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第3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好小伙子,懂得见机说话,够爽快,我很喜欢。。 更新好快。就冲你这句爷爷,我以后就真的多了你这个孙子了。哈哈。”老爷子也被刘伟名无厘头的话给带乐了。笑完之后老爷子又安静了下来对刘伟名说道:“我就赵俊这么一个孙子,做长辈的都喜欢自己的儿孙成才,但是这小子从小就在四九城里长大,跟着这一帮子的纨绔子弟学了一身的公子爷作风。做事情总是漂浮,他父亲他母亲以及他‘奶’‘奶’都总是护着他。哎,这小子其实本‘性’并不坏,这一生除了‘花’‘花’肠子多了点也从来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你以后帮我多管管他,从他进来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怕你,也服你。我说话他是不会听的,最多只是压迫‘性’的表面服从。你就帮我多管教一下他,我总是想他当兵或者从政,可是这小子和他爸一个德行,就是不肯,硬要经商,我也没办法。现在国家情形不一样了,经商同样能有一番大作为,可是人这么漂浮终究是成不了大事,所以我才这么着急的给他找对象,让他结婚。男人一结婚就会就压力,有压力就会变得成熟,这是我的本意。这小子的‘花’边新闻很多,找上‘门’来投诉的姑娘也不少了,不能再让他这么下去了。这次他逃婚我算是彻底堵死了他的后路,月儿这姑娘不错,你帮我多劝劝他。”老爷子也开始语重心长地说着赵俊的事了。
“嗯,我会多劝劝他的,林月真的不错,知书达理,人也贤惠,长的也很不错。我想赵俊自己也应该‘挺’满意的,他现在这么抵触无非是不想放弃以前的那种自由生活罢了,没事,给他一个适应的时间他自然就会明白过来了。其实赵俊心里‘挺’有想法的,人也很聪明,最重要的就是人讲义气。我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我非常的了解他,他是那种为了兄弟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人,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或许这是遗传了您的基因吧。赵俊身上缺少的只是一些吃苦耐劳的‘精’神罢了,毕竟从小在优越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很难懂得坚持这个词,我想只要他在磨练磨练他必定是不个不错的商业家的。您或许不知道,赵俊在经商上面非常有天赋,往往能想到一些别人无法想出来的主意,而且我也看的出,他非常喜欢经商。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您老不妨多给点空间,给他个机会,我想他是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刘伟名点着头说道,他当然不会把林月‘性’冷淡的事情说出来,赵俊自己不说他刘伟名怎么好说。
刘伟名说完,见老爷子不说话,像是在沉思着。接着又说道:“爷爷,不知道您可否听听我的想法。”
“你说吧。”老爷子抬起头说道。
“我个人觉得,您不应该用强制的手段压制赵俊。我和赵俊生活了这么多年我非常清楚他,他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越是压迫他他就越不服输,就越想反抗。他是您的孙子,身上留有您的血脉,可以说您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就是什么样的‘性’格,如果换做是您的话我想您也会选择反抗的。对于赵俊的事情,我想爷爷您应该换种方式,您应该完全放开他的手脚让他自己去决定他自己的事情。不然他这一辈子也成熟不起来。爷爷,您看这样好不好,您现在撤销对赵俊的监视,我向您保证,保证赵俊再也不会逃婚,我会想办法让他老老实实地在北京结完婚。如果我失言了,他赵俊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刘伟名也会把他带到您的面前来。对不起,我说话过于直白了,可能冒犯了您。”刘伟名很坚定地说道。
“不,你说的很有道理,或许我真的太过于**了吧。行,伟名,我相信你。我等下就会把所有的人都撤下来,不过你要记住你的保证。这次他要是真的逃婚了我赵旗胜这张老脸可就真的没地放了。”赵旗胜站起来对刘伟名说道。
“我向您保证。”刘伟名也站了起来。
“好,好小子,走,出去吃饭去。”赵旗胜越看刘伟名越喜欢,当即大笑着拍着刘伟名的肩膀,然后出了书房的‘门’了。
刘伟名走在赵旗胜后面,感觉自己后背都是湿的,跟这种人说话实在是太有压力了,刘伟名偷偷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心里暗道。
到外面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满满的一桌子菜了,林月依旧在厨房帮着赵俊‘奶’‘奶’得忙,而赵俊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一边‘抽’着烟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见到刘伟名和赵旗胜出来,赵俊抬头看了看,对着刘伟名眨了眨眼睛,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
“在那嬉皮笑脸地望什么望?过来吃饭。”赵旗胜呵斥了赵俊一声之后自顾自地走到餐桌边坐下。
“伟名,老头子没对你怎么样吧?骂一顿就算了,只要没对你动手动脚就行。就当兄弟欠你的,忍一忍。”赵俊一边拍着刘伟名的肩膀一边说道。
“什么叫动手动脚?你小子脑子你成天都在想些什么?我告诉你,你爷爷没骂我没打我,更没对我动手动脚。”刘伟名白了赵俊一眼之后,也去了餐桌边。
“没骂你?怪事年年有,今年还真***特别多啊。”赵俊一边嘀咕也一边往餐桌而去。
等到赵俊的‘奶’‘奶’把饭菜都做好了,一家人都坐上桌子的时候。赵旗胜拿出一瓶酒,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地说道:“伟名,这是别人送给我的极品茅台,外面有钱都是买不到的。你尝一尝吧。赵俊,给伟名倒酒。”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赵俊抢先抢到酒,嘴里说道:“别,这是他老人家的圣旨,你要是不让我倒我就是违抗圣旨了,到时候我又的挨骂。你就施舍点好心让我给你倒行不行?。”一边说着一边给刘伟名倒酒。
“你小子是成心给我添堵是不是?”赵旗胜没好气地说道。
“没有,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别生气。”赵俊见赵旗胜生气了,立马嬉皮笑脸定说道。然后一点不客气地给自己的杯子里也满满的倒了一杯。
“爷爷,‘奶’‘奶’。第一次来这,我也没带些什么来看看你们,真是不好意思。您看您还准备了这么多的菜,‘奶’‘奶’您还忙活了老半天,我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来,我敬您二老一杯。”刘伟名端着酒杯带着歉意地对老爷子和老太太说道。
“你这孩子,这说的什么话。你是小俊的朋友,就是我们自己的孙子,不是外人。这也没什么菜,你不要见外就是了。”老太太满脸笑容地说道。
“伟名,来,喝酒。你的这杯酒爷爷喝了。”赵旗胜没像老太太那样的客气,直接端着酒杯一口喝了小半杯酒。剩下赵俊冷眼看着桌上的人,心里极度不平衡地自己自饮自斟,还喝的砸吧着嘴。
“好了,大家都吃饭吧。伟名,吃菜,不用客气。月儿,你也不是外人了,自己随便点知道吗。”赵旗胜伸手夹着菜嘴里说道。
大家边说边吃,刘伟名不是说一些自己和赵俊在读大学时候的事情,惹得大家都是笑个不停,就在大家快吃完的时候,赵旗胜放下筷子望着赵俊说道:“小俊,刚刚伟名已经向我保证了。他说让我解除对你的监禁,给你空间和自由。他向我承诺他会让你安安分分地结婚和月儿好好地在一起,你得好好定记着这句话,伟名可是在我面前做个保证的。我等下就把所有人得都收回来,不过你要是再跑了的话我就不止抓你一个了,连伟名我也会一起抓回来追究责任,你懂了吗?”。
“什么啊?伟名,你竟然跟老爷子签订了这么不平等的条约?你是傻了还是什么啊?他威胁你还是什么?”赵俊当即急了,这不是完全封死了他逃跑的路了嘛。
“你小子怎么从你嘴里就说不出一个好词来?我看你还是得继续这样让人守着了。”赵旗胜气的吹鼻子瞪眼的。
“别别,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赵俊突然脚下传来一阵疼意,看了看,是刘伟名在踢自己,当即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连忙道歉。
吃完了饭,刘伟名便向二老告辞,然后两人都坐上了林月的车,林月开着车载着两人往回走。
“我说哥们,你是不是傻了?你这么做不是险哥们我与绝路了嘛?我自己可以跑但是我跑了老爷子要是牵连到你了怎么办?我害谁也不能害你啊?”赵俊一上车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你小子扯淡,别跟我在这瞎捣‘乱’,你爷爷其实对你真的很好,你就狗咬吕‘洞’宾吧。”刘伟名没好气地望了赵俊一眼,然后问在开车的林月道:“林月,你今天下午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我想找你们两个谈一谈,算是做哥哥的我和你们说一说心里话吧,这也是老爷子给我的任务。”
“有空,我前面给领导打电话了,提前一天请了婚假。”林月温柔地声音说着。
“谈话?”赵俊瞪大着眼睛望着刘伟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说道:“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收了老爷子什么好处了?”。
“好处你个头,除了那一箱子的烟你还看到我拿了什么?”刘伟名彻底被赵俊打败了,他也不知道赵俊什么时候才能正正经经地说会话。
“那你干嘛给那老头子当说客?你眼里还有哥们我吗?这可是关乎兄弟我的终生大事,你能这么马虎吗?”赵俊当即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