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去他家干嘛?晕死,找骂啊。.最快更新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赵俊气呼呼地说着,然后又像是没了气的皮球一样道:“去吧,他的话谁干违背,我们去也得去,不去他等下就让人来把我抓过去了。跟他说,我们去,让他把好烟好酒都拿出来。不狠狠宰他一顿我心里不爽。”
林月听过之后笑了笑,拿着电话对赵俊的爷爷说了。
三人说着就收拾一下准备去老爷子家了,在走之前刘伟名把自己这次带过来的土特产带上了,还有自己特意从清泉带过来的一些土茶叶。然后跟着赵俊又上了那辆军用的越野车,林月开着一辆银白‘色’的现代跟在后面。从开的车就可以大概猜出林月这个‘女’孩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一个出‘色’这样家庭的‘女’孩只选择一辆这么便宜的车就可以从中知道很多东西。刘伟名对这个‘女’孩的好感大增。
“赵俊,你老实对我说,你家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职务?的让我心里有点心理准备。”在车上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他?没职位,只是个糟老头子,早就退二线了。现在只不过还挂着一个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名号罢了。”赵俊一说起自己的也有就开始有着个人的感情se彩了。
“中央军委副主席?”刘伟名大惊,这个职位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人不是现任军队的最好统帅也是曾经的军队最高统帅。于是更加好奇地问道:“你告诉我你爷爷的名字吗?”。
“你应该听说过,赵旗胜,本来名字好好的,硬要取蚌这样的名字。”赵俊骂骂咧咧地说道。
“你是说赵旗胜赵大元帅?”刘伟名惊讶的手直颤抖,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的事迹刘伟名是太清楚不过了,估计全中国十几亿中国人没有几个人会不清楚的。赵旗胜,原本的名字是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他在入伍之前给自己改了名字,就叫做赵旗胜,意思就是旗开得胜。十二岁入伍,参加红军,十四岁入党。二十三岁当上了师长,中国革命结束的时候,他是新中国十大元帅之一,也是最年轻的十大元帅,仅仅三十一岁,不能不说这几乎是一种神话。后来一直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位,是解放军当之无愧的解放军最高统帅。
“对,就是他,他就是我爷爷。在别人看来他是开国大元帅,是国家的顶梁柱,可是在我看来,他就是个独断专行的家长。算了,不说了,快到了。妈的,车开的这么快,怎么就不见‘交’警过来扣车呢?”赵俊看着把越野车开的都差点飞起来的大兵骂道。
车子在一个大围墙面前停下,只见一个大兵上前,最守在‘门’口拿着枪得大兵递了一个红本本,然后大‘门’才打开。车子慢慢地开了进去。
“不要惊讶,这里都是军队里面的老将军住的地方,所以保卫的非常严密。这地方是经过特殊建造的。就说这个围墙,一般的炸弹都是炸不开的。”赵俊一边‘抽’着烟一边向刘伟名说道。刘伟名看了看,围墙之后都是一栋栋的独栋别墅,在每个独栋别墅上面都‘插’着一面八一军旗。车子在一栋别墅前面停下。
“到了,下车吧。”赵俊招呼一声刘伟名,自顾自地下了车,这个时候林月的车也跟了上来,下了车,跟着赵俊刘伟名进了‘门’。
一进‘门’刘伟名就看见一个穿着军装的老人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赵俊进‘门’就喊道:“老爷子,我回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刘伟名,我最好的哥们。伟名,这我爷爷,你叫老爷子就行了,你乐意听别人这么叫他。”
“爷爷,您好,初次来看您,没带什么东西,只带了一些家乡的土产,希望您能喜欢。”刘伟名走到赵旗胜的面前,提着自己手上的土特产恭恭敬敬地说道。
“哦,刘伟名。你好,小伙子,‘挺’‘精’神的,不像我们家小俊,整个就一副纨绔子弟的‘摸’样。坐吧,小月,你给伟名倒杯茶吧。”老爷子放下自己手中的报纸,抬头看了看刘伟名,淡淡地说道。脸上连一丝笑容都没有,但是刘伟名可以感受得到,老人对自己已经很客气了。
刘伟名听着老爷子的话感觉到一种压抑,一种被人气场傍完全压制住的感觉。与第一次见到金清平完全不一样,要是论气场的话,面前的这位开国元勋无论是眼神还是说话的语气中都带着一种特有的凌人气势,这是不是杀气刘伟名就不得而知了。
林月一听老爷子的话便跑去给刘伟名倒茶去了。
老爷子这次彻底把手中的报纸放了下来,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对刘伟名说道:“小伙子,坐吧,不要拘谨,自然点。”
“呃,谢谢爷爷。”刘伟名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坐下。
“不要叫我爷爷了,直接跟着小俊叫我老爷子就行了,他们都这么叫我。今天特意叫你过来第一呢是想请你吃顿饭。第二我也很想见识一下你这个人。小俊这人虽然整天都是吊儿郎单的没做过一件像样的事,但是‘交’朋友这点还是像我,要么不‘交’。要‘交’就得‘交’可以放心把自己的背面对他的朋友。据我所知小俊一直都没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也就是你了,我经常听他说起过你。你现在还在你们江南省委当秘书吗?”老爷子接过林月给他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慢慢地说着。
“人家早就不在省委当秘书了,现在在清泉当县委书记。我说老爷子,我可跟你说好了的,你那些特供的中华赶紧拿点出来,我可是向伟名保证了的,来这准能‘抽’到特供的中华。”赵俊趁机说着;“你小子,就打我那点烟的准备,等下你们两人一人拿一箱回去,我再叫人给我送点过来就行了。”老爷子瞪了赵俊一眼,然后又望向了刘伟名,说道:“现在是县委书记了吗?不错,小伙子,‘挺’有能耐的,赵俊这一生干过唯一一件对事就是‘交’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老爷子您夸奖了,我能当上这个县委书记全是靠着我岳父的关系,算不上本事。”刘伟名连忙摇着头说道。
“你岳父是?”老爷子随口问道。
“我岳父是江南省的省w书记金清平。”刘伟名如实说道。
“金清平?这个名字很耳熟,对了,想起来了,就是高老的那个‘门’生。”赵旗胜在念叨金清平这个名字的时候皱了一眼眉头,然后便笑着舒展开来。刘伟名听的很仔细,赵旗胜说金清平是什么高老的‘门’生。刘伟名仔细地想了想金清平的所有关系,最后才大概地猜出这个高老估计就是金清平上次来北京拜会的那个神秘人,刘伟名仔细想了想中国近年来在位的姓高的领导人,心里便就有了答案了。“年轻人,不要太谦虚了,现在的国情不像以前了,裙带关系是必然存在的。但是也不是说仅仅只是裙带关系就够了。最主要的还是靠能力。咱们国家这几代的领导人每个人都是老一辈的将才之后,但是怎样?他们依然把国家管理的有声有‘色’,所以呢,个人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一年时间从秘书到县委书记,即使存在裙带关系这个因素,但是依然可以看出你个人的能力。不错,以后咱们国家就得靠向您这样的年轻人来撑起了。小俊,多向伟名学学,别成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摸’样,不是琢磨着这个鬼主意就是琢磨那个鬼主意。你都二十一了,不小了。你爷爷我在你的这个年纪都是师长了。”老爷子很是赞赏地望着刘伟名,然后话锋一转,立即把话题转移到了赵俊的身上,‘弄’的赵俊一脸的郁闷。
“怎么又说上我了?我和伟名不一样,而且我承认,伟名确实比我厉害。但是,老爷子,你别总拿您当年的事情来说事好不好?你那时候是什么时期去了?那是‘混’‘乱’年代,现在是和平时期,你看现在有二十三岁当师长的吗?”赵俊不服气地说道。
刘伟名一见老爷子脸上有怒气了,当即瞪了赵俊一眼,说道:“赵俊,别这样和爷爷说话,爷爷都是在为你好。虽然说爷爷那时候是特殊时期,但是无论是特殊时期还是和平时期有些道理都是一样的。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就必须得脚踏实地,认真严肃地对待自己以及自己的工作。”
“伟名说的对,人活一生就得讲究一点,那就是脚踏实地。只要脚下踩得稳,站的再高也不会怕摔。多向伟名学学,人家和你同龄,人家二十五岁就当了县委书记了,你看看你,结个婚都还想着逃婚。我问问你,月儿那点不好了?是配不上你还是怎么?人家没嫌弃你你还嫌弃人家了,真是无法无天了。”老爷一说起赵俊逃婚的事情就更加的生气了,直接拍着桌子朝着赵俊吼道。
赵俊开始还敢顶嘴,见老爷子真生气,当即话也不敢说,直接坐在那里‘抽’着烟。
“爷爷,这事不怪赵俊,都是我个人的原因。如果赵俊真的不想结婚的话那就取消这么婚事算了,我不想大家都为难。”这个时候林月坐了起来,低着头说道。
“取消?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惯着他看把他惯成什么样子出来了,这次婚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这是你们俩的结婚证,另外结婚宴什么的我都通知一些亲戚了,要是现在取消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放。赵俊,以后好好对月儿,要是你敢对月儿不好,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老爷子直接把两本结婚证摆在桌子上。
“我说老爷子,你这是从哪办来的假证啊?”赵俊望着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直接说道。
“假证?”老爷子瞪大了眼睛说道。
“可不是假证吗?我去都没去过民政局怎么可能就办出结婚证来了呢?我可第一次听说办结婚证不要本人亲自去的。”赵俊笑着说道。
“你知道个屁,这是老子叫民政局的人来家里办的。你的照片是从你毕业证上面抠下来的,月儿的照片是她爷爷送过来的,据说也是从初中毕业证上面扯下来的。不管怎么说,你们俩现在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了,赵俊,结了婚了就得像个男人一样,有点担当,懂吗?”老爷子被赵俊的一句假证可气的不轻。
“初中毕业证?”赵俊和林月两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结婚证,然后一口同声地说道。最后摇着头的赵俊直接说了一句:“i 服了you,老爷子,你…真牛。”说完之后赵俊面如死灰,只是‘抽’着烟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老头子,你又在冲谁发火呢?”这时‘门’口穿来一个老年人的声音,刘伟名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奶’‘奶’从‘门’口进来,虽然这位老‘妇’人头发已经斑白了,但是‘精’神气却十足,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子的菜,一边关‘门’一边说道。
“‘奶’‘奶’。”林月立即走过去接过‘奶’‘奶’手中的菜。
刘伟名立即站了起来,走到老‘妇’人面前恭敬地说道:“‘奶’‘奶’好。”
“哦…你好,你就是今天来家里吃饭的小俊的朋友吧?不错,小伙子长的‘挺’‘棒’的,你坐你坐,我去给你端点吃的东西出来。”老‘妇’人非常的和气,和刘伟名说话总是一脸的笑容。
“老头子,你看看你,小俊怎么得罪你了,别总一天到晚的教训他。”老‘妇’人白了赵旗胜一眼后说道。
“就是。”赵俊这时突然嘀咕了一句。
“就是个屁。”赵旗胜一看见赵俊这样的态度就来气,立即骂道。然后对老‘妇’人说道:“你一个‘女’人家知道什么?你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这不都是让你给惯的吗?再不教训他一下以后你想教训他都来不及了。以后他的事你不要再管了,你去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