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好好好,去去去,去还不成吗?”刘伟名立即投降,和张云佳下了楼,然后开着自己停在角落里的车往自己住的房子而去。-
刘伟名带着张云佳走到自己住所前,打开院子的大‘门’,然后把车开了进去。
“下车吧,就是这里了。”刘伟名停好车对张云佳说道。
“就这?‘挺’不错的嘛,古‘色’古香的。这样的房子也就清泉才有了。”张云佳下了车四处看了看说道。
“是还不错,主要是清净、安全。起码不用担心人家在外面‘偷’拍。进去吧。”刘伟名也没有敲‘门’,拿着钥匙把‘门’打开。
“滨滨,滨滨。你在吗?”刘伟名为了以防有什么意外出现,一进‘门’就开始叫着,算是变相地提醒范滨滨了。
刘伟名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句:“老公,你回来了啊?人家等你好久了。”,说着便见到一具白‘花’‘花’的身子从卧室处漂了出来。刘伟名当即傻眼了,瞪大着眼睛望着一丝不挂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范滨滨。
而呆住的不只刘伟名一个,跟在刘伟名身后的张云佳亦是如此。张云佳实在是没有想到范滨滨这个‘女’人会是如此大胆,还真的就敢不穿衣服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而此刻惊呆的人是范滨滨。范滨滨本来说好和刘伟名一起去北京参加赵俊的婚礼,但是临时有事,所以去不了。心里想着刘伟名明天就要走了,心里很是难受。于是觉得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地陪一陪刘伟名,也让刘伟名陪一陪自己,以解相思之苦。所以洗了澡之后她就直接chi‘裸’着身子躺在刘伟名的‘床’上,决定给刘伟名一个惊喜,一个‘艳’丽的惊喜。当外面传来车响的时候,范滨滨就知道刘伟名回来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心里还在想着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刘伟名的面前才能让刘伟名更加冲动觉得更加的‘诱’‘惑’呢?当刘伟名打开‘门’范滨滨就直接从‘床’上爬了下去,直接想以一丝不挂的方式出现在刘伟名的面前。可是,没想到的是在刘伟名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张云佳。范滨滨完全懵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刘伟名明知道自己在这竟然还会带人回来,而且还是个‘女’人。
好不容易,范滨滨才醒悟过来,眼神里全是慌‘乱’,她今天算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措手不及了。张云佳望着范滨滨竟然和刘伟名之间这么亲密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酸。当即便低着头嘴里嘟喃了一句:“不知羞。”
本来还想回房穿衣服的范滨滨听了这一句之后心里突然冷静了下来,她认为张云佳是在嫉妒自己,跟着刘伟名过来是在向自己宣誓。她看到张云佳的样子就想到了耀武扬威这几个词。想着张云佳现在给自己的难堪刘伟名就气不打一处来。也没有进房去找遮掩的衣物,连捂在自己身体上的手。一副坦‘荡’‘荡’的样子,眼睛得意地瞄了张云佳的一眼,意思好像在说你有这么好的身材么?接下来更是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把那水蛇腰扭的跟什么似的,一边走一边靠近刘伟名,浑然不把自己chi‘裸’的身子当回事。
范滨滨走到刘伟名面前,直接双手勾住刘伟名的脖子。用极度妩媚的声音说道:“老公,人家好看吗?”。说完之后还得意地望了望张云佳,眼神里的挑衅之意非常明显。
“好…好…好看。”刘伟名脑袋还处于呆滞状态,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感觉自己鼻孔里面有液体流出。范滨滨的身体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像今天这样子毫无遮拦外加范滨滨故意地‘诱’‘惑’还是第一次。不得不说,范滨滨的身体对男人的杀伤力是在太大了。
“老公,你真好。我们做吧!”范滨滨得寸进尺,望着张云佳更加是无忌惮地说着。
“你们慢慢做吧,我先走了。”张云佳气的眼泪都快留下来了。哪个‘女’人受得了这样的挑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张云佳感觉自己今天非常的委屈,被范滨滨欺负成这样。被一个‘女’人chi‘裸’‘裸’地当着自己的面抱着自己的男人肆无忌惮地说“我们做。”,这比杀了张云佳还难受。张云佳说完转身就走。
刘伟名终于清醒了下来,扯开缠着自己的范滨滨,转身一把拉住张云佳的手,说道:“云佳…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吧。”
“没有对不起的,不打扰你们之间做了。”张云佳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边挣脱着刘伟名的守一边往外走。
“走就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要是真想走还有人能拦得住你吗?”一边的范滨滨大觉得有快感,双手抱‘胸’,在旁边冷嘲热讽地说道。这才是范滨滨的真实‘性’格,只是与刘伟名在一起收起了她的这种‘性’格罢了。大凡大明星都多多少少有这种‘性’格。
“范滨滨,你不要得寸进尺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张云佳听过这一句之后回过脸等着范滨滨说道。她张云佳什么时候又是任人欺负的‘女’人呢?她与范滨滨从来都没有争风吃醋过那是因为张云佳聪明,她知道靠争风吃醋去得到一个男人最后只会彻底失去一个男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张云佳就比范滨滨软弱。
“那又怎么样?明知道我在这里还要来这你这不是摆明了要给我难堪吗?你和伟名在一起的时候我去过你那吗?我告诉你,张云佳,欺负人不是这么欺负法的。”范滨滨也当即火大,指着张云佳说道。
“范滨滨,我一直都忍你,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伟名难做。但是今天你做的实在太过火了。对,我知道你今天是在这,但是你知道不知道,你打电话的时候伟名是在我那的,是你一个电话硬让伟名过来的,你说你从没干涉过我们那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是‘女’人,许多事情没必要都说出来。”张云佳狠狠地说道,这是刘伟名第一次见到张云佳发火,可见这次张云佳是真的生气了。
听着两个‘女’人‘唇’枪舌战,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见着架势,说不定等下还会动手呢。刘伟名一人看了一下,最后吼道:“够了,你们两个给我住嘴。”听见刘伟名这么一吼,两个‘女’人都停了下来,互相没好气地望了望,但是都没有再继续说话了。
“云佳,你给我进来,你今天是怎么回事?连你也开始吵架了吗?把‘门’关上。”刘伟名转脸望着张云佳,见张云佳被自己说的不敢说话乖乖进了‘门’之后才转脸对范滨滨道:“你很得意是吗?你是准备让云佳难堪还是想让云佳难堪?你觉得让我这样子夹在中间难受你快活吗?马上去给我披肩衣服出来。”范滨滨瘪了瘪嘴,然后一脸不情愿地走进房间里面去了。
刘伟名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对张云佳道:“云佳,你一直都是宽宏大量的,虽然今天这事确实对你不公平,但是你实在没必要和滨滨吵的,她是什么‘性’格的人你还不知道?你见过脾气好的大牌吗?坐下吧。”刘伟名又开始语重心长温柔地对张云佳进行着安慰。这时穿了件刘伟名衬衣出来的范滨滨不清不愿地在刘伟名的身边坐下。
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在两个‘女’人的脸上都看了一看,然后道:“我刘伟名这一身什么都没有,就留下了一身的债,情债。我不知道我刘伟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得到你们的垂青,享尽了齐人之福。这是我对你们的愧疚。你们都知道,我现在有老婆,有孩子有家庭,你们同时也知道我的生活经不起折腾。你们都这些但是依然和我在一起,说实话,我刘伟名很感动。你们爱我刘伟名,我也爱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心头‘肉’,无论失去谁我都会心痛万分。我想和你们在一起,这个想法和你们想和我在一起是一样的,但是,我希望我们在一起是快快乐乐的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吵给没完。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不知道有什么好吵的。你们吵来吵去最后得到了什么?除了让我刘伟名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之外你们什么也得不到。”刘伟名淡淡地说着,手中的烟不断地熏着眼睛,刘伟名看了看两个‘女’人都低着头,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又吸了一口烟,把烟在面前的烟灰缸里面摁灭。
“其实以我刘伟名和你们的关系,许多话我并不适合说。能和你们在一起我就已经亏欠你们许多了,实在是不适合再向你们提要求,但是为了我们在一起能更好的生活我还是必须的说。我希望你们之间的关系能够融洽,能够和睦相处。你们都是我刘伟名的‘女’人,所以我想说你们几点。首先说说你吧,云佳,你是个好‘女’孩,聪明识大体,温柔。但是你的缺点就是有些事情都放在心里,即使受了委屈也从来不说出来,我们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是却有夫妻之实。我希望你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和我说说,即使是对我的不满。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怕你说出来心里的那些话我会对你有意见会不喜欢你了。错,我喜欢的是你张云佳这个人,是全部的你,你的好你的坏,你的喜怒哀乐。假如你只是对我表现好的一面只会对我笑让和我的一个泄‘欲’工具有什么不一样?我喜欢的是真实的你。一个‘女’孩子什么都压在心里会很累。知道吗?傻瓜。”刘伟名说着有点心疼地抚‘摸’着张云佳的脸蛋。
望着刘伟名对张云佳亲昵的动作,范滨滨非常的不满,但是知道刘伟名现在正在气头上,她值得乖乖地闭上嘴,不敢说话。
“滨滨,你别给我瘪着嘴,今天我必须得好好说说你,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对,你是大明星不错,在娱乐圈里不管是导演还是大碗什么的都得对你客客气气,所以你想这么耍大牌都没人敢说你什么,但是你给我记住。你坐在这里,就是我刘伟名的‘女’人,请你把你那一副大小姐大明星的姿态给我收起来。我想你愿意跟着我刘伟名也不是为了在我面前表现你的大明星姿态的吧?在林阳那次吃饭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和你不是一样的人,大家的生活理念和价值观都不一样。现在你感受到了吗?如果你真的想跟着我好好的在一起,那么你就必须得接受我接受我的这个生活圈子。我们是平常人,平常人的生活里面不会像你们娱乐圈里面一样只有利益而没有人情。就说说今天这个事情吧,虽然云佳明知道你在这还要跟着我来这里是她的不对,但是最不对的还是你。作为一个‘女’人你当着我的面故意这么做就是想给她难堪。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云佳对你有什么敌意,云佳要是真的对你有敌意的话我们两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以后有些地方你多向云佳学学,不要老是想着耍小聪明,玩心眼。你娱乐圈的那套到了现实生活中是行不通的,知道吗?有空多学学云佳的识大体,真诚待人。”刘伟名严厉地说着范滨滨。
“人家哪有耍大明星的派头了?我不是一直都对你服服帖帖的吗?”范滨滨不满地说道。
“没有吗?那我问你,你进来明明看到云佳在后面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一脸得意地向云佳宣誓着什么?还故意做出妩媚状和我亲热你是干什么?平时怎么又不见你这么开放了?”刘伟名直接瞪着眼睛望着范滨滨,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我…我错了还不行嘛。”范滨滨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到刘伟名的眼神便立即软了下来乖乖地认错,刘伟名上次在林阳对李梦晴发火的场面她可是还记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