都闭‘门’听了。”这时刘少芬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你还好意思说,怎么最近就喜欢上了打麻将了呢?‘女’儿‘女’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倒好,还挂念着你的闭‘门’听。”金清平转过头骂道。“你还好意思说,怎么最近就喜欢上了打麻将了呢?‘女’儿‘女’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倒好,还挂念着你的闭‘门’听。”金清平转过头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