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第32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知错了就好。。 更新好快。 向云佳道歉。”刘伟名感觉自己今天就像是在管教两个打架的孩子一样。
“道歉?”范滨滨瞪大了眼睛望着刘伟名。
“错了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道歉就道歉吧,瞪人家干什么?对不起。”范滨滨迫于刘伟名的威严一脸不情愿地向张云佳说着对不起。
“云佳比你大,以后叫云佳姐。”刘伟名看到范滨滨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大明星有时候聪明的像只狐狸一样,有时候又幼稚的像个孩子。
“算了,伟名,别难为她了。人家一个大明星委屈降低身份不求名分地跟着你你就别难为她了。范小姐,今天的事情我是我的不对,我本来就不应该来这里的,其实我来也只是想看看刘伟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伟名明天走了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也不愿意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等他,所以才和他一起来的。好了,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张云佳阻止了刘伟名,笑着对范滨滨说道。然后起身。
“别,云佳…姐,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去多不安全啊?而且你还没有车,要不…你?今晚就…就…一起…睡这吧。”范滨滨其实只是小孩子要强的‘性’格罢了,谁对谁错她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当听到张云佳为什么会来这是怕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刘伟名也感到了深深的内疚。
“一起睡这?”张云佳看了看只有一张‘床’的卧室,以及都没有被褥‘床’单的另外几个房间,不由得惊讶地望着范滨滨。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哪去?就都睡这吧,别瞪我,我只是说三个人一起睡觉,但是我保证不做其他的事情,这下你满意了吧?”刘伟名一想到能够左拥右抱就大爽不已。
“你想的倒好。”张云佳红着脸瞪了刘伟名一眼,其实心里也很不想走,但是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今晚我们俩睡一起,让他一个人睡沙发。”范滨滨笑着走过来拉着张云佳的手进了卧室,临末从房子里面拿出一‘床’薄毯扔给刘伟名,说道:“我们锁‘门’了,不准进来,更加不许敲‘门’。”说完就把‘门’关了。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关上的房‘门’,脑子里怎么都‘弄’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势如水火的两个‘女’人会在一瞬间就好的跟什么似的。似乎还结成了统一抗线了。刘伟名抱着毯子郁闷地坐在沙发上,嘴里嘀咕着:“现在倒好,说不定还会冻死。”
刘伟名暗道失态炎凉,站起来无奈地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打开客厅的电视机看了一会儿电视,可是根本没什么好看的,那个‘波’b播音员估计也早就下班了。刘伟名无聊地关掉电视,在沙发上躺下。望着我是关掉的‘门’,非常不甘心地走到‘门’边朝里面喊道:“滨滨,开下‘门’好不好?前面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凶的,你开下‘门’好不好?我真的好冷。”
“要不去开‘门’让他进来吧?”张云佳听的刘伟名在外面喊着,低声问着范滨滨。
“不用,他早晚会自己想办法进来的。他会是那种安安分分的人吗?你瞧好了吧。”范滨滨一边笑着对张云佳说着,说完之后对‘门’外的刘伟名说道:“不行,你今晚别想进来了,我得好好和云佳姐说说‘女’孩子之间说的‘私’房话。你就睡外面吧。”
“别啊,你们说你们的,我不听还不成吗?我一进去就拿纸把耳朵塞住。我只安心睡觉成不成?”刘伟名低声下气地说道。
“不行,我还不知道你,你会安分睡觉吗?好好地在外面呆着。”范滨滨一边捂着肚子强忍着笑意对刘伟名喊道。
刘伟名骂着:“你个小妖‘精’,竟然这样对我,下次一定让你好看。”想着又把注意打到了一直都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张云佳身上,尽量用温柔地声音道:“云佳,佳佳、宝贝。快点下来让老公进去吧,不然我冻死了你们俩都会成寡‘妇’的。”
“别想进来了,云佳姐已经睡了。今晚就算成寡‘妇’也不会放你进来的。”范滨滨态度异常坚决。
“你不是说要和云佳说‘私’房话的吗?都睡了还说什么说?快点,给我开‘门’,你个小妖‘精’。再不开‘门’我饶不了你。”刘伟名越想越心急,开始威胁着范滨滨。
“不开,今晚随你怎么说我都不开‘门’。”
“好好好,范滨滨,你狠,你给我记着。”刘伟名对范滨滨恨的牙齿痒痒的,但是却拿她没点办法,只有悻悻然地继续回到沙发上睡下。可是房间里面睡这两个大美人这让刘伟名怎么睡得着?更郁闷的是明明这两个大美人都是自己的‘女’人,而自己却偏偏碰不得,这么好的大被同眠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自己还一个睡沙发。刘伟名越想心里就越不平衡。点了根烟,又把电视机打开。
“他现在一定在那生气呢?他牛脾气一上来可是天王老子都不管的。万一他真的生气了怎么办?”张云佳小声地说道。
“没事,他生气了最多就发顿脾气罢了。而且他也不会真生气的。另外,我根本就没锁‘门’,是他自己不推‘门’的,能怪我们吗?”范滨滨边说边哈哈大笑。
“你没锁‘门’?”张云佳惊讶地问道。
“是啊,我就是故意逗他一下呢?难道云佳姐你真的忍心让他一个人睡沙发啊?”
“不是,只不过他万一进来了可怎么办?他…他…他睡觉都不老实的。”张云佳一边害羞一边担心地说道,说的很不好意思,要不是关着灯,范滨滨一定可以看见张云佳脸红的像苹果一样。
“进来就…进来吧,反正…反正咱们两都是他的‘女’人…,他想怎么样咱们都没办法,而且他明天就要走了,云佳姐,你也想和他好好地…好好地…地爱一次吧。”范滨滨吞吞吐吐了半天,才用了自己认为比较恰当的词说了出来。
“不知羞。”张云佳害羞地骂了范滨滨一句。
刘伟名越想越不是滋味,关掉电视,走到‘门’口准备破‘门’而入了。抬起一脚最准锁孔的位置就是一脚。谁知‘门’却根本没锁,一脚上去用尽了全力,却最后没有找到受力点。由于惯‘性’,刘伟名直接摔到在‘门’口。
“哈哈哈……”范滨滨笑的什么似的,张云佳也极力忍耐着,看着刘伟名躺在地上两‘女’都觉得滑稽不已。
“妈的,你们两个小妖‘精’可以。敢这样捉‘弄’我,今天不给你们一点厉害看看看来是不行了。”刘伟名说着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朝着‘床’上扑了过去。
“啊?伟名你…你干什么?下去…下去…。”张云佳见刘伟名扑了上来,当即便慌了神,用脚踢着刘伟名,可是刘伟名好不容易上得‘床’来了,怎么可能就这么下去呢?刘伟名一把捞住张云佳的脚,一脸yin笑的道:“现在知道怕了?刚刚怎么对我的?”。
“你…你…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我就……”张云佳慌张地挣扎着,却始终没有挣脱掉刘伟名的手掌,一旁的范滨滨倒从容的多。一脸笑意地望着得意的刘伟名和正慌‘乱’失措的张云佳。
“你就怎么样?你说啊?你就怎么样?”刘伟名故意做出一副狰狞的‘摸’样。
“我就…我就叫了。”张云佳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刘伟名的,只能惯‘性’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你叫?你叫啊,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用。”说着刘伟名便首先把张云佳压在身上,准备打动手脚的时候旁边的范滨滨却说道:“一点都不好看,这出强j与反强j的戏演的太假了,一点都不真实。”
刘伟名冷不丁地听到范滨滨这么一句,才想起今天晚上的罪魁祸首是范滨滨。伸手一拉直接把范滨滨也拉了过来,叫道:“是吗?你是大明星,你的演技好,那我先来找你好好演一演这出强j与反强j。”
一夜笙歌,第二天刘伟名在两‘女’的肢体‘交’缠中醒过来。看了看手表,都十点了。刘伟名伸手直接在一左一右两个美‘女’的屁股上面一人拍了一下,然后喊道:“老婆们,十点了。该上班的赶紧去上班,该拍戏的赶紧去拍戏。”
“什么啊?十点了?我的天呐,我还有个会要开呢?完了完了。”张云佳首先起来,一看手表十点了,连忙爬起来,一边慌‘乱’地找着扔得到处都是的衣物。
“十点?我也还得拍戏呢?这个导演可不好糊‘弄’啊,这次出大事了。”范滨滨也立即起来,加入了和张云佳抢找衣服的行列。然后两‘女’慌‘乱’地爬去洗漱了,十分钟之后两个‘女’人穿戴整齐跑进房里,一人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便急匆匆地走了。刘伟名还听见范滨滨一边走着一边对张云佳道:“云佳姐,你没有车我先送你去上班。”接着便传来了关‘门’声。
“这都是什么事啊?这么突然变的这么敬业了?”刘伟名望着二十分钟不到,房间里就剩下了自己一个,脑袋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望了望地上自己被两‘女’踩了无数下的衣服,皱了皱眉头。点了根烟,‘抽’完之后才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重新找了套衣服穿上,然后去了洗手间。等把一切都整理好了之后已经十一点了。刘伟名想了想,找出几个面包,一边往外走一边咬着。
刘伟名直接开着车就往林阳而去,在车上给金倩打了个电话。
“喂,老婆,在干嘛呢?我现在正准备回来,在车上。”刘伟名甜蜜地说道。
“你今天下午回来啊?不好意思了,老公,下午集团有点重要的事情,我没办法提前下班,可能得下班了才能回去。”金倩带着歉意说道。
“没事,上班就上班吧,我直接回去就行了。我就是跟你说一下。”刘伟名也有点失望地说道。
“要不这样吧,老公,你到林阳就直接来集团这里吧。等我下班了我们一起到外面吃饭好不好?”金倩想了一下之后又说道。
“嗯,好吧。我到了给你电话。我现在在开车不方便多说,我先挂了。”刘伟名说着挂完电话。
想起明天就得直接去北京,一个人去心里还有点空空的。本来金倩是要一起去的,但是现在公司没了总经理,把总经理和董事长所有的事情都给了金倩一个人在干,集团没了金倩坐镇还真的就不行。所以最后决定还是刘伟名一个人去。刘伟名现在觉得,似乎全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是闲的了。想着想着刘伟名直接给江映雪打了电话,江映雪是赵俊的姑姑,赵俊结婚江映雪没有道理不去吧?刘伟名给江映雪挂了个电话,等了老半天也不见接,刘伟名只好作罢,打开车上的电台,一边听着电台主持人慵懒的声音一边开着车,心里在猜测着这个主持人到底是不是美‘女’。一个小时之后江映雪打了电话过来,刘伟名接过之后直接说道:“映雪你在干嘛呢?”。
“刚刚临时召开了一个常务会,没办法,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我就没接电话了。怎么了?”江映雪问道。
“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去北京参加赵俊的婚礼。如果可以的话咱们一道去。”刘伟名试着问道。
“你什么时候去啊?”
“赵俊那小子说要我当伴郎,必须明天赶到北京,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让我做,群殴就郁闷了,他结婚我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他都这么说了我能怎么办?我现在在回林阳的路上,明天早上的飞机。直接去北京。”刘伟名无奈地说道。
“你明天就去?那可能没办法了一起去了。我得他结婚的前一天才去。最近事情比较多,没办法。而且我也不想回北京。你还是先去吧,可能他脑子里面又有什么坏主意找你商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