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第3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笑了笑,敢情这丫头上班还忙里偷闲玩游戏?真是个介于牛a与牛c之间的人物。- 刘伟名无聊地四处看了看,发现办公室旁边还有一张‘门’,推开,只见里面还是个一室一厅。一个小客厅,里面摆着电视机和茶几沙发。然后旁边还有一个卧室和一个洗手间。刘伟名暗道这么豪华的办公室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难怪金倩说她午休都是在办公室呢,原来这里还有一套标准的公寓配置啊?自己还一直劝她回去午休,在办公室别感冒了呢?越想刘伟名越觉得自己老土了。
刘伟名看了下电视,没什么味。突然一阵困意,昨晚与范滨滨张云佳两‘女’一夜疯狂他都快累趴了。对付一个‘女’人刘伟名感觉自己特别的威猛,但是一下子对付两个‘女’人,他就感觉有点难度了,昨晚刘伟名是咬着牙齿尽力的忍耐着,心里一直在提醒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完事后,刘伟名直接走进金倩的卧室里面大睡起来,刘伟名睡的很安详,还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刘伟名又梦到了刚才这一幕,但是‘女’人的人数又多了几个。在范滨滨的身边还睡着董静、许岚已经那天遇见的那个‘女’警。还有几个刘伟名更本就不认识的‘女’人。
“老公,你怎么睡着了啊?是不是太累了啊?”当刘伟名醒来的时候,金倩已经站在了他的旁边,关心地问着刘伟名。
“没有,只是无聊想睡觉罢了。你下班了吗?那咱们走吧。”刘伟名一边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突然发现时钟都指在了八点了。惊讶地问道:“怎么八点了?你怎么不叫我啊?”。
“我看你睡着了,就没打扰你了。你工作忙,还得来来回回在清泉和林阳两地跑。我心痛。”金倩缓缓坐在刘伟名的身边握着刘伟名的手说道。
刘伟名大汗,心里想到,假如让你知道我这么累的原因是昨晚玩3p玩的话估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刘伟名感动地在金倩额头上拍了拍,然后起身起‘床’说道:“傻瓜,我又不是不能回去睡。还没吃饭吧?走吧,去吃饭吧,我也饿了。我还没吃中饭呢。”刘伟名一觉醒来就觉得自己肚中空空如也,还有点轻微的胃痛了。
“好吧,老公。今晚我们去吃大餐。”金倩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一般紧紧地抱着刘伟名的手臂,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羞涩地说着走出了办公室里面的卧室。
“你想去哪吃?吃外国菜还是中国菜。”刘伟名笑着对金倩说道。
“吃中国菜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吃外国菜的。”金倩笑嘻嘻地挽着刘伟名的手走出了办公室,外面,钟丽也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正带着耳机在那听着什么。嘴里还还嘟嘟有声,很认真的模样。刘伟名听了很久才大概猜出钟丽在听的是英语。
“钟丽怎么也还没回去?”刘伟名诧异地说道。
“我本来想叫她自己先回去的,可是她说也等你一块儿回去,一等就等到了现在。现在她正在学英语呢。这小丫头做起事来非常的认真,她的‘性’格我越看越觉得像你了。”金倩没去打扰钟丽,就站在钟丽的办公室‘门’口和刘伟名说着话。
“和我像?哪像了?她是‘女’的,我可是标准的男人,这个你应该非常清楚。”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你个流氓,尽调戏人家。”金倩脸一红,伸手在刘伟名的腰上掐了一下,然后道:“我觉得她和你一样都有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只要认准了一件事情,不管付出再大的牺牲都要把它做好。则或许就是坚持吧。”
“农村里的孩子都这样的,我们小时候什么都没得到过,所以现在才会拼命地想去得到,也会更加懂得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她也没吃饭吗?叫上一起去吃饭吧,小泵娘一个人来林阳没亲没故的,也‘挺’不容易,你有时间的话就多关照她一下吧。”刘伟名望着钟丽突然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曾几何时自己也像她一样这么拼命。
“知道了,老公,我很喜欢小丽。不说了,再不叫她去吃饭我保证她能在这念一夜的英语的。”金倩笑了笑,走进了钟丽身边推了推钟丽,钟丽才回过神来。然后急忙地收拾了一下东西跟着金倩走了出来。
“学英语也没必要这么努力,适可而止就行了,不要累坏了身子知道吗?有时候努力工作是好的,但是还得适当地放松自己,让自己享受一下生活。”刘伟名笑着望着钟丽,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两‘女’往电梯而去。
第二天,刘伟名起了个大早。开着车到林阳的土特产商店买了几大包江南省的土特产。然后便直接打了计程车去了机场。说句实话,这是刘伟名第二次坐飞机,第一次坐飞机是与金倩一道去度蜜月的时候坐的,想起那时自己坐在飞机上紧张的‘摸’样刘伟名就大笑不已。空姐的服务态度一向良好。飞机起飞之前空姐过来热心地帮刘伟名绑好安全带。
当飞机起飞之后刘伟名才发现自己身旁竟然坐着一个美丽的少‘妇’,这令刘伟名感到惊‘艳’不已。少‘妇’姿态仪容都非常的高贵,一举一动都有种高雅的气质,而且施着淡妆的脸是那么‘精’致无比,刘伟名微微低头看了看少‘妇’那穿着丝袜的修长双‘腿’,感觉心里有种冲动。少‘妇’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认真地翻看着手中的杂志,好像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旁边有个男人正在大量着她。
看着少‘妇’这身打扮和这种气质刘伟名就可以断定,这个‘女’人非富即贵,而且还是出身在豪‘门’的。因为一个人的气质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小姐,可以聊会天吗?”刘伟名想了又想,最后用力最无耻也是最直白的搭讪方法。少‘妇’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刘伟名,刘伟名从少‘妇’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鄙视的东西,刘伟名连忙解释道:“千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故意搭讪的。我只是想找你聊会天,旅途太无聊了罢了。”
“你很有意思。我从来没见过搭讪会脸红的男人。”少‘妇’大觉得有趣的合上自己手中的杂志,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然后接着又说了一句:“我祖籍是东北的,在东北称呼一个‘女’孩子为小姐别人会以为你在骂她的。”
“哦,是吗?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姑娘?还是‘女’士?”刘伟名也有点尴尬地笑着说道,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直白。
“姑娘?‘女’士?你还真想的出,一个太俗一个太雅。叫我大姐吧。看你年纪轻轻的,我应该比你大很多。”美‘女’这次直接把书放下,靠在位置上,翘着脚转过脸开始和刘伟名‘交’谈。
“大姐?我觉得不合适吧,叫你小妹还差不多。看你年纪轻轻的说话怎么这么老气横秋?”刘伟名故意装傻地问道。
“呵呵…。”少‘妇’掩着嘴大笑,然后才道:“你还真特别,奉承人也奉承的太不靠谱了吧?不过你虽然说得不太真诚,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女’人确实都会介意自己的年纪。怎么啊?去北京?”。
“是啊,去北京有点事情。你呢?也是去北京吗?”刘伟名抓住机遇开始恶化面前的少‘妇’聊天。
“我不叫去北京,准确地说应该是回北京。我来林阳是出差的。你是林阳人吗?”少‘妇’好像也对刘伟名特别有兴趣似的。
“是也不是,我是常阳的人,生活在林阳罢了。介意我问你名字吗?”刘伟名也颇觉得有趣。
“如果我说介意呢?”少‘妇’微笑着看着刘伟名。
“嗯,那你介意有一个我这样的朋友吗?”刘伟名知道少‘妇’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于是也笑着说道。
“介意。”少‘妇’又掩着嘴说道。
“那你介意多我这样一个朋友吗?”刘伟名又想出一出说道。
“还是介意。”少‘妇’还是那副看好戏似的看着刘伟名,她在看,看看面前这个男人会耍出什么‘花’招来。
“那我没办法了,我只能说能否借你手机拨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因为我找不到我的手机了。”刘伟名也微笑着说道。
“哈哈,有意思。你还真会说。不过你似乎忘了,这是飞机上,关机的。”
“下飞机再借我找找也行,我不赶时间的。”
“看你这种气质不像是个‘花’‘花’公子,怎么一副老北京的‘花’‘花’公子口气啊?”少‘妇’哈哈大笑道。
“没办法,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跟着一个‘花’‘花’公子‘混’了四年,想不被他带坏都不行啊。”刘伟名想起了赵俊那个标准的‘花’‘花’公子后笑着说道。
“你在北京的念的大学吗?哪所?”
“清华。”
“不错,还是高材生。清华,水清木华、水木清华。清华的近‘春’园不错,很宁静雅致。记得我小时候还真的就在近‘春’园里读过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少‘妇’想起了清华,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笑着说道。
“你也是清华的学生?”刘伟名大惊,心里暗道,难道自己又碰上了一个学姐。
“不是,我没那水平,,没有考上。我小时候住在那附近。我爸爸当年在清华教书,所以我常去。不要问握爸爸是谁,他去世的时候你还没进清华。”少‘妇’直截了当地说着。
“不好意思。其实清华没什么好看的,像清华园,清华大学堂什么的看多了也就是这样,只不过对于外面的人说这一切都是那么神圣罢了。只有荷塘月‘色’借着朱自清先生的名气偶尔晚上去一次还有那么一点小靶觉。”刘伟名摇了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