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第3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老子就这样说话了,怎么着?我倒要看看今天谁厉害。-叔哈哈- ”刘伟名骂了一句之后直接拿出电话,准备找人给‘交’警支队的人打招呼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小心我告你辱骂警务人员。”‘女’警脸都起红了,指着刘伟名说道。
以刘伟名的‘性’格本想当即和这个小皮娘干起来,给这个‘女’的一点厉害瞧一下,但是想想自己这个公众人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惹事。不理睬‘女’警,走到一遍拨了一个号码,直接拨了省里的领导,让这个领导帮忙到这个‘交’警支队说一下。那个领导问刘伟名这个‘交’警的警号。刘伟名哪来得及看这个,直接拿着电话走到这个‘女’警的身边,一遍对着‘女’警制服上面的编号说着。
‘女’警见到刘伟名打电话,又报了自己的警号,好像一点都不以为意地道:“最见不得你们这种人,不就是个富二代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你老爸有钱你开的起这种车吗?说不定比乞丐还不如呢?开着名贵的车到处跑,脸最基本得‘交’通规则都不知道,出事了就知道找人找关系,自己一点用都没有,真不明白,社会上怎么有这么多你们这种垃圾。”
“你再说一遍?”刘伟名一张脸顿时黑沉沉的。
“没那个时间,还敢报我的编号,想找个大官来报复我撤我的职还是怎么?我告诉你,就算今天把我撤职了我现在也要先把你的车给锁了。”‘女’警倒是还真的来脾气了,说着就拿着链子去锁刘伟名的车。
刘伟名见状一把拽住链子的一端,拉着,嘴里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想把事情搞大。大家心平气和地解决一下问题就行了。我不在乎这个车在你们那锁两天,也不在乎驾驶证上那两分,更不会在乎那点罚款。可是我今天是真的有事要出去,很重要的事。要不你把我的车牌号记下,对,还有我的手机号,你让我现在走,我下次过来自己去找你,到时候你要抄牌你抄牌,想罚款就罚款,都随你便,好不好?”。
“不行,我得照章办事。麻烦你松手,你要是不松手我会告你阻碍公务意图殴打警务人员。”小‘女’警一副软硬不吃的‘摸’样。
“你最好不要惹我,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刘伟名狠狠地说道。
“我今天就要锁你车,就是要惹你看你怎么样?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种败类,纨绔子弟,一点用都没有。”说着就开始扯着被刘伟名拽住的链子。
“你真的要锁我的车吗?”刘伟名黑着脸问道。
“锁你车又怎么样?我是照章办事。”‘女’警一点都不弱于刘伟名的气势。
“好,那你去锁吧。”刘伟名突然放开了手上的链子,一脸轻松地对‘女’警说道。
“啊?”被刘伟名突然之间态度的改变,‘女’警有点转不过弯过来,再次看了看刘伟名的脸。‘女’警说道:“你还以为我不敢锁还是什么?”。说着就拿着链子朝着刘伟名车子的后轮而去。
刘伟名见状,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立即发动,一踩油‘门’车子立即飚了出去。站在后面正准备锁车的‘女’警被喷了一脸的尾气。‘女’警见刘伟名开车走了,气的大骂了一声王八蛋,然后迅速地骑上自己的摩托车朝着刘伟名车子的方向追去。‘女’警一边骑着车子一边对着肩膀上的传呼机喊道:“呼叫总不呼叫总部,在大庆路路段一辆车牌号为江a88088的小汽车车主逆向行驶,无证驾驶,辱骂警务人员,请总部立即进行拦截。”
“我正要找你呢,算了,那个事情我们会另外派人去的,你现在马上去解放路疏散‘交’通。”对面不是人工服务,而是传来了他们支队长的声音。
“支队长,我现在正在跟着这辆车,你们再派辆车拦截一下就行了。”‘女’警不折不饶地说道。
“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那个人我真的惹不起。如果你再这样我会考虑向你父亲禀告这件事的。这件事情你不要再管了。就这样。”
“支队长支队长……”‘女’警气的差点差点把传呼机都给扔了,但是她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一边加速拧着油‘门’咬着牙齿继续往刘伟名的车子后面追去。
“真***晦气。”刘伟名一边开着车一边骂着。钱包落在了江映雪那,他得回去拿。由于车流量大,所以刘伟名没办法开的多快。就在刘伟名自顾自地点了根烟慢慢地在车流中慢慢地穿梭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竟然在拍自己的车子。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看着后视镜,才发现刚刚那个‘女’警竟然骑着摩托车追上了自己的车,一脸怒气地一只手握着摩托车得把手,一边用手用力拍着刘伟名的车。
“妈的。”刘伟名怒道,打开车窗,朝着车外喊道:“你有完没完啊?我长得虽然帅了点,但是你没必要这么紧追不舍吧?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绝对不会娶你的。”
“你……你…流氓,赶紧给我下车,不然…不然我就报警了。”‘女’警气的小脸气鼓鼓的。
“随你吧,你愿意追那你就追。”刘伟名无奈地摇下车窗,一脚踩上油‘门’,车子便开始加速,不过车流量实在太大,刘伟名没办法开的太快。虽然摆脱了后面的‘女’警,但是总是只有一个车位的距离罢了,在这样的车流中,再好的车速度优势也没办法体现出来。而且在这样的车流中摩托车确实要比小车灵活的多。
刘伟名任凭‘女’警在后面追着,他也懒得管了。自顾自地把车开到江映雪家的‘门’外,摁着喇叭。江映雪好懒洋洋地睡在‘床’上,听的车响,立即穿着睡衣下了楼,开‘门’。
“你怎么又回来了?”江映雪诧异地说道。
“别说了,郁闷。我把钱包落在你这了,你上去帮我找找,我的抓紧时间去清泉。”刘伟名显然心情不好,也没下车,直接对江映雪说道。
“嗯,我上去帮你找找。”江映雪穿着拖鞋就滴答滴答地上楼去了。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阵摩托车声音,刘伟名回头就看到‘女’警的那辆摩托车飞一般地骑了过来。
“妈的,真是甩都甩不掉。”刘伟名低声骂道。
摩托车终于停在了刘伟名的车面前,‘女’警气鼓鼓地拍着刘伟名的车窗。大喊着:“下来,你给我下来。”
刘伟名受不了‘女’警的手拍着车窗,直接打开车窗下了车,望着‘女’警,冷着脸说道:“你到底要干嘛?你再在这吵小心我告你x‘骚’扰。”
“你…,我是警察。”‘女’警被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颤抖地用手指着自己肩膀上的警徽朝着刘伟名喊道。
“警察就了不起了?警察就能随意追着人家跑?”刘伟名冷笑着道。
“把驾驶证拿出来。”‘女’警知道自己说不过刘伟名,强硬地指着刘伟名要驾驶证。
“我为什么要给你驾驶证?”刘伟名吐了一口烟后,靠在自己的车窗上慢吞吞地说道,一副你奈我何的‘摸’样。
“你…你不是明知故问嘛,你逆向行驶,我按照规章要扣你的驾驶证。”‘女’警气的都要七孔流血了。
“你哪只眼看见我逆向行驶了?你有证据吗?”刘伟名一脸笑容地说道。
“你无赖,你明明就是逆向行驶。”‘女’警一把抓住刘伟名的衣领说道。
“放开你的手,不然我会告你随意殴打市民的。”刘伟名不以为意地说道,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肯定是个练家子,因为一个寻常的‘女’孩子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的。
‘女’警听了这么一说,可能真的怕刘伟名告她,便非常不愿意地松开了手。
“这是?”这时江映雪拿着刘伟名的钱包走了下来,突然发现一个‘女’警出现在刘伟名的面前,疑‘惑’地问道,她又一位这个‘女’孩子是刘伟名的哪个情人呢。
“一个疯‘女’人,不用理她。映雪,我先走了,赶时间。下次来我再打电话给你。”刘伟名哼了一句之后接过江映雪手中的钱包就准备打开车‘门’进去。
“不准走,把驾驶证给我。”‘女’警一把推住车‘门’,紧紧地身子压着车‘门’,淡淡地说道。
“你再不让开我就真的要告你了。”刘伟名已经被这个‘女’警‘弄’的不厌其烦了,眼睛里的怒意越来越盛。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这是干嘛?”江映雪犹如看电影办地看着这两个人。
“这个人不遵守‘交’通规则,逆向行驶,还无照驾驶,辱骂警务人员。”‘女’警带着点哭腔说着。
“你有证据吗?有证据的话你就去告我。你想这么着都随你便。”刘伟名冷眼说道。
“你…你…强词夺理。”‘女’警都快被刘伟名气的要哭了。
“算了,伟名,人家一个小‘女’孩也不容易。这样吧,小泵娘,他的驾照确实没带出去,留在了我这,这不能怪他。另外你帮忙通融一下,他经常开车的,要是再扣两分以后会很麻烦。这样吧,你扣我的,你就当做是我在逆向行驶行不行?”江映雪不明白事情就理,还以为是刘伟名故意在为难这个‘女’孩子,见到‘女’孩的样子不免出口说道。
“不要,我要他的,你没有违章。”‘女’孩态度坚决地说道,刘伟名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子和李梦晴有的一拼,两个人‘性’格太像了,只不过李梦晴比她成熟了那么一点点罢了。
“不要你的,姑娘,这是我的驾驶证,你看着办吧。”刘伟名直接把自己的驾驶证从钱包里面拿出来,递给‘女’警,看到‘女’警拿着自己的驾驶证工作着,刘伟名又说道:“我今天不是故意为难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
说完从‘女’警手里拿过驾驶证,然后对江映雪说了声我走了便上了车,发动车子踩着油‘门’便走了。
开了很久,终于在半夜到了清泉,刘伟名把车开到了招待所停下,然后也懒得进招待所自己的房子了。转个弯就往张云佳那走去。站在‘门’外刘伟名没有敲‘门’,直接打张云佳的电话,打了良久张云佳才接过电话,‘迷’‘迷’糊糊地说道:“谁啊?”。
“我,你老公。”刘伟名笑着说道。
“哦,伟名,你这么晚打我电话干嘛?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张云佳稍微清醒了一点说道。
“当然有事,你老公现在正在你‘门’外,你说你是不是该起来开个‘门’啊。”
“啊?在‘门’外?你等等,我去开‘门’。”说完张云佳便挂了电话。
刘伟名把手机收好,没一下张云佳就开了‘门’了。看到刘伟名便说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怎么不早点出发啊?”。
“别说了,说了就郁闷,本来早就该到了。结果碰到了堵车,我就准备找条路转出去,可谁知道那条路是条单行道,而且还被一个估计是刚出校‘门’的‘交’警给抓了。费了我好大一通口水还是要扣我的驾驶证。我刚想找驾驶证却发现驾驶证没带,钱包落家里了。那个警察不折不饶地说要锁我车,我脾气一来直接来车走了,哪知她竟然跟着追到了我家里,我看别人一个小‘女’孩‘挺’不容易的就给她扣了驾驶证。这么一折腾,这不到这就这个时候了,我连晚饭都还没吃,饿死了,你这还有面条吗?”刘伟名一进‘门’就拿着张云佳的杯子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喝下去,喝完了才慢慢道。
“面条没有了,不过我备了点菜在家里,就是怕你哪天又饿了。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张云佳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厨房而去。
“随便‘弄’点什么吃就行了。”刘伟名也有点困了,开了这么久的车人都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