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什么明白不明白的?为什么娶了人家就不幸福了?”刘伟名完全‘弄’不明白赵俊在说些什么了。-
“算了,和你也说不明白了。此‘性’福非彼幸福啊。”赵俊直接倒在车身之上说着。
“‘弄’不懂你小子在想什么,我倒要见识一下这个‘女’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让你赵大公子这么害怕。”刘伟名有点向往地说道。
“这事要是你遇上你说不定比我还要害怕。你想见识她是吗?简单,你等下就可以见识的到。她现在住在我那。”赵俊淡淡地说道。
“住在你那?你们同居了?”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是的,可以说是同居了。”赵俊有气无力地说着。
“你小子有病啊还是怎么了?都和你同君了你小子还要逃走,你对得起人家姑娘嘛。真想一脚踹死你。为天下的‘女’人出一口恶气。”刘伟名气呼呼地说道。
“天呐,我彻底完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哥们,我们同居了而且还同房了,但是你大爷我什么都没做啊。”赵俊委屈地大叫,然后又道:“我爷爷当时把我叫来北京让我相亲,然后直接和‘女’方的爷爷在饭桌上就把这‘门’亲事给订了下来了。然后呢,我爷爷怕我变心,直接给了我一套房子,让‘女’孩搬进来和我一起住,说是为了培养感情。这不,就同居了嘛。现在倒好,我整天被困在那所房子里出都出不来。我爷爷的命令就是,知道新婚结束我才能离开那所房子,而且结婚一年之内只能在北京市范围内出现,我算是过上了暗无天日的日子了。”赵俊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慵懒地背靠在车子的位置上,一句一句地说着,说的自己真的‘挺’凄惨似的,只是刘伟名怎么听都没有听出来他凄惨在什么地方,都会人生有大登科小登科,大登科金榜题名时,小登科‘洞’房‘花’烛夜。可是赵俊这小登科怎么变成了一个悲剧一样了。
“你不逃婚你爷爷会这么对你吗?算了,你小子不可理喻。我等下去看了你的新娘子就知道了。”刘伟名自顾自地‘抽’着烟,没有理会赵俊。
车子在北京临近郊区的一栋别墅前面停下。‘门’口还守着几个当兵的,可见老爷子对赵俊的监视还真不是一般的严格,准军事化管理了。下了车赵俊指着这所大房子道:“这就是哥们的监狱了,进去坐会吧。”
刘伟名看了看这栋别墅,‘挺’不错的。跟着赵俊进了房子。到了房子几个当兵的就没跟着进来了。只是一个个都在别墅周围转悠着。
“很不错嘛,你结婚你爷爷还送你栋别墅,这么划得来的生意你还埋怨什么啊?”刘伟名啧啧有声地感叹着,这栋别墅确实很不错,够豪华够‘精’致。
“你懂什么?就是让我当国家主席我也不能结这个婚啊?结了这个婚对不起这个‘女’孩也对不起我自己。”赵俊一股脑地坐在沙发上,自顾自地‘抽’着烟。
“你老婆呢?怎么没在?怎么就对不起‘女’孩也对不起你自己了?”刘伟名四处望了望,没见那姑娘出来,好奇地问道。
“上班去了,中午就会回。”赵俊说着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然后道:“还有十几分钟就回来了,她上下班很有规律。”
“感情就你一人被关在这啊?真够可怜的。我觉得吧,你爷爷应该把这里的网也给掐了,让你连在网上gou引小妹妹的机会都没有。”刘伟名哈哈大笑地说道。
“**,你是个贱人。”赵俊说着白了刘伟名一眼。
“好了,现在没人了,和哥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让你反应这么‘激’烈?”刘伟名坐在赵俊身边,拿起赵俊放在桌子上的烟给自己点上一根,慢慢地问道。
“哥们,兄弟命苦啊。说句心里话,‘女’孩很不错,配我赵俊这么一个‘浪’‘荡’子是绰绰有余。‘女’孩漂亮,人也很温柔贤淑,还有点气质。我是真的喜欢,那时候爷爷说直接订下这么心事哥们心里也是欢喜的紧。可是后来我我爷爷让我们同居。这既然都同居了当然得把同居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第一天晚上咱就和那姑娘睡了。你知道的,在‘床’上也不就那点事嘛,可是哥们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丫的居然是个‘性’冷淡。哥们我前前后后‘弄’了一个多小时,各种‘花’招都用上了,可是就是没反应。第二天我不信邪,又‘弄’了一晚上,结果我彻底坚定了我的想法,还真的就是个‘性’冷淡。哥们,哥哥我已经做好了彻底放弃外面的‘花’‘花’草草回家做个好丈夫的心里准备了,但是***不能连做个丈夫的权利都没有吧?哥们我越想心里越难受。第三天我就背着包偷偷地逃走了,我准备逃去非洲,那里我爷爷的势力弱一点,可谁知刚把车停到机场就被后面一直跟着我的一辆车堵上了,下来几个当兵的就把我给压了回来,之后的生活就是现在这样了,你都看到了。”赵俊着。
“‘性’冷淡?不会吧?我可是第一次听说真的有这种人存在。以前都是在书上听说的罢了。”刘伟名惊讶的烟都差点掉了下来。
“别惊讶,我是问过专‘门’的医生才这么肯定的。医生告诉我,说‘性’冷淡是指**缺乏,通俗地讲即对‘性’生活无兴趣,也有说是**减退。‘性’冷淡与‘性’快感缺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可以同时出现,亦可不同时出现,因此,‘性’冷淡又分两种类型:有‘性’感缺乏、‘性’冷淡综合症和无‘性’感缺乏、‘性’冷淡综合症。‘性’冷淡的症状表现体现在两个方面:生理症状和心理症状。我现在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属于那一种,反正无论是那一点,哥们以后的‘性’生活算是彻底无望了。”赵俊一脸颓废地说道。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按照医生这么说这‘性’冷淡又不是不能治,你怕什么?”刘伟名暗道原来有这么一出,心里默默滴为赵俊靶到悲哀。
“能治?谁知道啊?万一不能治怎么办?哥们不能把自己的下半身开玩笑吧?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没‘女’人能活的下去嘛,万一我要是忍不住去找了别的‘女’人这不就是间接地伤害了这个‘女’孩嘛,所以,这事我不能做,坚决不能做。”赵俊非常的坚定。
“不能做你打算怎么办?继续逃婚?婚礼可就马上开始了,看这架势你能逃的出去吗?”刘伟名指了指外面的兵对赵俊说道。
“不能逃也要逃,只要一线机会我也得争取。我还就不信了,这些大头兵真的这么厉害?”赵俊恶狠狠地望着外面的兵说道。
“人家不厉害能是特殊部队的?哥们劝你,这次认栽算了,等结了婚你带你老婆好好的去治一治。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刘伟名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劝着赵俊。就在这时,外面的‘门’打了开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女’孩走进了屋子。
“赵俊,这位是?”‘女’孩进来便看到了和赵俊坐在一起的刘伟名,于是问道。
“刘伟名,我哥们。你直接叫他伟名就行了。自己人。”赵俊虽然非常抵触这桩婚姻,但是对‘女’孩的态度还是‘挺’好的,正如赵俊自己说的,他的确‘挺’喜欢这个‘女’孩子。
“你好,我是刘伟名。跟赵俊一去‘混’了很多年了,千万不要拿我当外人,我是来当伴郎的。”刘伟名笑呵呵地起身,对‘女’孩说道。
“你好,我是赵俊的…的…未婚妻,林月。欢迎。”‘女’孩‘挺’文静的,说话也很轻柔,刘伟名偷偷地看了看‘女’孩。‘挺’漂亮的一个‘女’孩,正如赵俊自己所得,‘女’孩身上有着一种气质,大家闺秀的气质。
“赵俊,你怎么不早说,不然我就多买点菜回来了。”林月笑着对赵俊说道。
“我哪知道啊,这小子一下子就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上飞机之前才告诉我。别在家做了,懒得费那事,咱们直接到外面去吃吧。”赵俊,对‘女’孩的责怪,直接把责任都推到了刘伟名的身上,气的刘伟名真想一脚踢死他。
“可是…可是…去外面吃得向爷爷禀告,得首先争取他的同意你才能出去呀。”林月下意识地望了望外面守着的那些当兵的对赵俊道。
“我的天呐,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赵俊当即气的直接坐在沙发上,拿着根烟点上,然后对林月道:“你去给爷爷打个电话吧,就说我最好的朋友来了,我想请朋友一起去吃顿饭。请他开开恩,给我出去放放风。”赵俊‘阴’阳怪气地说着。
“看你把爷爷说的。”林月也被赵俊逗笑了,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爷爷,您好,我是月儿。对,赵俊在家呢,他对我很好。嗯…是这样的,赵俊最好的朋友现在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现在在家里,赵俊想向您请个假,请朋友出去一起吃顿饭。对,就是今天赵俊去飞机场接的那位,是的。这样啊,我问问赵俊。”林月对着电话客气地说了一堆,突然捂住电话问赵俊道:“爷爷让我们一起去他家,说他要好好招待一下你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