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是一个倔强又坚强的‘女’孩子,什么时候都想着自己解决,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形容你了。。 更新好快。 ”刘伟名没有想到许岚突然这么一问,只好想了一下说道。
“谢谢。”许岚点了点头,然后又说:“我记得我第一次和你在宾馆的时候你对我说你有过很多‘女’人,这话是真的吗?”。
“这个……?。”刘伟名支吾了半天也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心里暗骂自己那时候真***脑残,怎么会对许岚说出这样的话呢?
“我知道答案了,放心吧,我不会去告诉你老婆的。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个样,‘女’人是越多越好,钞票是越厚越好是不是?”许岚突然笑着说道。
刘伟名‘挺’尴尬的坐在那,这个问题让刘伟名怎么回答呢?刘伟名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十点了。刚好可以避开这个尴尬的场景。刘伟名开口说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我……我送你回去吧。”许岚缓缓地说道。
“不用了,大晚上的你送我回去等下还是要一个人回来,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放心,我在北京呆的时间比你还长,‘迷’不了路的。先走了。”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直接打开‘门’准备出去。
“等一下。”在刘伟名临出‘门’的时候许岚叫住刘伟名。
“什么?”刘伟名回过头看看这说道。
“这是我今年出过的几本专辑还有单曲,都是cd,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以后拿到车上去听吧。上面还有我的签名。”许岚红着脸说道。
“这可是宝贝,许岚亲笔签名的专辑这可是无价之宝啊,相信能卖不少钱。别做出这么一副生气的样子,我是开玩笑的。好了,不用送了。我自己下去就行了。有事情直接打我电话就成了。”刘伟名接过许岚送过来的专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然后转身就走了。
许岚站在‘门’口呆呆地望着刘伟名走远,然后不由得眼神开始模糊,有泪水流出。
刘伟名下了楼,临街叫了两的士,直接打车到了赵俊家‘门’口。下车的时候看了看,果然那几个士兵还在外面转悠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拨了赵俊的电话,响了一下子便接了。不过是林月的声音。
“林月啊,赵俊睡了没?让他出来开下‘门’,我正在‘门’外。”
“伟名哥你回来了,你等一下,我就来。”林月说完挂了电话。刘伟名在‘门’口等了一下,林月便穿着睡衣开了‘门’。
“赵俊呢?”刘伟名看着是林月来开的‘门’,直接问道。
“他睡着了,晚上喝了点酒就直接睡着了。”林月一边关着‘门’一边说道。
“嗯,不好意思了,我应该早点回来的,让你这么晚了还来帮我开‘门’。”刘伟名有点歉意地说道。
“没有,我也还没睡,在看电视呢。你要洗澡吗?我去给你放水。”走进屋子里,林月对刘伟名说道。
“没事,你去睡吧,我自己忙就好了。”刘伟名‘挺’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不熟悉的,我去吧。”林月转身就进了浴室帮刘伟名放水去了。刘伟名进了自己的房子里面,拿出自己的衣服走到浴室里。
林月正在浴白边帮刘伟名放着洗澡水,看见刘伟名进来指着放在旁边的一条浴巾和牙刷牙膏道:“伟名哥,浴巾我牙刷都在这。”
“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今天的事我还没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说服赵俊崩计这桩婚事就黄了,那我家和赵家这次的脸就丢大了。你洗吧。”林月笑了笑说道,然后走出了浴室反手把‘门’关上。
刘伟名看了看林月的背影,暗道赵俊真是好福气。然后直接把衣服脱光,走进了浴白。想起了林月和赵俊之间的婚事,不自然地又想起了江映雪。刘伟名很想知道江映雪的老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赵俊结婚他会不会来参加。
刘伟名洗了澡,刷了牙,正准备回房睡觉的时候发现林月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不由得点了根烟走了过去问道:“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别看太晚了。”
“睡不着,所以才来看看电视。”林月笑着回答道。
“怎么?有什么心事吗?”刘伟名觉得好奇,也坐在沙发上问林月。
“没有,只是心里总是在想着一些事情,所以睡不着。”
“是不是关于你和赵俊之间的事情?不要想的太多,我今天上午就说过了,赵俊不是个坏人,只是有点公子哥的气息罢了,另外他也确实是喜欢你。‘女’人,结了婚只要自己的老公对自己好就足够了,我想你们以后的生活会过的很幸福的。”刘伟名劝慰着林月。
“不是这个事情,伟名哥。今天上午没说,是怕伤害到了赵俊。其实,我对赵俊真的没感觉,他根本不是我喜欢的这种类型,我看着他有时候就像看着自己的弟弟一样,根本就没有男‘女’之间该有的情愫。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怕我怕我以后会伤害到他。”林月突然说道。
“什么啊?那你…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他?”刘伟名惊讶地连烟都快掉了出来。
“我和赵俊一样,都没有办法。我今天上午就说了,像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的晚辈,对于自己的婚姻是没有自主权的。即使你再反抗也是徒劳。你看看赵俊这么反抗,有作用吗?根本没有用,更何况我还是个‘女’孩子。另外我自己也说过,像我们这种家庭里的‘女’孩婚姻大多都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我们的婚姻里面政治‘色’彩远远大于感情se彩,我见过太多的这种联姻方式早就的悲剧了。所以,基于这个原因,我从见到赵俊后就开始认真观察他这个人,据我的观察,他虽然整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摸’样,有时候说话做事都像个小孩子,但是其实他人很好,心地也很善良。我和她相处了这么几天,虽然他知道我身上存在问题,但是他一直都对我‘挺’好的,所以,我‘挺’知足的,嫁给他我这一生至少可以活的很安静很自在很舒服。比起其它的那些大家族里面的‘女’孩来说我已经很幸福了,所以我对这段婚姻并不排斥。但是我却怎么都过不了自己心理上的这一关,我也很想和赵俊就此好好地在一起过日子,但是,每当想到自己这一生就要和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男人睡在一起我心里就会感觉到痛。我想我出现那种病崩计也就是这个原因,无论赵俊怎么挑逗,我就是没有办法产生任何一丝的感觉。”林月红着脸说完。
刘伟名现在心里思绪万千,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事情处理完全了,但是没有想到最后会有这样的隐情。刘伟名开始‘抽’烟,一直没有说话,这件事情完全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林月人很好,对赵俊也很好,她也想和赵俊一起好好地过日子。但是,人家心里始终都对赵俊没有任何的好感,这能怪谁?刘伟名在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这个兄弟默哀,从范滨滨,到现在的林月,这是赵俊真正动过真感情的‘女’孩,可是到最后呢?最后人家都是看不上他,如果让赵俊知道了这一点不知道赵俊会抓狂成什么样子。
“林月,你听我说。有句话说的好,既然你反抗不了还不如放开心来好好地享受。所以呢,既然你没有反抗这段婚姻那么你就只能好好地经营这段婚姻。你现在对赵俊没感觉没关系,不是说日久生情吗?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需要爱情,只要你对他好,他对你好,你们直接跳过爱情进入亲情就可以了。赵俊人不坏,你现在不喜欢她只是因为你没有看到他身上的闪光点,只要你和他呆久一点你就可以发现,他是个非常聪明又讲义气的男人。还有,千万不要让赵俊知道你不喜欢他这件事,他在这个事情上有点小心眼,到时候会发飙的。”刘伟名担心地说道。
“我知道,我从没对他说过这个事情,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根本没办法过夫妻之间该有的生活,我看他的样子好像很不好受一样,我怕…我怕长此下去这段婚姻又会变成有名无实了。”林月担心地说道。
“这个……这个可能是你的心里问题吧,你只有尽量让自己去接纳赵俊,你只要接纳他了估计就不成问题了。我明天去找个专家问一问这个问题,把你现在的情况和专家说一说,看看专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我再回来告诉你。”刘伟名也一时根本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连‘性’生活都没办法过的夫妻能叫夫妻吗?起码刘伟名不承认这是夫妻。
“那…那就麻烦你了,伟名哥。让你为我们的事情‘操’心了。”林月红着脸低着头说道。
“赵俊是我兄弟,我也是希望你们俩好。别想这么多,还是那句话,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的,赵俊真的‘挺’不错。早点睡吧,太晚睡了可是对皮肤不好哦。”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
仔细想着林月刚刚说的话,刘伟名也毫无办法。他前面还在说赵俊能娶到这么一个媳‘妇’是他的福气,现在刘伟名就不敢说这个话了。他不知道赵俊以后的婚姻到底会不会幸福了。自己安慰林月时说的很好,直接跳过爱情进入亲情,连爱情都没有了哪来的亲情?没有感情的婚姻能够幸福吗?起码刘伟名自己不知道这个答案。
刘伟名倒在‘床’上,无奈地想着赵俊和林月之间的事情,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第二天上午,刘伟名找了个借口,便出去了。刘伟名直接去了协和医院,挂了个男科。在周围的人怪异的目光下刘伟名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十分钟之后刘伟名就出来了,然后又去挂了个心理科。好不容易等了一个来小时,终于到自己了,刘伟名再次走进这位心理科医生的办公室。
见到的是一位中年的男医生,带着眼镜,还稍微有点秃头。刘伟名坐下之后直接对这位心理学医生说道:“医生,请问‘性’冷淡的治疗是这个科吗?”。
刘伟名正想说原因的时候,这位医生又说道:“‘性’冷淡的症状表现体现在两个方面,生理症状和心理症状。所以你首先得自己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心理上的问题。”
“医生,不是我‘性’冷淡,是我朋友是‘性’冷淡。”刘伟名辩解着说道。
“我知道,每个‘性’冷淡的患者都是说自己不是‘性’冷淡。但是这个不重要,不管是你‘性’冷淡还是你朋友‘性’冷淡都没有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心理上的问题。”医生有点嘲笑似的望着刘伟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