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第3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被和我说废话,回去再和你说。- 以后你是说话小心点,别这么当着林月的面说好不好?你让人家心里怎么想?好像你和人家结婚你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刘伟名偷偷地看了林月一眼后说道,一个‘女’孩子被人这么说心里会是什么想法刘伟名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
赵俊也知道自己失言,当即尴尬地望着林月,然后说活到:“对不起了,月儿,我…我不是那意思,你知道的。”
“没事,我知道。如果真的不用结婚的话那…那也是好事,毕竟是我个人的原因,我不想害了你。”林月红着脸说道,刘伟名甚至可以看到林月眼睛里的泪水。
刘伟名没有说话,直接打开车窗自己点了根烟,也没顾及林月是不是介意。到了赵俊的那栋别墅之后,刘伟名坐在沙发上面对赵俊和林月说道:“你们两过来坐吧,我们谈一下。”
赵俊没说什么,大喇喇地坐下,林月倒是给刘伟名和赵俊一人倒了一杯茶之后才坐了下来。
刘伟名看了看两人,然后对着赵俊说道:“赵俊,我虽然只比你大几个月,但是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弟弟一样看待的,不管你同意或者不同意,我都是这么认为的,我刘伟名没有兄弟姐妹,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我的亲人一样看待。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明白我刘伟名的为人,所以今天不管我说了话,是不是伤了你,你都必须的不要和我计较。行吗?”。
“哪能啊,说句心里话,我也一直把你当哥哥一样看待。我们年纪虽然一样,但是我总感觉你比我大很多。我们兄弟俩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直说吧。”赵俊这次终于正经了,从刚刚老爷子拿来的那一箱子烟中拿出一包开封,给了刘伟名一根,自己点了一根。
“好兄弟。今天你们两都在。我刘伟名现在就以一个哥哥的身份来和你们说。首先,我得问问你,赵俊。你到底喜不喜欢林月,虽然你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也已经住在一起有几天了,这个人是不是能和自己过日子是不是自己的菜你们两自己心里也应该有个底了。赵俊,你先说,不要扭扭捏捏地像个娘们一样。”刘伟名‘抽’了一口烟之后直接对赵俊说道。
“问这问题干嘛?可以不回答吗?”赵俊有点尴尬地看了看林月,脸上甚至还有一点的脸红,随即对刘伟名说道。
“你觉得可以吗?你们两脸红个什么劲,都是要结婚的人还这么害羞吗?赵俊,说出你的心里话。不然这事我没法替你们做主。”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他没有想到赵俊竟然还是这么一个单纯的小伙,真是比世界末日还恐怕的一件事。
“那个…那个…,说句心里话吧,林月。我赵俊是个‘浪’‘荡’子,这个伟名也知道,我不怕你笑话我,我以前把‘女’孩都是当做玩物的,我从来没把任何‘女’孩子当回事,也没对任何‘女’孩子动过感情。但是,我对你有感觉,说不上喜欢,但是确实是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好感。”赵俊一副豁出去的语气说道。
听完赵俊的话,林月脸红的就像苹果一样。完全没有说话,低着头。刘伟名听完之后,笑了笑,很难相信这么言情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话语会从赵俊这个‘浪’子嘴里说出来。刘伟名笑着对林月说道:“林月,听到了没有?赵俊这小子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摸’样,其实还是有自己的小情感的。我和他认识七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羞涩的评价,可见,他的心里确实是有你的。你们之间存在的问题我已经知道了,不要太害羞,每个人身上都会多多少少存在一些问题,这个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赵俊一直排斥婚姻的原因我可以猜得出来。第一,是因为他的叛逆‘性’,他天生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越是压迫他他就越不会屈服,越想着要反抗。这次和你的婚姻,他几乎没了自己的决定权,现在还被他爷爷这么囚禁着。所以他才想要反抗,想要逃出去以表示他赵俊没有妥协。所以,他要逃婚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你不好,也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你千万不用太在意。第二,他以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子,在‘花’丛中打滚,自由自在地生活。过惯了这种生活你让他突然走进婚姻的生活,这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恐惧,对婚姻的恐惧,对责任的恐惧。就是基于这种恐惧他才想逃,因为赵俊本身就是一个不懂得如何承担责任的人。第三,就是你生理上存在的问题了,这个话其实不太好说,说出来会觉得‘挺’难为情‘挺’难堪的,但是在夫妻生活里面,‘性’确实占有一定的比重。‘性’生活是否和谐确实能够决定一对夫‘妇’的婚姻生活是否和谐。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对于‘性’与生俱来就有一种比较强烈的要求,没有人会想取一个只能看不能碰的老婆。所以这点上你也不能太责怪赵俊,他是个口无遮拦的人,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但是这个问题其实是个最不是问题的问题。‘性’冷淡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现在的医疗水平连癌症都可以控制了难道还治不了这么一个小问题吗?我相信一定是能够治好的,等你们结了婚,生活稳定下来的时候去医院好好看看,配合医生的治疗我想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赵俊把这种病说的这么严重其实是他自己在给自己找理由,就是为了掩饰他的叛逆和恐惧。所以我说赵俊其实是喜欢你的,也是想和你过日子的。现在你说说你对赵俊的看法吧,这里没有外人,你直接说你的心里话。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赵俊这个人的话,就算老头子明天派十万大军来灭我我也让你们两今天就散伙,我马上就安排赵俊去非洲,然你们的婚结不成。”刘明奇那个一边说着一边‘抽’着烟,刘伟名的分析其实很对,这确确实实地就是赵俊心里的想法,只是他自己一直在骗别人也在骗自己罢了。被刘伟名这么一说,他当即就明白了。于是像看着神一般看着刘伟名,嘴里在嘀咕着:“难道这小子懂读心术。”不过这句嘀咕换来的是刘伟名的一脚。
“我…,其实我不怪赵俊,真的。我出身在军人世家,自己也是军人,所以我接触到的男人几乎全都是军人,由于接触的太多,我对于军队里面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觉。赵俊算是我真正近距离接触到的第一个男人吧,我不知道自己西部喜欢他,但是我可以看出他这个人不坏,至少我不排斥他。我们的婚姻我们两个当事人并没有任何的决定权,赵俊是受到他爷爷的压迫,我又何尝不是呢?但是我不后悔,真的。像我们这种家庭里的‘女’孩婚姻大多都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我们的婚姻里面政治‘色’彩远远大于感情se彩,我见过太多的这种联姻方式早就的悲剧了。所以,基于这个原因,我从见到赵俊后就开始认真观察他这个人,据我的观察,他虽然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摸’样,有时候说话做事都像个小孩子,但是其实他人很好,心地也很善良。我和她相处了这么几天,虽然他知道我身上存在问题,但是他一直都对我‘挺’好的,所以,我‘挺’知足的,嫁给他我这一生至少可以活的很安静很自在很舒服。比起其它的那些大家族里面的‘女’孩来说我已经很幸福了,所以我对这段婚姻并不排斥。但是,我自己身上存在问题,我以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存在着这样的‘毛’病,直到早几天我和赵俊……睡觉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曾经在一些书上依稀看到过,我大概知道这东西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多么的重要,所以我想这个婚要不要结还是看赵俊的意思了,我不想他以后后悔。我们这种婚一旦结了下来就没办法离的,所以,赵俊,我想你慎重考虑,真的。我不想你以后过的不快乐。”林月红着脸,有点伤感地说着。这个‘女’人太好了,在这种事情还在为着别人着想,这是刘伟名听过之后的感想。
“赵俊,听过之0后有什么感想?”刘伟名又踢了一脚正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赵俊一脚。
“啊?感想?我能有什么感想啊?”赵俊抬起头来木讷地说着。
“你***正经一会儿行不行?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你上哪找去?人家刚刚说了这么多你竟然没感想?人家说了这么多句有哪一句不是在为了你着想?难道你就一点不感动?你以为这么善解人意的媳‘妇’儿哪都可以找的到吗?你***我真想‘抽’你。”刘伟名看着赵俊一副无所谓得‘摸’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又没说不感动,只是感动也没必要说出来吧?一个大男人的在这当面说感动不整的像个娘们似的嘛。”赵俊支支吾吾地说道。
“呵,我还以为你小子是真的铁石心肠呢。好了,你们看到了没有?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有些话或者是事情两口子坐在一起好好地说说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不是?呵呵,好好的一对就差点被你们两自己给‘弄’散了。今天没有外人在,我就先向你们俩道个喜了,祝你们两白头到老,永结同心。赵俊,林月这姑娘真的好,哥们这是打心眼里这么觉得的,你一定得对人家好,一个姑娘家嫁了人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你了,你要是再不对人家好你就真的太没良心了。林月妹子,你比赵俊还小一岁,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赵俊这小子看起来蛮成熟的,但是在有些地方他还幼稚的像个孩子一样,这小子从小没吃过苦,大学那会是我在照顾他,从今以后,我把这个责任就‘交’给你了。”刘伟名很是开心地说着,心里有点小小地嫉妒赵俊,嫉妒赵俊找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婆。
“伟名哥,谢谢你。不管我们的婚姻以后怎么样,我都要感谢你,真的。”林月有点感动地说道。
“说的什么话,都是自己人,别说的这么见外。”刘伟名脸上有点挂不住地道。
“伟名,我这是第二次觉得你口才好,第一次是在你结婚的时候你在台上说的那段话,今天是第二次。这是我今生第一次被人说话说到心坎里去了,而且连一点反驳的念头都没有。不得不佩服你,你还真是我哥,妈的连我心里在想什么都知道,这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竟然全被你说了出来。哥们一个字说你,服。”赵俊也咧开了嘴说道。
“别整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你们两要结婚了就不去准备一些什么东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刘伟名推了赵俊一把后说道。
“有什么需要我们两干的?连结婚证都不需要我们本人在场了你觉得还有什么是需要我们关心的?随他们‘弄’,我落个清静。对了,伟名,你这次来北京这么不带滨滨一起来?你小子这么做可不人道,对得起人家小泵娘嘛?我打电话的时候可都跟她说好了,让她跟你一块儿来的。”赵俊点了一根烟直接问刘伟名。
刘伟名听着赵俊直接在林月面前说范滨滨,有点尴尬地望了望林月一眼。然后狠狠地瞪了赵俊一把,直接说道:“她要拍戏,来不了。”
“滨滨?是嫂子吗?”林月在旁边听的不清不楚,不明就里地猜测着问道。
“啊……,不是,一个朋友罢了。”刘伟名真想一把捏死赵俊。
“对,是朋友,而且是很好很好很亲密的朋友。”赵俊听过之后一脸暧昧地笑着 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