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第32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睡了呢,说是打麻将最兴奋的是她,结果最早说要睡觉的也是她。。 更新好快。 现在睡的跟什么似的,躺‘床’上就睡着了。”刘伟名没有想到李梦晴有其它什么想法,随口说道。
“那…那?到我房间去一下吧,行吗?”李梦晴红着脸扭扭捏捏地说道。
“去你房间?”刘伟名惊讶地说道,然后望了望四周,又压低声音说道:“你开什么玩笑,万一倩儿醒了没发现我人怎么办?”。
“没事的,就一下嘛,你明天又得回林阳。说不准又要什么时候才能见你呢?人家想和你多点时间呆在一起嘛。”李梦晴竟然学会撒娇了,刘伟名算是大开了眼界。
“可是?要不明天吧行不行?明天我去你家可以吗?今晚真的不好,太不安全了。”刘伟名小心地左右看着说道。
“就一次好不好?”李梦晴做出一副可怜的模样。
刘伟名左右为难,最后一下狠心,说道:“走吧,你个小妖‘精’,今天晚上就干的你三天下不了地,看看你还是不是这么饥渴。”刘伟名说完之后带着李梦晴两人像做贼似的带着李梦晴两人溜进了李梦晴的房间。
一进房间,李梦晴就迫不及待地‘吻’住了刘伟名,刘伟名也不啰嗦,直接把李梦晴摁在‘床’上。一边脱着李梦晴的衣服,一边解着自己的睡衣。
刘伟名大汗淋漓地从慌‘乱’穿好衣服从李梦晴的房间出来,正准备进房间,却碰到正穿着一件睡衣从公公洗手间出来的钟丽(一般都只有主卧有洗手间,客房是没有洗手间的),钟丽看到刘伟名大汗淋漓的‘摸’样好奇地问道:“伟名哥,你很热吗?”。
刘伟名一下子慌了起来,连忙说道:“是啊,睡不着去做了下运动,不和你说了,我去洗澡去了。”刘伟名做贼心虚直接进了房间,进房间之后刘伟名看了看金倩,还好,金倩睡的很熟,刘伟名这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去洗手间洗了个澡,把关于李梦晴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都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在金倩身边睡下。
刘伟名睡在‘床’上,仔细想了想,无奈地喊道自己这一生注定是个劳碌命。回林阳一趟几乎都要把自己给榨的干干净净,。昨晚与金倩做了一次,今天倒好,被李梦晴缠着直接做了两次。刘伟名用手‘揉’‘揉’了自己有点发软的‘腿’,心里暗道以后还是得找点补品补一补身子,不然的话照着这个做强度‘弄’下去,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精’尽人亡的。
第二天,刘伟名犹豫体力亏损的厉害,早上起‘床’的时候任金倩怎么叫都不肯起‘床’。直到睡到十一点才慢悠悠地起‘床’。洗漱之后下楼问自己的母亲才知道三‘女’早晚早餐就都出去了。刘伟名无言,这些‘女’人的体力还真是不错,特别是李梦晴,竟然还能够兴高采烈地出去玩,真是强悍。刘伟名拿起电话拨了谢建国的电话号码,让刘伟名意外的是谢建国今天一早就能回了常阳了,说是有点急事回去处理,说下次他到林阳请刘伟名。刘伟名笑了笑,说没关系。这样也好,人情做了,还省了麻烦。看了看时间,正好他们都没在,刘伟名直接说有事出去,开着车往江映雪那去了。在去的路上刘伟名都开始有点为自己的身体担心,这一去就肯定得进行一番活塞运动。“哎,这个身体跟了我实在是受苦了。”刘伟名在车上发出一声感叹。
拿出电话拨了江映雪的电话,告诉江映雪自己现在就过去,然后开着车一路狂飙,把车开进了江映雪的院子里。进‘门’发现厨房里面正传来炒菜的声音,刘伟名好奇地走进厨房,立在‘门’边,望着正在忙个不停的江映雪笑道:“今天什么日子啊?我们的江书记竟然自己开起火来了。”
“这不是你来了嘛,我想你肯定没吃中饭,刚好家里还有点菜,我就准备自己煮了,省的到外面吃,多麻烦。”江映雪回头笑了笑说道。
“没必要这么麻烦,我到这来主要是吃你,吃饭只是次要的。”刘伟名说着很无耻地走近江映雪,从身后抱住正在煮菜的江映雪。
“你哥流氓,说话总是没个正行。没事的,只是我很久都没有下过厨房了,不知道‘弄’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的下去。”江映雪靠在刘伟名肩膀上对刘伟名说,刘伟名轻轻的‘摸’着江映雪的秀发,“你真是个好‘女’人,能得到你不知道是我刘伟名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刘伟名感动地说道。然后刘伟名低下头轻轻地‘吻’住江映雪的嘴‘唇’,江映雪很‘激’烈的回应着刘伟名。刘伟名抱住江映雪,双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摸’索着,江映雪身体不断的在刘伟名怀里扭动着,脸上也飘起两片红‘潮’,这‘女’人的身体越成熟就越。就像这些‘女’人中,就以江映雪的身体最为,其次就得算是李梦晴的身体了,李梦晴其实是个很强烈的‘女’人,以前只不过还没有被人开发罢了,现在被刘伟名一开发就开始体现出来了。就像是昨天,明明上午才做过,但是晚上又开始想了,刘伟名都不知道李梦晴在没有自己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范滨滨和张云佳都差不多,都需要稍微动一下手段才会动情,而身体最为青涩可能要算的上现在已经为人母得金倩了,金倩的身子如果不是久旷她自己本身就动情的话,要让她动情的确需要一些手段,当然,这只是相对来说的。
就在两人忘情地在厨房里纠缠的时候,传来了一股难闻地味道,刘伟名被这种味道给‘弄’的清醒。嘴里问道:“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难闻?”。
“啊,我的菜。”江映雪立即从即将的高之中醒过来,一脸的红晕都好没退去,推开刘伟名的手赶紧端起正在火上烤的锅子。刘伟名看了看,除了一片的锅巴,连本身是什么菜都看不出来了。
江映雪回头埋怨地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说道:“别闹了,再闹我们今天中午就得喝开水充饥了。吃晚饭了再做好不好?”。
“好,吃完饭等我补充好了体力再好好地干你。”刘伟名就走出了厨房。想起了就在江映雪房子后面的李梦晴的房子,刘伟名好奇地走上二楼,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刘伟名那个汗啊,从这里看下去李梦晴房子里的情形可以看个清清楚楚,要不是李梦晴那拉着窗帘,估计连房间里面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刘伟名暗道看来以后得小心了,无论是与江映雪做还是与李梦晴做第一件事就是得把窗帘拉密实了,这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刘伟名‘抽’着烟四处望了望,然后下楼,在客厅坐下,没多久江映雪就把做好的菜端上了桌。刘伟名早就饿了,别忘了,他早上还没吃早饭呢,刘伟名急冲冲地到餐桌上坐下,正准备拿碗吃饭的时候,江映雪说着等一下。然后进了厨房,端出一锅汤来。
“这是我特意买的老母‘鸡’煲的汤,里面放了很多的‘药’材一起煲的。很不身子的,你先喝两碗才吃饭。”江映雪说着拿着碗便帮刘伟名盛了起来。
“我要补身子吗?我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补下去你就不怕你受不了吗?”刘伟名一脸地说道。
“你身子再好,也经不起这么无休止频繁地来啊,快点,吃一碗吧。”江映雪被刘伟名说的脸通红。
“我怎么频繁做呢?我除了你和金倩外可就再也没有和其它‘女’人做过爱了。”刘伟名觉得奇怪,为什么江映雪知道自己频繁做了?难懂自己脸上有肾亏的迹象吗?刘伟名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感觉出有什么,但是江映雪为什么知道?刘伟名看了看江映雪,假装着镇定地道,还说的非常的坚决。
“是吗?你在清泉没有与云佳上c?云佳那丫头现在给我打电话可是一副小‘女’人的模样,你敢说你就没滋润滋润她?我可记得你还有那个照片上的‘女’人哦,而且你与后面那‘女’的之间的关系也不简单吧?”江映雪指了指后面的房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刘伟名瞪大了眼睛说道,她都怀疑是不是江映雪在背后跟着自己了,怎么知道的那点事她都那么清楚。
“很简单,昨天碰到你你一副做贼心虚的‘摸’样我就有点怀疑了。后来我刚上来就见到后面那栋住的那个‘女’孩衣衫不整地出来关‘门’,你刚开车出去后面就关‘门’。以你的‘性’格要来找我肯定是会先打电话的,而且你要是真的来找我的话也不会那样和我说话了。那个‘女’孩‘挺’漂亮的,我见着也‘挺’面熟的,估计是在哪里见过,我住这这么久了倒是一直都没打量过我的这位邻居。她是谁啊?”江映雪一脸笑容问着刘伟名。
“彻底败给你了,‘女’人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难怪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现在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了。实话告诉你吧,后面这位你见过,就在我的婚礼上,她是新娘。”刘伟名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彻底的焉了,选择了坦白从宽。
“新娘?”江映雪仔细地回想着,然后才道:“你是说金倩的那位好姐妹?”。
“是,你就别问了。到底给不给我喝‘鸡’汤,我可告诉你,我是真的肾亏。你要是再不给我补等下可就真的没得爽了。”刘伟名一脸不开心的‘摸’样,确实,彻底输在了自己‘女’人手上,任谁都舒服不过去的。
“得得得,你喝你喝,真是个小冤家。我是为你的身体着想。说的人家像个‘荡’‘妇’似的。”江映雪红着脸不满意地说着。
刘伟名是真的‘挺’怕自己身子亏了的,开玩笑,这么多‘女’人,自己要是这身子骨不行哪可怎么办?刘伟名也没了吃饭的兴趣,直接喝汤,一锅汤他直接喝了个底儿掉,最后硬是把自己灌了个汤饱。一边打着隔一边拿着牙签在那剔着嘴里的肌‘肉’。
“你不吃饭了啊?”江映雪惊讶地望着刘伟名道。
“不吃了,留着肚子吃你。真是的,干嘛老把我的那点事情都揭出来呢?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嘛。”刘伟名还在计较这刚才的事情,非常不满意地说道。
“我的小男人生气了啊?好,是姐不对,姐给你赔不是。”江映雪也冲冲地扒了两口饭,然后笑着坐在刘伟名的身边抱着刘伟名的手臂说道。
“这还差不多,以后男人的事别多嘴。”刘伟名一边‘抽’着饭后烟一边做出一副认真的‘摸’样开始训妻,只是江映雪知道,他是在开玩笑罢了。
“行,奴家知道了。”江映雪笑着开始收拾碗筷,刘伟名无语地坐在沙发上继续‘抽’着烟。
“在想什么呢?”江映雪收拾了碗筷之后对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刘伟名道。
“没想什么,在想以后怎么办?映雪,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花’心?”刘伟名一脸疑‘惑’地问江映雪,敢情他自己还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花’心的男人。
“我帮你算算,云佳、我、照片上的‘女’的加上后面这栋的‘女’人,一个老婆,四个情人,你让我怎么说你不‘花’心?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男人‘花’心那是你的本事,没本事你上哪找那么多‘女’孩心甘情愿做你的情人去,但是还是得注意身体。不要太过于沉溺于‘女’‘色’了,你在官场,不可避免地要与烟酒打‘交’道,这要是再不注意在房事上的节制会过早地掏空身子的。”江映雪不知道是在安慰刘伟名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