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第3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又不是说不回,只是说等一下嘛。- 倩儿这丫头真是的,硬是把我给拽回来了。”刘少芬也笑了笑,然后摆出一大堆的水果堆在刘伟名的面前。看了这两老两个人的日子过的,刘伟名也觉得两老‘挺’孤单的。于是说道:“爸妈,今年中秋节一起去我那过吧,一家人团团圆圆地过个中秋节。”
“还有一个来月,到时候再说吧。来,伟名,陪我下盘棋吧。少芬,去把我那棋盘拿过来。”金清平突然很有兴致地对刘伟名说道。
“我去吧。”金倩在一旁看着电视,听金清平这么一说直接去了房间里了。
“你去了清泉也没人陪我下棋了,我都好久没过个干瘾了。”金清平说着又喝了一口茶。
“我那点水平哪是您的对手啊,我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刘伟名笑着说道。
“下棋下的心境,水平是其次的。棋盘如战场,官场上也是一样,你要切记,不要只顾着吃对方的棋,这是最愚蠢的。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怎么把对方将死,而且只要一次机会就把对方给将的无路可退。将不死就不要将,一招制敌才是最高境界。”金清平说的漫不经心,但是刘伟名听的确实心‘潮’起伏,他知道这是金清平在教自己了,当即打起‘精’神认真地听着。
金倩把棋盘摆在两人面前,就和刘少芬说什么去了。金清平一边摆着棋一边道:“所谓打蛇打七寸,你要么不下杀手,一下杀手就要把对方一下子给‘弄’死,不然留给对手反扑的机会你会很麻烦。而且不要只计较一时的得失,别看见对方吃了自己一个棋就兴冲冲地要去抱负,这不是干大事的人该有的心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最后你能赢,先前做出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要懂得审时度势,走一步都要把整盘棋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想清楚,切忌不能蛮走胡走。”
“我懂了。”刘伟名越听越觉得有道理,用心地听着金清平的话,他知道这些话都是金清平一生的经验之谈,对自己的帮助将是莫大的。
陪着金清平下了一下午的棋,刘伟名和金倩两人吃了晚饭才回了自己的家。刚把车开回家就意外地发现李梦晴的车停在自己加的院子里。刘伟名心里咯噔一下,不过金倩倒是非常兴奋地道:“梦晴姐来了啊。”
“她来这干什么?”刘伟名在心里嘀咕,然后不着痕迹地下了车,直接走进屋子。屋子里,让刘伟名意外的的是钟丽和李梦晴两‘女’竟然陪着他父母在那看京剧,刘伟名一听那一个字得拖上几分钟得京剧就头痛,这两‘女’倒是在那看的津津有味。钟丽也就算了,让刘伟名诧异的是李梦晴竟然也一脸笑容外带着认真地在那看,还不是地和刘伟名的父亲讨论着剧中的情节。小金哲在钟丽的怀里熟睡着。
“梦晴姐,你怎么来了?”金倩走过去抱着李梦晴的隔壁道。
“我下午就过来了,伯父说你们去你妈家了我也就没打电话给你,直接在这等了。下午在看京剧。怎么样?玩的还好吗?”李梦晴抬头看了刘伟名一眼,见刘伟名自顾自地在窗户边上‘抽’烟便对金倩道。
“好玩什么啊?我妈唠叨死了,七里八里的事情都拿出来说。”金倩瘪着嘴在那里数落这刘少芬的不是。
“你妈那是疼你,伟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梦晴说了金倩一下,然后转过脸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听着李梦晴这么一说,心里都差点汗死。“什么时候回的?今天中午老子都进过你身体里了你还问我什么时候回的?”不过这话刘伟名只是在心里说说,她知道李梦晴只是想在金钱面前做个样子罢了。
“哦,昨晚回来的,回林阳有点事情要办。”刘伟名淡淡地说着,说的时候不忘了瞪李梦晴一眼。然后继续把脸转向窗外继续‘抽’烟。
“你们那个路投标了吗?”李梦晴一点也不见外刘伟名不理不睬的态度,反而像是硬要和刘伟名作对一样问着刘伟名。
“路?应该快了,估计就在这两个月,估计在下个月初的样子,到时候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你自己先做一下准备。我会预先把低价给你,另外我会和下面的打下招呼,不过你要保证质量就行了。”刘伟名无奈地说着。说完了直接上了楼,免得李梦晴再问。
刘伟名回到自己房间,倒在‘床’上,脑子里想着什么时候得偷偷地去江映雪那一趟,自己回林阳都让她知道了再不过去一趟实在说不过去。刘伟名仔细看着自己回林阳后的经过,心里暗道感情自己回林阳就是来做种马来了,一个‘女’人那里安慰一番。哎,谁叫咱不分心,对每个‘女’人都是雨‘露’均沾呢?
想起自己上次说过周末请谢建国吃饭的事情,刘伟名都差点忘了。
拿出电话拨了谢建国的电话,拨了很久之后那边才接听:“喂。”刘伟名听着他的声音还带着喘息的,不知道是干些什么名堂。
“谢市长吗?我是伟名。”刘伟名很客气地说道。
“哦,是伟名啊,什么事?”
“是这样的,谢市长,我明天想请您吃顿饭向您汇报一下工作,不知道您有空嘛?”刘伟名忍着‘性’子说着。
“明天啊,有空有空,我现在正忙着,明天咱们再联系吧,那就这样了。”谢建国说着就挂了电话。刘伟名看了看电话,笑了笑。
推开‘门’,下楼。刚准备下楼就看着上楼来的李梦晴。刘伟名低头看了看,后面没人。立即拉住李梦晴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今天才去过你那吗?”。
“你这叫什么话?难道我不能来你家啊?你老婆都没意见你还有意见?”李梦晴没好气地瞪了刘伟名一眼,然后又说道:“人家是真想你了,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没有其它的想法。放心,我不会‘露’出破绽的。”
“随你吧,我算是怕你了,我心脏的承受能力有限,你以后有事最好先和我打声招呼。”刘伟名说着没有理会李梦晴直接下楼去了。
大家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刘伟名想起得找个借口去看看江映雪了,立即对李梦晴说道:“梦晴,晚上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我现在送你回去吧,你车就放这里得了。”
“怎么啊?赶我走啊?刚刚倩儿还说好了,咱们今晚打麻将的。”李梦晴对刘伟名眨了眨眼睛,然后得意地说着。
“打麻将?”刘伟名瞪大着眼睛望着,然后回过头来看着金倩说道。
“是啊,我都好久没玩过了。今天咱们刚好四个人,可以凑一桌,明天是星期天,机会难得。我们今天晚上玩通宵。”金倩兴致非常地高昂。
“你是今天看你妈打麻将看上瘾了吧?打什么麻将啊?人家钟丽不知道打。”刘伟名还想着借着这个借口去看江映雪,哪会这么容易接受。
“我知道打一点,在招待所上班的时候被她们硬拉着打过几次。”钟丽腼腆地说着。
刘伟名顿时有种晕倒的冲动,连钟丽这么纯洁的‘女’孩儿都知道打麻将了,看来这个麻将比九年义务教育普及的范围要广的多啊。
“你看,我说了钟丽会打吧。走走走,咱们上楼打麻将去,装修房子我妈买了个麻将机在楼上客厅里我都还没用过头次呢。”金倩越说越兴奋地第一个拉着钟丽冲上楼去了。
刘伟名见到这副情形,只好无奈地也跟着上楼,小声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李梦晴说道:“你就继续添‘乱’吧。”
“我只是想在这里多呆会儿嘛。我一个人在家确实很无聊的。”李梦晴低着头一脸的笑意,有种‘奸’计得逞后的得意。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刘伟名感叹了一句上了楼。
上楼后发现金倩和钟丽两人把麻将都‘弄’好了,看到刘伟名和李梦晴上来,立即喊道:“快点快点,就等你们两个了。”
“看看电视大家说会话不好吗?硬要打麻将,伤神又伤身。”刘伟名无奈地坐上了座位埋怨了金倩一句后也拿起了麻将。
三个‘女’人的麻将水平都一般,没多久就全部输给刘伟名一个了。钟丽从金倩那借的钱也全部输光了。金倩终于觉得索然无味,说声不打了。刘伟名看看时间,十二点了。也回房休息,打麻将确实是件‘挺’伤神伤脑得事情,金倩才回房就洗了个澡睡下了,也没缠着刘伟名缠绵,没多久就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刘伟名看了看,是睡着了。刘伟名在窗户边‘抽’了根烟,正准备洗个澡睡觉,突然觉得口渴。出了‘门’到外面的饮水机前面喝水,却发现正处楼上的公用洗手间出来的李梦晴。
“你怎么还不睡啊?”刘伟名明知故问道。
“上个厕所,你呢?倩儿睡着了吗?”李梦晴偷偷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