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第32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云佳去做饭了,刘伟名依旧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吗,随便调这台,最后调到了江南电视台。。 更新好快。复制网址访问 正播着新闻联播,这是晚上的新闻联播重播。刘伟名看着那个美‘女’播音员,笑了笑,暗道穿着这样的西服‘胸’部也‘挺’的这么大估计是个‘奶’霸。就在这时听到播音员口里说着:“近年来,省委省政fu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十五大的‘精’神,把为民办实事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省委省政fu的正确领导下,我们江南出现了一大批为民办实事的先进地区和个体。这其中就有清泉县。”播音员话一说话,镜头就开始切换。拍的是清泉的街道,沿河护栏以及沿江风光带,然后又是颓废了的冶金厂还有正在勘察的道路和几个带着安全帽的工程师。旁白配音说道:“清泉县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地势高,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江南省最出名的贫困县,但是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这种局面得到了彻底的改变。清泉县委县政fu认真落实党中央和省委的为民办实事‘精’神,以为民想,为民做的理念在清泉修建大量的民众生活设施,清理城市卫生,修改城市不合理的布局。另外变废为宝,把已经接连亏损多年的冶金厂进行改组。一直以来成为清泉老大难问题的修路问题也得到了根本‘性’的解决,根据清泉县委县政fu的规划,到今年年底清泉能够开通五条主要的县级公路,十六条主要的乡村公路。可以预见清泉的发展势在必行,老百姓也实实在在地得到了实惠,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作为县委书记刘伟名的一番功劳。”旁白说完,突然弹出刘伟名说话的镜头,这个镜头刘伟名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他自己在会客室接受董静采访时说的,但是在电视上看着自己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见电视里的刘伟名一脸正气地说道:“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而且是一个贫穷乡村的孩子,我深刻地知道一个贫穷地区的老百姓生活有多么的难过。所以从那时候请我就给自己一个信念,我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让所有贫穷地区的老百姓脱贫致富,让他们的生活好起来,让他们不能再像我的父辈们一样生活,……”。刘伟名听过自己说完,不禁哈哈大笑,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道:“想不到我还‘挺’上镜的嘛。真是越看越帅。”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开心的事。哇,我的佳儿老婆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一看这菜我就开始口水直流了,味道绝对是上佳的。”刘伟名拿起筷子非常粗俗地在自己身上擦了两下就准备开吃。
“洗手去。”张云佳阻止着刘伟名。
“什么啊?”刘伟名像是没听清一样。
“吃饭前最好先洗手,这样才卫生,你看看你,都像个小孩子一样。”张云佳假装着板着脸说道。
“知道了,我的大妈。”刘伟名笑着便去洗了手。
刘伟名在清泉奉行着金清平的话,安安分分,不惹事。安安心心地做着自己的甩手书记,只求最后这段时间平平稳稳撑到自己到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上任为止。对于刘伟名新林那个恨之入骨的王卫国刘伟名暂时没有好的办法,他记得金清平的那句话,要么不动,要动就得直接下杀手。没有十分的把握刘伟名是不会轻易采取行动的。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刘伟名再想想自己以前想过用来对于王卫国的办法,觉得是那么的幼稚,小偷、妓‘女’,虽然够狠毒,但是同时也漏‘洞’百出,一个不好王卫国没‘弄’下去倒是可能把自己给陷进去。
以前刘伟名在清泉过的非常艰难,不是说工作辛苦,而是因为心累。自己满怀这‘激’情来到清泉决心大干一场,结果发现无论自己打算做什么都有人在后面拖后‘腿’,偏偏对于这种拖后‘腿’的人你还没办法说个不字。现在好了,不说一切都尘埃落定,但是也算是走上了正轨了,不必刘伟名太多的担心,而且现在即将要调走了,刘伟名心态也平和的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每天在办公室‘混’‘混’日子。
每天就是批阅那么几本文件,然后便没事可干,有时候刘伟名会把张云佳叫道办公室,卿卿我我一下,有时候兴趣来了就直接在办公室里表演一套活‘春’宫。晚上要么在张云佳那过夜,要么便是去找范滨滨。宾馆、野外还有唐华帮刘伟名租的房子里到处都留下了她们两的痕迹。在这里要简单介绍一下刘伟名的新住处,刘伟名的新住处在县城稍微偏一点的地方,人流量不大,环境比较的幽静,但是离县委大楼并不是很远。最主要的是这是个独立的院子,唐华为了这个房子可是煞费苦心,当然,他都是按照刘伟名的要求找的房子。房子是当地的民房,据说以前这家是当地的一个财主,后来这几代家里人都是人才辈出,到了这一代几乎都是举家搬到了美国去了,剩下这一套房子本来是要出卖,可是在清泉这地方这样的房子高不成低不就就一直没有卖出来,这不,刚好让唐华给租了过来。房子外面看起来不怎么样,‘挺’老气的,但是屋子里的装修还是非常的‘精’致,都是现代化的装修。这让刘伟名非常的满意,最满意的地方就是这地方安全,绝对不用担心这地方会被人‘偷’拍。而且刘伟名特意让人秘密地在院子后面开了一条小‘门’,这就有够神秘了,随便刘伟名和自己的‘女’人在里面干什么,保证外面没人知道。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期间赵俊打来电话,说他马上得结婚了,告诉了刘伟名日期,让刘伟名一定得提前几天赶过去。刘伟名看了看日子,离赵俊结婚的日子也只有四天了,看了看现在的清泉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在与不在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便直接向唐华说自己到外面去考察,让各个领导有什么事情直接给自己打电话。
“你明天就回林阳?”在张云佳的房子里,张云佳有点难舍地抱着刘伟名的手臂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把张云佳抱着坐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说道:“我上午回林阳,然后在家里呆一天,后天就直接去北京,参加完赵俊的婚礼之后我会立马赶回来的。宝贝,只有那么几天,不会太久的。”刘伟名哄着怀里的娇人儿。
“伟名,今晚你要好好爱我。”张云佳红着脸害羞地主动向自己的爱人索爱。
就在这时,刘伟名怀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刘伟名尴尬地伸手往自己的怀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范滨滨打来的,刘伟名犹豫地望着张云佳,不知道该不该接。
张云佳一看刘伟名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是他的哪个‘女’人打来的。一猜便道:“是你的范打明星打来的吧?接吧,但是得开免提。”
“免提?这样不好吧?”刘伟名心里大汗,这能开外音吗?这开外音是肯定得出事的。
“有什么不好的,无非就是爱啊情啊的,我就是想知道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摸’样。”张云佳嘟着嘴说道。
刘伟名无奈地只好接通电话,然后摁下免提。
“喂。”刘伟名说的很生硬,不敢有其它的称呼。
“老公,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一接通,范滨滨就是一句亲昵的老公,叫的刘伟名心里大汗,不由自主地偷偷望着张云佳的表情,不过见到张云佳只是有点轻微的怒意也就放心了下来。
“刚刚在洗澡,有什么事吗?”刘伟名随便扯了个谎道。
“你在洗澡?在哪洗澡啊?”范滨滨拖了个长音说道。
“我当然是在家洗澡啊,还能在哪啊?”刘伟名到然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个‘女’人,理直气壮气撒着慌,身边被这么多‘女’人纠缠着,刘伟名现在说谎的水平已经完全到了尊师级别了。
“骗人,我现在就在你家里。老实‘交’代,你在哪洗澡?”范滨滨立马说道,接着刘伟名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原来刘伟名为了方便范滨滨与自己偷情,就把自己开的后面钥匙给了范滨滨一把,范滨滨经常半夜来刘伟名这过夜的,但是范滨滨每次来都会先打电话通知刘伟名。
“‘女’孩子家问这么多干嘛啊,你怎么搞的。来我那怎么也不先和我说一声。”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往阳台上走,虽然张云佳早就知道自己与范滨滨的那点事了,但是背后做与当着面做那是两回事。
“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本来说好和你一起去北京参加赵总的婚礼的,但是剧组临时加拍一组镜头,没办法,我不能陪你去了。所以,今晚我想好好陪陪你嘛。”范滨滨说的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刘伟名回头看了看,只见张云佳就站在自己的后面,像看好戏似的看着自己。
“那个…那个滨滨啊,我今晚有点事情可能回不去了,要不你就先回去吧。”刘伟名迫于站在自己身后的张云佳的压力不得不选择暂时得罪范滨滨。
“不嘛,人家想你了,老公。我现在去洗澡,人家洗的干干净净的‘床’上等你哟,你要是不回来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范滨滨一极度暧昧的语气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刘伟名刚放下电话,就感觉自己后腰处传来一阵剧痛,刘伟名回头一看,只见张云佳正用手指在掐自己呢。
“那个…那个云佳啊,滨滨她…。”刘伟名慌不择言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是不是想回去抱你的那个大明星啊?人家可是洗的干干净净在‘床’上等你哦。”张云佳一边用力掐着一边说道。
刘伟名大汗,一张老脸都见红了。听过之后斩针截铁地道:“怎么可能,我今晚哪都不去,就在这儿陪我的小佳佳。”说完之后刘伟名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那你的那个大明星怎么办?人家可是洗的干干净净在‘床’上等你呢?你好让人家光着身子一个人睡吗?”张云佳带着怪异地笑容对这刘伟名说道。
“那个…咱们不用管她,她等不到我自然会回去的,所谓**一刻值千金,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我都好久没好好地爱你一次了,来,咱们抓紧时间,我保证,今晚一定让你满意,我把所有的存货通通地‘交’给你好不好?”刘伟名开始使用怀柔政策,都说‘女’孩子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哄,只要你能哄的她开心,保证什么仇恨都会立马消失与无形。
“咱们去你的房子里吧?”张云佳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去我房子里?”刘伟名惊讶地说道,一龙戏二凤?刘伟名上下打量着张云佳,在她心中,张云佳不是这么前卫这么开放的‘女’孩啊?
“我就是想去你房子里面看看嘛。”张云佳自己也脸红了,估计她也想到了刘伟名脑海中可能出现的情景。不过张云佳过去当然不是去为了体验,她只不过是想去看看刘伟名和其它‘女’‘性’在一起会是个什么样子,大部分的‘女’‘性’都会有这种心理的。想看看自己男人在自己以外到底是一副怎样的德行。
“这…这不好吧?”刘伟名有点犹豫地说道,其实心里很向往。
“走吧,去看看。你放心,我不是去抓‘奸’也不会对你的小滨滨怎么样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她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子,另外顺带着破坏你们的好事。谁叫她坏了我的好事。”张云佳一脸抱负的‘摸’样,她对于范滨滨一个电话坏了自己与刘伟名的好事而耿耿于怀。“走吧,去看看。你放心,我不是去抓‘奸’也不会对你的小滨滨怎么样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和她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子,另外顺带着破坏你们的好事。谁叫她坏了我的好事。”张云佳一脸抱负的‘摸’样,她对于范滨滨一个电话坏了自己与刘伟名的好事而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