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第34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思考了半天,最后才缓缓地说道:“医生说这是心理问题,我后面去找了心理医生。-叔哈哈- 心理医生分析了你的这种情况,说是你是由于你对于完全没有感情加之你又是……‘女’孩,还不是‘女’人的缘故,才会造成这样的重度‘性’冷淡。”刘伟名说的很委婉,但是林月一下就听明白刘伟名的意思了,脸上红的像什么似的。低着头问道:“那医生说有什么办法治疗吗?”
“这个……”这下刘伟名是彻底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
“医生是不是说这个没办法治疗了?我就知道这个治不好的了。”林月一看刘伟名‘欲’言又止,顿时以为医生是说没办法治疗了,失望之极。‘性’冷淡的‘女’孩没办法过正常的‘性’生活,也就更没有办法正常生孩子,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了。
“不是不是,医生给了我两个方法,只是…只是这个两个方法都是不太靠谱罢了。”刘伟名望着林月失望的样子当即说道。
“哪两个方法?”林月这次抬起头来了。
“医生说你这是重度的‘性’冷淡了,没办法用开导和刺‘激’来完成。他介绍了两个办法,第一个是说日久生情,他说等到你和赵俊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两个自然而然地就会有感情。到时候这个‘性’冷淡的病不治而愈了。但是这个我觉得不好,谁知道这个要多少年?这其中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第二个办法就更加的不靠谱了,还是不要说的好。”刘伟名在说到第二个的时候停住了话根,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怎么了?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能不能治疗呢?”林月很急切地问道。
“第二个确实是不靠谱。他是根据你的病因来治疗的,但是这个方法太过于离经叛道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个医生。他说……他说…让你与一个你喜欢的男人……那个…那个一次,这样你就从‘女’孩变成‘女’人了,成为‘女’人之后一般来说是不会成为‘性’冷淡的,他说这是最好的办法。”刘伟名缓缓地说道。
一说完林月就瞪大了嘴,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他怎么能这么说?”
“我当时就差要当场傍他一耳光了,但是他说除了这个就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快速地治疗这个。如果用心理治疗的话时间很长而且还不一定有作用,剩下的就是日久生情了,这个阶段可能要五年可能要十年。具体多长时间他也说不准,只能靠自己。”刘伟名也赶紧说道。
“那个……那个…伟名哥,他说的这个办法真的能行吗?”林月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啊……”刘伟名惊讶地望着林月,他完全不明白林月是个什么意思了。
“如果这个办法真的可行的话我愿意一试。”林月这次好像变的坚定了起来。
“你这不是胡闹嘛,这是可以开玩笑的事吗?你是赵俊的老婆,你这么做你对得起赵俊吗?你知道男人对这个看的有多重吗?你是想让赵俊戴绿帽子还是什么?要是让赵俊知道了你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你知道有多少对夫妻因为老婆的过去而没办法过下去吗?以后这个事情不要再提了,今天回来我为什么没有对你提我今天去看过心理医生?就是这个原因。”刘伟名气的七窍生烟,一个荒唐的医生就算了,怎么还碰上了一个傻瓜般的‘女’孩呢?
“其实,我早就不是处了。”林月一说到这里眼泪就开始哗哗地往下流。
“不是?”刘伟名现在变成彻底的惊讶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还是很脏啊?”林月转过头对刘伟名说道。
“不是,我没这个想法,我只是惊讶罢了。别哭,林月,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你能告诉我原因吗?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刘伟名看着林月哭的跟什么似的就便开口说道。
“你想知道我‘性’冷淡的真正原因吗?”林月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泪水。
“想知道。”刘伟名诧异地点了点头。
“在我十八岁那年,一次我们文工团去外面演出。我那次是表演了一个个人独舞,跳完之后下面的观众反响很不错。表演完之后我们坐单位的面包车回去我就感觉后面老是有一辆车跟着,但是当时由于演出很成功,大家都很高兴,所以就没人注意这个事我也没放在心上。后来我从我们文工团出来,一个回家,那时候已经晚上一点多了,就在一个转弯的小巷子口突然从后面冲上来一个人直接捂住我的口把我绑进了一辆小车里,当我挣扎着看清楚那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辆小的面包车里面,车里坐着一个戴着头罩的男人,之后的事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林月一边哭着一边说道,但是最后却越哭声音越大,止都止不住,整个人都随着自己的‘抽’噎声在颤抖着。
刘伟名现在只能用愤怒再加愤怒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一个拳头握的紧紧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
“后来怎么样?你记住车牌了没有?报了警了没有?对了,你父母不是军队里的高官吗?你告诉他们了吗?”刘伟名铁着脸问道。
“没有,那人事后威胁我说不要报警,一旦报警我自己的声誉就全都没了,每个人都会知道我是被人强j的,是支破鞋,那时候我家人的脸都会让我丢光我也再也嫁不出去了,更加不能上台演出了。”林月断断续续地说着。
“怎么啊?你难道信了他的话?你真的没有报警?”刘伟名紧张地问道。
“没有,我爷爷和我父母亲都是有社会地位的人,一旦我的事情抖落出来我怕他们会没了面子,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面子有时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我不敢报警,而且当时黑乎乎的,那人说完之后就把我丢下了车,我但是只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要灭亡了一样,所以更本就没有钱去看车牌号。”林月不敢看刘伟名,车过脸转过身子慢慢地说道。
“你是蠢还是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些都是他怕你报警说出来的吗?你这么做对谁最好?是对那个强j犯最好。这些话基本上每个强j犯在做完案之后都会说的,他为什么会要对你说这些话?就是他怕你真的去报警,一旦报警他就要付法律责任,他就要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还就真相信了他的话,是你家人的面子重要还是你重要?难道你就这样看着那个强j犯害了你一生的幸福之后逃之夭夭吗?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东西,被‘门’挤了还是怎么了?”刘伟名气的差点要吐血,忍不住地大发雷霆地骂着林月,但是看到林月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里不免的又后悔了起来。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知道什么?更何况人家已经够不幸了。刘伟名点着烟,叹了口气之后说道:“难道你父母现在也一直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我一直都没跟任何人说,你是第一个。”林月不敢再看刘伟名愤怒的眼神。
刘伟名没有说话,只是气的拿烟的手都开始颤抖,一口接着一口地‘抽’着烟,接连‘抽’了两根,两根烟之后刘伟名用双手‘揉’了‘揉’自己通红的眼睛,又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对林月说道:“说道,算了,忘了这件事情吧。就当从来没发生过,就当是自己跳舞的时候不小心运动过于剧烈了而让膜破损了。不要尽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我想就算你真的把这件事情告诉赵俊了,赵俊也不会在意的,他不会怪你,我知道他的为人,你一样可以过的很幸福。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理的老婆他欢喜着呢。”刘伟名安慰了林月,见林月根本就没什么反应,然后又说道:“你的‘性’冷淡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吗?”
“是的,自那件事情之后我就会经常做噩梦,在梦里我又会梦到那个场景,我每次都会大喊大叫,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满脸泪水,身上全都是汗,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第一次和赵俊睡我就感觉到了恐惧,我不自然地就会把赵俊当成那个人,当赵俊第一次来‘吻’我的时候我条件反‘射’似的一脚踢在赵俊的身上把赵俊踢翻在地,然后自己在‘床’头瑟瑟发抖。因为我觉得赵俊的声音跟那个人很像,真的很像。第二次我强迫自己接纳赵俊,任凭赵俊怎么动作我都强忍着没有发作,我一直在心里念叨赵俊不是那个人,他是我老公。可是任凭赵俊怎么‘弄’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有恐惧和难受。到现在,我甚至于根本不敢睡觉,不敢跟赵俊睡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赵俊难受我也难受。我真的怕自己嫁不出去,所以虽然赵俊这个人我不喜欢,但是我还是很欢喜,因为我可以结婚了,我有家了。但是我不想我的婚姻会是这样的结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不结婚,你知道吗?我现在甚至于害怕每天天黑,我怕看见赵俊。伟名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林月几乎崩溃了地说道。
刘伟名这下彻底是束手无策了,他不明白赵俊怎么就这么倒霉,取了个被人强j了的老婆也就算了。偏偏自己的声音还和那个强j犯很像。刘伟名又习惯‘性’地去‘摸’口袋里的烟,打开烟盒一看,里面空空如也。转身走到老爷子那拿来的那一箱子的特供中华,开了一条拿出一包。从里面掏出一根给自己点上。左思右想之后才对林月说道:“你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摆正自己的心态,你要清楚的认识到,赵俊他是你的老公不是那个强j犯。你们之间那是因为你卡么之间有爱,懂吗?”
“可是我每次在‘床’上看到赵俊听到赵俊说话我就会习惯‘性’地把他当成那个人,会条件反‘射’般的大叫。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林月又开始掉眼泪了。
“哎,老公真的不公平,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啊。”刘伟名自言自语地感叹着,‘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林月。然后低声说道:“明天,我带你去看医生吧,我们找最好的心理医生。”
“没用的,伟名哥,我知道自己的心理病有多重。曾经做恶梦之后我已经去看过心理医生了,我做过一年的心理治疗,是请的最好的心理医生,可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林月摇着头说道,但是接着有低着头说道:“或者今天那个医生说的办法或许有作用,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做一次。我看过书,书上都说这种事情会很快乐而且是会上瘾的,我想试过一次之后我的这个病就好了也说不定,我想要个孩子,真的想要个孩子,我天生就喜欢小孩子。我做梦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现在这个病显然是没办法让我有孩子了。伟名哥,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我帮你这个忙?什么意思?”刘伟名看着林月可怜的‘摸’样,疑‘惑’地问道。
“伟名哥,我……我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我喜欢你成熟的样子,喜欢你说话的时候自信的样子,喜欢你大度的气质和稳重的作风。在我的心里你比赵俊强太多了。如果要让我选一个人来帮助我治疗这个病的话,我只想选择你,我想只有选择你我才能更快地放开心里的障碍走出那件事情的‘阴’影。”林月虽然害羞,但是还是抬起头很勇敢地说了出来。