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第3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说你这老头子一大早怎么回事啊你。,最新章节访问: 。 ”老‘妇’人埋怨了一句,对刘伟名说道:“小伙子,你坐。别理他,他就是这么一副牛脾气,几十年了都改不了。”说完便进了厨房,接着林月也跟着进去了。刘伟名继续回到老爷子身边坐下。
“你自己看下电视,想想我刚才对你说的话。”赵旗胜对赵俊说了一句,然后站起来对刘伟名道:“小伙子,跟我来书房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说完就往书房而去。
刘伟名很是惊讶赵旗胜会找自己谈什么,这才是自己与他的第一次见面,不由得‘诱’‘惑’地望着赵俊。赵俊正被老爷子训的一肚子火气,望着刘伟名看着自己没好气地说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老头子要干什么。如果是要教训你的话你千万别顶嘴,顶嘴你就真的完了。他要是真骂你了你回头找哥们我骂回来就成,他那是一真老虎,他屁股你真的别去‘摸’。”
“你丫就瞎‘操’蛋吧。”刘伟名被赵俊傍逗乐了,骂了赵俊一句然后跟上老爷子的脚步往书房而去,其实他心里也‘挺’害怕,害怕老头子会真的把怒火牵涉到自己身上。
进了书房‘门’,见老爷子正坐在书桌前面‘抽’着烟,刘伟名进去关上‘门’。
“坐吧,‘抽’烟自己拿。这烟外面估计‘抽’不到。”老爷子指着桌上的特供中华,拿出一根自己点上,‘抽’了一口感觉与上次在金清平家拿的味道相似,但是却也有一点点不一样。
“刘伟名是吧,你曾经是在江南省委当秘书?”赵旗胜吐出一口烟后说道。
“是的,老爷子,我在江南省委当了一年的秘书,今年才去清泉上任的。”刘伟名不知道老爷子明知故问是个什么意思,只得如实地回答。
“不用紧张,我只是问点‘私’事。我虽然脾气大,但是不是对谁都发脾气的,实在是小俊这小子太不争气了,所以你不用紧张。”老爷子微微笑了一下说着,然后又道:“你认识映雪吗?”。
“映雪?你是说江书记?”刘伟名弱弱地问道。
“对,我记得她到你们江南是去当什么副书记的。你认识她吗?”老爷子点了点头道。
“认识,江书记对我很好。我能有今天这里面也有江书记的一份功劳,她待我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样。”刘伟名知道面前的这位老元帅就是江映雪的父亲,所以说的很诚恳。
“嗯,她人是这样的,就像老江当年一样,乐于助人。对了,你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吗?”老爷子嘴角微微一阵颤动,可能是想起了自己故去的老战友了。
“知道,您是江书记的父亲。我结婚的时候赵俊和江书记都去了,然后两人碰上了。我才知道江书记竟然是赵俊的姑姑。”刘伟名点了点头,又想起当初在婚礼上那令自己都觉得惊讶的一幕。
“嗯,我只是她的养父,她是我以为故去的老战友的‘女’儿,不幸的是我这位老战友去的比较早。不说这个了。她?现在过的还好吗?”老头子眼角微微地有点湿润,然后又点了根烟问刘伟名。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说。江书记一直是一个人,每天都是准时上下班,下班之后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从来没见过有亲戚朋友去找她,她下班或者休息日一般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看书睡觉。虽然她着我的时候一直都是笑脸,但是我可以看得出,她的心里并不是很快乐。”刘伟名听赵俊说起过,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原有和过程,所以直接添油加醋地把江映雪的悲伤夸大,以让老爷子更加的后悔,最好是能够帮江映雪和那未知的老公离婚,这就是刘伟名的目的。
“哎,真是苦了这孩子了,是我对不起她对不起老江啊。”老人微微地叹息着。良久之后才说:“伟名,你是赵俊最好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孙子了。今天爷爷在这里求你一件事了。”
“爷爷,您说,您千万别这么说,您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您直接吩咐就成了。”刘伟名当即站了起来有点惶恐地说道。
“别这样,我今天只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和你谈话。我希望你回林阳的时候有时间帮我多多照顾一下映雪,算我求你了。另外映雪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你直接跟我说,以那丫头的‘性’格就算是打死她也不会向我开口的,她算是恨死我了。”老爷子叹息着说道,刘伟名觉得赵旗胜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感觉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刚刚教训赵俊时候的那个老爷子了,而是个普通的老头子罢了。
“这个我会的。江书记对我有提拔我知遇之恩,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报答她是我的荣幸,只是她一直都不给我这个机会。您放心,老爷子。虽然我刘伟名在江南在林阳算不上什么人物,但是我向您保证,只要我刘伟名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会让江书记受到任何的委屈。”刘伟名坚定地说道,这些都是他的真心话,他不仅仅只是对江映雪有这份心,对于他的每个‘女’人,刘伟名都是这个态度,一句话就像那句歌词一样,好男人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那谢谢你了,你这次回林阳的时候帮我给她带句话吧,就说爸爸知道自己错了,当初不该那么独断专行害了你一生,是爸爸对不起你。不管你是不是恨爸爸,或者你认不认我这个爸爸,但是你始终都是我的‘女’儿,我赵旗胜这一生唯一的‘女’儿,这里也永远都是你的家,有时间的话回来看一看吧。”老爷子很是伤感地说着。
“老爷子,您不必这样。我想江书记她一定能明白您的心的。所谓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有些话说开了就行了。对了,我来之前问过江书记,江书记说她会在赵俊结婚前一天回来,估计不出意外就是在后天会过来。”刘伟名看着老爷子伤心的‘摸’样,不免的出言安慰道。
“没用,她就算是来了她也不会来见我的,自从我硬是把她嫁给了那个畜生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我了。就算是来看她母亲也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才来,她就是个倔强的丫头,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没脸再见她了。这句话你回林阳的时候再传给她听吧。”老爷子自嘲似的说着。
“我会的,老爷子。您也不必太后悔,我记得江书记对我说过,她说她在林阳过的很好,比在北京的时候舒服百倍。她在那边有什么事情我会照顾好的,您不必担心。”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嗯,真是太谢谢你了。伟名。我赵旗胜这一生无论做人做事都求无愧于人无愧于心。我从来没欠过任何的人情。但是最终我却断送了自己‘女’儿的一生幸福。哎,不说这个了,伟名啊,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虽然和你认识才这么点时间,但是我从你的谈话中就可以看出你这个人不错。为人做事虽然圆滑但是却不失自己的一种坚持,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你心里很明白。这些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你家里是干什么的,能告诉我吗?”老爷子突然转移话题说到了刘伟名,随意地问道。
“我家里就我父母,我家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民。运气好,得到了我现在妻子的青睐,承‘蒙’我岳父的提拔,我才能有今天。”刘伟名很诚恳地说着,所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在老爷子这种人面前说任何假话都是没必要的,人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你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而且刘伟名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说假话的必要。说不定还会给老爷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年轻人,话不是这么说的。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你就会发现,任何的外部因素都是多余的,对多能起到辅助条件,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只要你自己真的有本事有能力,懂得坚持,那么你就一定会成功,人生最怕的就是坚持两个字,只要你坚持下来,就没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你。说句心里话,我很喜欢你。在城市里生活久了,我越来越不喜欢城市人的这种生活态度,我也是农村来的娃,懂得农村生活的艰辛,你能有今天真的非常不容易。以后假如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老头子我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军界都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赵旗胜终于难得地笑了一回。
“多谢爷爷您的错爱,假如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来找您的,就算你不说刚刚这句话我也会来找您的。”刘伟名也会和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